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牛雜貨鋪

第四百三十五章 大禹治水

“東南的天台山上有幾種石頭,煉製一番的話或許可以補天。”為了能夠盡快完成任務走人,周天早就把五彩石的原料產地探查清楚了,現在隻等著女媧拿石頭去煉就行了。

“天台山?”女媧一把將周天抓在手中,隨即便腳下一踩,一道空間裂縫出現後,便踏入了其中。

片刻之後,那天台山的山頂上,出現了一陣漣漪,提著周天的女媧便從其內走了出來。

“這就是混元不滅大羅金仙的空間神通?”被女媧帶著進行了一次空間穿梭,周天心裏自是頗為好奇。

能夠踏入虛空進行這種穿梭的人除了混元不滅大羅金仙外就是擁有天賦神能的大巫帝江了,周天雖然有著接近混元不滅大羅金仙的不死之身,但卻還是無法進行此般的穿梭。

“你說這山上的石頭能夠補天。”女媧將周天扔到地上,問道。

“應該可以吧。”周天將百花銀槍取出,從地上撬起了一塊極為堅硬的紅色石頭。

這天台山的五色石頭堅硬異常,比金剛石還硬百倍,這玩意能不能補天暫且不說,反正要是蓋成房子,就是拆遷辦來了也沒轍。

“這石頭雖然堅硬,但要補天的話……”女媧說著,將周天手裏的紅色石塊抓在了手中,輕撚之下,這紅色石塊便成了粉末。

女媧乃是這世界上最為強大的生靈,超過混元不滅大羅金仙的存在,她的力量絕不是周天能夠想象的,一般的東西,被她一捏,定然會被捏入虛空,連渣都不剩,這紅色石頭僅僅是被其捏成粉末,便足以證明此種石頭的不凡。

“所以這石頭得煉製一番才行。”周天又弄了兩塊石頭,一塊是黃色,另一塊則是紅色“你試著去將其煉化融合一番,看看硬度怎麽樣。”

女媧點頭,手中出現了一團藍色火焰,將那紅黃兩種顏色的石頭都包裹在了其內。

想要捏碎這兩種石頭對於女媧而言並不困難,但想要將其融化,並且讓兩者合二為一,即便是手眼通天的女媧也是十分吃力。

整整過了一天的時間,女媧才將這兩種石頭融化,而接下來的融合則是更為耗費時間。

“怎麽跟煲湯似的,這麽費勁,這才是兩種石頭融合啊,要是五種石頭共同融合的話,還不得豈不是要耗時更長。”一連三曰的時間,那女媧一直都是在融合兩種石頭,而周天則是站在她身旁,仔細看著這一緩慢過程。

“終於好了。”女媧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看著手中紅黃二色的石頭,眼中透漏著滿意之色。

“成功了嗎,試試硬度如何。”周天見女媧融合成功,也是不由鬆了一口氣。

女媧抓著那雙彩石頭,用力一握,整顆石頭便碎裂開來,隻不過此番,這石頭並沒有像之前的那顆紅色石頭一般變成粉末。

經過煉製,這石頭果然又堅硬了許多。

“如此來看的話,這天台山的石頭或許真的可以用作補天,但想要讓它和真正的天切合的話,恐怕還不太容易。”女媧看向周天,雙眸閃爍之間,是將周天的整個身子都看穿了。

“你要幹什麽!”周天後退一步,捂住**“我賣身不賣藝啊。”

女媧根本就聽不明白周天的話,打量周天一番後道“你體內有雷霆存在,把你的雷霆弄出點來我看看。”

“天雷術?”周天口中法訣念動,便從手中凝結出一個雷球來。

“你果然掌控著雷罰之力,此雷霆不錯。”女媧單手一吸,將周天手中的雷球抓了過去,並且將雙色石的碎片放入了其中。

雙色石的隨便被雷霆淹沒,頃刻之間,那雙色竟然將雷霆全部吸收,而其本身則變得虛幻起來。

女媧單指一點,觸碰到雙色石上,但那幾近虛幻的雙色石依舊是實質,而等到女媧的手指上也彌漫雷霆的時候,在觸碰雙色石,這雙色石竟然如同消失一般,讓女媧的手指穿梭自如。

“這石頭果然適合補天,竟然跟兩界石的特姓一模一樣!”女媧大喜,飛到半空之中,低頭俯瞰著整座天台山。

那不周山崩塌,所留下的缺口極大,與整座天台山的大小相似,而天台山則是由五種顏色的石頭組成,要補天的話,需要將整座天台山煉製成五色石才足夠。

“起!”女媧嬌喝一聲,整座天台山便被連根拔起,懸浮到了半空之中。

還在天台山上發愣的周天則是趕緊從山上飛下來。

周天剛一飛離這天台山,整座天台山便被無數藍色火焰包裹住了。

“吧嗒吧嗒”天台山的各種雜質化為熔岩滴落下來,而整座天台山也逐漸融化著,不過由於這天台山太過巨大,想要將此山完全融化,怕是還需要一段時間。

“女媧娘娘,你是不是該加大一下火力。”天台山上的藍色火焰足有萬丈之高,讓整座天台山都燒的嗡嗡作響,但盡管如此,對於著急完成任務的周天而言還是有些太慢了。

“別廢話,你以為此山容易煉化,莫要在這裏打擾本娘娘煉化此山,等用著你的時候我自會叫你,你且自去修煉。”煉化這天台山女媧自然是傾盡全力,她可不願意周天在旁邊瞎嘰嘰。

“看來要煉化這天台山還真不是個容易事兒,得,自己在這也沒用,繼續參悟人生去吧。”周天見此處沒自己什麽事兒了,便一個跟頭翻回了自己在華夏部落裏才住處,繼續當自己的老壽星。

天界雖說剛剛形成,但那天河卻是已經有了,如今不周山斷裂,天河的河水便流入了下界之中,這天河水連綿不斷的流下,凡界的水便越來越多,海嘯,暴雨,洪災便出現的十分頻繁了。

共工和祝融交戰之時,各種災害雖說也不少,但僅僅隻是局部受到幹擾而已,但天河水一傾斜下來,所影響的就是整個凡人界,此刻那話下部落的首領舜就在忙著救災。

“彭祖,族長讓我接您離開這,再過不久洪水就要淹過來了。”周天現在所處的地方算作內陸,雖說不用擔心海嘯的波及,但部落周圍的河流卻是泛濫的厲害,讓部落裏的人都苦不堪言,隻能夠不斷的向高地勢的地方搬遷。

周天作為整個華夏部落裏最為年長的老壽星,自然受到舜的特別照顧,河水一泛濫,舜便派人來接周天轉移了。

舜作為華夏部落的領導人,肩負著繁榮華夏部落的重任,他本身也是個雄才大略之人,自然不可能隻讓洪水牽著鼻子走,在將部落族人轉移的同時,也思量著治理水患的事情。

華夏部落中有一個能人,名為鯀,當初祝融和共工大戰的時,出現水災便是讓他治理的,所以,此一番的水災舜還是要打算仰仗此人。

而這鯀也是有幾分本事的人,初時治理水患的時候,那泛濫的喝道還真就讓他給治理住了。

不過好景不長,隨著天河水的越泄越多,那鯀的治水理念已經不足以治理天下水患了。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作為華夏部落起源的黃河,在此一輪的洪災之中泛濫的最為厲害,幾次改道,給華夏部落帶來極大的損失。

造成黃河如此頻繁的變道的原因,除了天災之外,也有[***]在其中,那鯀治理黃河時隻知道用堵的方法,所以每當黃河河底的泥沙沉積到一定程度以後,這黃河自然而然的也就變道了。

對於,這種情況,那鯀的心裏雖然也清楚,但他確實沒有什麽好辦法解決此事,以至於後來在舜的一次大怒之下,便將鯀給處死了。

“彭爺爺,我爹死了。”周天的茅草屋外,一個二十餘歲的青年目露悲傷道“以後我就不能來照顧您了,我要學習治水之法,繼承我爹的遺願。”

這青年便是鯀的兒子,傳說中的大禹。

鯀一死,這治理黃河水災的重擔便落在了大禹的身上。

“去吧,你父親的方法可能有錯,有些時候這治水單單堵是不行的,有堵有疏才能真正的治理好水患。”對於這大禹,周天還是有很深感情的,自己被舜接到此處後,便是由大禹照顧,所以周天雖然心中明知道此番大禹治水必然成功,還是不由提醒道。

大禹聞聽周天之言,茅塞頓開,與周天告別後,便回家研究治水良策了。

“唉,多好的孩子啊,真不知道他能不能應對的了以後的家庭變故。”周天歎息一番,回了茅屋中,細細體會著這些年的感悟。

大禹研究治水之策三年有餘,終於發明了一個疏通為主,堵截為輔的治水方法,並且在接過治水重任之後,親力親為,為黃河各段之上的每一處溢口都做了妥善的規範,讓泛濫了幾十年的黃河終於不再危害人間。

大禹治理這黃河水患,足足用了十三年的時間,而這十三年裏大禹曾經三過家門而不入,期間,大禹的妻子為他生下了一個大胖小子,名為啟,啟今年八歲,經常來幫周天幹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