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瞳修羅

第395章 神棺

第三九五章 神棺

眼前的景象太恐怖了,讓人不能自已。因為依照常理,無論陣法再絕妙,也抵不住歲月的磨礪,終要耗損。可眼前這座陣法,非但沒有半分歲月的痕跡,反而在重重神曦的包圍中,彰顯出一種不朽的秘力。

“陣法越是精妙繁瑣,越抵不住歲月的衝擊,遺留的時間也越短。這千年中究竟是誰在維持這座陣法?莫非……”

仰望眼前的浮宮,卓一凡心頭一動,露出異色,他想上去看一看。

不過此處陣法絕妙異常,以他自身實力根本上不去。最後隻得借一代魔帝之力開路,通往浮宮之路。至於楚天墉幾人,他們並非這一道,老樵夫護不了他們,隻能在下等候了。

卓一凡踩著青玉雲梯登臨上方浮宮群,周圍曦光蒙蒙,神霧氤氳,看不清四周。若非老樵夫在旁,他都要懷疑自己是否陷入幻境中。

他一邊上前,矚目四顧,越看越心驚,“前輩,這裏不但未被歲月磨滅,反是精彩如舊,難道真是那人所為嗎?他究竟有何目的?”

“神事難料,我又何曾知道。我苟活至此,原以為新時代已然開辟。隻是今日所見,變天之日已不久了。”

對老樵夫的言辭,卓一凡不能全部聽懂,卻是能體會到一些。光陰如幻,曆經磨難無數,原以為自己已看透一切,到頭來才發現這隻是新的開始。老樵夫的最初的哀歎,莫過於此了吧?

以為自己已超脫過去,沒想到自己依在原處徘徊。

卓一凡走近一座最大的浮宮。打開殿門。裏麵除之林立的玉柱。便是一片的空洞,一眼看不到其他。

不過他依然能感到,這裏很不一般,不論是神能還是靈力都很充足,不似下方那些英靈廟那般枯竭。

卓一凡選定了一根玉柱,這根玉柱形狀奇異,呈現筍尖狀,比起其他玉柱生的甚是醜陋。不過這根玉柱似乎是核心。四周神能與靈力格外的濃鬱。於是,他嚐試在此修行,發現果然要比外界容易許多。這裏所蘊含的能源,幾乎取之不竭。

“不對,似乎有奇異。”他在此地修行許久,幾個時辰後,終於捕捉到了一絲異常。他感到身後這根形狀奇異的玉柱好似通了靈,冥冥之中與他產生了共鳴。甚至,他可以清晰聽到從玉柱中發出劇烈的心跳。

這根玉柱不簡單,光是從形狀與這裏所有玉柱格格不入這點上。就能看出來。而且仿佛產生出一種大道氣韻。這種氣韻,卓一凡頗為熟悉。因為在前不久曾感受過。隻是一時半會,並未想起來。

卓一凡撫摸玉柱,驚覺發現這玉柱上竟寫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這些符文細密異常,常人根本無法看出,哪怕他感知力強盛,若無老樵夫的力量在這裏,也無法看清。

“通靈法陣!”卓一凡心中震撼,這符文內容居然是通靈法陣,整個陣法被刻在這根玉柱上,不朽的神性在暗處內斂而行。

這通靈法陣雖不及老樵夫那般精神絕妙,但依然令人震驚至極。這個世界上,除去大阿修羅這一道的傳人外,居然還有人懂得運用畜生道的通靈陣法?

他急匆匆,催動畜生道之力,試圖介入這法陣中,摸索到內部的深層空間。結果令他失望,因為在這之中有一股氣息阻滯了他。

這股氣息很神異,哪怕是老樵夫介入都未能破開這層桎梏。

最後,還是那深處的神秘力量主動與他產生共鳴,才滲透這層桎梏,破蛹而出。

卓一凡驚異,模模糊糊的看到了這根奇異玉柱內部的一些景象。可惜他已損失魔瞳,不然憑借那去偽存真的力量,會看的更為清晰。

“這是蘿藦帝樹!”卓一凡心中震驚,這是萬物天衍中所記載的消逝的太古神樹。

雖然不知發生了什麽。現在的蘿藦帝樹隻剩一個光禿禿的樹樁,但那赤金色的外表,還有那無數圈年輪上散播出的神輝,還是使得卓一凡在第一眼便認出了它。

“不對!”他極力查探,發現蘿藦帝樹的樹樁堵住了一個洞口,而這個洞口下似乎隱藏著什麽。

卓一凡竭力抵住玉柱中神秘氣息的衝擊,借老樵夫之力,用盡全力去感知去查探,渾身巨震,幾乎要被震得咳血。終於看清了那洞穴深處躺著一口赤金色的巨大棺木。

他當即一顫,猛然睜大眼睛。

絕對沒看錯!這口巨大的赤金棺木,正是太古神樹蘿藦帝樹製成的!

到底是什麽人,居然將神樹砍伐製成了棺材?這棺材裏麵,又躺著什麽人?卓一凡心中一顫,不曾想自己這番查探,竟發現了一個驚天巨秘。

曾經在太古名動九方的世界神樹,居然被砍掉拿來做了棺材?光是想想就令卓一凡驚出一身汗。

這也太恐怖了!蘿藦帝樹,其力超脫真神,而且行蹤無定,當年大阿修羅魔帝尋其一生都沒線索。現在他作為大阿修羅魔帝的後人,找是找到了,隻不過那傳聞中叱吒太古的神樹,已經淪為了一口死人棺。不知魔帝大人若在天有靈,該作何感想?

“這太恐怖了,究竟是誰幹的?”卓一凡心頭巨震,不禁問出聲。

他實在不解,如此超脫恐怖的存在,竟會被人砍去,剩下如今這般的淒慘的模樣。這到底是糟了什麽樣的劫難?

卓一凡深呼一口氣,重新嚐試,做最後的努力,想要探到這口赤金棺木之中查看裏麵究竟藏了些什麽。

他借力而發,想要忘穿這口棺材,通達彼岸。

隻可惜,哪怕他借助了老樵夫之力,所看到的依舊是一片朦朧與迷惘。這並非老樵夫道行不夠,隻能說這神樹製成的棺木太詭異。而在棺木之中的人,更是深不可測。

他在此佇立許久,不忍離開。原本就對奇人異事好奇,如今好不容易就要觸及到這層太古神秘,哪能夠輕易放棄?

“盡管你已知曉太多太古之事,但此事詭異,事關重大,知曉以後,是福是禍,尚且不知。”老樵夫開口道。

“我覺得,這裏麵有我想要尋找的東西。”卓一凡的目光很堅定,“前輩可有法門助我看清這些?”

“也罷。”

老樵夫一聲歎息,搖了搖頭,徐徐道:“你若真想知道,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隻是要付出些代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