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第1898章 長街馬蹄聲!

第1898章 長街馬蹄聲!

“報告!”

就在楚揚跟金上校握手時一個戰士從沙丘後方分身跑了上來大聲說:“有十幾個人從焦點(焦點是指地下樓蘭的風口位置)向西、北、東三個方向逃竄!已經確定他們就是非法偷渡入境的恐怖分子請指使!”

“立即——”

聽說還有漏網之魚後金上校想都沒想正要下令派人去追殺楚揚卻攔住了他:“稍等這位兄弟能不能仔細說說逃跑的人中有沒有女人?”

隨著現代化科技的發展尤其是華夏當前也特別看重軍事所以軍方擁有很多特殊的先進儀器來協同作戰比方望遠鏡就有能在黑夜中也能清晰分辨別人相貌的功能

所以楚揚才會這樣問

那個士兵不認識楚揚更不知道他是什麽人下意識的看了眼金上校

金上校點了點頭後他才抬手給楚揚敬禮大聲回答:“有!目前總共發現兩個女人一個是身材高大的外國女人一個是亞洲女人但她卻是被人扛在肩膀上的——本來他是向這邊跑來的但在這邊戰鬥打響後他馬上就轉向正北方向了!”

“除了那兩個女人其他人都隨便軍方處置但請金上校要小心那些人的單兵作戰能力非常強我本人建議軍方沒必要再去追殺他們了正所謂狗急了跳牆窮寇勿追”

楚揚想了想才對金上校提出了中肯的意見

他這樣說是有道理的

別看剛才在己方不損傷一人的情況下就全殲了包括一個圓桌騎士在內的上百神仆但那隻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罷了

如果人家有所準備就算最終成編製的華夏軍隊獲勝可特定會付出傷亡的代價

那些從焦點逃走的神仆相比起被全殲的這些來說戰鬥能力更為強悍要不然也不會被珈瑪麗帶著去攻打風口了

更何況人在逃命時所爆發出的戰鬥力也是不能被忽視的如果為了這十幾個漏網之魚讓軍方發生傷亡那未免不美畢竟眼前的功勞就已經足夠了

金上校沒有一絲猶豫就聽從了楚揚的委婉勸說:“多謝楚大校的指點我不會讓我的任何一個兄弟流血犧牲的!”

“那就好”

楚揚抬手還了金上校一個軍禮:“我們先走了”

目送楚揚跟商離歌快步離開後那個戰士才小聲的問:“金上校這位是大校?”

楚揚以前就是華夏軍人這些年他雖然沒有在部隊服役不過他的關係卻在軍方而且已經從當初的小上尉積累升到了大校

金上校沒有回答部下的問題隻是答非所問:“你有沒有聽說過龍騰十二月的神話?”

龍騰十二月的不敗神話是個華夏軍人就知道的

雖說這個士兵能從楚揚的年齡上判斷出他不是老龍騰的人可從金上校的反問中卻能猜出他至少跟那個不敗神話有很深厚的關係

“有一天希望我也能成為他這樣的人”

望著楚揚倆人很快消失的方向士兵在心裏默默的念叨

不久前他可是親眼看到楚揚在殺人時的瀟灑樣子了覺得這才是真正的男人

殺戮總能激發起男人骨子裏的雄心壯誌

楚揚當然不知道這些他跟商離歌在下了一個沙丘後就停住了腳步輕歎一聲:“唉還是算了”

“不去追她了?”

商離歌也停住腳步

“不去了去了她也不認識我們反而會產生誤會”

楚揚坐在了沙子上抬頭望著黑壓壓的夜空點上了一顆煙

“嗯你說的不錯”

商離歌想了想挨著楚揚坐了下來雙手抱膝學著他的樣仰望著夜空過了片刻才說:“被人扛走的那個女人應該就是沈銀冰了吧?”

“除了她之外我還想不到別人——看來那個人是想把她交給那群死人(艾美騎士等人)的這下他得改變計劃了”

楚揚吐了個煙圈出來很快就被夜風吹散了

商離歌想了想才有些擔心的說:“那個人會不會趁機對沈銀冰……不利?”

讓沈銀冰答應赫拉去傳說中的亞特蘭蒂斯這是楚揚當初在寶島時跟她說好的

不過現在商離歌卻擔心那個扛走沈銀冰的人會在艾美騎士等人死翹翹失去聯絡後對她有那種想法

畢竟沈狼主可是個頂級大美女是個男人就該對她產生非分之想才對

“這一點你放心我已經做出安排了”

楚揚搖了搖頭示意商離歌別擔心沈銀冰會受到無所謂的傷害

“嗯這樣就好”

商離歌點了點頭又問道:“你確定她會跟赫拉一起都被亞特蘭蒂斯所控製了?”

“以前很確定但現在有些不確定了”

楚揚搖了搖頭沉默片刻後才說:“離歌我有些預感好像她就在我身邊的某處始終在時刻關注著我但我隻要想去發現她她卻會馬上消失了而且今晚的計劃中好像就有她策劃的影子因為鄭腐是不可能這樣了解西方人的前進路線以及——”

說到這兒後楚揚忽然停止了說話

商離歌愣了下才低聲問道:“你是在懷疑她壓根就沒有去亞特蘭蒂斯?她在哪兒很可能從鄭腐那兒得到消息?”

不等楚揚回答商離歌就從沙子上跳了起來興奮的低聲叫道:“對肯定是這樣!要不然的話鄭腐不可能聯係到你也唯有她才能知道該怎麽樣才能找到聯係你的方式!快我們去找鄭腐!”

楚揚也跳了起來但很快就再次坐了下來

“怎麽了?”

商離歌有些納悶的問

楚揚苦笑搖了搖頭:“就算我們猜到這些去找鄭腐他也不肯承認的她更不會出麵見我”

商離歌緊緊的抿了下嘴角喃喃的說:“這、這倒是真的真沒想到她會跟鄭腐合作了——可我們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點點線索卻不去追查難道需要她主動跳出來嗎?”

“主動跳出來?”

楚揚一呆忽然笑了緩緩點頭:“對!既然我們找不到她她也一直躲著我們那我為什麽不想個辦法讓她主動跳出來呢?”

商離歌眼睛一亮急聲問道:“該怎麽辦?”

“等除了等之外我們暫時還沒有別的辦法”

解紅顏緊緊握著秦城城發抖的右手用鎮定的語氣說:“不要慌一切都會過去的平安的過去現在我們必須得保持冷靜千萬別影響到陳果果跟女王殿下要不然情況就會很糟!”

秦城城也算是命運坎坷了不過相比起解紅顏來說她所受的磨難還是少了太多

太多的磨難不但能讓人迅速成長還能培養出足夠的冷靜

就像解紅顏一樣很清楚哪怕是天塌下來也不能讓現在生命已經垂危的陳果果受到影響更不能讓拚力在救她的莫邪征東分心所以她才一次次嚴令雪花等人絕不能把風口那邊的不利消息傳進去

絕不能

當前唯有等

解紅顏把所有的希望就寄托在了給王晨打的那個電話上

可高飛能否及時趕到她不知道自然也無法確定

但她當前必須得拿出足夠的信心給秦城城、水兒還有聚集在身邊的那些王宮工作人員(太監、宮女、護衛大臣)一個安慰

心理安慰!

隻要她能裝出一副天塌下來有她扛著的鎮定樣這些人才不會心慌四處亂跑亂嚷才能不會影響到莫邪征東跟陳果果

但實際上在擋住第四撥向莫邪征東救助的護衛趕來時解紅顏內心所有的希望就已經崩潰了:那麽多護衛竟然攔不住敵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請來解救陳果果的外科大夫也很可能已經遇難了

陳果果今天必死無疑

如果一旦那些外敵入侵地下樓蘭縱有十數萬臣民可在現代化武器麵前他們可是沒有絲毫的反抗力

更何況接近兩千年來地下樓蘭也不曾有過一次戰鬥人們就像從動物園出生的老虎那樣哪兒懂得該怎麽自己捕獵?

可就算是解紅顏也崩潰了隨波逐流除了提前害死陳果果之外一個懷孕的莫邪征東又怎麽能抵擋那麽多的外來侵略者?

她再厲害也隻是一個人還是個懷了孕的女人!

所以呢就算解紅顏內心早就崩潰絕望她所做的也隻能是堅持裝作一副鎮定的樣子不停的給身邊人鼓氣

在這一刻她已經成了王宮麵前這上百號人的精神支柱

大家之所以還沒有亂跑就是因為她還站在這兒!

一個女人一個受盡磨難的女人此時卻像一杆標槍那樣站在台階上腰身沒有丁點的彎曲下巴驕傲的昂著就像沒有聽到那些太監、宮女的哭聲一樣

她在靠什麽來支撐?

高飛?

高飛能否到來搶在地下樓蘭被外敵攻破之前?

他來了後能否一個人力挽狂瀾?

解紅顏對他沒有絲毫信心可也隻能欺騙自己對他有信心十足的信心

要不然陳果果好多人都得死!

嘩嘩嘩!

遠處的長街上又響起了急促的馬蹄聲響

每一聲都像是敲打在眾人的心尖上產生出恐懼的顫栗

這種情況已經發生過四次了

四個身負重傷的護衛先後縱馬長街前來王宮求援

這次的馬蹄聲好像比前四次加起來還要密集

就像是在逃命

人唯有在逃命時才能發揮出他最快的速度

難道風口終於被外敵攻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