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表姐同居的日子

第2340章 好好的留在他們身邊

第2340章 好好的留在他們身邊

淩風和軒轅洪兩個人回到餐廳,就聽見淩風的師母問:“發生什麽事情了?”

軒轅洪笑了笑說:“沒什麽事情,他們來這裏是剛好路過,打招呼的。。更新好快。”

“真的?”

“老婆,這當然是真的,你不用擔心。”

淩風的師母看著軒轅洪,覺得自己的老公很奇怪,怎麽說自己和他在一起也有二十多年了,對他還不了解,不過她不當麵點破。

“既然沒事,就快一些吃東西,我們等你們兩個人,一直沒吃飯呢。”

淩風看著他們,一臉抱歉地說:“本來還以為能夠一起吃飯的,沒想到有人突然來訪了。你們可以不用等我們的,餓肚子就不好了。”

吃完晚飯,淩風哄小琳琳睡覺以後,他覺得自己帶著小琳琳很不方便,他覺得到時候要把小琳琳‘交’給師父他們,這樣他就沒有那麽多擔心的事情了。

淩風回到自己的房間,他啟動了《問天經》把獅王的內丹煉化,本來還在武嬰境的淩風,一下子就進入了神遊境。獅王的內丹的能量被淩風吸收完,他已經進入飛天境。吸收完,淩風全身發熱,汗流不止,有一些控製不住‘亂’串的能量,不得已的情況下,他把從原陽慕青那裏搶來的元氣石拿出來,將‘亂’串的能量控製下來,淩風經過調息,完全把能量‘弄’平衡,他已經是飛天境一層了。淩風把戰刀拿出來,他發現戰刀戰氣的眼神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本來還是青‘色’的光芒,現在已經變成白‘色’的了。但是和那天晚上的比起來,這樣的白光沒有之前的亮。

此時,秦小雙的房間裏。

趙新蘭已經很久沒有和‘女’兒這樣長談了,這段時間沒有見到‘女’兒,她覺得‘女’兒變了很多。

“小雙,你最近和淩風兩個人發展到什麽地步了?”

秦小雙聽到媽媽這麽一問,她搖搖頭:“一點兒進展也沒有,淩風這段時間很忙,連出‘門’都不帶我一起去,有時候還遍體鱗傷回來,看著都讓我心疼。”

趙新蘭聽‘女’兒這麽一說,她是古武者,對這些事情還是有一些了解,淩風要參加新人賽,這比賽的時間要持續三個月左右,隻要比賽結束,淩風就不忙了。

“嗬嗬,你要理解他,他現在確實很忙,等不忙的時候,好好地和他培養感情。如果到不得已的情況下,你要用孩子綁住他。我今天發現他對小琳琳格外上心,覺得他一定會很喜歡孩子。不到萬不得已,你不能這麽做,知道了嗎?”

趙新蘭重複了那一句話,因為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兒真的要綁住淩風的心,做出傻事。男人要真的喜歡自己,不用孩子,一樣能夠綁住他。用孩子綁住他,最後隻不過是厭煩。想到這裏,她的思緒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因為自己不能夠生孩子,她本來想讓老公去找其他的‘女’人,可是他卻執意要自己,不惜傳出自己不舉。這個讓她覺得很對不起他,他是真的愛自己,最後還提議收養小雙。當時小雙還是繈褓裏的嬰兒,第一眼,她就覺得小雙是上天給自己帶來的禮物。

秦小雙點點頭,最後說:“媽,我覺得淩風的師父和師母兩個人很熟悉,從我第一次見到他們開始,我就覺得,我好想和他們在很早以前就認識了。”

“小雙,你對他們的印象如何?”趙新蘭不知道小雙的想法,不過她還想確定一下。小雙如果能夠回到自己親生爸爸媽媽身邊,或許對她來說是一件好事,她在吃飯的時候,思量了很久。自己在商場上遇到很多人,商場如戰場,有一些人就會這樣不折手段。自從小雙的叔叔為了秦家的財產,做出傷害小雙的事情,她時刻都在擔心她的安危,留在他們身邊,她能夠得到最好的保護。

“我覺得軒轅叔叔對我很好,就是有時候很喜歡開玩笑,不過軒轅輕舞的媽媽對我很好,就好像我是她的‘女’兒一樣,那樣的感覺很不錯。”

趙新蘭聽到‘女’兒的話,能夠感覺得到她對軒轅夫‘婦’的喜歡。他們擔心‘女’兒知道真相以後,會疏遠他們。

“是啊,他們都是很不錯的人,小雙,我告訴你一件事情。”

秦小雙見媽媽認真地表情,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

“媽媽,是什麽事情?”

“我已經找到你的親生父母了,他們就是軒轅夫‘婦’,你是他們的‘女’兒,我告訴你,隻是想要你知道真相,畢竟你已經這麽大了。”

秦小雙開始知道自己不是媽媽的親生‘女’兒的時候,她整整傷心了一段時間。其實她這幾天就已經有所察覺了,現在聽到媽媽說這些,她還能接受得了。

“媽媽,你告訴我這些,是不是打算不要我了?”

趙新蘭聽到秦小雙這麽問,開始緊張起來,她怎麽可能會不要自己這麽辛苦養大的‘女’兒。

“小傻瓜,你是媽媽帶大的,媽媽這麽可能會不要你,我是說,你有爸爸媽媽了,可以和他們相認也好啊。”

“媽,他們不說,我覺得他們希望這樣就好,我們都心知肚明,知不知道也無所謂了。”

秦小雙抱著趙新蘭把頭埋進她的懷裏。

趙新蘭緊緊地抱著秦小雙,就像小時候一樣,她也喜歡這樣把腦袋埋進自己的懷裏,不過現在她已經長大了。

不一會兒,趙新蘭就能聽到秦小雙的呼吸聲,她睡著了。她的手輕輕地‘摸’了‘摸’小雙的秀發,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就像小時候那樣,然後一起進入夢鄉。

第二天一大早,趙新蘭因為還有事情,早早的離開了武館,談妥好生意,她又趕回了江南市,不在京都裏停留。回去的時候,她還給小雙打了一個電話,讓她好好地留在軒轅洪夫妻的身邊。

原陽浩石來武館之後,過了一個星期這這樣,淩風在比賽的時候,也和之前的比賽有很大的不同。很多人看好的能夠進入總決賽的人,一一被淩風打敗。從新人賽開始到現在,淩風的比賽,沒有一場是輸的。隻要是淩風的比賽,淩風的粉絲也漸漸增多起來。

尚淩軒也看了淩風的比賽,他的能力增強了,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他也注意到淩風手上的戰刀,顏‘色’已經變了。而且戰刀的刀刃也發生了變化,淩風這家夥,真是可怕。

很多‘門’派見淩風那麽厲害,心裏很不服氣,淩風在古武界裏麵,根本就是一個無名小卒,竟然把那麽多有名的‘門’派打敗了,這個自然會引來眾人的不爽。

半個月之後,第二輪的比賽結果一出來,很快就開始進行第二輪比賽,不過這一次的比賽有一些特殊,不會有敗部複活的機會,采取淘汰賽,隻要輸了就徹底輸了,最後進入決賽的人隻有十個,進入前十之後,就要開始爭奪冠亞軍。

淩風進入第二輪比賽的對手是孫軒。

比賽一開始,淩風發現孫軒的鬥誌十足,也許是因為上一次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比賽,讓孫軒受打擊了。不過很可惜,對淩風來說,他的目標是冠軍,孫軒是自己的手下敗將,不為懼。

孫軒見到淩風,他舉著他的巨型刀,看著淩風,“沒想到我們又成為對手了,今天我要一雪前恥,讓你輸一次。”

淩風不以為然,比賽了,他還悠哉悠哉的摳摳鼻孔,一點兒緊張的感覺都沒有。

“你已經輸給我了,不但心你這一次也會徹徹底底的輸給我嗎?”

“淩風,我已經不是那天的我了,今天我會使出全力進攻,你最好讓人幫你準備棺材。”

淩風看著他火氣旺盛的樣子,想要把自己碎屍萬段了一樣。

淩風也拿出他的戰刀。

孫軒舉起巨型刀,迅速的朝淩風砍去。

淩風看見刀朝著自己砍過來,他躲了過去,隻看見孫軒倒在地上,其他的事情,沒有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麽,隻有當事人知道。淩風的刀已經砍了孫軒,他的手斷了一隻,鮮血不斷往外流,如果不止血,他說不定會因失血過多死去。

僅僅一招,讓在場的人還有評審吃驚。像淩風這樣實力的選手,還有幾個。尚淩軒和慕容豪兩個人也如此,這三個人有機會進入冠軍寶座的爭奪。

淩風一個人走在大街上,他一直在想著一件事情,心不在焉的他撞到了人。他剛想說對不起,可是對方已經揪起淩風的衣領,“你這小子,撞到我了。”

淩風看向聲音的主人,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人的身形圓滾滾,啤酒肚看上去像快要臨盆的孕‘婦’,整個人‘肥’頭大耳,油光滿麵的,有兩百斤重吧。不就是不小心撞了他一下,本來他還想說對不起,可是這個男人的語氣,就是讓人不爽。看他的樣子,身邊圍著小弟,一看就知道這個男人有一點兒勢力,不過在淩風眼裏,什麽都不是。

“你想要怎麽樣?”淩風把男人的鹹豬手拿開,笑著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