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第418章 我不想再見到你!

第418章 我不想再見到你!

看著風卷殘雲般就把一根火腿吃下去的劉小龍,高飛搖了搖頭心中歎息:唉,看樣子這哥們也餓的狠了,一根火腿還真塞不住他那有牙的嘴。

不等劉小龍把嘴裏最後一口火腿咽下去,高飛又拿出一根遞給了他:“這也不是什麽好東西,管夠。”

劉小龍也沒客氣,點了點頭,不到一分鍾,又把這根300克的火腿吃了下去,咕噔咕噔的喝完整瓶礦泉水後,才拍了拍肚皮,愜意的歎了口氣:“唉,吃飽的滋味真特麽的爽啊哥們,有煙沒有?”

“這兒是候機大廳,不許吸煙的。”

“哦,那就算了,飯後沒有煙,就像過河沒有船,真特麽的別扭。”

劉小龍遺憾的聳聳肩,伸出右手,認真的說:“哥們,今日受你滴水之恩,他日定當湧泉相報,如果你再能給我買張到京華的動車票,那哥們就認你這個兄弟了!”

“我一直以為我臉皮很厚的,沒想到今天得見高手,哦,是高臉了。”

高飛很是驚訝的打開劉小龍伸過去的手,拿出兩張百元鈔票:“得見高臉,哥們真是三生有幸,這錢就當是交瞻仰費了。”

“次奧,大家都是兄弟了,說話時有必要夾槍帶棒嘛,那多沒勁!”

劉小龍一把抓過鈔票,站起身急匆匆的跑向了售票口。

花點小錢,就讓別人對自己感恩戴德這種事,高總還是很樂意而為之的,所以對這個劉小龍,他也沒多大反感,搖搖頭後就把這事拋在腦後,拿出手機玩了起來。

距離高飛所乘坐的動車到站還有十分鍾時。劉小龍氣喘籲籲的跑了回來。一屁股坐在了他身邊,雙手捧著機票動情的吻了一下:“哥們流浪在這兒等了足足二十個小時了,終於等到你了,iloveyou。哥們。還沒請教你尊姓大名。”

“我姓高,叫高飛。”

“我叫劉小龍!”

“你剛才就說過了。”

“現在我是正式的向你介紹我自己。”

劉小龍望著高飛。眼圈一紅:“高飛,兄弟,你知道哥們這些天是怎麽過來的嗎?”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沒人攔著你。”

“以前誰要是敢這樣和我說話,我非得抽死他!”

劉小龍揮舞了一下手,接著說:“不過現在咱們是兄弟,這就無所謂了,哪怕你搶我的女人,哥們也認了。”

“草,老子沒興趣搶別人的馬子。”

“那是因為你沒遇到真正的美女。哎。高飛,問你個問題,你能猜出我是誰嗎?”

劉小龍湊過來,一臉神秘兮兮說到這兒時。大廳內又響起了車站工作人員的甜美提示聲:“各位尊敬的旅客,前往京華西站的d36871次列車,馬上就要到站了,請各位旅客拿好行禮”

拿起背包,高飛站了起來:“我猜你啊,很可能是那個院中的資深人士。”

劉小龍也站起來,跟著高飛快步走向檢票口:“哪個院中?是科學院嗎?”

高飛頭也不回的擺擺手:“是精神病院。”

“次奧!這話說的,真傷人自尊。”

劉小龍一呲牙,又鍥而不舍的問道:“高飛,你是哪個車廂?”

“六號,6013.”

“哦,我是十一號車廂,要不我和別人換座,咱們坐一起吧,這樣在路上也有個說話的。”

“算了,我可沒興趣和你聊天。”

高飛擺了擺手時,走過了檢票口。

就像跟屁蟲似的,劉小龍緊跟著他,試圖說服他:“有道是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的共枕眠,今兒哥們遇到你,絕對是緣分哎,我說高飛,咱們就算是有緣分,可你沒必要把你行禮也送給我吧?這、這該讓我怎麽感謝你才好呢?”

“把行禮送給你?草,你想的倒是美,我就讓你替我拿著,哥們去那邊放水。”

高飛把背包扔在劉小龍懷中,急匆匆走向了站台旁邊的洗手間。

“靠,把哥們當差役用?真是莫名其妙,你要是知道哥們的身份了,恐怕得嚇死你,捏捏的,懶驢上套,不拉就尿。”

劉小龍衝高飛的背影伸了個中指,拎著背包倚在了一根立柱上,四處掃著某些女旅客的美腿,一會兒搖頭歎息,一會兒又點頭稱讚。

咕不遠處,傳來一聲汽笛聲,前往京華西站的動車到站了。

“娘的,他怎麽還沒有來,難道掉茅坑裏了?”

劉小龍扭頭望著廁所方向罵了一句時,就看到一個身穿白色小西裝,細高跟黑色皮鞋的女孩子,急匆匆的從檢票口那邊走了過來。

其實,出來檢票口的是倆女孩子,不過因為前麵這個女孩子相貌太出色,就讓劉小龍直接忽視了跟在她後麵的那個了:“挖槽,極品耶,沒想到劉爺本次下江南沒看到想象中的絕色,竟然在這兒遇到了!”

哭哭哭動車緩緩停在了站台前,圍在各個站台的旅客,紛紛提著行禮開始上車。

劉小龍也忘記他在這兒是幹啥的了,直勾勾的看著那個美女快步走向了六號車廂那邊,腿子不聽話的跟了上去,直到美女後麵那個女孩子說話,他才看到美女不是一個人:“沈總,上車後咱們再調整一下座位吧,買票時售票員聽差了,結果給了咱們兩張一前一後的座椅。”

“沒事的,反正都在一節車廂,就倆小時,很快就過去了。”

那個被稱為沈總的美女,扭頭淡淡的說了一句時,恰好看到直勾勾盯著她的劉小龍,黛眉頓時一皺,隨即扭頭加快腳步。

下意識的,跟著美女的那個女孩子,也回頭看來。

當看到劉小龍竟然色狼般的盯著她上司後,毫不客氣的低聲訓道:“看什麽呢,小心眼珠子掉地上!”

“啊,那個啥,我、我看看還犯法嗎?”

劉小龍這才如夢初醒,擦了擦眼睛正要說什麽時。美女倆人已經急匆匆上了六號車廂。

“娘的,高飛怎麽還沒有來?唉,可惜啊,不能和這美女一個車廂。真是遺憾啊。”

望著很快就走沒人的站台。劉小龍著急的向廁所方麵看去:“再不來,就來不及了嚓。他終於在最關鍵時刻趕來了!”

“沒想到放個水還得排隊,搞得哥們都沒放利索。”

老遠看到劉小龍拎著背包,還苦苦等在站台上後,高飛對這家夥的好感多了幾分。一溜小跑的衝過來,搶過背包跑向動車:“你傻了啊,還不趕緊上車!”

“媽的,我不是在等你嗎?”

劉小龍罵了一句時,高飛已經跳上了列車。

列車內亂糟糟的,旅客們正在向頭頂上方放行禮,站滿了通道。搞得過不來過不去的,直到列車緩緩發動後,高飛才拿著票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連雪為高飛買的動車票座位,是靠窗的。兩人座。

瞪大眼珠子按照車廂壁上的編號,高飛來到了他的座位前。

在他座位的外麵座位上,坐著個身穿白色小西裝的女子,高飛走過來時,她正低著頭看手機,垂下來的腦袋,恰好擋住了他進去。

高飛本能的說道:“美女,請抬一下您美麗的螓首,閃一下您動人的嬌軀,讓俺過去行不?”

女孩子一楞抬頭然後,和高飛同時脫口說出了兩個字:“是你!?”

這個擋住高飛進去路的西裝美女,竟然是他女朋友、哦,錯了,是前女友,沈銀冰!

接著,倆人又問出了同一句話:“你怎麽會在這兒!?”

不等高飛說什麽,沈銀冰臉色一沉,用輕蔑的語氣冷笑道:“哼哼,高飛,你這樣做也太沒勁了吧?”

高飛皺眉:“什麽太沒勁,我怎麽就沒勁了?”

沈銀冰雙手環抱在胸前,目視前方:“你自己心裏清楚!”

“我清楚?我清楚什麽?啊,我知道了,你不會是在懷疑,我這是故意和你乘坐一輛列車,又故意和你坐在一起的吧?”

高飛忽然,明白沈銀冰為什麽說他心裏清楚了。

沈銀冰的臉色,幾乎冷的要滴下水來:“難道不是?”

明確感受到沈銀冰的冷意,再想到她自稱是焦恩佐女朋友那些事,高飛就有些煩了:“我會故意做這些無聊的事?靠,沈銀冰,你也太自以為是了吧?你以為你是誰呢?”

“我不是誰,我隻是一個小商人而已,自然放不了你高大少的眼裏。”

沈銀冰緊緊抿了下嘴唇,淡淡的說:“高飛,我現在鄭重告訴你,我和你之間已經徹底玩完了,我已經有了新的男朋友,還請你以後不要再來騷擾我,和你的梁妹妹,秦妹妹恩愛去吧。”

“媽的,什麽亂七八糟的。”

“你嘴裏給我放幹淨點!我的意思就是你現在馬上給我消失,我不想看到你!”

“我也不想看到你,可我的座椅就在這兒。”

高飛冷冷的說:“請你把貴腿抬一下,或者劈一下,我要進去。”

“流氓,你、你占我便宜?”

沈銀冰小臉一紅,挺身而起時,看到對麵的幾個旅客都向這邊看了過來,隻好恨恨的一咬牙,拎著小包噠噠的走向了車廂前麵:她要和小宋換個位置。

“神經病,真是莫名其妙。”

看著她的背影,高飛低低罵了一聲,走進去坐了下來。

高飛可以拍著胸膛向老天爺發誓,他真沒想到會在這次列車上碰到沈銀冰,更沒想到倆人的座位會在一起,這一切可能就是天注定的。

但老天爺,也注定讓她說那些自以為是的屁話嗎?

你以為,天底下就隻有你一個女人了啊,自戀的神經病!

高飛在心中狠狠罵了幾句,心煩意亂的看向了車窗外,但眼角卻偏偏無法控製的看向遠處的沈銀冰。

和高飛一樣,小宋的座位也是靠窗的。

在剛坐下時,她心裏還蠻高興的,畢竟靠窗可以欣賞外麵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