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醫

第390 摔餅大法

第二卷名動華夏 第三九零 摔餅大法

王靜怕晨曦再受到驚嚇,進了裏屋就把門關上了。

這是很正常的做法,但是,對程子健來說,這個動作卻是讓他的怒火燒得更旺,想著剛才見到的那個類似於賢惠妻子送丈夫出門的情景,尤其還有一個她嘴裏叫著的可愛小女孩,頓時一邊使勁踩著地上的花一邊叫道:“你給我出來!好王的你給出來!”

一大早大吵大鬧的,是一件讓人很厭煩的事!趙陽本著息事寧人的態度,想著先讓他平靜下來,就釋放出“安魂曲”的力場試圖安撫他。

隨著對於“魂曲”理解的加深,趙陽現在再使用學會的“魂曲”,也就能更加容易地與對方的魂魄“溝通”——程子健有在一刹那間平靜了一下,趙陽趁機解釋道:“我是王靜的大學同學,你不要誤會了……”

在十二支“魂曲”中,“安魂曲”本身就有很大的局限性,那就是在對方不配合的情況下,很難達到理想的效果,現在的程子野不僅是不配合的問題,而是趙陽就是他情緒暴怒的對象,這已經是直接的對抗了!

也就是剛一聽到趙陽的聲音後,剛才見到的一幕又浮現在他的腦海裏,那一絲的平靜立馬就像脆弱的絲線被怒火燒得無影無蹤!他用手指著趙陽,咬牙叫道:“你給我閉嘴!聽到沒?一會你給我等著,看爺不弄死你……”

王靜擔心外麵的情況,匆忙安撫好晨曦。快步走了出來,聽到程子健指著趙陽威脅他,馬上就叫道:“姓程的,你瘋了嗎?”

看到王靜,程子健馬上又將自己代入“受欺騙被背叛”的模式中,轉而又看向她,怒道:“姓王的。你個賤人!你tmd給我說清楚,不然老子滅了你……”

程子健是王靜的第二任丈夫,當時她剛離婚。正處於情緒的低穀中,想著不能消極下去,就報了個跆拳道的班。在那裏認識了他。

開始他表現得很溫柔大方,又會體貼人,她那時或許想著填補心中的空白,也就答應了他的求婚。

現在再看他,簡直像是陌路人一樣!

而且,此時作為老同學的趙陽在一邊,想到過去種種,她強忍怒氣,喝斥道:“姓程的,你鬧夠了沒?現在你是你。我是我,我有必要向你解釋嗎?現在請你離開!”

程子健往地上呸了一聲,怒道:“臭婊/子,你讓老子離開,你tmd的先給我解釋清楚。這孫子是哪來的?還有那小雜種……”

他剛說到這裏,就感到心髒像是受到一股沉重的壓迫力,跳得遲緩了一下,接著眼前就像是慢動作一樣,出現了一隻大手,又在他反應過來之前落到了他的臉上!

他的耳中聽到很響亮的一記巴掌聲。接著臉上一疼,頭腦一陣眩暈,又猛地向一邊甩去,然後他才感受臉上疼得火辣辣的,嘴裏也一陣陣的甜腥。

程子健先是一愣,然後反應過來自己是挨巴掌了,如果放在平常,他一定會怒火盈胸!但是現在,他卻感到一股強大的壓力充塞了他的心頭,讓他惴惴不安,甚至都不知道現在是轉過臉發火,還是保持現在的姿勢!

也不用他做選擇了,趙陽的聲音直接響在了他的耳邊:“滾!”

程子健連話都沒敢說一聲,捂著臉就跑到了電梯那裏。此時電梯沒有停在這個樓層,他連等一下都不想等,隻想趕快離開這裏,就直接推開了樓梯門,騰騰地跑了下去。

看到程子健被甩了一巴掌,話都不敢說就跑了,王靜一陣愕然,然後轉頭看了趙陽一眼,看到他臉色不是太好看,反應過來,忙道:“趙陽,對不起,讓你受到了騷擾,我……”

趙陽嗯了一聲,搖了搖頭,又向裏屋看了一眼。

王靜頓時心中一沉,想到趙陽是因為剛才的事,可能不放心晨曦留在她這裏,再想到畢業以來的種種,心中悲苦難言,隻是側過臉像是犯錯的孩子一樣解釋道:“趙陽,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他怎麽會來……”

趙陽反應過來,想到因為剛才的事就把晨曦帶走,王靜又做錯什麽,又是何辜呢?再想到她這兩年的遭遇,確實又值得同情,他就柔聲道:“沒事,都過去了!我先去看看小曦,你們今天在家裏玩,有什麽事打我電話就行!”

王靜停了一下,臉上帶著高興的表情答應下來。

晨曦此時已經不哭了,一見到趙陽就噘著嘴問道:“大壞蛋欺負幹媽,爸爸你把他趕走了嗎?”

聽到這話,王靜感到自己的心頓時柔得像是化成水一樣!

她走過去抱著晨曦,對趙陽擺了擺手,道:“你去忙吧,我來陪小寶貝!”

說著,就忍不住低頭在她涼涼的、吹彈可破的小臉上親了一口。

趙陽見晨曦確實沒有什麽不妥,就笑著跟她們說了幾句話,然後就向樓下走去。

等下了樓,出了電梯,就見到程子健半邊臉腫得像是豬頭一樣麵對著牆壁地等在那裏,一見到趙陽他就扯了扯嘴角,點著頭道:“好,你終於出來了!”

剛才他捂著臉跑下樓來,想到剛才的慫樣,頓時又氣又恨又悔,不知道剛才怎麽這麽沒“骨氣”,被打了一巴掌就嚇跑了,關鍵是他連還手的勇氣都沒有,他哪裏甘心?現在王靜的事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找回場子!

剛才他記得趙陽要出門,也就是說趙陽應該很快就下來了,於是,他就等在了樓梯口。

開始人來人往的看到他臉上表情都有些異樣,後來反應過來是他的那半張臉的問題,心中的氣恨就又加了一成!

此時見到趙陽,他昂著頭走到麵前,道:“你要有種,咱們找個地方單挑!”

至於剛才的事,他實在找不出理由,也就不提了。

趙陽今天是還有其他的事,但隻要沒有什麽陷阱,也不怕再多教訓他一次,就笑了笑,問道:“去哪?”

程子健咬著牙道:“有種!跟我來吧!”

趙陽這次雖然帶來了“冰神丹”,但在這樣大一個陌生的城市裏,他也不會隨便就跟一個剛“結仇”的人離開,就站在那裏沒動。

程子健走了兩步,見身後沒動靜,就輕蔑地一笑,道:“就去前麵的跆拳道館,怎麽著,不敢?”

那就沒什麽問題了。

趙陽跟著他出了樓,而在本小區就有一座跆拳道館:亞勝跆拳道館。

跟著上了樓,發現跆拳道在華夏開展得非常好,在京城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這家武館的麵積竟然有四百多平,這還隻是在一個小區裏!而且,現在才剛過吃早飯,武館裏就有超過三十人在嘿嘿哈哈地跟著教練練著。

程子健好像和這裏很熟,很多人見了他都給他打招呼,學員還會向他行鞠躬禮——當然,看到他那種紅得發紫的臉,打招呼也都和平常不一樣的!

程子健板著臉走到場地中間,對一個身材稍矮的人道:“李哥,騰個地,我和這位好朋友切磋切磋!”

那個叫李哥的和程子健也很熟,叫來正訓練的那個教練道:“程子要和別人比武,你讓學員們停下來觀摩一下。”

他從頭到尾隻看了趙陽一眼,就沒再看第二眼。

等所有人都騰出了地,程子健冷笑一聲,道:“你叫什麽名字?要不要給你上護具——我的建議你還是上吧,不然真要斷腿斷腳的就不好看了!”

趙陽平靜地笑道:“也就是說,打斷腿腳也沒事了?”

程子健對在王靜家門前發生的一幕,現在還沒想通,聞言就皺了下眉頭,但看到趙陽隨意站在那裏,偶而動作間顯得很是柔和,不像是練過拳後的矯捷,或者氣勢沉渾,也就放下心來,道:“你現在不用嘴硬,別一會兒跪地上哭就行!”

趙陽擺了擺手,道:“快點,我還有事呢!”

程子健氣得臉皮一抖,但又冷笑著進了休息間,過了一會兒就在腰上係了一根黑色的腰帶,穿著衣衫和褲腿上繡著黑色帶條的道服走了出來。

趙陽站在那裏看了他一眼,道:“開始吧!”

程子健冷冷地看了趙陽一眼,卻又抱拳行禮,道:“黑帶四段程子野,請指教!”

趙陽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又催促道:“別廢話了,開始吧!”

程子健氣得牙癢癢,腳一踩地,大喝一聲,借前衝之力,一個後旋踢就照趙陽的脖子而去!

趙陽看到這裏,就想到王騰山說過,隻要學會他那個刪減版的“軍體殺拳”,對付這拳道那拳道的就不在話下,現在一見果真如此!

他在與王騰山的對練中發現,招式越繁複、越漂亮,也就意味著所花時間越長、破綻越多,基本上也就越沒用!

程子健這樣的動作,看起來勢大力沉,速度還很快,但在行家眼裏,找出破綻真的不要太容易!

等到他踢到了近前,趙陽腰腿發力,直接貼近,然後抓住程子健胸口的衣服,借勢像是摔餅一樣摜在了地上!

時隔近三個月,趙陽終於又溫習了一遍他的“摔餅”!

看到地上像條蟲子一樣抽搐著的程子健,趙陽理了理身上的襯衣,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