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魔後囂張娘親

第28章 輕狂遇險

第28章 輕狂遇險

感覺到那襲來的靈力攻擊,輕狂一個轉身迅速退後,隨心匕首乍現擋在身前,濃鬱的暗係靈力總算是找到了出口,瞬間爆發開來,以隨心匕首為起始,向著周圍築起屏障,一個黑色的靈力球把輕狂給守護在裏邊。強強碰撞,老人強大的金係靈力隻維持了一刻,緊接著就被吞噬了,暗係靈力的餘波震飛無數瓦礫,一道道屏障築起,待到硝煙過後,入眼的便是一片狼藉還有捂著胸口,滿眼不可置信的老人。

“老將軍!”

“老爺……”

“父親……”

呼呼啦啦一大群人爭先恐後的扶起單膝跪地的老人,焦急的呼喊著。待看到老人左臂上血肉全無,隻剩下白骨時,全都怒目而視,死死盯著那個紅衣神秘人。

“眾將聽令,生擒此人!”憤恨的甩開別人攙扶的胳膊,聞人必勝一邊指揮著眾人圍攻,一邊用衣袖將自己的胳膊給掩藏。他活了這大半輩子,還從沒受過這等恥辱!親生兒子沒有下落,那些個閑言碎語又有什麽可信度。他一直堅信著兒子能夠平安歸來,可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兒子的戰刀。縱使他不願相信,然而這刀都送到家門口了,想必兒子已經遭遇不測。那麽這神秘人到底和兒子的死有什麽關係,本想阻止這人離開,沒想到他戎馬一生,竟然會在家門口被人給傷了!真是奇恥大辱!

深感恥辱的不僅僅是隻有聞人必勝一個人,之前巡邏的將士們各個義憤填膺,本就蠢蠢欲動,這下聽到命令,頓時一擁而上。除此以外,眼看著老父親受傷,聞人無過也是怒發衝冠,舉起手中的長劍也衝了上去。

以寡敵眾,紅衣少女卻絲毫不曾退縮,滿身的殘暴之氣都被點燃,麵紗下的紅眸更加鮮紅。

然而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又是兩道人影閃過,一左一右站在了輕狂的身邊,目光冰冷的看著周圍的人群。

“戰姑娘,主上讓我們來幫你。”說話之人正是白荷,少女一雙美目警惕的看著四周,手中的白綾隨時準備出手。白荷,的確是人如其名。一襲白衣輕紗,頗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味道。頭上斜插一支流蘇簪子,其餘什麽飾品都沒有,精致的五官,不苟言笑的俏臉,一看就知道是個冰美人,肩膀上一朵荷花栩栩如生,隨著主人的動作間好像在隨風擺動。

反觀藍鴿,看上去年紀不大,還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書生模樣,平凡的樣貌扔到人群中根本就找不出來,隻有那眉毛末端打著璿兒,有算是特點了。看似平凡,然而那眸中一閃而過的殘光卻能顯露出真正的性情。若將猛虎當羔羊,那麽死相一定很慘!

不過就在眾人紛紛打量著突然出現的二人時,輕狂所有的耐心早就消耗殆盡,看著那張似曾相識的臉,率先就拿聞人無過開刀。隨心匕首淩空而出,和那長劍一擦而過,繞過一圈又回到了輕狂的手上。

哢嚓一聲,長劍上裂開了一條縫,雖然沒斷,卻也承受不住第二次的攻擊了。聞人無過不可思議的看著手中的長劍,隻這一個回合,他的幻器就被毀了?

不隻是他不可思議,聞人必勝也是看著那把殘劍,心思轉的飛快。剛才那兩個人說什麽?主上?在這片大陸上能被稱為主上的人還能有幾個?再看這一襲紅衣,老人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預感。

“你是大魔頭崇妖的人?”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感到震驚了。之前那魔頭逃出,還殺了智慧大師,搶走舍利子。後來四國同時派人圍剿,詭異的大火燒了整個蒼穹峰,竟還是讓那魔頭逃出升天了嗎?

“主上豈是爾等可以置喙的!”冷冰冰的聲音傳來,也坐實了眾人的猜想。不過這兩人如此輕易的就暴露出自己的底牌,還連帶著輕狂的身份,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

聽到這話,輕狂眼中紅光大盛,不由得冷笑一聲,幫忙?幫倒忙才對吧!看著眼前的人們,暗係靈力幻化成一個龍頭,明明沒有一點聲音,卻是能讓人感覺到那強烈的怒氣和大聲的咆哮。隨著暗係靈力的使用,那縈繞在輕狂周身的黑氣更加的活躍起來,趁人不注意的時候,甚至又慢慢變成了人形,隻等時機一到,就從輕狂的身體裏掙脫出去。隻是如果真要到了那時,那麽輕狂必將血液流盡,靈珠盡數被侵蝕。

隨著那黑色龍頭的來勢,局麵已經到了失控的邊緣。眾將士紛紛抵擋,卻在頃刻之間就傳來痛呼聲,緊接著所有聲音戛然而止,瞬間被吞噬的幹幹淨淨。隻有風乍起,吹動那麵紗,露出了一雙嗜血的紅眸來。

人群中傳來陣陣抽氣聲,膽小的甚至都已經開始哽咽起來。卻在這時,有人看到了那麵紗下的紅眸,刺耳的尖叫聲更是狠狠的刺入眾人的心間。

“魔鬼!她是魔鬼!啊啊……紅色的眼睛,是魔鬼……”

一個眼神飄過,驚呼聲立馬停止,小姑娘被嚇的瑟瑟發抖,眼淚滾滾落下,撲到了親人的懷裏。

破敗殘缺的房屋,驚恐的人們,麵色難看的聞人必勝,還有那似妖似魔的紅色身影傲然挺立著。兩相對峙,當有無數的魔獸飛來,還有整齊劃一的步伐聲傳來時,聞人必勝卻是臉上一喜,期待的看著來人的方向。

隨著他的目光,輕狂也跟著轉頭,黑壓壓的人群赫然是霞葉的翼魔獸營將士。冷哼一聲,輕狂又將目光看向了那把被封印的長刀,魔魅的重音好似在昭告四方。

“我等著!聞人家終會人人慘死,直到家破人亡!”詛咒的話一說完,也不管那些人難看的臉色,輕狂瞬間離開。她現在沒那麽多心思打鬥,不過不急,總有一天還會再碰上的!

好似魔咒一樣的話一直砸在眾人心上,想必換了誰聽到這話,心中都不會舒服吧!看著離去的紅衣衫女,還有後來的那兩個人也同時離去的身影,聞人必勝的心情自然不會好到哪裏去。

“老將軍!皇上收到消息,特讓我來此助你。”無數魔獸降落,領頭的中年男人抱拳行禮,態度很是恭敬。

“祝將軍替我謝謝皇上的美意,不過那賊人已走,未免為禍百姓,將軍還是要盡快誅殺才好。”沉聲說完,聞人必勝好像一瞬間老了十歲的樣子。孤寂的背影一步一步走上台階,看著門前的那把長刀,心中止不住的悲戚。然而正當他想伸手摸上的時候,從那刀柄上卻是發出一陣紅光,強大的力道直接將他給彈了出去,明顯是任何人都不能靠近。殊不知,在那斜插進地裏的刀身上同時有無數的魔文閃現。輕狂所下的封印,長刀不毀不滅,靈魂永在,就這麽“守”著聞人將軍府,卻也不讓任何人能夠靠近。

似感受到那被彈出去的人,長刀上一陣陣的哀傷,卻是無法與人說。

而輕狂這邊,剛閃身離開聞人府,感覺到跟在身後的兩人。倏然停了下來,手中展開了淩厲的攻擊。這兩人不是花姬和紅蛛,她自然不會手下留情。敢陰她?活膩歪了吧!

感覺到強大的殺氣,兩人瞬間大驚,緊緊靠在一起,合力築起屏障,狠狠的逼問,“戰姑娘,你這是要做什麽?”

“殺!”對她抱有敵視態度的人,又何必姑息?心中的殺意被挑起,輕狂手中也絲毫不留情麵。

眼看著屏障一點點被吞噬,藍鴿和白荷也是臉色一變。之前那些人的死狀他們可是親眼見過的,屍骨無存的下場可不是說著玩的。

然而在這萬分緊急的關頭,半路卻是殺出了個程咬金,硬是阻止了這一切。

“這是在幹什麽!”看著敵對的三人,崇妖滿心的不悅,要是他再晚來一步,還指不定要鬧到什麽地步呢!

“主上!”冷汗直流,白荷也沒了之前的冷靜,心中慶幸劃過。而藍鴿同樣的臉色難看,隻是那眼中卻是幽光一閃,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麽。

“好了,這裏畢竟不是久留之地,我們還是先離開吧!”攔在輕狂麵前,崇妖柔聲勸道。“就當是給我麵子行不行?”

果斷的收回手,輕狂一雙紅眸死死的盯著白荷二人,末了卻是對著崇妖冷哼。“不是每次你的麵子都那麽好用的!”

“多謝!”等到輕狂離遠了,崇妖這才出手,把兩人給甩出去好幾米遠。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但是他了解,那人隻要不是被人惹到了,根本就不會主動找麻煩的。而現在她既然出手,那自然他手底下這兩人做了什麽錯事了。

“回去自己領罰!”

“是,主上!”掙紮著起身,兩人同時答道。

不滿的一甩衣袖,崇妖抬腳去追輕狂了,留在原地的兩人不由得苦笑,他們這算是碰了主上的逆鱗了。

“我們也走吧,現在還不知道有多少人馬要對付我們呢!”捂住胸口,白荷看著離去的紅影,這才說道。

“……”

“喂,你想什麽呢,我們也該跟上去了。”走了幾步見人沒有跟上,白荷再次提醒。

“哦……沒想什麽,我們走吧!”神色一怔,藍鴿搖搖頭跟上,隻是那眼中的精光更勝。

交代完兩人,崇妖快步追上了前邊的輕狂,擔心的問道,“你現在身體怎樣。”

“死不了。”

“需要我幫你壓製嗎?”他沒忘之前的崇門前殿上的一幕,所有的光係靈力都被彈開,而這人也變成如今的模樣了。

輕狂正要回答,然而在感覺到後邊跟上來的兩人時,卻是一言不發,隻是腳下速度又加快了。她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沒那麽多時間和這些人置氣。想到那個音訊全無的男人,煩躁漸漸襲上心頭。都過去這麽久了,為什麽還不來找她,是不是真的把她給忘了,她受傷了也不管,被人下毒了也不來,那她這麽長時間的堅持又有什麽意思。可是,或許他是有什麽事給絆住了也說不定啊!如此矛盾的內心反反複複,一次又一次的折磨著輕狂的內心。再這麽下去,她早晚會崩潰的。

一個提速,崇妖擋在輕狂身前,對上那雙染上怒意的紅眸,強自鎮定的解釋著,“你之前要把刀給送回來,既然事情已經做完了,那你現在是要去哪?”

去哪?當然是要找她家男人啊!可是茫茫大地,她又該去哪裏尋找?

看著麵色迷茫的人,崇妖深深的歎了口氣。“你現在都不知道該去哪,而且還有那麽多的人要對付我們,你一個人很危險。而且之前我不是答應你了,要幫你找人嗎?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一定派人盡全力幫你找,好不好?所以現在你先跟我回崇門,把這些討人厭的蒼蠅都趕走了,我甚至可以親自幫你找,那你現在要乖乖的~好嗎?”

聽著同樣的字眼,輕狂心神一震,看著麵前盡力安撫她的男人,眼中是崇妖從沒見過的脆弱。狼狽的低下頭,細若蚊蠅的聲音滿是彷徨和責怪。

“……我有乖乖的,可是……他卻沒有來……”

如此鮮豔的紅色卻是遮蓋不了少女瞬間蒼白的臉。見她如此,崇妖心裏倒是有些不是滋味,若是有機會,他真想看看能讓這人日思夜想的男人長什麽樣!果然情之一字最是傷人啊!然而卻也讓無數人如飛蛾撲火般的心甘情願。

“所以你先跟我回去好不好?”本就嬌小的人如此脆弱的模樣,使得崇妖不自覺的伸出手,想要將人摟到懷裏安慰。

一個閃身,躲開崇妖伸過來的手,輕狂抬起頭,硬是將眼中的酸澀給壓下。“你我道不同不相為謀,不過對於你為我做的,我永遠感激!”

看上去不甚在意的收回手,然而心中到底是個什麽感覺,也隻有崇妖自己知道了。

“你自己……”

話還未說完,異變突起。周圍強大的殺氣越來越重,慢慢的向著他們聚攏。嗖的一下,隨心匕首懸浮在空中,和它的主人一樣保持著警惕。

看著眼前的眾人,輕狂暗自詫異,來的好快!不過那逼人的殺意卻還是引起她的不適。

無數飛行係魔獸紛紛降下,等到把主人送到地麵上,又拍拍翅膀飛上了天空,這次倒是學聰明了!威壓肅穆的將士們手中的幻器齊齊對準了包圍圈中的四人,隻等主將一聲令下,將這四人就地斬殺。

“主上,你先走!”謹慎的打量著周圍的人們,白荷和藍鴿同時守護在崇妖身邊。

一言不發,輕狂直接放出奔雷他們,崇妖也把白旗給放了出來,在人數上來看,起碼得是上萬人,絕對的以多欺少,還未戰起,他們就已經失了先機。

上萬隻超神獸,甚至還有幾隻神獸,哪怕在麵對奔雷這個超神獸時,也是毫不畏懼。拜靈源大陸上的靈氣所賜,這裏的超神獸甚至和白菜蘿卜有一拚了,一抓就是一大把,所以才會形成這樣的魔獸陣營。

“眾將聽令,格殺勿論!”領頭的男人一聲令下,直接就下了死令。若是細看,就會發現這人的眉眼間有那麽幾分熟悉。

“是,三皇子殿下!”上萬人吼聲震天,幸好是在郊外,隻把林中的鳥兒給嚇飛了大片。

雙方同時動手,饕餮又是變成了那個龐然大物,任由無數魔獸飛在空中,趁其不備就是一巴掌拍死一個,至於長得能入眼的就直接吞進肚子裏了。

而奔雷也收起了曾經開玩笑的樣子,淩空躍起,站到那些飛行係魔獸的麵前。

“雷霆之怒!”一反常態,奔雷沒有像之前那樣直接出手,卻是雙手牽引著空中所有的靈氣匯聚到一起。刹那間,之前還是晴空萬裏,此刻卻是電閃雷鳴。陰沉沉的天,黑壓壓的雲,震耳欲聾的雷聲,傾盆大雨嘩嘩落下,打濕了一眾飛行係魔獸的羽翼。

然而這還隻是個開始,堂堂超神獸的本命幻技又豈會這麽簡單?隨著雷聲越來越大,無數魔獸都警惕的看著中間那隻超神獸,一陣陣低吼不斷的發出警告。

隨著雷聲越來越大,奔雷的超神獸晶核慢慢浮現在眼前,人也變成了那個黑豹子的模樣。雷聲越發的急促,就在這電閃雷鳴之間,黑豹子發出一聲獸吼,緊接著無數的閃電降下,哢嚓哢嚓的聲音好像敲打在眾人的心房上,卻是一擊一個準,全部都砸在了那些超聖獸的身體上。

天空響起陣陣魔獸的悲鳴,被擊中的魔獸渾身焦黑,好似被下鍋的餃子。然而在掉落的過程中,黑炭一樣的身體受重力加速度的影響,越來越快,直到落地前已經灰飛煙滅,隻剩下顆顆魔獸晶核在地上發出耀眼的光芒。

雷電持續,上萬隻超神獸全部都被這陰雲所覆蓋,奔雷的幻技持續,紫色的閃電還在不停的降下,半空中呈現不用程度焦黑的屍體,地麵上的魔獸晶核也越來越多。

看著那些晶核,貔貅可樂了。拿起饕餮曾經那個伸縮袋,一邊搗亂,一邊拚命收集。

至於那個被稱作三皇子的男人,臉色都堪比鍋底了。隨著每一隻超聖獸的墜毀,他的心都在滴血!這一切都是那個魔頭的錯,此等魔頭要是被他霞葉給滅掉,那麽這第一大國的稱號霞葉更是坐的穩穩當當。本來這次派出來上萬的翼魔獸營,沒想到竟是會落得這樣的下場!對方有超神獸的消息,他早就知道,可是那消息上卻沒說這超神獸會如此厲害!等等!超神獸!還是雷係的!他霞葉帝國之前失蹤的無數天璿境強者,不是就為了追捕一隻雷係超神獸嗎?該不會就是眼前這一隻吧!

不管此時的三皇子心中是何感想,輕狂卻是來者不拒,隻要她有那麽一瞬間的心軟,那麽死的就會是她了。

“暗之湮滅!”

一次又一次的使出暗係靈力,所有碰到的人全都被吞噬殆盡,而那些靈力卻順著她的手,然後全都被暗係靈珠給吸收了。雜亂無章的靈力在身體裏碰撞,再被吸收,此時的輕狂並不好過。

注意到她的不對勁兒,崇妖硬是殺出一條血路,來到了輕狂的麵前。“你怎麽樣?”

冒進的暗係靈珠還在吸收著外界的靈力,根本就不聽她的指揮。雙眸變得暗紅,隨著額前的“幽”字魔文閃爍,一直縈繞在她周圍的黑氣瘋狂的叫囂,奮力想要掙脫。

“喂,你堅持住!”顧不得多說,崇妖擊退周圍的敵人,就是一個大招放出。

“日月無光!”

刺眼的光芒襲來,把一切都包裹在裏邊,所有人的靈力被禁錮,然而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就是一股強大的殺意,緊接著三皇子所帶來的上萬將士人數驟減。

兩人一光一暗,明明是第一次合作,卻是配合默契。崇妖的光係靈力禁錮住眾人,輕狂的暗係靈力則是直接吞噬。然而禍福相依,眼前的危機是能夠解除,她的身體卻已經快要到極限了。暗係靈珠完全把她當作媒介,被那血腥殺氣所刺激,不停的吸收著,吞噬著。

白茫茫的一片,兩人並肩作戰,隻是崇妖心中的擔憂越來越盛。他明顯能感到身後這人呼吸紊亂,滿身的煞氣甚至都要傷到他了,這可怎麽辦才好?

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他們的不遠處,傳來一聲痛呼,緊接著就是撲通一下倒在地上的聲音。直到死前的最後一秒,白荷都還是滿眼的不可置信,瞪大的雙眼昭示著她死不瞑目。

“白荷?白荷?”叫了兩聲沒有回應,崇妖的心頓時跌落穀底,這讓他想起來之前被人圍攻的那一幕,同樣的孤立無援,同樣的生死未知。他崇妖從來不怕死,可是他不能連累身後這人一起死!人生中的第一次溫暖,第一縷陽光,第一份美好,哪怕拚了他的命,也要守護好!

隻不過可惜的是,老天偏要和他作對。周圍的光係靈力一點點開始變小,從四個方向開始,一點一點的吞噬了他的光係靈力。感覺到那黑暗腐朽的氣息,崇妖心中一凜,竟是四個暗係修靈者,還同為天璿境!看來為了他崇妖,這些人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了。

光係和暗係的對抗,雙方誰也沒有占到好處,苦苦支撐著光係靈力,崇妖掃視一圈,果然白荷和藍鴿都在了。

一聲痛呼傳來,輕狂狼狽的倒地,黑氣成繭,把她給包裹在裏邊。就在這時,晉級的法陣降下,古怪的法陣上一片黑色,黑氣沿著逆時針的方向不停的在法陣上遊走,而那黑繭中隻能聽到輕狂若有似無的痛呼,無數的鮮血從黑繭中湧出,黑紅相間,本是魔魅的一幕,卻又美的驚人。

倏然,晉級的法陣上終是出現了第九顆靈星,黑色的靈星中間盡是血紅。成功晉級到天璿境,法陣的顏色本應是紫色的,然後現在卻是完全被黑色所侵染了。

魔氣纏身,如血的紅眸,額上幽字魔文,無數的黑色魔文漸漸爬上了輕狂的臉,如智慧大師所言,這下才是真正的魔星降世了!

“殺!殺……殺……”魔音繞耳,黑色的魔氣直把崇妖都給彈飛。

顧不得身體裏的氣血翻湧,崇妖緊張的看著麵前這個人,沒有正常人的晉級會是這樣的,剛才發生了什麽他不知道的事情嗎?

如同地獄來的修羅,剛開始魔化的輕狂以手為刃,生生破開敵人的胸膛,暗係靈力揪住敵人的心髒,然後源源不斷的吸收著手中之人的靈力,直到生命的盡頭。

如此血腥又詭異的一幕,嚇得一眾將士誰都不敢輕舉妄動。

無數的超神獸沒了,上萬將士死亡大半,三皇子的臉都氣的扭曲了。他都付出了如此慘痛的代價,最後的結果竟然還是失敗嗎?不不,他不接受失敗,決不!

手中的秘密武器他原本不想用的。可是現在也到了不得不用的時候了。手中的神器是霞葉的鎮國之寶,他求了無數次,父皇才答應他在這次除魔行動中使用。這下,看這兩人還不死!

一把圓刀,半邊是彎刀,半邊是鑲金的,花紋很是古樸複雜,中間是一顆碩大的光係晶核。然而讓輕狂比較為之忌憚的卻是上邊強大的光芒,那聖潔的光芒讓她渾身都不舒服。

“淨光斬,去!”

根本不用人多說,那把彎刀就向著輕狂衝去,白光大方,硬是壓輕狂一頭。狼狽的退後,輕狂不得不築起屏障,然而畢竟是神器,裏邊理所當然的含有器靈,根本不用主人吩咐,無數的白光就向著輕狂的屏障砍去,一道又一道,看的人眼花繚亂,黑色的屏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薄弱。

終於!嘭的一下,暗係靈力築起的屏障盡數碎裂,然而那淨光斬卻是絲毫不準備放過輕狂,白色的殘影一閃,攻破輕狂所有的阻礙,直到狠狠的刺入她的小腹靈基上,這才罷休!

“啊……”無數魔氣盡放,恍若蠶繭慢慢消散,暗係,光係,折磨得她痛不欲生。

天空中一聲聲獸吼傳來,雷電交加,脫不開身的奔雷心中發狠,操控著雷電直接把一眾飛行係魔獸狠狠劈下,腳下一個踉蹌,將晶核收回身體裏,黑豹子急速向輕狂奔來。

“主人!”饕餮和貔貅也是顧不上眼前,焦急的往輕狂身邊衝去。

劇痛傳開,每當輕狂想將刀拔出,纖手都被彈開,血流了一地,暗係靈力還在消散,這破東西就是和她作對的。

“喂,你怎麽樣……”看著那個什麽斬向著輕狂衝去,崇妖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沒給兩人緩衝的時機,霞葉三皇子再次下達命令,格殺勿論!

憤恨的看著圍上來的人,崇妖從沒像此時這樣恨過!恨天恨地!恨眼前的所有人!

強大的光係靈力爆發,以自身半個靈珠為代價,崇妖顯然是下了狠心,轟的一下,整個空間都有一瞬間的扭曲,耀眼的白光穿透敵人的身體,整個人都變成了篩子一樣,每個人臉上猙獰的表情最終定格,也是死前最後的一個表情了。

“白旗,走!”顧不得自己的身體,崇妖一把抓起輕狂,騎著白旗走了。

來自靈魂的疼痛傳來,再加上小腹上被神器所傷,堅持了許久的輕狂最終還是承受不住,暈了過去。而她身下的白旗,原本白色的鱗片上卻是被那魔氣給腐蝕了一大塊,甚至是露出了裏邊嫩肉,然而她卻是硬挺著,隻為了帶著主人離開。

看著陷入昏迷的人,崇妖眼前也是一片暈眩,他隻能把希望寄托在白旗身上,快點,再快點……

而與此同時,魔界的魔尊殿裏,本來還在處理事物的玄熠卻是渾身一震,看著麵前血流不止的豐將牟循,眼中紅光大綻。

“這……這……殿下……”一邊的幾個長老也是見到了這一幕,眼看著他們殿下臉色難看,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娘親出事了!那個男人到底在做什麽,怎麽會讓娘親受這麽重的傷!除非是他不在娘親身邊,心中一次一次的呼喚,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該死的!那男人到死在做什麽!

“本殿要去人界!”

“什麽?這這……不行!絕對不行!”小殿下現在還不能單獨跨界,那對魔元的損傷可是巨大的。

“你們敢攔我!”看著眼前的幾人,玄熠狠狠的捶了一下桌子。

“不……不敢……隻是希望殿下能夠慎重考慮,不然換個別的辦法?”試探的說完,無憂小心的看著他們殿下的反應。

握緊了拳頭,玄熠臉上一片冰冷,當目光再次看向豐將牟循時,卻是靈光一閃。端坐在椅子上,小人兒將魔元一點點導出,看著眼前的魔元,立刻用鮮血寫出了五個魔文,然後打入了魔元中,這是曆代魔王尊特有的聯係方式。

這一邊,遠在萬神塔中的魔玖幽心中的煩躁也是越發升起,他都不知道被關在這裏多久了,好不容易進來了,毀了整個魔體。可是這裏也不知道是什麽建造的,每當他剛把魔體恢複好,不到片刻就被摧毀的幹幹淨淨。行!毀就毀吧!竟然還得寸進尺的瓦解他魔元中的魔力。雖然為今之計是要盡快離開,可是關於他家丫頭異樣的原因還沒找到,他又怎麽能離開?

日複一日,好不容易翻遍了萬神塔裏的所有信息,這才找到他家丫頭異變的原因。一半是因為喝了他的魔血,一半則是因為身體裏缺少光明。從虛空中摘錄各種各樣的信息,男人盡數記在腦中。隻要有了極地之光,他家丫頭就能好了。

找到了解決辦法,魔玖幽大喜過望,就連被瓦解魔力都不在乎了。方法找到了,他把身體給恢複了,離開小丫頭那麽久了,也不知道小丫頭有沒有想他?有沒有乖乖等他?哦對了,他還說要娶那個寶貝丫頭的,隻要一想想,男人就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然而沒等他裂開嘴笑,卻是心中一痛,一陣的慌亂襲上心頭,使得魔玖幽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預感。然而馬上,那不好的預感就變成的現實。

娘親出事了。

魔元上的五個字瞬間驚了魔玖幽的心神,那小東西傳來的消息?是血契!

“丫頭……我的丫頭……”知道他的丫頭出了事,魔玖幽險些發狂。該死的!這個破塔根本就沒有門,這麽長的時間,他的魔力也被消耗掉大半,想要出去更是難上加難。必須出去!大不了把這神界給捅個窟窿!他的丫頭……

------題外話------

竹子一會兒再補上1500字,哭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