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第1543章 高手寂寞!

第1543章 高手寂寞!

剛接到陳果果的電話時,蘇櫻還是很興奮的,也沒有多想,馬上就開車一路狂奔了過來。

這段日子,蘇櫻的生活很平靜。

她是個不甘寂寞的孩子,雖說很喜歡當前這種平靜的幸福,不過卻覺得偶爾來一下刺激來刺激一下,也算是給平淡的生活增加了一抹靚麗不是?

陳果果等人為什麽要在羅口浮橋這邊黑夜潛伏,蘇櫻已經知道了,所以在來時就把她此前所用的那些殺人武器都帶來了。

可事實上,等她來到羅口浮橋這邊後才知道,陳果果之所以讓她過來,不是讓她幫著殺人的,而是讓她去做高飛的女人,或者幹脆說是‘承載體’。

那一刻,蘇櫻真的很傷心,也很失望,覺得好不容易有得到的好日子,從今晚開始就一去不回了。

不過她沒有拒絕,盡管她痛恨陳果果,那是因為她覺得做這件事,算是報答陳果果的養育之恩了,所以才能從容的麵對高飛:來吧,卡姆!

隻是讓她沒想到的是,明明因為急需女人來發、泄的高飛,竟然強忍著痛苦,拒絕了她,為此還狠狠抽了她屁股一頓。

沒有哪個女孩子喜歡被男人抽屁股,尤其是蘇櫻這種性格偏激的女孩子,所以在被高飛剛按在那兒很抽時,她就生出了趁機幹掉他的想法在高飛有些陷、入瘋狂的情況下,哪怕是脫光了渾身也全是暗器的蘇櫻,或許真能得手。最快最新無彈窗小說閱讀盡在

可就在蘇櫻剛生出這個念頭時,身體裏卻忽然騰起了一股子,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麽的感覺。

那是一種什麽樣的感覺呢?

疼,是肯定的,因為老天爺都感作證,高飛在狠抽蘇櫻屁股時,可是沒留情的。

但在疼痛之中,卻又夾雜著一絲絲的甜蜜?

嗯,就是甜蜜。

屁股被人狠抽,心裏卻給感到甜蜜,這要是放在別的女人身上,差不多得用‘犯賤’這個詞來形容了:喜歡被人揍屁股,不是犯賤是什麽?

不過對於蘇櫻來說,卻不是這樣,她之所以感受到甜蜜,是因為有了種被人關懷,是真心的關懷,就像疼愛孩子的老子,因為孩子太調皮所以才打屁股那樣。

這種感覺,是蘇櫻以前從沒有體會到過的,所以她很疼,哭的很傷心,內心深處卻有種希望高飛更加用力,最好是把她屁股打爛,然後再百般嗬護她的甜蜜感。

剛開始有這種感覺時,所以還是很害怕的,覺得她自己是不是心理變太了,就像那些喜歡被虐的島國小電影裏的女人那樣。

當然了,蘇櫻才不管自己是不是心理變太,反正她就是覺得很享受這種感覺,盡管一個勁的嚎哭,淚水一個勁的流,可在高飛放開了她後,她心裏還是有些淡淡的失落。

然後,高飛就讓她立正,滾蛋

蘇櫻就乖乖的聽話,捂著屁股滾蛋了。

她沒有真的滾蛋:大晚上的大老遠跑來了,卻在屁股上挨了一頓抽後,就灰溜溜的滾蛋,這對從懂事起就立誌做個小魔女的蘇櫻來說,肯定是沒麵子的事。

當然了,她也不會去找陳果果算帳,指責那個蛇蠍心腸的姑姑什麽,隻是滿臉都是受傷的樣子,踢踏踢踏的向西隨便走去。

蘇櫻邊走,邊回味高飛揍她屁股時的那種怪異感覺,想著想著就入神了,隨即盤坐在一棵樹下,神遊天外直到聽到尖利的嘯聲傳來後,才猛地清醒。

再然後,她就聽到了隱隱的打鬥聲。

大半夜的,除了高飛、陳果果等人外,還有誰會在河堤周邊打架?

肯定是高飛等人發現了敵人,這才開打了。

蘇櫻骨子裏有著太多的不安定細胞,聽到打架的聲音傳來後,立馬就不胡思亂想,也不覺得屁股疼了,立即借著花木的掩護,飛快的向那邊潛伏過去。

她看到了一個白衣、白發、白眉毛白胡子的老頭,正在與一個光頭鏖戰,在他們周圍的地上,還躺著幾個黑衣人,從他們一動不動的樣子上來看,估計是死翹翹了。

蘇櫻不認識白胡子老頭等人,卻認識光頭,那是葉心傷,心中很是遺憾的想:唉,都怪我剛才胡思亂想,沒能及時注意到這邊發生了爭鬥,錯過了看好戲的機會。

就在蘇櫻有些遺憾時,現場情況突變,白衣老頭一掌,就把葉心傷給打了出去!

依著蘇櫻的眼力,自然一眼就能看出葉心傷胳膊被人打脫臼了,心中登時冒起一股子涼意:嚇,葉心傷打架就夠牛比的了,竟然還不是人家的對手!

唉呀,不好,白胡子老頭要對他下毒手!我、我是是不是該出去救他?可我要是出麵的話,會不會也被這老東西給幹掉。這該怎麽辦?

罷了,不就是被幹掉嗎,反正今晚沒有被高飛‘幹掉’,這本身就是賺了,再被別人幹掉好像也不算啥蘇櫻心裏想到這兒時,就看到白衣長老伸手去掐葉心傷的脖子,後者卻沒有丁點的反抗之力。

眼看葉心傷躲無可躲,蘇櫻正要大喝一聲‘姑奶奶在此,狗賊別動手’時,就聽到身後……蘇櫻敢發誓,就在身後不超過半米的地方,忽然響起一個蒼老,而又嘹亮的聲音:“無量天尊,居士暫且手下留情!”

“誰,是誰在我後麵,我怎麽不知道!”

這個蒼老的聲音穿進蘇櫻耳朵裏後,就像晴天霹靂那樣,把她給劈的外焦黃裏嫩,依著她耳目聰明的本事,竟然沒有察覺出有人就在她後麵。

本能的,蘇櫻猛地回頭看去,就看到一個黑色的影子,腦袋上頂著一個發光的東西,好像一隻大公雞那樣,忽地一聲就從她腦袋上飛了過去。

“誰!?”

當蘇櫻聽到白衣長老的厲喝聲,再次把腦袋轉過來時,就發現那隻‘大公雞’,已經站在了葉心傷麵前。

不知怎麽回事,白衣長老已經退到了四五米開外。

蘇櫻這才發現,這隻‘大公雞’,原來是個和尚,老和尚,也是花白胡子花白眉毛的,不過腦袋賊亮,可不是光頭葉心傷能比的。

人家的腦袋,亮的那叫一個閃閃發光,就像一輪明月,葉心傷的腦袋跟人家比起來,最多是個螢火蟲。

“原來是個老禿驢。”

蘇櫻愣愣的看著老和尚,心裏很納悶:既然他是老禿驢,怎麽剛才喊‘無量天尊’呢,那可是牛鼻子才會喊的口號。

明明是個老和尚,卻喊道士才喊的無量天尊猛然間,蘇櫻想到了一個人:老實和尚。

沒事時,陳果果也會把一些無傷大雅的事拿出來向蘇櫻顯擺,其中就有安歸教內原西宮宮主老實和尚,現在成了京華白雲觀羅公塔守墓人的事兒。

這老禿驢最大的特點,就是亂喊口號,一會兒阿彌陀佛,一會兒無量天尊的,讓人懷疑他腦子肯定受刺激了,要不然不會這樣亂七八糟的。

蘇櫻沒有猜錯,這個老和尚正是白雲觀的守墓人,老實和尚。

“善哉,善哉,老衲隻是一個無名小卒,無量天尊。”

剛才在電光火石間,就與白衣長老對抗一招,迫使他縮手迅速後退的老實和尚,現在很謙虛的樣子,特別招人恨:如果他真是個無名小卒的話,怎麽可能在瞬間,就迫使白衣長老放棄傷害葉心傷,不得不後退?叁江閣手機閱讀

“無名小卒?咯咯,我才不管你是不是無名小卒,我隻知道我避世二十多年了,今晚終於可以找到一個有實力的對手,來痛痛快快的幹一架了。噶,嘎嘎!”

白衣長老放聲怪嘯聲中,雙臂一展好像一隻大母雞那樣,忽地一聲撲向了老實和尚。

話說高手寂寞白衣長老兄弟倆人,在河底古墓呆了那麽多年,除了自認不是銀金花的對手外,完全可以縱橫天下,最擔心的就是找不到對手,心中會非常鬱悶,今晚竟然來了個怪和尚,恰好可以在他身上試試修行。

“居士,施主,請息怒,先聽老衲,貧道解釋一下可好?施主,善哉、善了個哉的,咋說你都不聽,你特麽的是想找死啊,草!”

現在一心向善的老實和尚,真沒打算與白衣長老動手,他剛才露麵,就是為了救人罷了,誰知道白衣長老卻不聽他解釋,撲上來好像瘋狗似的亂咬,再好脾氣的人,也會被搞得心煩。

生氣了的老實和尚,被、迫迎戰,與白衣長老鬥在了一起。

憑良心說,白衣長老很厲害,真的很厲害不過,與老實和尚相比起來,他還是差了那麽一二三四五六七八點。

沒辦法,依著白衣長老當前的武力值,還沒有陳果果的高,而陳果果在占據地利之時偷襲老實和尚,還搞了個兩敗俱傷這樣一分析,白衣長老不是老實和尚的對手,要是換成銀金花來還差不多。

千萬別以為,白衣長老隻比老實和尚遜色不多,就能跟他死纏爛很長時間,在兩個絕對高手全力對攻時,這一點的差距,也是致命的。

尤其是白衣長老渾身是戾氣,而老實和尚現在則有了幾分‘仙風道骨’的樣子,正所謂邪不勝正,戾氣碰到仙氣,尤其是比它要強的仙氣,失敗就是唯一的下場了。

“吼啊!”

白衣長老在幾分鍾內,就連續攻出七十三拳、八十四腳後卻沒收到效果,心中戾氣更盛,大吼一聲放棄了防守,狠狠撲向老實和尚,麵貌猙獰的樣子很嚇人,擺明是想跟他同歸於盡。

老實和尚現在也修出幾分正果了,小日子正滋潤著呢,當然不肯跟他搞什麽兩敗俱傷了,趁他心浮氣躁的份兒,瞅準機會一拳!

一拳,就狠狠打在飛撲而來的白衣長老的褲襠中。

白衣長老的怒吼聲,變成了慘叫聲,前撲的身子猛地一個後空翻,落地後轉身就跑,再也不回頭,直接跑下了河堤,一頭紮進了滔滔黃河水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