混蛋魔後囂張娘親

第42章 落難皇子

第42章 落難皇子

聖江城是距離帝都最近的城市,是之前經過的中小型城市不能與之相比的。趕了一個月的路,母子二人溫馨有愛的一幕看的旁人羨煞不已。

“熠兒,馬上就要到帝都了,你是想跟在娘親身邊,還是回空間裏?”將小人放好,戰輕狂和她的寶貝熠兒對視。

“哪裏都好~熠兒會乖乖~”想是離她遠了,小人不依的伸出手,等輕狂將他抱在懷裏後,又蹭蹭她的臉,乖巧的坐著。

戰輕狂有些好笑,這段時間以來,小家夥就是不願離開她,恨不得長在她身上才好,“原來娘親的熠兒是這麽愛撒嬌的孩子啊!嗬嗬~”

小肉團聽到她取笑的話,也不像尋常孩子那樣臉紅的反駁,反而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坐在她懷裏,拿出一塊紅豆糕,給她一口,然後把剩下的半塊放進自己的嘴裏,小嘴蠕動,嘴邊還粘上了糕點屑,戰輕狂見了,直接給舔到自己嘴裏,當作清理了。

吃完了糕點,小人兒又軟綿綿的靠在她懷裏,換了一個舒適的姿勢,小胖手抓著她的一縷發絲。

正享受親情的母子被一陣草叢窸窣的聲音驚擾了,戰輕狂將玄熠拉到背後,一個彈跳起身,防備的看著眼前的草叢。

不多時,一個人影跌撞出來,身上全是血跡,發絲淩亂,狼狽不堪,男人撲通一聲摔倒在地,有進氣沒出氣了。

見是這樣一個人,戰輕狂解除了渾身的警報,走上前去,用腳尖踢踢他的大腿,聽到微弱的痛呼,知道他還沒死。

“還活著嗎?喂,吱個聲而兒。”打量著眼前這男人,雖然衣衫襤褸,破破爛爛的,可是這料子也不是一般人能穿的起的,而且,她剛才踢到他時,男人渾身繃緊的肌肉顯示了他的戒備。

男人劇烈的喘息幾下,唰的睜開了眼睛,警惕的看著她,絲毫不為她是女子而放鬆警惕。

喲,不錯,這小眼神兒!戰輕狂轉轉眼睛,男子頓時覺得汗毛豎起。

樓瀛瀾從沒像這樣狼狽過,想想那些人的嘴臉,心中滿是苦澀,就這樣容不得他嗎?非要置他於死地嗎?哪怕他活的如此卑微,還是將他當作眼中釘,肉中刺嗎?派來一波又一波的高手,廢了他的靈基,用殘忍的毒計害他,想讓他枉死他鄉嗎?一張張“和藹”的笑臉劃過眼前,他隻覺得諷刺,若他不死,他一定會讓傷他害他的人百倍,千倍的償還!可是,想想這殘破的身體,他拿什麽來報仇?不由得苦笑。

就在他躲避敵人的時候,沒想到會遇到別人,眼前的女子是敵是友,又是來害他的嗎?不怪他草木皆兵,而是他現在沒有保命的依仗,隻能萬分小心。

戰輕狂蹲下身,飛快的出手,將他的所有反抗壓製住,把上脈,過了一會才開口:“傷的不輕,靈基盡毀,身中劇毒。”

“關你什麽事?”好長時間滴水不沾,樓瀛瀾幹裂的嘴唇,嗓音如同破鑼一樣難聽。

“傷你當然不關我的事,不過救你,那就關我的事了。”站起身,她也不在意他的態度,這男人的眼神讓他很滿意,似狼般孤傲,凶狠,若說以前還能有一絲善良,不過,想必他落得今日的下場,那善良也就會從此消失不見了。

兩人相互對視,誰都想壓對方一頭,戰輕狂的一句話變成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草。

“我能救你,幫你重建靈基,實力還能大大增強。”

樓瀛瀾懷疑的看著她,重建靈基,這根本就是不可能是事情,哪怕最厲害的煉丹師也不可能做到,就憑眼前十幾歲的少女,簡直是天方夜譚!

“不相信?還是你怕了?你就不想將害你的人挫骨揚灰,為自己報仇雪恨?”

聽到這話,樓瀛瀾動搖了,想!怎麽不想!像一條喪家犬這樣的活著,怎麽能甘心?不!不!他不甘心!他恨!恨不得毀天滅地!

牙齒咬的嘎嘎作響,男子麵色猙獰。可是,他該相信眼前的人嗎?

“不試試怎麽會知道結果?”

“咳,咳…天下……沒有免,費咳咳……的午餐,你想,想從我這兒得到什麽?”捂住胸口,樓瀛瀾的臉色煞白。

“先說說你的情況。”

樓瀛瀾有些猶豫,他該怎麽做,心中掙紮。看著眼前手臂環胸,雲淡風輕的少女,不知該如何開口。

“樓瀛瀾。”

……

“樓南帝國九皇子。”

……

“宮鬥。”

“好了,這些就夠了,我可以救你,但是需要你對我絕對的忠誠,答應還是不答應?”戰輕狂製止了他接下來的話。

樓瀛瀾心中苦澀,就算他不答應,難道還有更好的辦法嗎?他剛點點頭,然後就失去了意識。

收回手,戰輕狂看著被她打暈的人,然後閃身進到生命空間裏,取了些許生命泉水,又摘了一個生命果,遞給她的兒子。

“熠兒,你先吃果果,娘親要煉丹,你乖乖,好不好?”得到小人兒的回應,戰輕狂溫柔的在他額上印了一個吻。

既然靈基被毀,那她就用生命泉水的功效,重新給他築基,拿出藥爐起火,戰輕狂認真的往裏邊添加各種藥草,最後,快要成丹時,她刺破手指,在丹藥上滴下一滴血。

將煉好的丹藥喂給他,戰輕狂等著他蘇醒。

不一會兒,躺在地上的男人就渾身顫抖不止,青筋暴漲,將地麵抓出好幾道溝壑,指甲破裂,神情痛苦。

“啊~”樓瀛瀾雙目圓瞪,生生被疼醒。

“忍著!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聽到她沉穩的聲音,樓瀛瀾硬是混合著血水將所有痛苦咽下。

“你靈基被毀,我的丹藥能讓你重新築基,可是這疼痛也是成千上萬倍增長,畢竟這太過逆天,你隻能忍!”

讓他死了吧!為什麽老天爺要讓他遭受這麽多罪?

不行,不能死!今日他所受的罪來日一定要讓那些卑鄙無恥的小人也嚐嚐看。

一番天人交戰,將最難熬的挺過去,樓瀛瀾才虛脫的大口喘氣。

“不錯!”戰輕狂讚賞的看著他,要是沒挺過去,豈不是浪費她上好的丹藥了。

“娘親~”就在這時小人兒站在犀牛背上,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她,左手還拿著一個咬了一口的果果,伸開兩隻小胳膊,等她抱抱。不過才一歲多的孩子,看到眼前的一幕,不哭不鬧,也不驚慌,戰輕狂頓時感到無限驕傲,不愧是她的寶貝兒子。

走到犀牛邊上,戰輕狂托起玄熠的小屁股,抱在他的大腿根處,小人兒順勢一下子軟在她懷裏,摟住她的脖子,抬起小臉打量著背對她的男人。

抱起兒子走到男人麵前,戰輕狂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我輕易不會相信任何人,剛才的丹藥裏加了我的血,膽敢背叛,腸穿肚爛,死於非命,我想你不會想嚐試的。”

“是!”

“如果你做的好,那麽前途不可限量。”

“是!”

“再過兩日,你的傷就能痊愈,我要你去帝都,建立一個勢力,名字就叫狂煞閣,舉行擂台賽,招收有能力的人,隻要完成狂煞閣的任務,或者連勝一千場無敗績,就可以獲得任何自己想要的丹藥,提高實力。不過,資金我一分都不會給你,該怎麽做並且做到最好,就看你的了,堂堂一國皇子,想必不會讓我失望的,對嗎?”

“是!主子。”樓瀛瀾看著眼前的少女,縱然有無數疑問,也知道此時不是該問的時候。

“至於以後狂煞閣能壯大到什麽樣,就看你的了,隻要你不觸及到我的底線,狂煞閣的勢力可以借給你報仇,如何?”

“多謝主子!”本以為用一生的束縛能換回一條命就不錯了,沒想到,還能給他報仇的機會,所以最後這句話他是發自內心的感謝。

現在的樓瀛瀾不知道,多年以後,他無數次的慶幸當初遇到了他的主子,那般天才絕豔的少女。而戰輕狂的那顆丹藥也一直都沒有發揮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