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之娛樂南韓

第817章 錄製結束;舊友閑聊

第八百十七章 錄製結束;舊友閑聊

張成元想了想道:“也不是沒有這方麵的考量,由於最近兩年身份和地位比以前高了許多、又賺了一些錢,因此確實有一些懷有某些特殊目的的女人想要接近我,而這個時候我自然得裝出一副很冷酷、很不近人情的樣子,以讓她們知難而退。

不過,更多的其實是一種習慣,即便有時候明明感覺某些女藝人對我並沒有什麽企圖,但我也依照會擺出一張冷臉來,因此嚇壞了不少同輩和後輩的女藝人。”對前輩女藝人,張成元倒不至於失禮。

金承佑道:“既然這樣,那你又怎麽能認識那麽多姐妹呢?”

張成元道:“我認識姐妹們的途徑主要有兩種。一種是跟我有過電視劇合作、特別是跟我扮演情侶的女演員,比如智苑姐、彩英姐、雅中、多海等等,由於要扮演情侶,就要放開自己的心防,因此這個時候的我就比較容易接近,而且我也會非常想去接近她們、了解她們、交好她們,以便在表演時能夠跟她們配合得更默契、更有戀愛的感覺。

第二種是機緣巧合,比如在街上偶遇、參加某個節目時碰到等等,這種情況下,她們故意接近我的可能性很小,而此時,我若突然覺得某某人應該很不錯,便會主動上前跟她們打打招呼說說話,不過隻是一次見麵是很難成為真正的朋友的,通常要遇到好幾次,經過一定的了解後,才能慢慢成為好朋友。”

這件事似乎也沒什麽好隱瞞的,張成元便比較坦率地講了出來。

金承佑道:“除了這兩種之外,就沒有其他途徑了?比如經別人介紹這樣比較常見的方式?”

張成元道:“有時候姐妹們也會介紹她們的朋友給我認識。但對於這些人我不知為何通常親近不起來,或許我下意識地又起了防範之心,不過年紀比較小的會有一些例外。”

金承佑搖搖頭道:“你交男性朋友時,不會也這麽顧慮重重吧?”

張成元道:“差不多。我所認識的男性朋友幾乎都是在跟我合作時認識的,其中拍電影、電視劇時所認識的占多數。因為拍戲時見麵次數比較多,也比較容易溝通。”

金聖洙忽然道:“我聽著聽著,怎麽感覺成元先生似乎有些可憐,明明挺喜歡交朋友的,但卻礙於各種原因,而不敢隨便去交朋友。”

張成元淡淡的道:“很多藝人不都是如此。並不隻有我這樣,而且相比起女藝人來說,男藝人要好得多的,有些女藝人隻有幾個談得來的朋友。大家都是藝人,應該知道這一點。”

金承佑道:“這倒是。嗯,泰希。你有多少可以談得來的朋友?”話題又轉到了金泰希的身上。

金泰希道:“我還行,成元所認識的姐妹當中有不少跟我關係相當不錯,另外,我自己也認識了不少要好的朋友。”

隨後,幾位主持人又比較專注地向金泰希、李荷妮、吳貞妍問起了金泰希大學時的一些事情,而不怎麽再向張成元詢問了,畢竟今日已經向張成元問了很多問題。幾乎已經喧賓奪主地把今晚的主角金泰希的“戲份”給搶去了不少。而張成元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便不再主動開口說話了,隻在金承佑等人偶爾要求他對金泰希的一些事情發表看法時,簡單說上幾句。

時間漸漸過去,不知不覺間,今晚的錄製便過去了一大半,而後次要嘉賓所參與的環節便都結束了,接下來又到了主持人單獨與主嘉賓金泰希交談閑聊的時刻,張成元、李荷妮、吳貞妍就離開了攝影棚,到隔壁的休息室暫作休息。張成元要等待金泰希自然要留下來。而李荷妮和吳貞妍則出於禮節,想與張成元寒暄敘舊幾句。

其實張成元並不怎麽希望她們留下,也沒多少心情跟她們聊天,不過他也不便把她們趕走,畢竟她們是金泰希的朋友。而且跟他還是校友,所以便勉強抽出一點精神跟她們說話,至於他的大部分精神,自然是在察看傾聽攝影棚內金泰希的錄製情況。

沉默了一會,吳貞妍先自開了口,道:“成元學長,好久不見了!”

她跟李荷妮一樣,比張成元晚上一屆。不過,雖然比張成元晚一屆入學,但她們倆卻比張成元更早畢業,這是因為她們都是在畢業之後才進入演藝圈的,而不像金泰希和張成元那樣因為繁忙的行程而無法及時畢業,另外,張成元當兵兩年也耽誤了畢業的時間。

“嗯,好久不見了。”張成元淡淡的問答道。

吳貞妍又道:“非常感謝去年我結婚時,你和泰希姐送來的禮金,實在太豐厚了。”

“嗯,有這事嗎?”張成元想了好一會,才想起去年拍攝《iris》時,金泰希確實跟他提起過吳貞妍結婚的事,並要求他也送一份禮金。不過,他哪會在意此事,便將錢包遞給金泰希,讓她看著辦了,想來是金泰希代他送了一份比較豐厚的禮金給吳貞妍。

想起此事後,他便隨口道:“不必太放在心上,我是隨泰希姐送的。嗯,還沒恭喜你新婚快樂,現在補上吧。呃,祝你夫妻恩愛,生活美滿!”

吳貞妍笑道:“謝謝學長!能夠得到你的祝福,我想我的婚姻生活一定會非常美滿的。”

張成元笑了笑,心想:“我的祝福可沒什麽效力,要是將來你的婚姻生活有什麽不順,可別怪到我頭上。”隨即看向李荷妮,道:“我曾聽秀妍說起,在《金發尤物》演出期間,你時常照顧她,多謝了!”

李荷妮連忙道:“其實我也沒照顧秀妍什麽,隻是時常找她說說話而已。”

張成元道:“即便如此,那也很難得了,我家秀妍性子有些冷,不易接近,而跟《金發尤物》的演員們又不熟,必然顯得很孤單,你能陪她說話,肯定讓她舒心多了。”

李荷妮笑了笑道:“秀妍的性子確實有點冷,這跟學長你真的很像,不過內心卻很溫暖,所以跟她熟了之後,其實很好相處。”

張成元笑道:“你說的不錯,秀妍確實是這種性子,嗯,你們倆接下來有空嗎?如果有的話,便跟我和泰希姐一起吃頓夜宵吧,我請客。”

他一向不怎麽在意別人對他的褒貶之語,但若是稱讚他的姐妹,卻會讓他很高興,所以他此時才會一向興起地想請李荷妮吃飯,當然也是因為她跟金泰希關係不錯。而既然要請李荷妮,那自然免不了要請吳貞妍,否則就太失禮了。

另外,他尚不知李荷妮跟鄭秀妍親近,是因為他當初的隨口拜托她照顧鄭秀妍,還是因為她自己原本就喜歡鄭秀妍,或是還有其它什麽原因,但他對此並不在意這些,隻要她能真心跟鄭秀妍交好便行。至於她是否真心,他剛才用神識感覺了一下,發現她確實有些真心,而是否還有其它心思,他就懶得理會了。

李荷妮滿臉笑意的道:“學長難得請客,我們怎能錯過?自然得留下了。”

吳貞妍道:“好像距學長上次請客,已經有6年的時間了吧?嗯,確實難得!”

張成元有些疑惑的道:“我以前也請客過?”在他的印象中,可沒有他請李荷妮和吳貞妍吃飯的情形。

李荷妮道:“學長你忘了,當初你曾好幾次請滑雪社的成員們聚餐吃飯。”

張成元回想了一下,記起了此事,心道:“那哪是我請客?而是泰希姐請客,然後讓我付賬而已。不過,似乎倒也勉強可以說是我請客。”

此後,三人便一邊閑聊著,一邊等著金泰希,大約又過了將近一個小時,金泰希就錄製完了這個節目走了出來,見到李荷妮和吳貞妍後,不由有些驚訝,同時也有些歡喜,她還以為她們已經回去了呢,而當得知是張成元將她們留下時,便忍不住在心裏稱讚了他幾句。

她其實還真想跟這兩位曾經關係很好的大學學妹好好聚一聚、聊聊天,隻是剛才正在錄製節目,又怕她們事忙,才沒有做出邀請,而張成元能夠留下她們,可謂正中她下懷。

當下跟四位主持人以及節目組的員工們告了別,然後張成元、金泰希等人便在附近找了一家安靜的餐廳吃夜宵,期間三女自是講了許多有趣的往事,並緬懷了一下當初的大學生活和當時她們之間的情意。至於張成元幾乎隻是旁聽的份,畢竟他跟李荷妮、吳貞妍沒什麽往事可聊。

不過她們倒是提了提他的戀情和婚事,祝賀他找了成宥利這樣的大美人做女朋友,並祝願他早日成婚。當然,也順口請求張成元在辦婚禮時,給她們各發邀請函。這顯然不是什麽難事,看在金泰希的麵子上張成元便隨口答應了下來。

另外,她們還說她們原以為張成元和金泰希會成為一對,可惜他們倆最終並沒有在一起,這讓她們甚是遺憾。而聽到此言後,金泰希的心裏忍不住微微一歎,對於此事,她何嚐不感覺遺憾,當然她麵上卻顯出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

而張成元其實也是有點遺憾的,他也很想光明正大地以戀人甚至夫妻的身份跟金泰希相,隻可惜現代社會隻允許一夫一妻,而他又已經選了成宥利做他的妻子,因此便隻能抱憾了。好在,他還能暗中跟金泰希來往,並約定一輩子不離不棄,這也算是一種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