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第1402章 蘇櫻要做個好孩子!

第1402章 蘇櫻要做個好孩子!

蘇櫻小小年紀就心狠手辣,死在她手裏的人早就超過了兩位數,如果把陳果果稱為是大魔頭的話,那麽她無疑就是最稱職的小魔頭。

陳果果當初收養的那些傳人中,實際上也唯有蘇櫻最被她看重,視為是衣缽傳人,所以對她也是特別嚴格。

所以蘇櫻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陳果果了。

五一節那天,走投無路的蘇櫻獻出經書後,就被陳果果帶來了德州。

那時候,別看蘇櫻一臉的不在乎,實際上她心裏很怕因為她比誰都清楚,安歸王是多麽凶殘的一個人,才不會因為諾言之類的屁話就自縛手腳,說要殺她,那也就是一眨眼的事。

可蘇櫻卻沒想到,陳果果竟然真沒有殺她,甚至都沒有警告她以後要夾起尾巴做個好孩子等等,把她帶到德州後,很快就安排她去當地小學了。

學校放假後,陳果果又為她報了一個‘貴族少女培訓班’,希望那些煩瑣也煩人的貴族教育,能夠徹底消化她當殺手時的戾氣。

大唐貴族少女培訓中心,就在德州風景最為秀麗的藍帶河河畔。

雖說這兒叫貴族少女培訓班,實際上前來參加培訓的可不僅僅隻有少女,還有一小部分是男孩子,十五六七歲的年齡,都是德州富人家的子弟。

蘇櫻在這批學員中,年齡不是最大的,當然也不是最小的。

因為她賣相很是清純可愛,鬼靈精怪的,所以老師也好,還是學員也罷,尤其是那些男孩子,都很喜歡她。

不過蘇櫻才沒有把這些人看在眼裏,更對他們彬彬有禮的紳士風度,淑女姿態在暗中嗤之以鼻,有好幾次甚至都忍不住想拿巴掌,抽那個專門輔導她該怎麽走路才會淑女的男老師的臉。

這都特麽的什麽狗屁啊,走路時倆腿子不能劈開,雙腳腳尖必須內彎二十五度角,力爭足尖落地時的軌跡,與另外一隻腳呈直線,也就是貓步,走路時胳膊不能亂晃,但腰卻可以適當的擺動,昂首收腹,下巴略微抬起還不能讓鼻孔朝天……

想到這些淑女必須具備的舉止行為,蘇櫻就恨不得抓狂。

這些還隻是走路時的姿態,要是再加上吃飯不能露出牙齒,不能說話,不能笑,吃西餐時必須注意的禮節,喝紅酒時必須遵守的流程等等臭規矩,讓蘇櫻在抓狂之餘,更是痛不欲生。

不過就算她再怎麽難以忍受,也不敢對老師有半點不尊重,更不敢逃學不上,因為一旦讓陳果果知道了,後果會很嚴重的,被皮鞭抽個遍體鱗傷那也算是輕的了。

所以呢,她隻能強忍著嘔吐的逾望,每天無精打采的在這所封閉式培訓中心熬日子。

“麽的,難道那些真正的貴族小姐,要是在遇到色郎時,也得邁著那樣優雅從容的步伐逃跑?被人家脫了褲子楞上時,是不是還得輕啟朱唇嬌嗲嗲的說不可以?被人禍害完後,再禮貌說歡迎下次再來?哈。”

身穿白色禮服,看上去好像小公主似的蘇櫻,姿勢優雅的趴在白玉欄杆上俯視著河水,心中不屑的嗤笑一聲時,一個身穿燕尾服的男孩子,走到了他身邊:“蘇櫻女士,我想……”

不等那男孩子說完,蘇櫻就側臉眯著眼睛看著他,語氣陰森的說:“你想幹什麽?不想再走路一瘸一拐的話,最好是趕緊滾蛋,老娘我沒興趣跟你這小屁孩談什麽感情!”

男孩子姓李,與南韓那位圍棋世界冠軍名字相同,叫李昌鎬,今年十五歲,老子是德州本地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本人相貌英俊,脾氣溫和,絕對的小帥哥一枚,很受本中心其他貴族少女的青睞,但他卻獨獨鍾情於蘇櫻。

上次他邀請蘇櫻共進晚餐時,蘇櫻用在他右腳腳麵上狠狠跺了一下做為回應,讓他人瘸了好幾天,不過李昌鎬卻沒對任何人說過,現在又‘賊心不死’的來糾纏她了。

本能的,李昌鎬後退了一步,神色尷尬的喃喃說道:“蘇、蘇櫻,我沒什麽懷心思的,就是想跟你交個朋友。”

蘇櫻重新趴在欄杆上,俯視著河水嗤笑一聲譏諷道:“你一個連毛都沒長全的小屁孩,不好好的讀書學習,交什麽朋友啊?我數一二三,趕緊閃人,要不然後果自負!一,二哼,癡呆一個。”

眼角瞥見李昌鎬奪路而逃後,蘇櫻聳了聳雙肩,不屑的輕哼一聲後,卻又重重歎了口氣,喃喃的說:“什麽時候才能離開這群智商幼稚的小屁孩?”

風吹過河麵,蕩起一圈圈的漣漪,隨著水流向前漂動而緩緩散了開來,一隻小水鴨子在河邊草叢下悠哉悠哉的鳧水,也不知道看到了什麽,忽然就一個猛子紮進水裏不見了。

望著小水鴨消失的地方,蘇櫻眼睛很久都沒有轉動一下,直到背後傳來腳步聲響後。

“蘇櫻。”

李昌鎬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特麽的,你怎麽又來了呢?”

蘇櫻頭也沒回,恨聲說道:“我數三個數,立即給我滾蛋!一,二,三這可是你逼我動粗的!”

霍地一聲,蘇櫻猛地轉身抬腳,正要狠狠跺在李昌鎬腳麵上時,動作卻忽然僵在了半空中:李昌鎬身後跟著兩個人,一個是高飛,一個是陳果果。

高飛望著她,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

陳果果卻是滿臉寒霜,左邊腮幫子鼓動了幾下,看樣子是在咬牙。

李昌鎬卻是一副怕怕的樣子,趕緊後退兩步,匆忙解釋道:“這位先生,跟這位女士要找你,我才帶他們過來的。你、你別發怒,我這就馬上滾、馬上走。”

李昌鎬說完,轉身就要走時,卻聽那個漂亮的不敢正眼看一眼的女人說話了:“李昌鎬是吧?你給我站住。”

美女的魅力對於李昌鎬這種情竇初開的小男人來說,總是有著太大的不可抗拒力,所以他馬上就乖乖的站住了:“女士,請問您還有什麽吩咐嗎?”

陳果果沒有再看他,而是對蘇櫻冷冷的說:“給李先生道歉,用最真誠的態度!”

“啊,不用,我沒事的。”

李昌鎬趕緊搖手時,蘇櫻卻走到他麵前,按照培訓課上老師所說的那樣,雙手交叉放在小腹前,給他來了個標準45度角的鞠躬,低聲說:“對不起,李先生,請您原諒我剛才的粗魯。”

李昌鎬呆了:啊,這還是那個讓老師都頭疼的蘇櫻嗎?天呐,她這樣怕她的姐姐!

李昌鎬沒說原諒她,蘇櫻就不敢抬起身子,就保持著彎腰鞠躬的動作,一動不動,把旁邊那些學員都看呆了,望著陳果果的眼裏帶著崇拜的神色。

足有半分鍾後,李昌鎬才反應了過來,趕緊說:“蘇櫻同學,我沒有生你的氣,所以談不上什麽原諒不原諒的。”

聽到李昌鎬這樣說後,陳果果才輕哼了一聲,轉身向遠處小亭子走去:“跟我過來。”

蘇櫻低眉順眼的,乖乖跟在陳果果後麵走了過去。

高飛拍了拍李昌鎬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孩子,雖說你現在的發青期早了點,但要想追上蘇櫻這樣的小辣椒,隻是一味的忍讓她是不行的。男人嘛,就該有男人陽剛的一麵,而武力是最能體現男人陽剛的一種方式。唉,有些女的啊,當你對他動粗時,她反而會沒點脾氣,好像橡皮泥一樣的任由你怎麽捏怎麽是了。”

高先生現在絕對算得上是情場高手,從李昌鎬看蘇櫻的眼神中就能看出,這孩子喜歡那小辣椒了,所以忍不住點撥了他一下。

當然了,至於李昌鎬以後對蘇櫻動粗會不會被揍得鼻青臉腫,那就不是在他所考慮的範圍之內了,反正如果把他換成李昌鎬的話,是肯定會用這種手段來對付蘇櫻的。

“我聽說,你現在培訓中心很了不起啊,就連教你的老師都會被你的眼神嚇得吃不下飯。看來,我就不該把你送到這兒來,你也注定不想過安穩日子。”

高飛走到小亭子裏坐下時,陳果果正在跟蘇櫻說話:“既然你不喜歡過安穩日子,那你以後就不要再來上學了,出去闖蕩江湖吧。有一天假如被人砍死後,看在你我師徒關係一場的份上,我會幫你收屍的。”

陳果果說話的聲音不大,語氣也不是很嚴厲,臉上甚至還帶著淡淡的笑意,可蘇櫻額頭卻有冷汗冒了出來。

她知道,陳果果唯有再特別生氣時,才會用這神情,這態度的。

“好了,雖然她不怎麽明白你對她的一番苦心,但她終究還小,也是野慣了的,猛地處身於這種安逸的環境下,就像吃慣了窩窩頭的忽然每天吃燕窩熊掌後,會覺得那些東西沒什麽嚼頭,才會懷念窩窩頭。”

高飛開始給蘇櫻講情。

陳果果臉上的笑容收斂,說道:“去,跟你老師說一句,就說這幾天暫時不來了。”

“太姑姑,我不了,我以後一定會按照您所說的那樣,做個好孩子。”

蘇櫻極度緊張下,沒聽清陳果果的意思,彎著的腰更加深了,低聲告饒:“隻請您不要趕我走。我、我再也不願意過以前的日子了。”

當前的生活雖然索然無味,甚至有些可笑,不過相比起在躲藏的那半年來,這兒就是絕對的天堂。

如果她真被陳果果‘開除’,那麽她就必須再麵對以前的生活。

蘇櫻雖然心狠手辣,陰險狡詐,但總的來說還是個孩子。

天底下,又有哪一個孩子希望過那種打打殺殺的黑暗日子?

“蘇櫻,你誤會你姑姑的意思了。”

高飛插嘴道:“她不是要趕你走,而是要讓你請幾天假,跟我外出做件事。”

蘇櫻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抬起頭看著陳果果:“姑姑,你不趕我走?”

陳果果麵無表情的說:“看你以後的表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