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牛雜貨鋪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瘡藥

“哼,你別把我阮君當傻子,我這虎子兄弟可是已經讓你給弄骨折了,你能立馬把他治好?!。”那阮君哼了一聲,顯然不相信周天的話。這傷筋動骨一百天,可是誰都知道的道理,即便是醫學高度發達的今天,也沒聽說過誰能在短時間內就將骨折給治好的。

“你不相信的話咱可以試試。”周天笑了笑道“你現在無非是要個麵子,我給你這個麵子,但你別以為我周天害怕了你們。”周天已經很忍讓了,要不是看在黑三的份上,估計現在周天早就動手了。

“好……你就試試吧,但你要是治不好怎麽辦。”阮君沉默了半晌,腦中念頭急轉,終於開口說道。

“治不好任由你處置。”周天要說這話,那就不是周天了,作為一個曾經專業潑皮,周天可不會說出這麽硬的話來,當然最主要的是周天對於那符醫術能不能治療骨折還有些不確定,這骨折畢竟是外傷,要治的話貌似還得接骨,那靈符能不能接骨還是未知數。

“我要是治不好……”周天一笑道“接著治就是了,你們還想拿我怎麽辦,看清楚形勢,你們幾個能打的過我?”

“你……”那阮君攥了攥拳頭,卻是說不出話來,拚命他不怕,但現在的情況是自己即便是拚命估計也奈何不了對方。

“你們等著,我去拿藥。”說話間周天已經向門口走去,那阮君的手下的兩個小弟剛要上前阻攔,卻被阮君的一個手勢製止住了。

“我跑不了,東麵的雜貨鋪就是我的店,你要是想找人陪著我去也行,不過我可不負責他們的安全。”周天走到門口,轉頭對那阮君笑道。

“濤子,陽子,你倆跟著他去。”阮君點了兩個小弟的名字道。

那兩個人點了點頭,就跟在了周天的後麵。

“嘿嘿,咱也混上保鏢了。”周天走在路上,不時回頭看著身後兩個臉色僵硬的大高個,心裏樂道。

“你們跟三哥很熟嗎。”周天一邊走,一邊跟身後麵的兩個人搭話,不過那兩個人就跟卻是根本不搭理周天,隻顧著自己走路,而且看向周天的眼神裏充滿了敵意。

見兩個人這麽不給自己麵子,周天也就不跟他們廢話了,一路也是悶頭走。

“你倆在外麵等著,我進去拿藥。”周天跟那兩個人說了一聲,便將雜貨鋪的門給關了過來,拿起桌上的衛生紙,就開始做藥了。

“不知道接骨的時候會不會很疼。”靈力運轉之間那“治療骨折”的靈符就算是寫好了,但這“治療骨折”靈符的效果以及在治療過程中會不會出現極度的疼痛,那就不得而知了。效果怎麽樣,周天控製不了,但疼痛卻是可以祛除的,所以在寫了一張“治療骨折”的靈符後,周天又做了張止疼符。

將兩樣東西都準備好後,周天便從雜貨鋪裏出來了。

“走吧,藥已經準備好了。”周天把店門鎖好之後,跟自己那兩個“保鏢”說了一聲,便直奔黑三的麵館了。

“都站著迎接我呢。”周天回到黑三麵館的時候,除了那被自己給弄斷手腕子的虎子跟那坐著之外,其他人都是臉色鐵青的站著朝門口這邊看,而鶯子應該是回自己屋了,並沒在店裏。

“趕緊給我兄弟治吧。”那個叫虎子的人已經是汗流浹背了,顯然那斷腕子的痛苦可不是那麽好承受的,這叫虎子的人能堅持這麽長時間,還不哭不鬧,倒也算條漢子,反正周天覺的自己要是手腕子變得跟雞爪子一個樣,肯定不如這虎子表現的這麽鎮定……“嗬嗬,剛才得罪了。”周天走到那虎子麵前,衝他笑了笑,隨即從褲子口袋裏掏出了張皺皺巴巴的衛生紙。

見到周天掏出了張普通的衛生紙,那阮君和和黑三他們都是有些不解,這是要幹嘛,消毒?沒見過用衛生紙消毒的啊。

“兄弟,把手給我。”周天把衛生紙卷了一下子,便要給虎子包上,過卻讓那阮君給攔住了。

“你這是要幹什麽!”阮君抓住周天的手,說道。如何治療骨折,這阮君也不是沒見過,就是中醫治療的話,還得有個接骨的過程呢,現在對方拿張衛生紙一包算怎麽回事兒?

“這不是給他治骨折嗎,你看不出來啊。”周天掙脫那阮君的手,不耐煩道。

“有這樣治的嗎。”阮君道“你他媽別拿著衛生紙糊弄我們。”

“怎麽沒這樣治的,我不正治著嗎。”把那虎子的手硬拉過來“我這衛生紙上有祖傳的跌打藥,包上就好,我有必要騙你?”

“那……”阮君想了想也是,不過還是不太信周天“我這虎子兄弟要出了事兒,我們就……”

“給我拚命是不是!”周天快速的將手裏的衛生紙給那虎子包上,隨即道“你們除了拚命還會不會別的了。”

那阮君沒有回應周天的話,而是關心的向那虎子問道“虎子感覺怎麽樣啊,好點沒有。”

“沒什麽感覺……”那虎子頭上的汗依然在不停的冒著,顯然周天的靈符還沒開始起作用“隻是感覺這衛生紙裏一動一動的……啊……”

說話間周天靈符已經開始生效了,看那虎子痛苦的模樣應該是在接骨的過程中。

“你小子那是什麽藥!”看著虎子已經因為疼痛變得有些扭曲的臉,那阮君終於忍不住了,抓住周天的領子,便要提拳去打。

“接骨嗎,自然會有些疼痛。”周天掙脫掉阮君的大手,不慌不忙的又從口袋裏拿出了張衛生紙道“我這還有止疼的藥,貼上就管用。”

周天將止疼符貼在虎子的手腕上後,那虎子的臉色果然就馬上換了下來,驚喜的說道“大哥,大哥,神了,還真不疼了。”

“真沒事兒了?”整屋子的人除了周天之外,這臉上都有些呆滯,那阮君的臉上更是有些抽搐,一麵不可置信的樣子,真有這麽神奇的藥?

“兄弟,你這藥都是從哪來的,怎麽都這麽靈。”看見虎子好像真的沒什麽事兒了,那黑三湊到周天的跟前,小聲的問道。

“祖傳秘方,我家祖上是賣金瘡藥的,連帶著槍法,都是祖上傳下來的。”周天敷衍的說道。

“怪不得啊。”黑三恍然大悟道。

“都先別忙著高興,現在虎子隻是手不疼了,好沒好還不知道,等虎子真沒事兒了,再高興也不遲。”那阮君的腦袋還是比較清醒的,一下子就說到關鍵的地方。

“感覺自己的骨頭還在動嗎。”聽那阮君說話,周天笑了笑,便問向虎子。周天雖然一直很鎮定,但這心裏還是有點沒底,那虎子手腕不疼,可是止疼符的功效,跟自己那“治療骨折”的靈符一點關係都沒有,隻有把止疼符給摘下來後,那虎子不疼了,並且手腕子能自由活動,這才能算是治好了。

“恩,還在不停的動,就好像中醫的接骨的感覺一樣,就是動的不怎麽明顯。”那虎子點了點頭說道。

“那還得等一會。”周天找了個椅子坐了下,把桌上剛才吃了一半麵條端過來,也不管別人的眼神就自己跟那巴拉了起來。

“阮哥,兄弟們都還沒吃飯吧,我給大家弄點吃的。”黑三倒是挺有眼力價,看阮君幾個直勾勾的盯著周天碗裏的麵條,知道這幾人估計來的時候還沒吃飯,所以趕忙起身去廚房準備吃的了。

不一會,幾大碗的拉麵就擺上桌了,而阮君這幾人也是真餓了,所以麵條一上桌,就各自開始吸溜起來了。

這喝麵條的聲音,看來是和體型成正比的,幾個人一開吃,一時之間,那“呼啦”聲是不絕於耳啊。而隨著這“呼啦,呼啦”的吸溜麵條的聲音,氣氛倒是一下緩和下來了。趁這個時機,黑三開口說道“阮哥,今兒你來找兄弟是為了什麽啊,怎麽也沒打聲招呼,我也好準備準備,再說也不至於跟周天兄弟發生這麽大誤會啊。”

“哼,昨天你小子的店不是讓人給砸了嗎,所以我們兄弟幾個是想著來給你幫忙看場子的……”阮君哼了一聲,瞥了瞥周天,說道“不過看情況是不用了…”人家黑三有一這麽厲害的兄弟,可不會怕那些個混混們,自己來給黑三幫忙,看樣子就有點多餘了。

“這事兒我沒往外說啊,阮哥是怎麽知道的?”黑三疑惑道。

“你不說我們就不知道了,你小子有個厲害兄弟就能耐了是不是,麵館子被砸,怎麽都不通知哥哥我一聲,哥哥我這四海幫雖然人不多,但撐撐場子還是可以的。”阮君責怪道。

“哎……”黑三歎了口氣道“不是我不給阮哥說啊,隻是這次來麵館找事兒的人背景大啊,黑三我知道阮哥弄起這四海幫不容易,我既然退下來了,就不願給阮哥你找麻煩了。”

“還是不拿我阮君不當兄弟是不是,當初建立四海幫的時候你黑三也是元老,現在咱四海幫算是發展起來了,你這元老這出了事兒,我們能不管?”阮君拍了黑三一下子道“對了,來找你事兒的是什麽人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