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第1038章 我不稀罕誰陪我去死!

第1038章 我不稀罕誰陪我去死!

“等著,隻能等著?”

梁嬌嬌呆住,看著緊閉著雙眼的安歸王,喃喃的說:“等著,她就能熬過這十二個小時,自己能退燒嗎?”

鐵屠沒有直接回答她這個問題,側麵回答:“據我所知,自從龍火子彈問世以來,能被它所傷的人,還沒有一個人能熬過八個小時,就會被徹底燒傻。至於那些及時搶救輸液的,最快的紀錄是三十分鍾。”

梁嬌嬌緩緩癱坐在了地上,雙眼無神的說:“你的意思是說,無論怎麽樣,她被高燒燒壞腦子,是她注定無法改變的結局了?”

不等鐵屠說什麽,梁嬌嬌忽然又急促的問道:“任何毒素都有解藥的,就像蛇毒可以有血清來稀釋,這個龍火,就沒有解藥嗎?”

鐵屠稍微沉默片刻,點了點頭說:“龍火有解藥。”

梁嬌嬌大喜,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麽,鐵屠接下來的話,又讓她滑到了失望的深淵:“解藥隻在特殊部門的絕密保險箱內,不是什麽人能拿到的。”

龍火有解藥,可解藥卻在特殊部門的手中--這個部門,會為了救一個大魔頭而拿出解藥嗎?

更何況,那個特殊部門不在嶺南,很可能是在京華等地方,依著安歸王的身份,她當然不能乘坐專機飛去,可要是駕車趕去京城,十二個小時內能到得了?

所以說,無論龍火有沒有解藥,這對安歸王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她的結局唯有一個死,或者被高燒燒傻。

安歸王這麽驕傲的人兒,寧可死,也不會變傻的。

梁嬌嬌雙眼無神,夢囈般的問道:“怎麽辦,怎麽辦?老鐵,你想想辦法。”

鐵屠苦笑。

他哪有什麽辦法?

他能把安歸王從無底洞內救出來,沒有告訴廖無肆和白蓉,這已經他能做到的極限了。

這時候,安歸王的臉更紅,就像天邊的火燒雲那樣,透著一股子妖異的魅力嫣紅,但她卻渾身發抖,緊閉著嘴唇,雙手情不自禁的抱緊了身子,蜷縮成了一團。

發高燒的人,溫度越高,就會感到越冷。

“她是為了我。無論她以前犯過多麽不可饒恕的罪行,但卻是為了我……假如這非得是注定的結果,那我也隻能用我自己的方式來報答她了。”

梁嬌嬌歎了口氣,精神一下子放鬆了下來。

鐵屠皺眉:“你這樣說是什麽意思?”

梁嬌嬌笑了,笑容很平靜,抱著雙膝看著腳下的山穀,幽幽的說:“你該清楚的。”

鐵屠眼神變幻,低聲說:“你要和她一起死?”

梁嬌嬌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動作,隻是定定的看著山穀,眼神從容。

鐵屠嘴巴動了動,卻沒說出什麽,因為他已經看出梁嬌嬌的決心了,安歸王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話,她就會‘殉死’。

用這種極端的方式,來表達對某些人的不滿,來報答安歸王萬裏迢迢趕來援助她的‘恩情’。

梁嬌嬌和安歸王素不相識,倆人的交往隻是因為一個男人,而且她還是個大魔頭……但梁嬌嬌卻不管這麽多,因為她已經對某些人很失望了,反而覺得大魔頭很有人性,要比那些整天把道德掛在嘴邊上的人好佷多。

人在失望時,做事總會走極端。

鐵屠愣了半晌,忽然說:“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

梁嬌嬌身子一振,側臉看著他:“說說呢。”

鐵屠說道:“隻需把她交給廖無肆等人就行了……或許,他們為了能從她嘴裏知道更多,就會想辦法解決她的火龍之毒。”

梁嬌嬌嘴角浮起一絲譏諷:“然後呢?等解了她的火龍毒,問出有價值的東西後,再一顆子彈把她槍斃?”

鐵屠躲開梁嬌嬌的譏諷目光,苦笑道:“火燒眉毛,且顧眼前,也許以後她會有活命的機會,比方高飛到時候就回來了……”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蜷縮著身子躺在地上的安歸王,忽然一下子坐了起來,聲音沙啞的笑道:“哈,哈哈,老鐵,梁嬌嬌,你們就別為我再多操心了!”

安歸王忽然坐起說話,嚇了梁嬌嬌一跳,隨即欣喜的叫道:“你好了?”

“區區火龍之毒,對我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麽。”

安歸王一咬牙,騰身從地上蹦了起來,身子雖然在瑟瑟發抖,卻仍然驕傲的昂著胸,抬頭看著山頭方向,淡淡的說:“我不需要任何人有目的的救助我,更不稀罕有人因為內疚,而陪我一起去死。”

安歸王騰身站起身時,鐵屠下意識的抓起微衝,槍口對準了她:這人太危險了,而且也很詭異,在中了火龍之毒後,竟然還能說出這麽理智的話。

梁嬌嬌臉上的喜悅,因為安歸王的話而凝固。

我不稀罕有誰陪我去死!

這句話,極大傷害了梁嬌嬌的自尊,同時也顯示出了安歸王的驕傲,讓她無話可說。

看著鐵屠的槍口,安歸王眼神犀利了起來,冷聲道:“你要開槍?”

“唉。”

鐵屠垂下槍口,淡淡的說:“如果我要開槍,就不會把你從洞裏拉出來了。”

“嗬嗬,說的也是。”

安歸王笑了笑,竟然抬手在鐵屠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語氣真誠的說:“高飛能有你這麽個兄弟,是他的福氣。不過,下次咱們再見麵的話,就是敵人了,到時候我不一定會放過你。”

鐵屠嘴角勾動了一下,一字一頓的說:“你,別惹我。”

“沒有誰願意招惹麻煩的。”

安歸王吸了下鼻子,腳步有些輕浮的向山下走去,走了幾步卻又回頭,對發愣的梁嬌嬌說:“你是個好女孩,有機會回內地去吧,別再呆在這種地方了。”

梁嬌嬌搖了搖頭,可能是因為安歸王剛才傷了她的自尊,所以聲音也變冷了:“我不會走的,因為我還有事沒有做完,或許,我本來就屬於這個地方。”

安歸王也沒再說什麽,隻是不屑的撇了撇嘴,就加快腳步向山穀下衝去。

她萬裏迢迢趕來嶺南,就是為了保證梁嬌嬌能夠在這次戰鬥中活下來,或者說與她一起麵臨這場戰鬥。

現在她的任務已經完成,那麽就到了她功成身退的時侯了。

梁嬌嬌因此而感激她,甚至還下決心陪她去死--在安歸王看來都無所謂,她來嶺南,隻是做高飛該做的事情,至於梁嬌嬌是什麽感受,她才不會在乎,就像她不會在意自己的生死,做完該做的事情後,轉身就走,不需拖泥帶水。

望著安歸王踉蹌的背影,鐵屠忽然有種說不出的悲涼,覺得那個女人貌似強大,實則很需要人幫助。

就在他心頭升起這個想法,準備追上去時,卻聽背後有個陰森的聲音說道:“果然是這樣。”

鐵屠霍然轉身,就看到了廖無肆,和白蓉倆人。

廖無肆嘴角仍然帶著笑容,可他的眼神卻透著無邊的陰森,手裏的槍口,更是有意無意的對著鐵屠。

站在他旁邊的白蓉,臉色卻難看到了極點,斜斜的向前跨了一步,擋在了鐵屠和廖無肆的中間,看似無意的擋住了廖無肆的槍口,啞聲問道;“老鐵,你放走了她?”

鐵屠眼神不變,淡淡的說:“不是我放走了她,是她自己要走,我攔不住。”

“狡辯!”

廖無肆也斜斜的跨了一步,讓槍口重新指向了鐵屠,笑道:“她已經中了我的龍火子彈,又摔進無底洞內,要不是你的幫忙,你要是攔住她,她怎麽可能又走的了?”

鐵屠根本沒有在意廖無肆的槍,雙眼朝天冷冷的說:“就算我幫她,救她,放她走,誰又敢對我怎麽樣?誰又有權力把我怎麽樣?我現在已經不再是軍人了,沒有必須為國盡忠的責任。我救她,幫她,隻是因為她需要我的幫助。”

“我讚成老鐵說的話。”

梁嬌嬌搶步上前,擋在鐵屠麵前,死死盯著廖無肆冷笑:“站在他的角度上,那個女人隻是個需要幫助的女人。在我眼裏,她不是什麽非死不可的大魔頭,隻是一個接連救過我兩次的恩人,要遠比佷多披著正義的服裝,為達成目的卻不顧戰友生死的人好很多!”

嘩啦一聲,梁嬌嬌打開了微衝的保險,抬槍對準了廖無肆:“今兒我把話放在這兒,誰要是想去殺害我的恩人,首先要踩著我的屍體過去!”

廖無肆雙眼微微眯起,笑容更盛:“怎麽,你們要明目張膽的幫罪犯,要造反嗎?”

梁嬌嬌冷冰冰的駁了回去:“如果這就是造反的話,那我就造反怎麽了?造反,是因為沒有活下去的路!”

“行了,都別說了,這是幹嘛呢,大家都是自己人好不好,有必要持槍相向嗎?”

眼看雙方說的越來越僵,白蓉趕緊打圓場。

“哼!”

廖無肆笑著哼了聲,身形一晃,擦著鐵屠和梁嬌嬌的肩膀,飛身向山穀下衝去。

“老鐵,也許讓你來嶺南幫我,是我想錯了,唉。”

白蓉看著鐵屠,咬了咬牙歎了口氣,拎著槍也追了下去。

白蓉這次來嶺南的任務,就是借機暗殺安歸王,她雖然不喜歡廖無肆為了任務而不擇手段的作風,卻也不想把鐵屠推到安歸王那麵去,唯有歎氣。

下意識的,梁嬌嬌也要跟著向下衝,卻被鐵屠一把拉住。

“別去。”

麵對不解的梁嬌嬌,鐵屠搖了搖頭:“你不知道廖無肆有多可怕,剛才他不敢對你怎麽樣,那是因為我和白蓉在場。假如你也追上去,我敢保證他有至少十三種手段,讓你死了後都查不出是怎麽死的。”

梁嬌嬌著急的道:“可是安歸王還在發高燒,要是沒人幫忙,她基本沒有逃生的可能!”

“那要看老天爺讓不讓她死了。”

鐵屠眼神中全身憂鬱,低聲說:“我們能做的,就隻有這些了。”

梁嬌嬌慢慢倚在一棵樹上:“老鐵,你說她能不能逃過這次劫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