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第1636章 你算個什麽東西?

第1636章 你算個什麽東西?

掙錢,掙大錢,掙外國人的錢!

讓外國人來方家村這塊昔年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打工,讓方家村在短短一年多內,就成為了小型都市!

以方家村為核心的五個村子,所有上學讀書的孩子,學費全部由村裏掏,所有年過六十周歲的老人,在領取政府給的那部分養老金後,每人每個月再額外領到村裏發放的五百到一千的養老金。

方家村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都是因為去年時村裏來了個年輕人。

就是他改變了方家村等村子的命運,在這些思想頑固、保守的老頭老腦心中,那個年輕人是大家的萬家生佛,理應給他立像。

並定下規矩:任何車子,不管是來自哪兒的,經過立像前時,都不得鳴笛;任何人,都不許對雕像有半分的不敬--為此,還專門成立了一個巡邏小組。

老年會的力量是強大的,方立柱等人隻好接受,要不然會被他們拿拐杖砸死的。

當今社會,隻要有錢,就沒有辦不了的事,在決定給高飛立像後,方家村馬上就行動起來,僅用了短短的一個禮拜,就把雕像豎了起來。

或許真是天意,雕像豎起來的那天,高飛恰好被困在河底古墓,九死一生這輩子都別想出來了--得知這消息後,方立柱在沉痛的悲傷之餘,也算是鬆了口氣:高飛要是真掛了,那麽這個雕像立的可就名正言順了。

給死人立像,總比給活人立像要容易讓人接受很多,這是個事實,與冷血、沒良心等詞無關。

也正是高飛陷進九死一生的境界,所以方家村這邊對他更是‘緬懷’的很,絕不允許任何人嘲笑這尊立像。

所以呢,當方立柱聽到國際友人在雕像前胡說八道時,滿腔的沉痛就化為暴力發些了出來,狠狠教訓了權金一頓,結果卻恰好碰到田領導,跟南韓大使館的人來方家村。

如果是放在以前,麵對南韓大使這樣的高人,方立柱肯定會心慌的,畢竟不管他在方家村有多麽狂,可終究是個沒見過多少大世麵的村幹部。

不過讓他狂喜的是,高飛竟然也到場了。

高飛沒有死,回來了!

盡管他是喬裝打扮,一看就知道沒臉見人,同時也證明了他對方家村給他立像這件事很不滿,但總的來說,方立柱卻不在乎這些:隻要高飛能好好的活著,一切問題都不是問題。

再說了,就算高飛不爽方家村給他立像,可也是老年會那幫老頭子堅持的,他方立柱隻是個執行者罷了。

此時,在方大爺怒砸田領導後,又憤怒於國際友人的嘴臉,逼著他去把南韓人趕出方家村,方立柱馬上就看向了高飛。

站在人群中的高飛,微微點了點頭。

正如方大爺所說的那樣,現在方家村可是個金銀寶地,在天涯集團的帶領下,短短一年內就有超過十數家的知名國外大企業入內。

當然了,這一切都離不開高飛的暗中運作。

他有美國離子基金、英國菲利普家族、德國日耳曼之光,甚至在俄羅斯、古巴都有著大量關係,要是不動用他們才是傻瓜。

剛開始,這些企業入駐方家村時,都是看高飛麵子的,投資不是很大,甚至有兩個單位在籌劃之前,決策者就做好了虧損的準備,準備等虧損的承受不了後,就關門大吉。

這些單位開始運行後,都在最短的時間內實現了贏利,引起了他們極大的興趣,並派出專人調查怎麽回事。

那些專業調查小組為此耗時半個月,最終得出了一個讓外國人目瞪口呆的結論:方家村的風水,特別好!

具體的來說呢,就是在方家村的企業,除了環境不錯之外,無論是生產質量還是廣告宣傳,都無法與別處的同產品相比,但就是好賣,甚至是脫銷。

絞盡腦汁都沒搞清楚咋回事的調查小組,一個偶然的機會聽上了年紀的村民說什麽,現在方家村的風水格局有了質的改變,以前死氣沉沉的晦氣蕩然不見,唯有鮮活的靈氣圍繞村莊……

調查小組馬上就轉移了調查目標,重金從寶島請來了一位大師。

那位風水大師剛來到方家村的牌坊前,還坐在車裏呢,就撫額驚歎:唉喲,這不是個聚寶盆麽,實乃經商的絕佳之地!誰要是來這兒投資建廠,就是想虧本都難啊!你們看,現在這村子的格局,是不是個很像個聚寶盆?

原來世間竟然有這樣的風水寶地,在這兒做生意想虧損都很難!

靠,既然這樣,那還不抓緊投資,等待何時?

於是乎,各大企業立馬住家投資額度,兩個月內入駐方家村的總資產,就翻了十倍,更有大批專業技術人員來到此地,磨刀霍霍。

方家村是塊投資的風水寶地這條消息,在最短的時間內就蔓延開來,結果就是造成現在方家村‘寸土寸金’的形式了。

當然了,這種消息是上不得台麵的,但越是藏著掖著的消息,傳播的速度就越快,並迅速衝出國門,走向世界了……

現在方家村的村委會,每天都得接待至少三個外地企業的前來洽談投資小組--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崔之龍卻拿著大星電子要撤資來威脅,方家村的長老會才不會含糊,馬上就攆著方立柱去找南韓人。

得到高飛的同意後,方立柱馬上就拿出電話,撥了個號,左手掐腰好像領導那樣,語氣不善的說了幾句什麽,不等那邊有啥反應,就很霸氣的扣掉了電話,然後就斜著眼的看著崔之龍,小聲嘟囔:“你個死棒子,就等著好看吧!”

崔之龍此前就遇到過幾次這樣的事,本國利益受到損害後,馬上就用撤資來威脅地方上,然後就會收到更大的利益,屢試不爽。

可現在,他卻有些傻眼,沒想到方家村的態度竟然比他還要強橫,絲毫不在乎數十億的投資相貌能不能留下。

相比起目瞪口呆的崔之龍來說,田領導則更是彷徨不知所措了。

他奔向借著國際友人被野蠻的方家村人暴打事件,引申到官場上去,拿方立柱這個小村長當突破口,給那邊一套凶狠的聯合組合拳,徹底把對方打暈,從中獲取更多利益的。

隻是他做夢也想不到,他方才的那番即興表演不但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讓他陷進一個無比難堪的地步:一群七八十的老頭子,把他罵了個體無完膚不算,還敢動手打他,偏偏他除了受著外,沒有丁點的辦法。

你算個什麽東西?

這句話對於田領導的打擊,可以說是致命的。

如果是年輕人衝他罵這句話,或許還不會有啥事,關鍵是這樣罵他的是一群老人!

在自古以來就提倡‘老人是個寶’的華夏,某個官員要是獲得了老人們的愛戴,那麽他就算沒有輝煌的前程,也會在民間留下清白的名聲。

同樣,一個官員要是被一群老人拿拐杖砸腦袋,還罵他是什麽東西--相信他的仕途就此終止了:不管他是屬於誰的人,工作能力又有多麽強,誰也不敢再用他了。

更何況,剛才他可是親眼看到,有很多圍觀者拿著手機拍攝的,相信最多到中午,他此前所遭遇的一切就會在網上看到,然後引起極其大的惡劣影響。

當代社會,一個官員的醜惡嘴臉一旦被在網上曝光,結果隻能是黯然走人,才不會管你老子姓李還是姓馬。

跟田領導一起下來的含局長,此時正為自己剛才‘沒來得及’有所動作,而冷汗直冒,同時也大呼僥幸,悄悄走開了幾步:遠離田領導這種倒黴鬼,就是遠離危險啊!

這時候,跪在地上的權金,跟他的女朋友金立智也傻了:被痛扁了一頓還不算,還會連累到集團?

崔之龍不知道大星電子集團為啥來方家村投資,權金倆人卻很清楚:大星電子從去年起,就因為董事長的一個錯誤決定,給集團造成了聚大損失,受到了董事會的嚴厲批評,聲稱一年內要是不扭轉集團現狀,將會重新推選董事長。

壓力山大的董事長,就是在走投無路快要絕望時,得知華夏竟然有個任何企業入駐,都能回報頗豐的風水寶地,立即就特別重視了起來。

因為地域的關係,自古以來朝鮮半島就受大陸傳統文化影響,他們也很信任風水學之說。

當然了,他們很固執的以為,風水學的起源地是朝鮮半島的‘東方仙派’,隻是在中土發揚光大罷了。

本身就是一名虔誠道教弟子的董事長,馬上就孤注一擲,派心腹手下趕來了方家村,力爭在最短時間內,在這兒投資建廠,希望能收到讓他驚喜的回報。

這在大星電子集團內不是什麽秘密,而且很多職員也都相信這些,所以董事會並沒有反對,隻是冷眼旁觀。

南韓人在付出很多努力後,終於獲得了在方家村投資建長的資格,總部已經為此做好了全部準備,就等著在下月一號正式動工呢。

就在這節骨眼上,因為權金嘴巴犯賤,惹惱了方家村人,老年會那群老頭,蠻橫的要求大星電子退出方家村--權金現在魂兒都飛了,連身體上的疼痛都感覺不到了,就知道傻愣愣的跪在那兒,一動不動。

“抱歉,請讓讓,請讓讓!”

就在小廣場上圍觀人越來越多時,七八個身穿工作裝的南韓人,連聲道歉的從外麵擠了進來,帶隊的正是大星電子在方家村的最高領導權誌行。

權誌行腳下的運動鞋上沾滿了泥土,在接到方立柱的電話時,正在附近野外勘察建廠地質。

聽方立柱在電話中,語氣很不善的說要與大星電子解除合約,收回土地後,權誌行就好像被晴天霹靂給劈了一下那樣,差點栽倒在地上。

連勘察地質的儀器也不要了,立即用最快的速度跑了回來,想搞清楚到底是咋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