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天下

第100章 我叫白晶晶

第一零零章 我叫白晶晶

“我……”小女孩的身體一個激靈。蕭晨的怒罵不但沒有激怒小姑娘,反而使她開始冷靜下來。是呀!如果小琪真是麵前的這個男人殺的話,他為什麽不逃,還會傻傻地來找自己?

“傻女人,你傻站在這幹什麽?”蕭晨又是一腳將一個傀儡踢飛,“我來拖住他們,你快給我趕快滾,不要讓小琪的死變得毫無價值!”

接連被蕭晨破口大罵,小姑娘不但沒有動怒,反而越加平靜下來。因為她從這個男人憤怒的眼裏,看到的除了真誠,坦蕩之外,什麽也沒有。一個人可以用他的花言巧語騙人,可以用他的矯揉造作來迷惑人,但是一個人永遠也不可能用他的眼睛來欺騙人。

“對不起,大哥哥,我錯怪你了!”小姑娘的聲音異常的低沉。都這種時候了,你還婆婆媽媽作甚?

“笨女人,你還不快滾?”蕭晨都要被麵前這個木訥的女人氣瘋了。

“我不是笨女人,我看你才是一個笨蛋呢?我想以你的實力,可以輕易將這些家夥解決掉。可為什麽你會弄得這麽狼狽呢?”小姑娘抬起了頭來。

“笨蛋。”蕭晨又是一腳將一個傀儡踹飛,“你還不明白,現在的他們已經不再是普通的人了。他們隻是一群沒有意識,不知傷痛,不知疲倦的傀儡而已。無論你打到他們多少次,他們都還會站起來的。你還不快滾!”

“如果你把他們撕爛的話,他們還會爬起來嗎?”小姑娘平靜地說道。

“混蛋,他們隻是中了那個混蛋的招,喪失了意識才會變成這樣的。對待一群沒有意識的人,你不覺得那樣做太殘忍了嗎?”

“這…”小姑娘愣住了。她知道麵對自己的話語,對方足可以有數十種話語來回答。但她唯獨沒有想到,對方的回答居然是如此。即使敵人變成了行屍走肉,即使現在的自己險象環生。他也不忍心做出撕碎對方那麽殘忍的事來。

“我明白了。”小姑娘低下了頭,“大哥,你是一個好人。”

“你還不快滾!”蕭晨都要由瘋入狂了。

可是令蕭晨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小姑娘的眉宇之間突然光芒四盛,而在炫目的光芒之中,一塊銀白色的曜石慢慢浮現出來。

“曜石武尊?居然是曜石武尊?”正坐在地上好待以暇看笑話的展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個看起來孱弱不堪,自己一隻手就可以捏死的小姑娘居然是一個強大的曜石武尊?比自己還要強大一級的銀曜武尊?

“魅惑天下!”小姑娘突然之間麵朝展飛,嫣然一笑。

“這是幹什麽?”展飛一愣。等等,為什麽她的笑容那麽好看?為什麽好看的讓我不再願意動彈一下?甚至,甚至連我的心也不願意跳動了?

“太美了!”展飛的臉上慢慢露出了一種極端愉悅的表情,他捂著自己的胸口,慢慢地倒下了。由於展飛的倒下,那些傀儡也失去了控製,頃刻之間倒得七零八落。

蕭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個該死的家夥,就因為麵前的這個女子看了他一眼,就這樣倒下了?還有那些讓自己險象環生的傀儡們就這樣輕易被解決了?等等,既然麵前的這個小女孩擁有曜石武尊的實力,能夠輕而易舉地將自己的敵人擊倒,那她剛才為什麽還這麽懼怕這些人?搞不懂,真的搞不懂。

“你放心,大哥哥,我是不會用這招來對付你的。”小姑娘輕輕地說道,此時的她顯得非常的緊張。可是此時的蕭晨哪有心思顧及這些,他大步來到展飛的身邊。蕭晨將自己的手伸到展飛的懷中,就是一陣摸索。得趕快找到解藥。可是…

蕭晨的手顫抖地從展飛的懷裏抽了出來。她已經將展飛的全身上下搜了個遍,把所有的東西都掏了出來,可是裏麵卻根本沒有藥丸之類的東東。

“大哥哥,不用找了。華陽宗的人從來隻有害人的毒藥,而沒有救人靈藥。”小姑娘戰戰兢兢地說道。

“不....不要。”蕭晨的心一陣巴涼。沒有解藥,這豈不是說姚金徹底沒救了?

“蕭晨,快來,姚金兄弟恐怕不行了。”遠處傳來了柳嵐的抽泣之聲。蕭晨趕緊飛奔過去,果然,姚金的原本吐著白沫的嘴裏已經慢慢滲出淤黑的血來。

“姚金兄弟!”蕭晨一把摟住姚金,痛哭起來,“都是我害了你呀!都是我害了你呀!”

“大哥哥,不要哭了,恐怕他還有救!”小姑娘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鼓足勇氣,來到了蕭晨的麵前。

“什麽?你說他還有救?你沒騙我?你快說,怎樣救他?我求求你,快告訴我。”

“大哥哥,你不要那麽激動,聽我慢慢說。”也許是蕭晨的話語嚇到了自己,小姑娘的身體顫抖不已。

小姑娘輕輕把蕭晨緊緊抓住自己的手掰開,“大哥哥,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個華陽宗的人既然對你的兄弟使用了毒,沒有理由不對你也使用呀!”

“他當然對我也用了,可不知道為什麽,我什麽事也沒有!”

“那隻留下唯一的可能性,那就是大哥哥,你的身上可能有解毒的藥丸之類的東西。”

“我的身上有解藥?”蕭晨連忙在自己的身上摸索起來,沒有呀!等等,也許有!蕭晨突然之間響起,不久之前,柳嵐也中了華陽宗黃善的劇毒,當時自己也以為柳嵐死定了,也悲傷不已。可萬萬沒有想到,柳嵐居然奇跡般地好轉了過來。我記得當時......

蕭晨突然一口朝自己的手指咬去,劇烈的疼痛之感使得他直皺眉。可是蕭晨卻沒有心思考慮這些,他連忙將滾燙的鮮血朝著姚金的身上滴去,然後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期待著奇跡的發生。但願...自己的推測是正確的。

事情發展的結果終於證明了蕭晨的推測是正確的,而姚金更是幸運的。在融合了蕭晨的血液之後,姚金漆黑的身體在慢慢恢複正常的色澤。與之同時,他臉上的痛楚之色也在慢慢散去。

太好了!蕭晨緊緊揪起的心終於慢慢舒展開了,他明白,姚金沒事了,現在自己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他的醒來了。

“大哥哥,對不起,我錯怪你了。”蕭晨的身後傳來了小姑娘低微的聲音。

“應該是我謝謝你才對,你不但救了我,還救了我的兄弟。”此時的蕭晨再也不敢對麵前的小姑娘有一點的輕視,隻是輕輕地一笑,就能把那個恐怖的家夥放倒在地,好詭異的能力。

“大哥哥,你叫什麽?”小姑娘的聲音依舊非常的輕微,

“蕭晨,對了小妹妹,你是不是非常害怕我”看著麵前的這個小姑娘一副緊張的樣子,蕭晨覺得好笑。他怎麽也沒有想到,一個擁有銀曜武尊實力的人,居然如此的膽小。

“蕭晨,不要胡說,當心嚇到人家。”柳嵐輕輕責罵道,她也看出來了,麵前的這個小女孩雖然實力強悍,但是膽量卻非常的小,看到陌生人,非常容易緊張。

“我叫…我叫…我叫白晶晶。”猶豫了一下,小姑娘還是決定把自己的姓名告訴蕭晨。

“白晶晶?”蕭晨點點頭。等一下,這個名字怎麽好像聽說過?蕭晨皺起眉頭思索起來,對了,在昨天,在緣來客棧,那個欠揍的岩石男軒轅延不就是曾叫那個同樣也是讓人想揍他一頓的南宮雲找尋他的女兒嗎?貌似他的女兒也叫白晶晶這個名字!

“白晶晶白姑娘,我問你一下,有一個叫軒轅延的混蛋,你認識嗎?”

“我父王可不是什麽混蛋,他可是天底下最最慈祥的父親。”白晶晶一下變了臉色,“大哥哥,難道你去了我們妖族的領地——遺忘之都?”

“我的確曾經見過一個叫軒轅延的混蛋,但我卻從來沒有去過叫遺忘之都的地方。”蕭晨把發生在緣來客棧的事簡簡單單地講了一遍。

“沒錯了,是父王沒錯了。想不到,父親為了找我,居然離開了遺忘之都。”普天之下,那麽盛氣淩人,那麽囂張跋扈的玉曜武聖,除了自己的父親,妖族的王者軒轅延,絕沒有第二個人。

白晶晶淚流滿麵。而蕭晨和柳嵐也在白晶晶抽泣之聲中,慢慢明白了事情的大概。軒轅延,曜石武聖,妖族的王者。白晶晶,妖族王者軒轅延的掌上明珠。

事情的緣由其實很簡單,女兒和父親為了一件瑣事拌了嘴。做父親的大怒之下,給了自己的女兒一個大耳刮子。而女兒一氣之下,就帶著自己的貼身丫頭小琪離開了遺忘之都,來到了人類的世界去散心。

“可你們主仆倆怎麽會淪落到現在的地步?”蕭晨不解道。

“蕭晨,這個還是由我來解釋吧!”柳嵐輕輕拽拽蕭晨的衣襟。蕭晨的平安無事終於使得她緊張的心鬆弛了下來。

這個世上和蕭晨原來所處的世界稍有不同,在那裏,那個世界,隻有一個智慧的種族—人類。可是在這裏,除了人類之外,還有一個特殊的人類種族,一個總是居住在深深地下的人類種族。這些生活在底下的人類和生活在地上的人類比起來,他們身體更為強壯些,脾氣更為暴虐些。

生活在地下的這些人類平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返回地麵居住下來。對於這些地下人類的願望,起初,地麵之上的人類也沒有太過介意,畢竟天下如此之大,踱容納幾個人也沒什麽。

可是不論是地麵之上的人類,還是居住在地下的人類,他們都忘記了一點。天下雖然之大,但是可以供人幸福生活的地方卻並不是更多,尤其是供人生活享樂的資源更是有限。為了爭取更大的生存空間,為了爭奪更多的資源。地麵世界的人類不可避免地與生活在地下世界的人類產生了口角,口角慢慢變成了爭鬥。而更要命的是,這種爭鬥沒有得到有效的製止,卷入爭鬥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最終…最終爭鬥居然演變成了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