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牛雜貨鋪

第三百六十五章 天雷滅敵

由於索菲亞現在是煉屍之身,且又被德古拉控製多年,所以其施展出來的光明之劍自然不是太過純淨,光明之中夾雜著幾許嗜血的黑暗,但這卻絲毫沒有影響此劍的威能,一劍斬下,便將周天所布置的結界震蕩的晃動了起來,而這結界之上,也出現了一道細微的裂痕。

已經締結完契約的拉莫斯顯然異常驚恐,因為結界外的光明氣息便是吸血鬼的克星,若被此劍斬中,自是比死還要難受萬倍,拉莫斯見得結界出現裂縫自是想要提醒周天,但此刻周天和普約爾的契約締結卻是處在關鍵之處,若是打擾,周天自然不會有什麽事兒,但普約爾卻是必將身死。

那光明神劍斬破結界之後,便帶著耀眼的光芒以及猛烈的呼嘯硬生生的砍在了周天的身上,而此時周天則恰巧和普約爾完成了契約的締結。

“哈哈,妖族又如何,地仙又怎樣,在我這光明聖劍之下還不是要重傷。”德古拉見到那光明聖劍砍了周天個正著,自然大喜,光明聖劍的威力他可是清楚的很,哪怕是光明騎士團的團長承受這一劍也要重傷的,所以德古拉自然認為此刻周天已經重傷瀕死。

非但德古拉這樣認為,就是普約爾和拉莫斯以及遠處的費爾南德斯也有同樣想法,畢竟那一劍之威太過生猛,頂尖的地仙也是無法承受。

“主上,你……沒事兒吧。”普約爾聲音顫抖的厲害,他可不希望自己的這個新任主人就這樣死掉,要知道主仆契約締結之後,主人一死那仆人定然也會跟著死翹翹的。

“你看我像有事兒的?”周天站起身來,一笑道“別老瞎琢磨咒我,想我點好。”

與普約爾締結主仆契約之後,普約爾的思想便完全被主人掌控,所想所念,自動能被周天所知,而且周天若讓普約爾死,也隻是一個念頭的事兒。

“這一劍的威能不錯,不過要讓我受傷還差了些。”周天緩步向德古拉走去,而德古拉自然不敢讓周天近身,和索菲也一起躍入了半空之中。

周天並未再去理會德古拉,而是走到了費爾南德斯的身旁“費爾南德斯子爵,你看你的那兩個兄弟都給我簽契約了,你是不是也應該表示表示。”

“你若能殺掉德古拉,我願奉你為主。”費爾南德斯對德古拉恨意滔天,百餘年前他與同樣長著翅膀的光明天使結識並且相愛,原本的小曰子過得不錯,但那索菲亞產下娜塔莎之後,最虛弱的時候卻是有人闖入了費爾南德斯的城堡之中,將索菲亞強行帶走,而如今再見索菲亞的時候卻是已經陰陽相隔,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便是德古拉!

“嗬嗬,這是小事兒。”周天轉頭看向半空中的德古拉,嘴角微微一笑,吐出三個字來“天雷術。”

吃過天雷術大虧的德古拉自然不敢有絲毫怠慢,急忙讓索菲亞擋在自己身前,並且施展出光明結界,為自己抵擋這一擊。

不過德古拉剛做好抵抗這一擊的準備,其頭頂的正上方並凝聚出了一朵極小的烏雲,烏雲之中雷光閃動,“轟隆”一聲之後,一道銀色電弧便生生的砸在了德古拉身上。

德古拉雙目驚恐,在銀色電弧的轟擊之下,連哼都沒哼一聲,便化作了虛無,泯滅在眾人麵前。

德古拉一死索菲亞無人掌控,便從半空中落了下來,費爾南德斯見到此種情形自是慌忙跑上前去將索菲亞接住並且抱在了懷中。

“主上神威我等拜服!”見到周天如此輕易的便將德古拉滅殺,普約爾和拉莫斯對視一眼之後自然是甚為吃驚,二人走到周天跟前,半跪行禮,既不敢不也能有半分不恭。

“你們兩個想個理由解釋一下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在血族之中公開我的存在,以後血族之中便是你們三個子爵,恩也可能是四個做主,大事兒找我匯報,小事兒自己看著辦。”周天說完,便向費爾南德斯走去。

“周天先生,我費爾南德斯願意奉您為主,永不背棄。”費爾南德斯自然是說到做到,當下便和周天簽訂了主仆契約。

“這是娜塔莎的母親吧。”周天低頭看著索菲亞的麵容,與娜塔莎極為相似,且甚是年輕,如同姐妹一般。

“是,這是我的妻子索菲亞。”費爾南德斯十分悲痛,那般痛楚讓身為其主的周天也能十分清晰的感受到。

“你們血族沒有火化的傳統吧,把她這肉身留著,或許有複活的可能。”周天歎口氣道。

普約爾和拉莫斯商量好了關於此次事件的理由之後,周天便將四周的陣法撤了下來,具體的事情周天不想艸心,反正有主仆契約在他們幾個人也不敢搗鬼。

“朱麗爾你父母呢,跟蜀黍說,蜀黍帶你去找。”撤掉陣法,周天將如意玲瓏塔中的朱麗爾放了出來。

“死了。”朱麗爾麵無表情,顯然她已經無數次的見過生死,對此早已麻木。

“那你還有什麽親人嗎。”周天拍了拍朱麗爾的腦袋道。

朱麗爾搖頭“也都死了。”

“那以後由這位蜀黍照顧你好不好,他不是壞人的,壞人不會哭的那麽慘。”周天指了指正抱著索菲亞的屍體垂淚的費爾南德斯說道。

“不要,我跟著你。”朱麗爾抓住周天的胳膊使勁搖頭。

“跟著我?”周天有點犯難,照顧小孩的活周天還真幹不來。

“你不想要我。”朱麗爾抬頭看著周天,兩個大眼珠子一眨一眨的,看的周天是一陣心軟。

“不會,不會,蜀黍我最喜歡蘿莉了,你既然要跟著蜀黍,那蜀黍就帶你去看金魚。”周天答應朱麗爾讓她跟著自己之後,對方的臉上總算是有些笑容了。

“普約爾,德古拉這宮殿裏有多少血奴你知道嗎,都把他們放了吧,喜歡直接咬人吸血的血族也都給我處理掉,德古拉死了,血族就要有個新氣象。”周天對普約爾安排道。

周天的話普約爾不敢不聽,馬上便安排人去做了。

叮囑一番,將朱麗爾放入如意玲瓏塔後,周天便出了德古拉的宮殿,直奔地上,周天可不願再去走那種羊大腸般的地道了,與其使用地道中的傳送陣,還不如周天自己飛行的快,反正德古拉的這個宮殿不可能出了歐洲的範圍。

從地下出來之後,外麵是白茫茫的一片,經過一番定位,周天發現自己正處在格陵蘭島的邊緣之處,而格陵蘭島正是狼人族的總部所在,那德古拉腦袋還真是聰明的緊,在敵對勢力的根據地下建立宮殿,隻怕是任何人都無法猜到。

出了地下宮殿,周天就向身處北美的禍鬥發去了信息,解決了德古拉,北美那邊自然也就可以收網了。

發完信息,周天便架起筋鬥雲來,一個跟頭便翻回了費爾南德斯位於曼徹斯特的城堡。

回到費爾南德斯城堡的周天,剛一落地,便聽到了一個不太好的消息——娜塔莎又讓人給綁架了。

一聽說有人綁架娜塔莎,周天第一個想到了就是那範尼斯特魯伊和範布隆特霍斯特,這倆哥們可有前科,而且在周天神念大範圍的搜尋之下,還真就發現了兩頭狼王的蹤跡。

這兩頭狼王此刻正在距離費爾南德斯城堡不遠的地方徘徊,鬼鬼祟祟,估計一準沒安好心。

“鶯子,你們照顧她一下,她叫朱麗爾,是孤兒。”周天將朱麗爾放了出來,交給了鶯子眾女“來朱麗爾,叫阿姨。”

見到鶯子五女之後朱麗爾表現的很是乖巧,不夠稱呼上貌似有點問題,衝鶯子五人連喊了五聲姐姐。

而五女麵對瓷娃娃一般可愛乖巧的朱麗爾時顯然也是分外喜歡,特別是聽到朱麗爾竟讓是孤兒,這更讓五女同情心大發,一個個的輪流將朱麗爾攬在懷中,非要憐愛一番。

“你們要覺得一個朱麗爾不夠,我這還閑著呢,怎麽都不來抱抱我。”周天厚著臉皮向五女之處擠了過去。

“你不去救人在這鬧騰什麽,趕緊去救人。”眾女見周天湊過來,各自都伸出魔掌,向周天扭了過去。

“此情此景太過香豔,讓我把正事兒的忘了。”周天腳下一踩,便破空而去,片刻之後,在一片樹林中落下。

此刻兩隻狼王正靠在一起,小聲說著什麽。

“路德,你說咱們是不是應該直接衝進城堡搶人,我拖住那頭笨熊,你依靠速度去把那小子給搶出來。”範布隆霍斯特低聲說著此番的計劃。

“不行,城堡裏除了有那頭笨熊之外還有費爾南德斯,他們二人若是聯手的話,恐怕我們也不是對手,這樣去闖的話恐怕成功的可能姓不大。”範尼斯特魯伊搖頭拒絕道。

“我覺得你們可以采用調虎離山的辦法,先讓範尼斯特魯伊把熊蠻子和費爾南德斯引出來,然後再動手,即便是費爾南德斯留在了城堡中,以他的實力肯定也擋不住範布隆特霍斯特。”二人正在商量,其後卻是傳來一個十分中肯的建議。

“對,這個辦法不錯……誰!”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