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我神尊

第219章 遭遇追堵

第二百一十九章 遭遇追堵

……

“我們被包圍了?怎麽可能?”陳默猛然站了起來,將神念集中為一點,向周圍探去。

自己的天宮之城有隱遁功能,而且蒼哥的偵查裝置和自己的神念都沒有感受到,按理說自己這一行人就算深入魔族腹地,也不可能那麽輕易就能被發覺,但是不排除魔族擁有某種能夠感應天宮之城的手段。

就好比自己這一行人,先前在混亂之地遇到的戰斧軍團。一個小小的戰斧軍團,竟然還擁有一個可以偵查隱遁的儀器,更別提長年與神族交戰的魔族了。

而且天妖母皇對於危險的感知,往往比神念和偵查裝置都要管用。經過這麽長時間的並肩作戰,自己對此深信不疑。

“到底在哪?”陳默閉起雙眼,眉頭緊皺,自己的神念被擴散到了極致,可除了鋪天蓋地的隕石,什麽都探查不到。

一定是這些隕石,幹擾到自己的感知能力。

忽然,陳默神念感知到的東西,讓他心頭一緊。

那是一種極為陰暗狠毒的氣息,仿佛生機萬物都將被它撕裂吞噬。而且更為可怕的是,這種氣息竟然有著上千處,密密麻麻像是一群惡狼,呈半圓形,一步步向自己方向逼迫而來。

如果不是自己神念提升之後,感知能力愈發敏銳,可能還無法在如此遠的距離,察覺到這種細微又陰毒的氣息。

“風颯?這是……”陳默眉頭緊皺,將目光轉向天妖母皇。

“沒錯,是殺氣。”天妖母皇收起往日的慵懶,表情有些嚴肅的說道:“自然界中任何氣息都可以隱藏,唯有殺氣遮掩不了。”

“看來的確是衝著我們來的,而且似乎早已張開大網,等候我們多時了。”陳默閉上眼睛,再次將神念向周圍探去,發現對方好似有統一號令一樣,此時已經將自己的後路堵死。正開始從四麵八方朝自己湧來。

“而且對方數量是我們的數倍,但是對方究竟是誰,由於距離太遠我現在還無法探知。”天妖母皇繼續說道:“不過主人我們應該盡早予以應對。”

“哼,以為我們是落網待捕的魚嗎?”陳默冷哼一聲:“通知所有人,準備突圍!”

說罷陳默與天妖母皇一起跳入蟲洞,落到天宮之城的大廳之中。這時天宮之城中的眾人,顯然已經接到天妖母皇通知。已經陸續來到大廳中等待著他的號令。就連打盹的小八,都爬到了列隊的眾人中間。一副合格戰士的模樣。

陳默站在大廳中央,急步向控製台走去。一路上感受到所有的人目光都注視著自己,深知自己今後的擔子會越來越重。畢竟這些兄弟既然選擇跟隨自己,那麽自己就有責任帶領他們創出一片天地。

掃視了一眼眾人後,陳默緩緩的開口說道:“大致情況我就不多說了,我們已經落入了敵人編製的大網中。敵人來者不善,數量眾多,與之硬拚實屬不智。而且,我們來這裏的目的是援助神浮界。太早露出動靜,也會對我們今後行動造成不利。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趁對方將口袋紮緊之前,一口氣向前衝出去。”

“如若不然……”說道最後,陳默眼神一冷,說道:“誰敢阻擋我們。殺無赦!”

“屬下明白!”

控製台下呐喊震天,破魔軍的將士和大荒界的勇士們,與眾天使一樣,同時低頭行禮,站在控製台上的陳默,猶如君王一般。俯視群雄,士氣如虹。

“很好!”陳默似乎也被自己部下的氣勢所感染,隨即高聲命令道:“袁浩蒼加速前進,天妖母皇繼續感知敵情,刀鋒小隊隨時待命,其餘人等隨我上城牆,準備戰鬥!”

眾人領命迅速散開。走上炮樓或城牆,駐守起天宮之城的各個角落。

陳默看了一眼有條不紊的眾將士,深知他們早已在戰火的洗禮下,早已今非昔比。看來做為他們的統帥,自己更加不能落於人後。

於是揮了揮手,領著小八和天妖母皇,又來到了天宮之城的頂端。

隻見此時從遠方襲來的殺氣越發濃烈,而且極目遠眺,可以看見視線的盡頭,正有著密密麻麻的小型光點,正朝自己這方向飛速襲來。

“看來我們與他們的距離又近了。”陳默目光如電的掃視周遭:“風颯,能探知出他們是誰和他們的數量嗎?”

“等等主人……”天妖母皇雙目閉合,左手按在自己的眉間,停頓了數息的功夫,才開口道:“我可以確定他們是魔族,雖然做了掩飾,但是他們散發出來的氣息騙不了我。”

“隻是……數量太過龐大,距離還太遠,我一時難以統計。”

“這樣就足夠了。看來這些魔族正是墨菲的援軍,這樣我們被埋伏也不足為奇了。”陳默隨即朝天宮之城中的袁浩蒼發了一道訊息:“蒼哥全速前進,敵人是魔族,趁他們將我們包圍前,全速前進!”

“收到!”袁浩蒼傳音答複,隨後按了幾下手中的控製水晶,將增幅的能源注入天宮之城中,隨後朝器靈喊道:“老大有令,全速前進!”

隨著袁浩蒼新研製的增幅能源注入,天宮之城的動力大增,瞬間如一道金色的閃電,向前方飛射出去,直撞的擋路的隕石七零八落,四處崩飛。

然而遠方的追擊仿佛早知天宮之城會加速突圍一般,在天宮之城加速的同時,他們也隨之加速,而且速度比起天宮之城來,也弱不了幾分。

“對方到底用的是什麽飛行艦船?”感知到現狀的陳默,眉頭不由的微微皺了起來。

要知道天宮之城達到六級之後,前進的極限速度,可有五百萬裏每時辰!本以為憑借著這樣的優勢,出入魔族領地遊刃有餘,現在看來,自己確實高興的太早,太過小看魔族的力量了。

而且沒有前進多久,陳默的心情又再次沉重了下來。

他本以為憑借天妖母皇對於危險的感知,自己早已在他們發現之前做出了行動,甩掉這些魔族輕而易舉。甚至玩弄他們於股掌之間,但是現在,他發現這些追來的魔族,其實是故意在自己的前方留了一個出口,好似正有意的要將自己這一行人趕向前方。

原來,被玩弄於股掌之間的人,是自己!

這難道就是力量之間的差距?如果真是這樣,沒有足夠力量的自己,將來怎麽去營救父親和母親?

陳默眉頭緊皺,思緒萬千,不斷讓天妖母皇注視著周圍所有魔族的動向。可是到了後來,甚至都不需要母皇的探知,因為魔族已經漸漸出現在了視野之中。

那是一種類似於流光梭的黑色小艇,約莫十丈大小,通體烏黑泛著黑金般的光澤,材質像是某種不知名的晶石,又像是某種特殊的金屬,究竟是如何製造,陳默也無法看出。

但是有一點已經十分明了,那就是這種黑色小艇速度極快。穿梭在星羅密布的隕石帶中,好似魚翔淺底,遊刃有餘。

若是隻是少量幾艘,陳默都不會在意,甚至會領兵出擊將他們一網打盡,順道撈幾艘回來讓塔克和袁浩蒼研究研究。但是此刻出現在眼前的魔族小艇,卻足足有數千艘!

上下左右,以及自己的後方,都是密密麻麻緊追而來的魔族小艇,唯有前方被留出了一條通道,顯然自己已經成了對方的獵物,正被趕向牢籠之中。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的天宮之城已經逐漸深入到隕石帶的腹地中,越來越多的隕石正嚴重阻礙著天宮之城前進的速度,這樣下去要被追上了!

非但如此,擁有如此之多的小艇,前方還不知道有怎樣的大軍和強敵在等著自己,這樣下去豈不是要成了甕中之鱉?

不行,自己必須要想辦法衝出這個包圍圈。

就在陳默思索著讓蒼哥再次加速之時,天宮之城的左右兩邊,突然傳來一股極為濃烈的能量波動。

隻見兩艘隻比天宮之城略小一號的戰艦,在天宮之城下方的虛空之中,突然顯現了出來。艦身澎湃的能量波動,讓周糟的隕石瞬間化成了碎屑。

“他們竟然也有隱遁功能?看來是我大意了!”陳默麵色越發凝重,連同身旁的天妖母皇和小八,也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某樣。

“老大,如此距離如果被這兩艘戰艦夾在中間,我們天宮之城防禦壁壘再強也要被打成篩子,快點下命令吧。”袁浩蒼當先傳音過來。

其餘眾人也是被突然出現的龐然大物,驚嚇的不輕,尤其是在麵對無數個黑洞洞的巨大炮孔時,背後幾乎都泌出了一層冷汗。

看來這一戰在所難免,而且久拖不宜,必須得趕緊殺出一條血路來,否則真的要被對方打成篩子。

就在陳默即將下令,全軍突圍時,另一艘更為龐大的黑色戰艦,從天宮之城前方的虛空之中,逐漸顯露了出來。

“嗬,誰是陳默?”

一個帶著輕邈,卻伴隨著強橫威壓的聲音,直接闖入了天宮之城中所有人的腦海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