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天下

第336章 南宮毅和蝶舞

第三三六章 南宮毅和蝶舞

南宮毅和蝶舞

天心城的南宮府。自從那個有事沒事總喜歡板著臉,讓人一看到就覺得很壓抑的南宮琳二je和那個有事沒事總喜歡胡攪蠻纏,賊喜歡把南宮府上下弄得雞飛狗跳的南宮雁姐妹倆離開之後,所有的人都頓覺容光煥發,仿佛覺得天空也晴朗了許多,空氣也清新了許多 。

而在南宮府的演武場,一身短打打扮的南宮雄正在揮汗如雨。南宮雄,天生就是一個武癡,天生就是一個武狂。他絕大部分的空餘時間都用來提高自己的實力。而這一段時間,南宮雄發現自己的實力突飛猛進,恐怕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要突破瓶頸,會成為人類的巔峰強者曜石武帝了。

“唉!那倆個女人不在眼前的時候,日子過得好愜意呀!”帶著一身的汗水,帶著一身的疲憊,南宮雄終於結束了自己的訓練。

“等等,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再過一段時間,那倆個令人頭疼的女人也該回來了。舒心的日子恐怕沒有幾天就要到頭了!為什麽幸福的時光總是這麽短暫呀!”南宮雄突然之間想起了什麽。

“真是遺憾呀!如果有一個辦法讓這倆個女人少在自己麵前晃悠那有多好呀!”南宮雄發出了一聲長歎。可是不讓她們在自己眼前晃悠那又怎麽可能呢?南宮雄也笑了,要想不想她們在自己的麵前晃悠,那恐怕要等到她們嫁出去的時候。

可是這倆個女人,一個冰冷古板,一個蠻不講理,胡攪蠻纏,有哪一個正常的男人願意娶她們?恐怕肯娶她們的人,隻有那些心地無比善良,脾氣無比溫和的人吧,就像我的蕭晨兄弟一樣。

“蕭晨?”想到這,南宮雄突然一怔,但很快又咧開嘴笑了。南宮雄不禁想起了南宮琳對蕭晨的含情脈脈,以及南宮雁無理地攪黃南宮琳和蕭晨之間婚事的事情,看這種樣子,這二人皆對蕭晨有著深深的好感。既然如此,事情就簡單了!

蕭晨兄弟,為兄我的幸福就全靠你了。我的要求不過分,隻要你把這倆個讓我頭疼的女人帶走一個就好了。你要實在難以下決斷,就幹脆倆個一起帶走也行,咱不介意的!

與年輕氣盛,渾身上下似乎有無窮力量要發散的南宮雄相比。南宮四兄妹中的老大,也是現今的家主南宮毅。他更多的時候喜歡獨自一個人靜靜地呆在自己的小房間裏。至於他在自己的屋子裏到底做什麽,恐怕除了他自己之外,沒有人知道。

今天,在南宮毅所居住的小屋子裏,居然傳出了一陣潺潺泉水般悅耳的絲竹之聲。聲音時而高亢激奮,有一種金戈鐵馬之韻。時而溫柔委婉,道不盡的翡翠纏綿。南宮毅雙手撫琴,神情專注。俊秀的麵龐顯得沉穩而又忘情,那一串串動聽優雅的聲音就是從他的十指指尖悠然飄出。

“好久沒有彈得這麽盡興了!”南宮毅微微一笑,無比瀟灑地將自己的雙手從古琴上挪開。

“可是毅郎,我卻從你的琴聲中聽出了煩躁,你還在想那件事嗎?”聲音不知從何而來,但卻無比的溫柔。

“嗯!”南宮毅點點頭。倆天前所發生的那件投毒事件,至今還讓自己耿耿於懷。雖然那三個家夥已經死了,但是直到現在,自己還不知道那個隱藏得最深的幕後指使之人到底是誰。而不能發現的對手才是最可怕的對手。

可這還不算,更讓自己心生不快的是自己早已不過問南宮家族事物的爺爺擅自專權的事情。爺爺,你如此做,是不是不相信你的孫子?你這樣做,究竟將你的孫兒顏麵置於何處?

“毅郎,不要擔心!或許在這件看上去毫無頭緒的事情,我倒是可以隱隱猜出什麽!”

“蝶舞!你說的是真的?你能猜出點什麽?快點告訴我?”

“毅郎,讓妾身告訴你!能封鎖人的部分記憶,而不使其它的記憶遭受到一絲的損耗,就算你的爺爺,人類的究極強者也不可能做得到,在這個世界上,能做到這一點的隻有真神...”

“蝶舞!不可能的!這個世界的真神都是親如手足的兄妹,而我南宮家族則是真神最為忠誠的屬下,無論哪個真神都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來的!”南宮毅搖搖頭。

“可是毅郎你知不知道,在這個世上,其實還存在著和真神實力一樣強大,或者實力遠勝於真神的存在?”

“什麽?”南宮毅的身體一抖,“蝶舞,你說的可是真的,這個世界真的會有這樣的存在?快告訴我,他究竟是誰?”

“嗯!毅郎,他或者他們應該就是來自天界的天神!”

“什麽?是天神?我沒聽錯吧?”當數十年所聽到的一切被徹底顛覆的時候,南宮毅心中的震驚可想而知。

“沒什麽好驚訝的!沒有人願意拋棄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不論是普通人,還是神,都一樣!毅郎!我有一種感覺,為了這個世界,真神和天神之間,總有一場惡鬥要發生!我隻希望毅郎你早作準備,不要被那場無比慘烈的惡鬥波及到。”言語之間,掩飾不住的關心之意。

南宮毅笑了,一股溫馨之感油然而生,“謝謝你,蝶舞!可是你也應該明白,真神和天神都是這個世界最為恐怖的強大存在,一旦他們之間發生衝突,後果不堪想像!而我南宮家族更是真神的忠誠屬下,身為人類的我,就算想遠遠避開,恐怕也很難吧!”

“毅郎!這一點你盡可放心!不管你的敵人有多強,你都無需害怕。因為無論發生什麽事,我都會站在你的身邊,就算你的敵人是神,隻要他敢傷害你,我就滅了他!如果這些自稱神的家夥敢傷害毅郎你的話,那我蝶舞就會讓他們明白什麽叫做弑神!”溫柔的聲音突然之間變得冰冷無比。

“蝶舞,不可說如此大逆不道的話語!”南宮毅的聲音雖嚴厲,但是話語之中卻沒有多少的怒意。

“是!毅郎!”看樣子,少女也沒有將心愛之人的喝斥放在心上。

“蝶舞!我都不記得和你說過多少遍了,一個女孩子,不要動不動就殺呀殺的!我隻想對你說,我喜歡你!” 為了緩和氣氛,南宮毅笑了。

“毅郎,我也是!說真的!我好想和你這樣永遠在一起哦!”美麗的聲音再次變得柔美無比。隨即,一雙柔弱無骨的白皙纖細小手輕輕地放在了南宮毅的肩膀之上。這是一個年方十*歲的少女,用風華絕代,嬌豔無骨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絕美的麵龐猶如輕雲之蔽日,精致的瓊鼻,無比鮮豔的誘人紅唇,再配以一雙勾魂的丹鳳眼。無不散發出一種無法抵禦的誘惑力。

“蝶舞!相信我,這樣的日子不會太遠了,我要讓你成為天下最有權勢,也是最幸福的女人!”南宮毅伸出自己的大手,捉住那一雙玉手,輕輕地撫摸著。

“毅郎,我相信你!為了這一天的到來,我會等的!”美麗的少女臉上露出無比迷人的笑容,可緊接著,她的身影卻慢慢地消散了。

“天哪!為什麽幸福的時間總是這麽的短暫?”南宮毅的眼睛慢慢地濕潤了。

南宮毅慢慢抽出自己腰中的佩劍,慢慢地平放在桌上,深情地凝視著。目光之中是似水的柔情。南宮毅隨即緩緩伸出自己的右手,然後用自己的左手在右手手腕之上輕輕一劃。頓時,殷紅的鮮血湧了出來。

可奇怪的是,南宮毅一點也沒有顯得慌張。他輕輕地翻轉自己的右手,任憑滾燙的鮮血滴入劍鞘之上。奇異的事發生了,當鮮紅的血液滴入劍鞘的時候,卻一下子就沒了蹤跡。

可是南宮毅卻對這一卻仿佛早已習以為常的樣子,他依舊任憑滾燙的鮮血滴入劍鞘之中。許久之後,劍鞘突然發出嗡嗡的聲響,同時也泛起一陣耀眼的光芒。

“毅郎,謝謝你!”這居然是那個消失的少女的聲音。

“蝶舞!我的愛人!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你我之間,永遠也不要用那個詞!”南宮毅也笑了。蝶舞,你知不知道,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也是我最幸福的日子。

“毅郎,我也是一樣!”

可就在南宮毅無比幸福地笑著的時候。突然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之聲。“混賬東西,我不是說過,在我休息的時候,不要打擾嗎?”南宮毅勃然大怒。

“大少爺,不是小人成心打擾你的休息,實在是出大事了!”門外傳來了一個家丁焦急的聲音。

“出大事了?出什麽大事了?”南宮毅一愣。我南宮家族身為大燕國威名赫赫的四大家族之一,就算朝廷也得給我們幾分麵子。難道難道還有哪個不開眼的家夥敢找我南宮家族的麻煩?

南宮毅把桌上的佩劍再次掛在腰際之間,然後轉動輪椅,來到門前,輕輕打開屋門,“快說,到底出什麽事了?”

“大少爺,出大事了,四je和蕭晨回來了!”家丁的臉色顯得異常的沉重。

“他們回來了?”南宮毅先是一愣,然後啞然失笑。想不到他們這麽快就回來了?看來讓自己頭疼的日子又要開始了。

“大少爺,他們回來是回來了,可是蕭晨兄弟卻情緒異常低落,四je也受了一點輕傷。”家丁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講了出來,“可最嚴重的是,二je居然沒有和他們一起回來!”

“什麽?”南宮毅大驚,“快帶我去看看!”

“是!”

當狼狽不堪的南宮雁帶著傷痕累累的蕭晨回到南宮府的時候,頓時把南宮府上下弄得一片慌張。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在這個世上,還有誰不懼畏南宮家族的威嚴,居然敢把南宮四je打傷的家夥。

“大哥…”一看到南宮毅的出現,南宮雁立刻就撲到對方的懷中,嚎啕大哭。

“四妹,不要哭,快告訴大哥,到底發生什麽事了?”南宮毅輕輕撫摸自己妹妹的鬢角,柔聲安慰道。

“大少爺,快,快想辦法救救二je!”蕭晨也艱難地伸出自己的手去。

“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這時,南宮雄也匆匆趕到了。

……

在斷斷續續聽了蕭晨和南宮雁的講述之後,所有的人都驚呆了。什麽?南宮琳居然被妖族之人抓走了?大家都是麵麵相覷。

“大哥,怎麽辦?”南宮雄的聲音顯得異常的沙啞。南宮家族,大燕國威名赫赫的四大家族之一。普天之下,能讓南宮家族畏懼的對手沒有幾個。可是,妖族卻偏偏是這僅有的幾個中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