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第1324章 順路送你一程!

第1324章 順路送你一程!

李男哲搖頭,並不是拒絕幫助的意思,這隻是一種本能的反應,現在他整個人都處於一種孤獨的空靈中,除了本能的點頭和搖頭外,別的一概不知。

善良的眼鏡男人好像知道他當前情況,歎了口氣後開門走了下來:“唉,先生,看你情況有些不對勁啊,你這樣在路上行走會發生意外的,還是讓我送你一程吧,你想去哪兒?”

李男哲被眼鏡男人的善良所感動,多少恢複了一點清明:“我、我要去哪兒?哦,我要去長途汽車站。”

銅嶺長途汽車站就在市區,李男哲就是從那兒出來的。

“哦,原來是去長途汽車站啊,恰好順路,我就是去那邊接人的。”

眼鏡男人臉上浮現出了驚喜的神色,好像能幫到李男哲,會讓他勝造七級浮圖似的,熱情的打開後車門:“先生,請上車,時間已經不早了,別耽誤你上路。”

“謝、謝謝啊。”

李男哲被眼鏡的熱情感動了,道謝後抬腳就邁上了車子。

他根本不知道,他抬起的右腳,已經踏進了鬼門關。

就在李男哲先生剛要上車時,一輛黑色的奔馳轎車,卻呼嘯著衝了過來,隨著一聲刺耳的刹車聲,車子停下,一個男人從車上跳了下來:“請等等!”

眼鏡看向那個男人,和藹的笑著,用英語說:“華夏真是一個讓人尊重的國家,無數人搶著做好事,真是讓我感到吃驚。”

男人快步走到眼鏡麵前,正色道:“您好,這位先生,我姓韓,叫韓家駿,是北山集團沈銀冰沈總的助手。”

“沈總的助手?我不認識你。”

眼鏡依然笑著,還帶著一點疑惑:“韓先生,為什麽要跟我說這些呢?”

韓家駿一臉認真的說:“先生,我不知道您是誰,我隻能把我們沈總的原話轉告給您。”

眼鏡臉上的笑容消失,淡淡的說:“沈總讓你轉告我什麽話?”

“李男哲還不能死,因為他對我們沈總有用。”

韓家駿回答說:“這就是沈總的原話。”

眼鏡稍微沉默了片刻,才說:“如果我不聽你們沈總的話呢?”

“沈總還說,您會聽的,如果您不想高先生為難的話。”

韓家駿笑著說完這句話,就攙扶著李男哲走向了奔馳轎車。

眼鏡右手五指動了動,又恢複了自然,轉身上車時曬笑了一聲:“我是來幫忙的,可不想哪個家夥為難。不過說實在的,殺這種人還真是一點意思都沒有。”

李男哲被韓家駿送往長途汽車站時,田中秀雅的車子,已經駛出了銅嶺境外,四輛車連成一條直線,飛快的向前狂奔。

這是高速公路,再飛馳三個小時左右就能抵達遼省的省城申市。

申市有島國在這邊的駐華使館,田中秀雅在行蹤暴露後,要想安全離開這兒,唯有庇護於大使館。

察覺出不對勁後,田中秀雅在剛出銅嶺時就已經給那邊打電話了,聲稱她這個島國公民在這兒遇到了危險,請求祖國人民的幫助。

島國駐華大使館馬上表示,立即聯係申城政府,並派人前來接應她。

這時候,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晚秋的天總是黑的比較早,風也比較冷。

到現在為止,一切很順利,沒有任何意外發生。

不過坐在副駕駛上的寇邊三郎,眼神卻犀利了起來——他就像一隻對危險有著特別敏銳察覺的豹子,從這看起來很正常的安靜中,嗅出了一股子潛在的危險。

危險隨時都會出現,而且還是那種致命的,他卻偏偏看不到危險蔵在哪兒,隻能把上了膛的手槍放在膝蓋上,密切關注著前麵,和後方。

寇邊三郎的緊張,感染了田中秀雅,放下手機低聲問道:“寇邊君,有什麽問題嗎?”

“說不清楚。”

寇邊三郎咽了口吐沫,喃喃的說:“我總是感覺到有雙眼睛在暗中盯著我們,隨時都會有我們無法預料的意外發生。”

仿佛為了響應寇邊三郎這種不祥的感覺,已經徹底黑下來的天上,有雨絲飄落了下來。

一場秋雨一場寒,秋天本來就是個收割的季節,卻也是萬物生命走向蕭條的時侯,相信這場雨過後,冬天就會姍姍出現,帶著她特有的冷漠。

司機鬆下是個很英俊的小夥子,感覺的車子裏滿是壓抑的氣氛後,就用故作輕鬆的語氣:“公子,寇邊君,我覺得華夏人不會擅自把我們怎麽樣的。如果他們要是動手的話,我們不可能順利趕到這兒。”

寇邊三郎冷冷的說:“你懂什麽?他們沒動手,那是因為當時我們身處市區內,他們怕動手時會誤傷到市民。”

“啊?”

鬆下臉色一變,脫口說道:“早知道這樣,那我們就該留在市區待援,等接應的人趕去。”

寇邊三郎再次冷哼一聲:“哼,留在市區更危險,這兒是人家的地盤,他們可以有無數種辦法拖住接應人員,再從容查出我們的落腳點,並疏散當地居民,到時候,我們隻能是全軍覆沒,反倒不如出來市區,在曠闊處與他們拚死決戰,就算有些損傷,但也不至於全軍覆沒。”

“申城,隻要我們到了申城,進了駐華大使館,他們就拿我們沒有辦法了!”

寇邊三郎抬手關上車子天窗,語氣仍舊那樣冰冷沉穩,可卻帶著一種他自己都能聽得出的心悸。

他能感覺到,危險已經越來越近了,天空慢慢灑下的雨絲,仿佛就是一望無際的草叢,危險就隱藏在草叢中,指不定什麽時候就會跳出來,張開血盆大口……

田中秀雅彎腰提腿,從高腰馬靴中拿出一把小巧的勃朗寧手槍,淡淡的說:“這次是我大意了,過高看重了北朝人卻看輕了她。”

寇邊三郎嘴角微微抽了幾下,看向了導航。

導航上顯示,前方一公裏就是一個路口。

看著導航上那個忽閃忽閃的紅點,寇邊三郎忽然對鬆下低聲說:“靠邊行駛,減緩車速!”

正聚精會神開車的鬆下,聞言後馬上打開轉向燈,減緩車速靠邊行駛。

後麵跟著的那兩輛車子看到主子車子靠邊後,本能的都打開了轉向燈,也要靠邊時,寇邊三郎卻對著藍牙通訊器低聲喝道:“你們繼續正常行駛,用最快的速度!”

後麵車子馬上就重新駛上快車道,加大油門超過了車子。

望著護衛自己車子的那後尾燈,田中秀雅低聲說:“怎麽了?”

“沒什麽,我就是覺得有些不對勁。”

寇邊三郎死死盯著前麵,幾十米遠處的第一輛車,已經用超過一百三的車速駛過路口。

安然無恙,並沒有寇邊三郎預想中任何意外發生。

“看來是我多心了……”

寇邊鬆了口氣正要讓鬆下超過前麵的車子,重新回到第二位置時,就猛地看到就第二輛車剛要駛過路口時,忽然有一輛重卡從路口衝了出來,恰到好處的擋在了車前。

那輛車的司機猝不及防下,尖聲大叫著猛地踩刹車,但車速太快了,再加上下雨天路滑,車子仍然狠狠撞在重卡車廂上,發出砰的一聲大響!

重卡是橫在公路上的,上麵好像還載著慢慢的一車礦石,加上車子自身重量足有五六十噸,隻有一噸多點的轎車狠狠撞在它身上後,除了把自己撞成鐵包子外,根本不可能對它造成任何傷害。

第二輛車裏的幾個人,隻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車子就聚大的反彈力下,向高速路右飛去,就像滑過雨天的風箏,飛出老遠後才落了下去。

斜刺裏猛衝出來的重卡,因為自身太重,露麵濕滑的原因,也無法及時刹住車子,車頭撞在了公路中間的隔離欄上,砰的一聲帶到一大片。

田中秀雅這些手下不愧是精英人士,在第二輛車突發意外後,位列第三的車子猛地一個急刹車,車子就打擺子似的,哆嗦著橫在了公路上。

等重卡撞倒隔離欄後,司機沒有絲毫猶豫,猛地一踩油門,車子呼呼叫著衝向了另外一側公路上。

“跟上,跟上!”

寇邊嘶聲大吼著,讓鬆下跟上前麵車子,等繞過卡車後再回到原路。

鬆下猛地咬牙,猛地一打方向盤,跟著第二輛車就要衝上那邊公路時,田中秀雅卻尖聲大叫:“停!”

鬆下猛地跺腳,狠狠跺在了刹車上,車子吱吱的叫著,車頭蹭到了歪道的隔離欄上。

第二輛車及時衝過隔離欄後,正要繞過那輛重卡,卻有一輛越野車順向飛奔而來,在兩輛車即將擦肩而過時,車窗內忽然探出幾隻微衝。

雨絲中,火舌突現竄出老長,子彈暴雨般的向那輛車傾灑而去:噠、噠噠!

嚓、嚓——那輛車在司機中彈斃命後,腳重重踏在了油門上,車子就像瘋牛那樣,貼著中間的隔離欄向前狂奔,摩擦出一溜的火花,然後騰地飛起一人多高,側翻在了地上。

越野車並沒有絲毫停留,更好像沒看到田中秀雅停下的那輛車,開槍過後立即呼嘯著向前急奔。

斜刺裏衝出來製造車禍的重卡,這時候也老牛般的啟動,嗚嗚的叫著壓過歪到了的隔離欄,拐了個大彎子,狂按著喇叭,去追趕那輛越野車去了。

從重卡衝出來,到兩輛車上的六名保鏢全部殞命,其間所用的時間不會超過三十秒鍾。

但就在這短短的半分鍾內,讓田中秀雅感受到了極度恐懼,張開的嘴巴都忘記了合上,滿臉不信的看著遠去的重卡:他們就這樣走了?隻幹掉了我兩輛車的手下,卻沒有把我怎麽樣,這怎麽可能呢?

“開車,還愣著幹嘛!”

寇邊嘶聲大吼鬆下的聲音,讓田中秀雅猛地清醒了過來。

“哈依!”

鬆下答應著,猛打方向盤調好車頭,加大油門向前急衝而去。

最先衝過路口的車子也安然無恙,正調頭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