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天下

第319章 蘇醒!

第三一九章 蘇醒!

可就在南宮二兄弟和上官金鳳推杯置盞,相談甚歡的時候。南宮府的大門之外,卻還有幾個人在焦急地等待著。可這種等待什麽時候是個頭呀!

“|賈貴,要不我們....”一臉焦急樣的熊霸看看賈貴,再看看身邊悠然自得的簡方,最後還是沒有說出來。

“沒辦法,還是繼續等吧!!";賈貴咬咬牙。畢竟對方是華陽宗宗主上官雲龍的寶貝孫女,麵子遠勝自己這幾個升鬥小民!

南宮府的大廳裏,是相談甚歡的南宮二兄弟和上官金鳳,門外是依然焦急等待的賈貴,熊霸還有小櫻。可是無論是誰,都沒有注意到,此時,在南宮府的後院深處,卻有一股奇怪的青煙嫋嫋而起,直衝無際的蒼穹。

半響之後,更有一隻白鴿撲扇著翅膀,衝天而起!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大燕國的北方,是凶悍的蠻族所居住的領地,土地貧瘠,氣候寒冷。而在這更北的地方,則更是一年四季,鵝毛大雪飄零不斷,刺骨寒風更是淒厲不停。沒有一個人類有勇氣或者是有能力來到這裏。所以更沒有人知道,這裏其實就是天神所居住的地方。

天神宋誠非常愜意地斜臥在水晶寶座之上,此時的他非常的滿意。目前所發生的所有的一切都在照著自己預想的方式進行著。這樣看來,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對這個肮髒的世界進行一場徹底的大清洗了。

而那個被稱作智囊的叫做做金鑫的神秘男子依舊一如既往地精心地伺候著自己,因為天神自己曾向他保證過,他將成為被清洗過的世界的人類至高主宰。

世人,皆為利來,皆為利去!無論是心智愚笨之人,還是心智聰慧之輩,都逃不了這個圈子!用對方最渴望得到的東西來誘惑他,是使之對自己死心塌地的不二法門!

想到這,天神大人的臉上不禁露出極其自信的笑容!可是在這一刻,這種笑容頓時就凝滯住了!天神的眉頭慢慢地鎖了起來,而他的右手也在飛快地變幻著各種奇怪的姿勢!

許久之後,終於停住了!“原來,華陽宗之人也終於去了南宮家,看來,十五年前的那件皇室迷案,已經被察覺了什麽!可就算他們真的不能猜出當年事情的真相,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上官家族和南宮家族之間的仇恨絕不會像以前那樣深了!”

“如果讓他們之間的關係緩和的話,那麽,對我將來的宏偉大業,可能會產生更多不知的變數!這可不妙呀!”

“恐怕...恐怕我的計劃要加快進行了!否則還不知道,要出多少的意外呢?”長思的天神突然叫道,“金鑫,你在哪?趕快給我過來!”

與一步步按照自己的計劃進展的天神相比 ,他的倆個最忠誠的屬下(原本來自地府的使徒,如今的神使!)依然也在恪盡職守,牢牢地看守著寒冰地牢之中的那倆個犯人,並對他們不斷進行著規勸,希望他們能夠回心轉意,宣誓效忠天神大人。雖然明知道,這種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但是既然是天神大人的吩咐,就決不能懈怠。

而天神宋誠的弟弟宋實此時也也變得忙碌了起來,慘敗於項羽手上之後,終於使得他稍稍收斂收了一些天界之人獨有的所謂的高傲!他終於明白了一點,其實,天界之人,還遠沒有到達可以目空一切的時候,同樣也是需要得力的幫手的。

至於那個自己製造出來的,對自己無比忠誠的雷翔,已經承載了他太多的希望。但非常幸運的是,這個自己製造出來的生命的表現比自己預料的還要好,好的讓自己幾乎無可挑剔!

如果說雷翔的表現讓宋實非常滿意的話,那麽另外一件事卻讓他稍感意外!那個叫做展飛的,讓自己厭惡萬分的家夥居然在冰天雪地之中硬生生地熬了下來。

自己的那個混蛋大哥說的果然沒有錯,果然,對於生的渴望可以使得一個人最大限度地發揮出自己的潛力,而心中積攢的無法消磨的恨意則會使得人的韌性無比的堅強!

仇恨果然能促使奇跡的誕生!

不過,這與我又有什麽關係?既然那小子撐下來了,那自己也該兌現自己的承諾,幫助他提高實力了。就算自己僅隻是想把它當做一條呼來喚去的狗來對待。但是狗如果太沒用,那不是丟自己的臉嗎?

要知道, 再沒用的狗,看家護院這種小事應該是完全能夠勝任的!

“我要報複!我要報複!上官雲龍,上官金鳳,你們給我等著!”漫天的飛雪之中,傳出了展飛近乎瘋狂的聲音。而滔天的怒意更是無時無刻不再刺激著展飛,同時也使得他的實力在飛速提升。

與忙碌的眾人比起來,在這座美麗的不像話的水晶宮殿的深處,那個密閉的殿堂裏。葉星依舊癡癡傻傻地看著那倆座水晶之棺,雖然那裏麵沉睡的倆個人依舊那麽的安詳,可是葉星的內心則是悲傷不已。難道自己的大哥,大嫂將永遠地沉睡在這裏麵嗎?

有誰能救救他們?有誰能救救他們?萬分絕望的葉星痛苦地抱著自己的頭。“好兄弟!”一種無比親切的,似有似無的聲音突然之間在葉星的耳邊飄蕩著。葉星猛地一怔,他連忙集中自己的精神,可是四周依然是一片寂靜。

“原來是錯覺!錯覺而已!”葉星再次頹喪地低下頭去。

“好......兄弟!”無比柔和甜美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不是錯覺,這根本不是錯覺。如此親切,如此熟悉的聲音讓葉星激動不已。

激動不已的葉星連忙朝麵前的一口水晶棺木看去,他清楚地知道,是裏麵的那位用意識在和自己交流著。“大嫂,是你嗎?你終於蘇醒了嗎?”

水晶冰柩裏的那個女子依舊麵色安詳,眉目如畫,依舊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裏。可是她的嘴角則微微露出一絲的笑意,“沒錯,!是我!我是稍微蘇醒了一絲意識,現在的我是用精神在和你進行溝通。我的好兄弟,真想不到,你居然還會再次回到這個世界!”

“大嫂,葉星的命是你們救出來的,我又豈能做那種忘恩負義之人!大嫂,既然你已經蘇醒了,那我現在就把你救出來!”葉星攥緊拳頭,就欲朝水晶冰柩砸過去。

”等一下,好兄弟。你可千萬不要這麽做!你不要忘了,這水晶冰柩顆是宋誠製造出來的,異常的堅固。莫不要說現在的你隻是一個沒有roti的遊魂,就算你真的擁有血肉之軀,也不可能撼動這水晶冰柩絲毫。你救不出我來,不要緊!可一旦鬧出動靜來,讓宋誠知道,那可就完了。”

“大嫂....”葉星高高舉起的手又重重放下,“我怎麽...怎麽這麽沒用?”

“好兄弟,不要太過自責,我知道你對我們夫婦的感情。你聽著,我這次短暫恢複意識的時間不會持續多久,我知道十五年前,我們夫婦聯手重創了宋誠兄弟二人,迫使他不得不放棄清洗這個世界的野心。但我們卻知道,他二人卻從沒有放棄這種想法。而如今,十五年過去了,嚴浩宇的傷勢恐怕也好的差不多了,他恐怕又要開始實行他的計劃了。”

“大嫂猜的一點也沒有錯,宋誠那個混蛋正在著手清理這個世界的計劃,恐怕不久之後,就要實施了。可是大嫂,我真的沒用!我雖然明明知道他要幹什麽,可是我卻沒有能耐去阻止他!”

葉星痛苦地低下頭去。他知道,一旦宋誠的計劃實施之後,必將天下大亂。而到時候,必將戰火四起,殺戮不絕,人們必將生活在水生火熱之中。戰火,殺戮帶給人們的永遠隻有毀滅和絕望。有誰能可憐一下這些無辜的人類,又有誰解救無辜的人類?

”好兄弟,我知道此時的你非常的悲傷,其實我內心也非常的痛苦。但我更知道,恐怕是沒有人能夠阻止接下來發生的一切了。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將將要發生的這場浩劫的傷害降到最小。當天下大亂,戰火四起的時候,必須要有人能夠挺身而出,早點終結這亂世~”

“而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恐怕隻有那七個人了!”

“大嫂,我知道你說的是那七個自稱真神的家夥,恐怕也隻有他們,能夠將將要發生的那場浩劫的傷害降到最低!” 葉星點點頭。

“可是,他們雖然都已經意識到宋誠將要做的一切,但恐怕沒有一個人對將來所要發生的後果有著充分的意識!如果有人能夠通明白這一點的話,讓他們盡早做好充足的準備,那麽將來的那場浩劫所造成的破壞將要小的許多。”女子的話語之中包含的是一絲絲的不甘與無奈。

葉星沒有回答,他在沉思。他知道自己的大嫂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為了使將來的那場浩劫之中,人類的傷害降到最低,必須要有人去見那七位真神,必須要有人把 宋誠的陰謀告訴他們,讓他們及早做好完全的準備。可是知道宋誠陰謀的又有幾個人?而誰有資格見到真神的人又有幾個?

“大嫂,我看這事情就交給我好了!”葉星抬起頭來,“為了使人類在將來的那場浩劫中將損失降到最低,我決定假意投靠宋誠。我想宋誠為了執行他的那個計劃,一定要需要很多的強力幫手,他一定會欣然同意的。”

“而在取得他的信任之後,我就可以尋機找到那七位自稱真神的家夥,將宋誠的野心告知他們。”

“不行!絕對不行!宋誠不是傻子,為了嚴格控製手下,那些人的體內可都有他親手種下的萬魔噬心,而一旦他的手下被發現背叛了他,必將遭到嚴懲,必將魂飛魄散。而為了不引起他的懷疑,你不得不服下萬魔噬心,而到那時,你的生死將在他的掌握之中!”

“為了天下蒼生,葉星區區一條賤命又算得了什麽?”葉星淒然一笑。

冰柩裏的美麗女子沉默了,許久許久才開語道,“好兄弟,大嫂代表天下蒼生謝謝你了。";

”大嫂,別再傷感了。說點開心的事吧!你知道嗎?你們的孩子蕭晨已經長大成人了,他也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

“真的?好兄弟,你說的是真的?蕭晨這孩子也來到這個世界了,他現在還好嗎?他怎麽樣了?”語氣之中掩飾不住的狂喜。

“蕭晨這孩子現在活得很好,非常的好,在從地府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地藏王菩薩已將大哥大嫂準備好的完美之軀交還給了他。所以,在這個世界之上,也許有很多人能夠打敗他,但是應該沒有幾個人能夠真正傷害到他!” 葉星將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在蕭晨身上所發生的一切簡單講了一痛。

尤其是在蕭晨是在麵對真神的時候,因為無法遏製怒火的時候,終於觸發出宿命手鐲的時候,寧可選擇自殘,也不願傷害別人的時候, 葉星顯得非常的激動。隻有自己的大哥大嫂,才會教導出如此善良的孩子來。

“可是我卻從你的表述中看出了這孩子的柔弱!”冰柩裏的美麗女子一聲哀歎,在這個紛亂的世界之中,柔弱的孩子注定前途是無比坎坷的。沒有父母在你的身邊嗬護,孩子,你能撐得下去嗎?

蕭晨,我的孩子!媽媽對不住你??!不知道我們一家人能否有再想見的那一天!兩縷晶瑩的**沿著冰柩裏美麗女子的眼角流了下來。

“葉星??,大嫂我實在撐不住了,恐怕又要再次進入沉睡了!再見了,我的好兄弟!”終於,一切再次恢複了靜怡。

“大哥,大嫂,我相信,你們一定有再次從冰柩裏 衝出來的機會,而在這之前,一切就交給我好了。

“宋誠,你這個混蛋!你在哪?我要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