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召喚空間

第541章 .張揚到

第五百四十一章 .張揚到

徐曉剛此時正一臉憤怒的神情看著眼前的這名小警察,如果不是他母親孟翠翠使勁的拉著他,估計他已經衝上去與對方拚命了。

今天,他與母親孟翠翠一起來到天陽市看望他的姐姐,當然,徐曉剛更想見到的還是那個已經被他當成偶像崇拜的姐夫。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剛下火車就遇到了一個搶包的小賊把孟翠翠的包搶走了,那包裏可是裝著不少錢,頓時徐曉剛就追了上去,並且成功的將包搶奪了回來,而且還將那個小賊教訓了一頓。隻不過,為了避免麻煩,他沒有報警,就放了那個小賊。

但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他們還沒有走出火車站,那個被他放走的小賊居然領著兩個警察出現在他們的麵前,並且惡人先告狀的說自己被徐曉剛打了。

那兩個警察明顯與小賊是一夥的,他們什麽連調查都沒有,就把徐曉剛抓到警察局,並且嚴厲要求徐曉剛給小賊賠償。

徐曉剛也算是機靈,知道自己被人家黑了,於是就以自己沒有錢讓別人給他送錢為借口,給何東打了電話。

“明哥、強哥,這母子兩個一看就知道是外地農村出來的,估計他找的姐夫也是來咱們天陽打工的沒有背景的土鱉,這一次一定要狠狠的宰上一刀!”而在一間辦公室裏,一個頭發染成黃色的年輕人,正殷勤的給兩個警察點著煙。

“我們怎麽做還用你教?”一個警察直接冷哼了一聲,看向這個黃毛的眼神全是鄙視不屑的光芒。

“我告訴你,一會你裝得像一點。嗯,就說你的胳膊被打斷了,腦袋也暈,還惡心要吐。還有胸口也痛!”另外一個警察直接交代道。

“明哥,強哥,你們就放心吧!這又不是第一次了!”黃毛得意的說道。

原來這三個人可以算是典型的警匪勾結,黃毛就是在火車站蹲點的小偷,他偷竊或者強搶獲得的財物都會按照一定比例上繳給兩個警察,而那個兩個警察則是他的保護傘。負責在群眾抓住他的時候。把他解救出來。

甚至如果發現軟弱老實的人,還可是實施一下欺詐勒索的手段,徐曉剛母子兩個就是他們這一次的目標。

他們這麽做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所以三人根本一點心裏壓力都沒有,直接就在辦公室裏嘻嘻笑笑的等待著肥羊出現。

“砰!”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大門突然被人猛然推開,然後就見到一群身穿警服的人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

“他媽……!”在門被突然推開的瞬間,那兩個警察臉上同時露出了怒容,甚至黃毛更是張嘴就準備罵人。

但是他們看清楚進來的人是誰的時候,三人的臉色同時一變。黃毛更是如同條件反射一般,雙手抱頭就蹲在了地上。

“你們這是在幹什麽?”張揚看著屋裏的三人,臉色無比的冷峻。

“報……報告張局長,我們在……在……!”明哥臉色蒼白的結結巴巴的不知道該說什麽。因為眼前這人他們可是都從電視講話中見到過,那赫然是他們的大bss。

而且最關鍵的是,這些人衝進來之後。所有人的表情都異常的冷漠嚴峻,一看就知道有事發生,而且絕對還不是什麽好事。

“你說,你們在幹什麽?”明哥的結結巴巴讓張揚露出厭惡的表情,他直接一指另外一個強哥問道。

“報告張局長,我們正在接受受害人的報案!”強哥明顯反應快一些,心裏素質也比較強,聽到張揚的問話之後,頓時立正的大聲說道。

“受害人?是他嗎?”張揚又一指那個還像犯人似的蹲在地上的黃毛問道。

“是的!”雖然黃毛現在的樣子更像是個罪犯,但是強哥也隻得硬著頭皮點頭道。

“你叫什麽名字?因為什麽事情報案?”張揚直接就看向黃毛繼續問道。

“我……我……!”雖然黃毛有兩個警察做靠山。幾乎等於是天天都在和警察打交道,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麽,今天在張揚的注視下,他突然有種心慌的感覺。

“哼!”一看這三個人的表情,張揚頓時就知道這其中肯定有貓膩。其實不光張揚了,就是跟隨在張揚後麵的那些警察,也都看出了一些什麽。

“蔡強、王立明,你們兩個在搞什麽鬼?”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胖胖的警察突然對著這兩個警察大聲的吼叫了起來。

“劉局!我們沒有搞什麽鬼呀?”此時明哥也慢慢的恢複了過來,雖然臉色還有些難看,但是卻也不再那麽緊張。

這個劉局雖然隻是火車站警察分局的副局長,但是卻是主管治安的,也就是他們真正的頂頭上司。

“是呀,劉局,我們真沒有搞什麽鬼!”即使蔡強更是咬緊牙關的狡辯道。

“我聽說你們今天抓了一個叫徐曉剛的少年,以及他的母親。是不是有這麽一回事?”張揚希望能在何東到來之前就把事情解決道,但是眼前這兩個人卻擺出一副打死也不說的架勢,於是他也就不再客氣,直接進入了主題。

“啊!”張揚的話音剛落,蔡強和張立明同時大吃一驚,而蹲在地上的黃毛更是雙腿一軟,一屁股坐在地上。

此時三人才徹底明白,眼前這幾位天陽市警察界的大佬為什麽會氣勢洶洶的出現在這裏,原來都是因為他們剛剛抓到的那對母子。

三人現在腸子都悔青了,沒有想到這一次居然踢到這麽大一塊鐵板,連天陽市警察係統的大boss都驚動了,看來這事絕對不會這麽輕易了解。三人現在的大腦都在飛快的轉動著,希望能找到最後的一線生機。

“快點說,被你們抓的人呢?”這個時候,另外一個警銜也不低的警察,也就是東城分局的洪局長突然再次大聲的質問道。

此時洪局長已經沒有了一開始被張揚一個電話叫來的恐慌,甚至心裏還有些驚喜的成分。因為雖然明麵上火車站警察分局歸東城分局管理,但是因為火車站是個特殊的地方,對於警力的要求很高,所以火車站警察分局的蔡局長屬於高配,級別與自己相同,而就是因為這樣蔡局長就一直與自己不對付,對自己的命令陽奉陰違。

而且聽蔡局長不光不把自己放在眼裏,甚至還依仗著自己的老資格,不把張揚放在眼裏,好幾次酒後還咒罵過張揚,說張揚是靠著裙帶關係才當上天陽市警察局的一把手的。

其實眾人心裏也都明白,他那是嫉妒,蔡局長確實是老資格了,真正說起來,他都可以算是以前天陽孫家的“餘孽”,隻不過他自我保護得好,沒有被孫家連累,甚至在孫家倒台之後,他還與孫凱明競爭過這個第一局長的寶座,隻不過他因為脾氣臭人緣差,再加上孫凱明有何東的幫助,所以就沒有競爭過孫凱明。

後來,孫凱明也是三級跳遠般的高升為副市長之後,他又心動了,不過最後的結果再次令他大失所望,坐上第一局長寶座的赫然是一個比他小了將近三十歲的年輕人。

這個結果如何能令他服氣,於是他也算是自暴自棄,整天就窩在自己的一個小情人那裏,甚至連工作都不理會了,而也正是蔡局長的不作為,導致火車站警察局變得有些烏煙瘴氣。

對於這一情況張揚也知道,不過他剛當上局長沒多久,正是收攏人心的時候,所以也不想直接對蔡局長出手,以免被人猜疑,說新局長肚量小容不下老人。所以,對於火車站警察分局的工作,他一般情況下都直接交給劉副局長去處理。

“在……在……羈押室!”在眾多大佬氣勢的壓迫下,王立明驚恐的指著外麵說道。

“走,去羈押室!”聽了這話,張揚轉身就朝外走去。

當眾多警察局的大佬離開這間辦公室的之後,蔡強頓時驚慌的抱著腦袋低吼道“完了,完了,這下踢到鐵板了!阿明,你腦子轉得快,快點想辦法呀!”

“咱們這次是徹底的撞槍口上了,你沒看連張揚都來了,我能有什麽辦法!”王立明此時也是臉沮喪的神情。

“啊,這次死定了!”蔡強驚慌失措的喊叫著,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看到黃毛還坐在地上,頓時惱羞成怒的就衝了上去,對著黃毛就是一頓痛打,而且一邊打還一邊罵“混蛋,都怨你,老子打死你!”

“好了,別打了。你快點給你大伯打電話,現在能救咱們的隻有他了!”王立明還是最先冷靜了下來,他連忙拉住蔡強說道。

火車站警察分局的蔡局長不是別人,正是蔡強的大伯,一直以來他都認為有大伯關照,什麽都不用怕,否則他也不會如此膽大妄為的做出這樣的事情。

“好好好。我這就打電話!”蔡強慌亂的掏出手機,就開始撥打。

“黃毛,我警告你,一會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你要是敢多說一個字,後果你自己想想吧!不過,如果這次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擔下來,隻要我們兄弟兩個還在這個位置,我們就會一直罩著你!”王立明走到黃毛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