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第1473章 那個人是誰?

第1473章 那個人是誰?

看著莫邪征東,高飛慢慢縮回了手指,說:”這些天,你已經把所有欠我的,都還請了,我不想再跟你要利息。再說了,男人其實也很自私,哪怕是死後,也不想自己的娃兒變成沒爹沒娘的孩子,所以你不能死。“

莫邪征東笑了笑,沒再說什麽,隻是抬手把高飛擁進了懷中。

嗅著她身上迷人的香氣,高飛閉上眼喃喃說道:“唉,你能這樣對我,我已經很滿足了。更何況,你為了找到傳說中的蠱婆,估計得把整個外界飛龍部都調到嶺南來了吧?剛才在大街上發生的那一切,也是你安排的吧?可謂是用心良苦。”

莫邪征東用那對傲人的豐滿,輕輕擠壓著高飛的腦袋,搖了搖頭說:“外界飛龍部總共七百多人,都已經全員來到了這邊。不過滿大街出現的那些尋寶者,卻不是我安排的。”

“也不是我安排的。”

陳果果拿著一打的啤酒走了進來,無視莫邪征東倆人做出的親熱動作,隻是微微皺眉:“我還以為這是你安排的呢,原來不是--那是誰?還有誰為了給高飛找到蠱婆,鬧出這麽大的動靜?我剛才可親眼看到了,梁嬌嬌在掀起帆布時,露出的黃白之物,絕對是真金白銀。”

“除了你我之外,還有誰能做出這麽大的手筆?”

陳果果把啤酒放在櫃子上,快步走到窗前,掀起窗簾向外看去。

外麵剛才還人滿為患的大街上,現在已經空蕩蕩的了,偶爾經過幾個人,也都是行色匆匆,背負著各種野外生存用材,擺明了是要進山的。

莫邪征東眼神一亮,若有所思的說:“除了我們之外,應該還有一個人能做到,也唯有她,才有可能會這樣做。”

陳果果轉身,看著高飛倆人緩緩的說:“你是說,沈銀冰?”

看似無意的掃了眼房間天花板一角,莫邪征東淡淡的說:“應該是她了。”

陳果果黛眉微微皺起:“我不懷疑她有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救活高飛的決心,但我隻是搞不懂,她怎麽知道你暗算了高飛,並且現在最迫切的就是要尋到蠱婆。”

莫邪征東抬手,拿過一瓶啤酒,好像用青蔥般的拇指稍稍碰了下,瓶蓋就飛了出去,遞給高飛後懶洋洋的說:“有些事,沒必要追究的太清楚,隻要對我們有利就好了。”

“對,你說得不錯。”

陳果果走了過來,也拿起一瓶啤酒打開,跟高飛碰了下說:“來,我陪你喝。”

“你最好是別喝,免得生個兒子變成傻瓜,那樣我可真就死不瞑目了。”

高飛說完,自個兒仰首咕噔咕噔的喝了起來。

莫邪征東在猜出沈銀冰也參與到尋找蠱婆的行動中後,高飛始終沒說什麽,好像根本不在意,再或者是不認識沈銀冰那樣。

可兩個女人心裏都很清楚,高飛不說,並不代表著他不在意,隻是不願意守著她們兩個說出來罷了。

想到前些天高飛曾經說過,等他死後麻煩倆人照顧沈銀冰時,陳果果倆人雖然答應下來,可心裏卻很不爽,覺得沈銀冰沒資格被高飛這樣掛念。

但現在,她們卻明白了:沈銀冰,無論她變成什麽樣子,她都像高飛牽掛著她那樣,也始終牽掛著高飛。

這算是兩個人的承諾嗎?

看著一口氣喝下一整瓶啤酒後,臉上攸地浮上一層病態紅色的高飛,陳果果忽然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沈銀冰既然已經知道他此時的處境了,那麽她肯定會在莫邪征東徹底失去‘功效’之前出現吧?

她剛想到這兒,高飛忽然說話了。

可能是很久沒喝酒的緣故,高飛喝完一整瓶啤酒後,聲音比起以前來要洪亮了很多:“我決定了,不管能不能找到蠱婆,等兔子他們會來後,我都要回內地。你們不要反對,我也不想聽到反對的聲音。”

頓了頓,高飛又說:“另外,如果沈銀冰來的話,我不想見她--”

陳果果驀然變色:“你猜到沈銀冰會來?可你為什麽要拒絕她?你可知道,她能為你爭取至少一個月的時間,來讓我們去尋找蠱婆的!”

高飛沒說話,隻是晃著酒瓶子,抬頭看了眼窗口那邊。

外麵的太陽,已經悄悄爬到了正空位置,就像高飛的眼睛裏,已經不知不覺的浮上狂躁的衝動之色。

“她就要發病了。”

陳果果心中一顫時,莫邪征東已經張開雙臂,把高飛攬在了懷中。

高飛閉上眼,低聲說:“你們要是真心對我的話,就不要再讓我這樣活下去了--這對我來說,多活一天,都是一種恥辱。”

當一個表麵方蕩,實則內心驕傲的男人,卻隻能依靠與女人做那種事活下去,這絕對是個恥辱。

如果不是莫邪征東倆人的堅持,高飛在那次七竅要出血時,也不會嘶聲大叫不許放開他了。

有時候,活著的確比死去,更需要勇氣。

當看到高飛全身開始發顫時,陳果果走到窗前,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梁嬌嬌卻不會閉眼,她那雙好看的眼睛反而瞪的很大,正所謂風目含煞就是這個樣子了,嚇得禿子幾個人不敢跟她對視。

空蕩蕩的審訊室內,隻有他們五個人。

牛局長,小宋他們都被梁嬌嬌請了出去。

上了膛的手槍,就放在長條桌上,梁嬌嬌觸手可及。

禿子盯著梁嬌嬌那雙被鋼板撐起的軍警靴,喃喃的說:“同誌,根據伐南縣這邊的,明文規定,任何人在群山中找到寶藏,都可以據為己有,最多也就是交點所得稅的,你好像沒權利把我們當做嫌犯來看待吧?”

“少跟我說這些狗屁!”

梁嬌嬌冷笑一聲,用屈起的右手食指,在桌麵上敲了敲,語氣陰森的說:“我警告你們,最好是坦白交代那些東西的來曆。最重要的是,別把我們警方當做是傻瓜。你們以為,我看不出你們是些托爾,故意拿那些佛像,來蠱惑去深山裏替你們尋找蠱婆?”

禿子的身子,猛地一震抬起頭,看著梁嬌嬌的眼神中,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還真沒想到,梁嬌嬌竟然說中了他們這樣做的初衷。

“看什麽,是不是很吃驚?哼哼,你這種小把戲,也就是糊弄一下那些被寶藏蒙住雙眼的尋寶者罷了。”

梁嬌嬌繼續冷笑,猛地一拍桌子,厲聲喝道:“說,你們的幕後指使人到底是誰,他為什麽要這麽迫切的尋找蠱婆,到底是有什麽陰謀!?”

“我、我聽不懂警官你在說什麽……”

禿子剛說到這兒,梁嬌嬌就抓起桌子上的一個茶杯,狠狠砸了過去!

啪的一聲響,茶杯狠狠砸在了禿子額頭上,瓷片碎裂,鮮血迸濺中,伴隨著他的慘叫聲:“啊!”

這要是放在內地,梁嬌嬌如此粗暴野蠻的動作,肯定是違規的,畢竟禿子也沒犯什麽罪,最多也就是居心叵測的蠱惑別人替他們找蠱婆。

可在伐南縣這地方,梁嬌嬌早就適應了這種審訊方式,頗有些‘亂世用重典’的架勢,而且別的警員在處理類似案件時,也會這樣做。

沒辦法,邊境線附近的居民民風著實強悍,警方要想震住他們,唯有用暴力,要不然他們會翻了天。

不等遭受重創的禿子明白過來,梁嬌嬌已經騰身翻過長條桌,撲到他麵前,抬手采住他衣領子,黑洞洞的槍口,就對準了他眉間,低聲道:“我不想再聽廢話。相信你也該清楚,在伐南縣這地方,死個把人根本引不起任何浪花的。是死,還是活,那得看你的表現了!”

禿子滿臉都是恐懼神色,可依舊咬著牙:“我、我真不知道警官你在說什麽,哪怕是你打死我,我也不知道!”

“行,看來是受過專門的訓練。”

梁嬌嬌鬆開禿子,到背著雙手在他們麵前來回的走著。

禿子幾個人,都盯著地麵不說話,好像地上忽然長出一朵花兒那樣,連鮮血都忘記擦了。

剛才梁嬌嬌動手時,就曾經暗中觀察過其他三個人,發現他們表麵上雖然怕得不行不行的樣子,可眼神卻跟禿子一樣,很鎮定。

她馬上就猜出這些人,可不是抽幾個耳光砸破腦袋就能唬住的了。

她當然也不會因為這幾個人隱瞞了什麽,就真把他們幹掉。

來回走了幾步,梁嬌嬌停下了,依舊到背著雙手看著禿子,緩緩的說:“如果我說,我知道從哪兒能找到真正的蠱婆,你們的幕後主使人,會不會來見我?”

禿子霍然抬頭,剛才裝出來的恐懼之色,全然不見,隻有驚訝跟不信:“警官,有些話,是不能亂說的,要不然會給你自己帶來麻煩。”

“我知道我在說什麽,還不用你們來教我怎麽說話。”

梁嬌嬌重新坐回到了長條桌後麵,抬手指著門外對禿子說:“你現在可以去外麵打電話,通知你的主子過來。記住,不管他來不來,我最多隻等他一個小時。時間一過後,我可能就改變主意了。”

“好,警官你稍等。”

禿子猶豫了下,站起身走向門口。

他走到門口時,梁嬌嬌忽然問道:“你主子,是不是在香蕉樹酒店?”

禿子回頭,臉上慢慢浮上微笑,輕聲說:“警官,依著你的權限,你該有權利去那邊查問個清楚的,沒必要再從我嘴裏乍問什麽。”

梁嬌嬌沒說什麽,隻是揮手讓他出去打電話。

梁嬌嬌在發現香蕉樹酒店的異常後,不是沒有派人去那邊查,但派了幾撥人過去,都沒查出有什麽不對勁。

人家酒店老板疤瘌哥,就是不想做生意掙錢,這也算是犯法嗎?

禿子在外麵帶了足有十分鍾後,才重新回到了審訊室內。

梁嬌嬌淡淡的問:“你主子會來嗎?”

禿子很客氣的說:“她說,請您稍後,一個小時內,您肯定會見到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