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天下

第182章 南宮琳的心意

第一八二章 南宮琳的心意

又是一天的清晨,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蕭晨突然感到好像有什麽人正站在自己的床前。“南宮雁,你這個瘋丫頭,你又想幹什麽?”蕭晨一個激靈,一個咕隆就從**蹦起來。可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無比俏麗,而又驚恐萬分的臉。

“二je,怎麽是你?”蕭晨連忙揉揉眼睛。

“看樣子四妹經常這麽做?”偶爾大清早來喚蕭晨早起,居然被對方當成了南宮雁,南宮琳心中一片酸楚。

“那是她平時太喜歡惡作劇了,所以我一時沒反應過來,就把二je你當做她了!

”蕭晨尷尬地笑笑。

“蕭晨,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在沒外人的時候,不要叫我二je,我有名字的。”南宮琳輕輕責備道。

“對了,蕭晨,今天你能陪我出去轉轉嗎?”在小屋裏轉了許久之後,南宮琳終於鼓起勇氣說道。

“這個…”蕭晨一愣。

“蕭晨?你有時間陪四妹瘋,難道就沒時間陪我嗎?你不是說要做我的知心朋友,難道連這樣的簡單要求也不滿足我嗎?”南宮琳撅起了嘴。

“這...”蕭晨還在猶豫,可南宮琳卻管不了那麽多了,她拉著蕭晨的臂膀就朝外走去。

“二je,你等等。就算要出去,你總得讓我洗一下臉吧?”蕭晨苦笑搖頭。

天心城在大燕國雖雖不是最為繁華的大都市。可是這裏依然商鋪林立,行人眾多,熱鬧非凡。南宮琳就這樣帶著蕭晨,穿梭於熱鬧的商鋪之間,這裏看看,那裏瞧瞧,煞是興奮。

南宮琳最終在一個玉器店停了下來。這裏的玉器琳琅滿目,每一塊都色澤晶瑩剔透,做工精美無比。南宮琳一麵端詳著,一麵發出嘖嘖的讚歎之聲。

一見此,精明的店主立馬就走了過來,胖乎乎的臉上堆滿了迷人的笑容,“這位公子,這位je,不是小老兒自誇,小店的玉器品質在天心城那可是數一數二的。價格公道,用料做工皆屬上品。請問,你們看中哪件了?”

“老板,這個!”南宮琳的芊芊小手赫然指向一塊圓形玉佩。

“好嘞,je果然好眼光!不瞞je,這塊玉佩可是小店的鎮店之寶!”老板讚了一句,忙把玉佩遞了過來。南宮琳接過玉佩,觸手之處一片溫潤細膩。南宮琳隨即仔細端詳著,這是一塊圓形玉佩,色澤晶瑩剔透,潔白溫潤,根本就找不到一點的瑕疵。玉佩雕琢成雲紋狀,而雲紋形若如意,綿綿不斷,寓意著如意長久。

“蕭晨,好看嗎?”南宮琳突然問道。

“嗯!”蕭晨微笑點頭。說實話,這塊雲形玉佩無論品質還是做工,都屬於上佳,一眼看上去就讓人有了一種愛不釋手的感覺。

“送給你!”南宮琳伸過手去。

“給我?”

“蕭晨,你幾次救了我的命,難道我就不應該送點東西給你表示感謝嗎?”看著南宮琳期盼的目光,蕭晨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伸出手去。

“老板,多少銀子?”南宮琳問道。

“je。這塊玉佩可是小店的鎮店之寶,小老兒本來是不打算賣的。但既然je是打算送情郎的,小老二隻好忍痛割愛了,你出五十兩,玉佩,你拿走!”老板笑嗬嗬道。

鎮店之寶?蕭晨樂了!怎麽在哪兒,做生意的都是這個德行?“我說老板,你的這個價格也開的太貴了,我們不要了!”

“既然公子不想要,小老二自然沒意見。隻是不知道這位je的意見如何?所話說金錢有價,情義無價。我不相信這位je對公子你的感情連五十兩銀子也不值!”不愧是老奸巨猾的老板。

聞聽此言,蕭晨更樂了。怎麽在哪,老板都喜歡玩這一套?可是很遺憾,這一套對我沒用。“二je,我們走!”

“不要,蕭晨!”南宮琳的臉刷地一下就紅了,“五十兩就五十兩,我要了!”南宮琳拋下一錠銀子。

“蕭晨,給!”

“二je,這麽珍貴的禮物,我不能接受!”蕭晨連忙擺擺手。

“蕭晨,你難道真的不願意接受嗎?”南宮琳的聲音有點發顫。

“二je,你不要誤會。我不是不想要,隻不過這東西實在太貴重了!”蕭晨連忙解釋道。

“這位公子。可千萬不要傷了這位je的心呀!你如果覺得不好意思的話,那你也可以回贈這位je一塊玉佩呀。給,這個不錯,小老兒大出血,隻收你四十兩!”不愧是精明的商人,玉器店老板做生意的確有一套。

“四十兩,這麽貴,老板,你不要告訴我,這又是你的鎮店之寶吧!”蕭晨咬牙切齒道。

“嗬嗬嗬嗬!”

“謝謝你,蕭晨!”南宮琳連忙從老板的手中把玉佩奪過來。這是一塊刻著一條活靈活現的大魚的玉佩,寓意生活有餘。

滿心喜悅的南宮琳和帶著對老板強烈恨意的蕭晨終於走出了玉器店,再次來到了熙攘的大街之上。遠處,正有一個三四歲的孩童在歡快地跑著,一邊跑,一邊嬉笑著朝後麵喊道,“媽媽,你抓不到我,你抓不到我!”

“孩子,你跑慢點,你跑慢點。媽媽吃不消了!”在離孩童十幾米開外,一個美麗的少婦一麵小碎步地跑著,一麵裝出氣喘籲籲的樣子。

看著如此溫馨快樂的一幕,蕭晨不經意間笑了,他的心情也不禁好了許多。可就在這時,三歲稚童已經跑到了蕭晨的麵前來,一個不小心,結結實實地撞在蕭晨的腿上。

蕭晨眼疾手快,一把就扶住了小男孩。“小弟弟,你沒有事吧?‘蕭晨溫和地問道。

“你這個壞蛋,你這個壞蛋,你撞疼人家了,嗚嗚嗚!”小男孩捂著自己的眼睛大哭起來。

“對不起,二位。對不起二位!”一見到這樣,美麗少婦連忙跑了過來,不住地向蕭晨打躬作揖。

“大姐,小孩子嘛,淘氣一點,沒有什麽的!”蕭晨笑著,就把小男孩交到他的母親的手上、可是小男孩卻依舊嚎啕不已。

“媽媽,他撞疼人家了,他撞疼人家了!”一見到自己母親來了,小男孩哭得更帶勁了。

“乖兒子,不要再胡鬧了!”美麗少婦的臉發燒。

“好了,是大哥哥撞疼你了,大哥哥向你道歉了。這樣好了沒有?不哭了!”此時的蕭晨真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

“不,你的道歉一點誠意也沒有!我就哭,我就哭!”蕭晨不勸還好,一勸,小男孩更來勁了。這可怎麽辦才好?蕭晨傻眼了。

“小兄弟,孩子不懂事,你不要理他。讓他哭好了,看到哭到什麽時候!”美麗少婦對著自己孩子的屁股就是輕輕的一下子。

“哇!”不打還好,一打之下,小男孩的嚎叫之聲更猛烈了。事情好像越來越糟了。

“嘻嘻!”南宮琳抿嘴一笑,她朝路邊路邊一個賣糖葫蘆的招招手。後者後裔,連忙樂嗬樂嗬地跑了過來。

“小弟弟,如果你不再哭的話,姐姐就把這個送給你!”南宮琳拿過一個糖葫蘆朝小男孩的麵前一伸,哭聲戛然而止。

“謝謝大姐姐,謝謝大姐姐!”小男孩破涕為笑。太好了,看到這,蕭晨也終於鬆了一口氣,他看看南宮琳,投去善意的笑容,而後者也是含情脈脈地微笑朝自己點頭。

“這位妹子,你現在知道帶孩子到底有多痛苦了嗎?”自己兒子終於不哭了,美貌少婦也終於鬆了口氣。

“我明白,我明白!”南宮琳含笑點頭。

“你明白,妹子,看你們的年紀都這麽年輕,難不成你們早就結婚了?早就有孩子了?”見到南宮琳居然說明白帶孩子的苦,美貌少婦一楞。不過看,麵前的這對男女,男的俊朗飄逸,女的清麗脫俗,的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大姐....“蕭晨急了,這都哪跟哪呀!可就在這時,他突然覺得手背一陣生疼。

“哎呦!”蕭晨不禁叫了起來。

“大姐,我們剛成婚不久,還沒有小孩呢!”南宮琳這才把自己的手從蕭晨的手背上拿開,可她的臉卻不禁紅了,紅得像那朝霞。

“哦,是這樣啊!那我就不打擾你們小倆口了!”美貌少婦抱著自己的兒子離開了。看著母子倆慢慢離去的背影,蕭晨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蕭晨,你是不是生氣了?”南宮琳低下了頭。

“不,二je,我沒有生氣。”蕭晨緩緩搖頭,“我隻是有點嫉妒那個孩子了,還有媽媽的疼愛!”

“蕭晨,那你的父母呢?”此時的南宮琳懊悔不已,自己認識蕭晨都已經快四個月了,可自己從來沒有想過問過他有關他家人的事。

“我不知道,自打我記事之後,就從來沒有見過他們的麵。也壓根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蕭晨緩緩搖頭。他並沒有說謊。自己打小記事起,就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壓根就沒有見過自己父母長什麽樣子,與自己朝夕相伴的除了老院長就是那些和自己同樣命運的小夥伴。

“蕭晨,你恨他們嗎?”南宮琳輕輕地問道。

“恨他們?為什麽要恨他們?我想他們之所以拋下我,一定有什麽不得已的苦衷!”蕭晨豁達一笑,“我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想見他們一麵。可是人海茫茫,我對他們一點印象也沒有,到哪裏去找呀!”

蕭晨長歎一聲,他明白,如果要找到自己父母的下落,恐怕唯一的辦法依照蘇小小所說,到靜諡閣,尋求那位具有神奇占卜能力的真神的幫助。可是要去靜諡閣,就得離開南宮府,就得向大少爺他們辭行。可是...可是自己幾次旁敲側擊,徐媽都明確表示不願離開南宮府。自己真是左右為難呀!

“蕭晨,要不,你去靜諡閣吧,聽說那有著一個偉大的真神,她具有神奇的占卜能力。隻要她肯幫忙的話,你一定能找到你父母的下落的!”南宮琳突然說道。

“二je,你也知道靜諡閣,你也知道那裏有一位真神?”蕭晨大驚。

“蕭晨,難道你以為大燕國的四大家族代表的隻是一個虛名嗎?”南宮琳嫣然一笑,“與其在這長唉短歎,不妨上靜諡閣一趟!”

“我.....”說實在的,蕭曾無數次地想向南宮毅辭行,想去找尋自己父母的下落。可是他,他還在不忍丟下自己新認的那個母親。那個鬢角已顯蒼白的,卻依舊深愛關心自己的慈祥老人。

“蕭晨,你是不是不放心丟下徐媽?”聰慧的南宮琳一下就看出了蕭晨心中所想,她低聲說道,“其實,靜諡閣也不遠,也就兩三天的路程。這麽短的時間裏,徐媽完全可以照顧自己。你要還不放心的,大不了拜托大哥他們幾個平時多加關照一下。”

是呀!蕭晨狠狠地一拍自己的腦袋。去靜諡閣也隻不過區區幾天的路程而已,至於自己這樣糾結嗎?也許在外人看來,蕭晨的這種顧慮非常的可笑,但殊不知,世上有這麽一句話,叫做關心則亂。

蕭晨自小就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他是在孤兒院長大的。這樣的他比常人更加渴望親情,更加的珍惜親情。對徐媽的濃濃關切之情也使得蕭晨做起事來畏手畏腳來。而南宮琳的話對於蕭晨來說,猶如醍醐灌頂。隻不過是幾天的時間,隻要拜托劉老七他們平時多加留意,多加照顧一下。還有什麽令自己不放心的呢?

“蕭晨,要不我們現在就起程吧?”南宮琳說道。

“嗯!”蕭晨下意識點點頭,“等等,現在就起程?好歹,我們也德和大少爺他們打個招呼呀!”

“這事簡單!”南宮琳大步向到街道中央,叫住一個行人,然後就是一陣低語,最後塞給其一錠銀子。隻聽得那個行人眉開眼笑,最後不住點頭,撒腿而去。

“真是有錢好辦事呀!”蕭晨發出了由衷的感慨。不一會,匆匆而去的行人就帶領著一輛馬車興衝衝地回來了。蕭晨和南宮琳也就這樣踏上了前往靜諡閣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