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驕

第689章 殺雞儆猴

第六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2更求花)

在趙恒謀劃著如何算計黑青天時,蔣天軍正呆在家裏吃晚飯,在警察局折騰十多個小時的他,好不容易在律師重金保釋下回到家裏,飯都還沒吃兩口就收到李潮仁的電話,後者向他借錢求教。

蔣天軍心裏雖然喝罵幹兒子這時還招惹是非,但也感覺得出後者心情相當惡劣,於是也就忍住斥責的話,在感覺不便出去之餘,他給趙恒發了個短信,蔣天軍現在能夠完全信任的人唯有趙恒。

收到趙恒確認消息之後,他就安心喝著柳如雪燉的雞湯,漂亮精致的女人因為這兩天的事憔悴了不少,但還是擠出笑容伺候蔣天軍,讓後者不至於感到內憂外患,蔣天軍喝下半碗湯後輕笑開口:

“如雪,這幾天辛苦你了!”

蔣天軍笑容溫暖:“白天伺候我女兒,晚上伺候我!”他眼裏流露出一抹感激和歉意,盡管眼前女人是主動跟著他的,他也全心全意寵著她,但心裏依然有著愧疚,自己讓她承受太多風險了。

“小丫頭沒給你氣受吧?”

他望了一眼樓上臥室,那是他跟前妻生的女兒,名叫蔣雯雯,雖然隻是十一歲,卻人小鬼大,不僅在學校是個無人敢招惹的小魔頭,在家裏也經常給柳如雪臉色看,一點都不給這後媽半點麵子。

“沒有,她很乖!”

柳如雪紅唇輕啟,笑容展現著成熟的魅力道:“她雖然隻是十一歲,但比同齡人懂事很多,她已經知道家裏發生的事,清楚你不易,所以這幾天都很乖巧很生性,早上和晚上都很聽話喝牛奶。”

蔣天軍眼裏劃過一抹欣慰,微微一握女人的手:“也就隻有你這樣寬容教導她,換成其餘人怕是早放棄那無法無天的丫頭了,如雪,嫁給我蔣天軍這些年,你辛苦了,整天跟著我擔心受怕!”

柳如雪也輕握著男人的手背:“跟你之前我就知道辛苦,但我依然選擇跟你,這就表示我不會後悔,何況你一直對我很好,為你做點事情我很樂意,你趕緊趁熱喝湯,喝完後好好洗澡睡覺。”

“也許一覺醒來,什麽事都已經過去!”

蔣天軍低頭喝著滾熱的雞湯,或許是女人的這份愛意和溫暖,讓他臉上疲倦散去不少,隻是他隨後又捕捉到女人眼裏劃過一絲猶豫之色,蔣天軍抬起頭一笑:“你有事?什麽事?說出來吧。”

“你我不該有秘密!”

柳如雪輕輕搖頭沒有回答,隻是讓蔣天軍把湯喝完,她心裏確實有點事,但覺得這時候說不合適,蔣天軍捏著湯匙一笑,他似乎猜到女人在想些什麽,落落大方開口:“是不是關於林豪南?”

柳如雪神情微微一怔,看著蔣天軍明亮的眼睛苦笑一下,被戳破心事的她沒有選擇逃避,而是輕輕點頭:“我知道他對你不利還差點讓你橫死,我也不怨恨你殺了他,我隻是想拜祭拜祭他!”

“純粹是看在當年的一點交情!”

她眼裏有著一絲苦楚:

如非她,林豪南也走不到這地步。

蔣天軍伸手一摸女人光滑的臉頰,語氣充滿著無盡的溫柔:“這隻是小事一樁,你沒必要壓製在心裏,我還可以告訴你,他還活著、、沒死、、、因為他還有點價值,不過你暫時不能見他!”

在柳如雪身子一抖滿臉訝然時,蔣天軍綻放出溫暖笑容道:“待我從他口中問出想要的東西,在他橫死之前我會讓你見他一麵,我一向相信你對我對婚姻的忠誠,所以我不介意你到時見他。”

柳如雪微微顫抖:“他還活著?活著?”

蔣天軍點點頭:“活著、、不過活不久、、”他盯著容顏精致的女人,開門見山的道:“我為了你放過他沒有十次也有八次,但太平山頂的圍殺絕不可以容忍,否則以後會有無數人要我命。”

“所以他必須死!”

他沒有隱瞞林豪南暫時活著,也沒有欺騙他能活下去。

在柳如雪的沉默中,他聲線平緩道:“盡管我知道你心裏很淒然,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林豪南沒有活路了!就算我肯放過他,其他人也絕不會給他生路,當他率眾圍攻我就注定再無生路。”

“如雪,你不要怪我!”

柳如雪開始沒有回應,良久之後歎道:“我不怪你,你已經放過他很多次了,這次確實不能原諒了,我也盡力了、、、他咎由自取!”她說到最後幾個字聲音微不可聞,雙手還輕輕搓著衣角、、

在蔣天軍微微點頭時,一名親信快速從外麵走了過來,壓低聲音開口:“蔣先生,雁門會所的葉小姐讓人送來了一張請帖!”說到這裏的時候,他把一張精美的燙金請帖放到了蔣天軍的麵前:

“她說讓蔣先生盡快查閱,然後讓人去雁門給個回複。”

親信深深呼吸一口氣:

“葉小姐希望,蔣先生能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蔣天軍捏起一根筷子漫不經心挑開請帖,精美請帖沒有什麽內容,隻是夾了一張設計簡潔大方的紙,蔣天軍靠在椅子上打開那紙張,頓見幾個大字刺眼:入會申.請!雁門會所的入會申.請書。

“這雁門會所還真有意思。”

蔣天軍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手指捏起那張入會申.請,雁門的意思再清晰不過了,那就是給蔣天軍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隻是上次是雁門邀請蔣天軍入會,這次就讓蔣天軍自己填寫申.請。

改過自新之餘,也表示要蔣天軍低頭妥協!

顯然太平山頂一戰,讓雁門知道蔣天軍並非混吃等死的主,戰鬥力一如當年勇猛強悍,所以就再給他一個選擇雁門的機會,隻是和記橫死這麽多人,雁門又不便邀請,因此讓蔣天軍低頭認錯。

高高在上,蘊含施舍之意。

‘茲!’

蔣天軍冷笑著把這份入會申.請撕成粉碎,撒落地上後重新捏起湯匙:“替我告訴雁門香港會所的主事人,雁門有本事就弄死我蔣天軍,至於入會那是絕不可能,我蔣天軍絕不入這個邪門。”

親信點頭離去,卷起滿地紙碎。

柳如雪看著外麵嘴唇微咬,緊緊握著蔣天軍的手道:“天軍,這雁門究竟什麽來路?怎敢這樣囂張讓你入會?”隨即她又神情猶豫了一下:“要不咱們就入了它?這樣可以減少一些壓力。”

“跳梁小醜!”

蔣天軍勾起一抹溫潤笑容,輕聲寬慰著柳如雪:“這個會所想錢想瘋了,入會要一個億,還要每年都交一次,你說我會當這個冤大頭嗎?一個億足夠讓不少兄弟吃香喝辣,你不用擔心這事。”

在柳如雪暗鬆一口氣時,蔣天軍眼裏卻多了一份凝重,他很清楚自己拒絕雁門的最後機會,會換來無盡的報複和打壓,雖然k記有二十萬幫眾,跟各方也算有交情,但他依然感覺到一股壓力。

半個小時後,去雁門回話的親信重新站到蔣天軍麵前,還帶來一個雁門要他轉交的黑色盒子,檢查沒有危險後打開,相隔數米的蔣天軍目光一凝,黑色盒子很漂亮,不過最漂亮的是裏麵東西。

一隻雞,一隻被割喉的雞!

殺雞儆猴!

“告訴雁門會所,讓他們三天內滾出香港!”

蔣天軍把最後一口湯喝完,握著驚慌失措的柳如雪:

“三天不走,我就讓它雞犬不留!”

ps:第二更殺到,

謝謝js朱打賞作品588幣、海的浪子打賞1888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