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第1335章 最可怕的女人!

第1335章 最可怕的女人!

高飛委托眼鏡看守的幾本《安歸經》,被蘇櫻偷走這件事,並沒有隱瞞沈銀冰。

實際上,他是故意把這消息說給她聽的。

現在沈狼主轄下上萬兒郎,遍布世界各地,再加上她又和破軍,七殺兩大部門合作,能驅使的人數可不是高飛能比的。

隻要她也參與進尋找蘇櫻的行動中來,再加上莫邪征東、陳果果等人的力量,就組成了一張更大的網,是人海中反複捕撈,相信就算蘇櫻再能躲,總有一天也會被發現的。

利用別人的力量來逼出蘇櫻,然後才能重新奪回經書,這是高飛所希望的。

現在,他的希望實現了,神通廣大的沈狼主,竟然真找到了蘇櫻。

盡管今天早上高飛也有了蘇櫻的下落,但要想找到她卻得等到五一勞動節。

看到高飛吃驚後,沈銀冰很有成就感,壓抑不住心裏的得意:“不過,人既然是我找到的,那麽我就不想別人來跟我爭搶那幾本經書。誰也不行。”

她在說到最後這句話時,特意拉長了音調,這是在警告高飛:就算你也不行。

特別看不慣這女人自以為是的嘴臉,高飛冷哼一聲後卻又忽然笑了:“沈銀冰,你以為你能發現蘇櫻,就能肯定抓主她?”

“我知道她是你小表姨的關門弟子,可她再厲害,也隻是個十幾歲的孩子罷了。”

沈銀冰不屑的說:“我可不是王晨之流,能輕而易舉被她騙走一千萬。”

“被她騙走一千萬算不了什麽,隻要不死人,錢不是問題的。”

高飛淡淡的回了一句。

沈銀冰臉色一僵:“怎麽,一個小女孩會那樣厲害,你是說,她會傷害我的人?”

“給你句忠告,你千萬不要把她看做是小女孩。”

高飛緩緩的說:“因為所有看輕了她的,都會付出慘重的代價。這次,你也會一樣。”

“危言聳聽,我才不信!”

沈銀冰愣了下,嗤笑一聲時,前麵的車子開始啟動了。

富人區發生了如此惡劣的槍擊事件,導致多人傷亡,要是一般人想去現場,當地警方絕對不允許。

但沈銀冰不是一般人。

正所謂人的名,樹的影,這半年多一來,沈銀冰已經在遼省創下了老大的名頭,黑白二道在她麵前唯有忍讓的份兒。

現在她老人家大駕光臨富人區,就算有不知道沈總厲害的,可在看到她隨行保鏢懷抱著的製式微衝麵前,也得乖乖的讓開。

很快,車子駛到了188號別墅麵前。

車子剛停下,馬祥等人就團團守在了沈銀冰的車前。

戴著墨鏡的沈總剛一下車,就看到了躺在別墅院子裏的那些傷亡者,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看了韓家駿一眼。

韓家駿會意,立即帶著兩個保鏢走向了警方,口氣相當傲慢無禮的說:“我們沈總要詢問傷者,請你們讓一讓!”

“對不起,先生,在我們領導還沒有……”

不知好歹的所長正要拒絕,一把微衝抵在了他鼻子上,臉色刷的變成了死灰色。

馬祥一擺槍口,冷聲喝道:“帶著你的人,走開!”

在強大的武力威脅下,隻有幾把92式小手槍的警方,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力,隻能很沒麵子的乖乖走到了一旁。

現場死傷這麽多人,警員心中都害怕,沈銀冰卻站在車前,隻是發怒:真沒想到會被高飛說中,蘇櫻隻是個小孩子,她怎麽可能會殺傷我這麽多手下?是了,她身邊肯定有保護她的人。

馬祥拖著那個大腿受傷的人來到沈銀冰麵前,隨手扔在了地上,隨即退在了一旁。

那個人腿上中彈後,疼的全身冒冷汗,但在沈銀冰麵前卻不敢有丁點申銀,隻是顫聲說道:“沈、沈——”

沈銀冰打斷了他的話:“究竟是怎麽回事,你們老大呢?”

這些人的老大,就是發現蘇櫻的昊天使。

那個人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低聲道:“我們老大在發現目標蹤跡後,調查到她身邊有人保護,就想了個法兒把那些人引走,方便我們行事——到現在,他還沒有消息。”

“既然保護目標的人被引走了,你們怎麽死傷慘重的?”

沈銀冰看了眼在遠處站著的王軍等人,立馬發現他們的不一般了:“這些人,就是暗中保護目標的?”

“不、不是……”

那個人搖了搖頭,茫然道:“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麽人,更沒想到他們會那樣厲害,我們發現目標後剛衝過來,他們就已經搶先發至了。”

見這人說話語無倫次的,沈銀冰皺眉正要訓斥他,高飛卻走過來問道:“蘇櫻她人呢?”

那個人扭頭轉身,指著別墅內:“她去別墅內了。”

“那些人絕不是蘇櫻能使喚得動的,我能看得出來。”

下車後就觀察王軍等人的高飛,抬頭看了眼別墅大門旁的號牌,忽然問道:“你們打探到目標在多少號別墅?”

那個人喃喃回答:“是189號。”

高飛嗤笑一聲:“這可是188號。”

“這是188號?”

對高飛臉上露出的不屑,那個人感到很不解:“這有什麽呢,我們可都是親眼看到目標在這院子裏的。”

他剛說完,沈銀冰就罵道:“廢物,你是上了人家的當了!”

目標明明住在189號別墅,卻把打劫她的人引來了188號,借助188號的保安力量擋住了敵人。

經過高飛的提醒後,沈銀冰馬上就猜到了什麽,可笑那個人還不知道怎麽回事:咋就上當了呢?

“韓家駿,派兩個人送沒死的去醫院,告訴當地警方就說是我安排的,讓他們少管閑事!”

沈銀冰隨口吩咐了一聲,抬腿就向別墅門內走去,卻被王軍攔住了:“對不起,請留步,這兒是私人領地,不得擅入。”

“閃開!”

沈銀冰嬌叱聲中,馬祥等人就舉起了微衝。

以往正要遇到擺不平的事兒,沈銀冰這些手下隻要一抬槍做出樣子,對方就會被嚇得屁滾尿流趕緊閃一邊去了,百試不爽。

今天了奇怪了,王軍看都沒看馬祥等人手中的槍,仍舊木樁子似的站在那兒,淡淡的說:“最後一次警告,不許私闖私人領地。”

喲嗬,還有不怕死的?

沈銀冰來興趣了,俊俏的小臉上浮上一絲獰笑,正要命令馬祥開槍打斷王軍腿子,給他一點厲害嚐嚐時,卻聽高飛在耳邊提醒道:“我勸你最好別亂動,要不然我得被你連累倒黴。”

沈銀冰一愣,本能的抬頭看去,才發現在不遠處三個方向,都有人用手槍對準了她,隻要馬祥一開槍,這些麵無表情的人肯定會跟著扣下扳機。

高飛又說:“這些人不是一般人,他們才不會管你是誰,隻要你敢不利於他們的保護人,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開槍幹掉你。所以,沈總您老人家最好冷靜一下,並不是所有人都害怕你**威的。”

沈銀冰一看王軍等人的架勢,就知道高飛說的沒錯了,頓時就有些惱羞成怒,低聲喝道:“你少在這兒陰陽怪氣的,給你五分鍾的時間,我必須要進去。你要是辦不好,那就陪著我一起去死吧!”

“唉,你手下這麽多能幹的,幹嘛非得讓我去?”

高飛歎了口氣,隻好走到王軍麵前,抬手舉了下示意自己並沒有帶武器,也沒有惡意後,這才雙手抱著膀子,鼻孔朝天仰望45度角,拿捏出一副惡奴嘴臉:“給你三分鍾,去告訴你主子,就說威震八荒,宇內無敵,在遼省隨便跺跺腳就能引起地震,冀南北山集團總裁沈銀冰沈大老板駕到,讓你主子識相點趕緊出來迎接。如果超過這個時間,可別怪我們老大發怒了!”

從王軍等人眉宇間的冷靜,高飛就看出他們不是一般人。

被不是一般人所保護的人,更不是一般人了,而且還居住在這麽豪華的別墅中,打死高飛也不相信,別墅主人會沒有聽說過沈銀冰的名字,知道這是當今華夏第一號惹不起的大人物!

果然,高飛報出沈銀冰的字號後,王軍眼神攸地一凝,立即抬手示意手下放下槍支:“她就是沈銀冰?”

高飛回答:“貨真價實,如假包換。”

“好,那你先稍等,我先問問我們老板。”

王軍深深看了眼沈銀冰,後退幾步拿出手機,開始給韓震打電話。

別墅屋子裏的韓震,自然聽說過沈總大名,卻沒想到她今天會來這兒,而且她的人還要對蝶兒母子三人不利。

如果是別人,韓震依仗王軍等人,還真不怎麽在乎他是誰。

可他不敢不在乎沈銀冰,這可是把整個國家都綁架了的瘋子,這半年更是在遼省凶名遠播,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能招惹她的。

“好,你讓她進來,我正好有事要問她!”

聽完王軍的報告後,韓震稍微琢磨了下,就讓他帶沈銀冰進來。

他自問並沒有跟沈銀冰接下什麽矛盾,當然想搞清楚這是怎麽回事。

韓震放下電話時,坐在旁邊的高小櫻站了起來,小聲說:“韓叔叔,我對那些人有些怕,想先躲避一下。”

韓震以為,高小櫻才是個十幾歲的孩子,遇到這種事自然很害怕,抬手擺了擺手:“你和寶寶他們一起,去樓上吧。”

高小櫻領著孩子去二樓時,王軍已經帶著沈銀冰向這邊走了過來。

邊走,高飛還邊說:“沈總啊,其實你想去哪兒,不一定非得用蠻力。因為你的大名就是最好的敲門磚,別人也許不害怕馬祥的槍,可絕對會害怕你的大名。前幾天我還聽人說,這邊孩子誰要是晚上鬧騰,當媽的隻要說一聲沈魔頭來了,孩子立馬就會閉嘴的……”

“那你先給我閉嘴!”

沈銀冰真是怒了,恨不得那腳踹死他:“我有你說的那麽嚇人嗎?”

王軍忽然說話了:“如果你真是冀南那個沈銀冰,你比他所說的還要讓人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