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醫

第462 秦老的意圖(上)

第四六二 秦老的意圖(上)

朝陽還剛爬上山頭時,孫振香來果園拿醃的鹹菜、新磨的玉米麵,兼叫趙陽他們小兩口起床——今天不比往日,家裏來那麽多人,起太晚不好看。

剛把大門打開,小黑將門擠開,一身粉紅的晨曦就像是頭小鹿一樣輕盈地跑進了院子,啪啪敲門,等趙陽過來把屋門打開,她就帶著秋日清晨露水清新的氣息撲進了他的懷裏,清脆的笑聲就像是流泉般從大人們心裏流過。

趙陽將她抱起,輕盈得像是朵花一樣!在她嫩如水皮的臉上親了一口,眼神就不自覺地被她如兩丸黑珍珠一般的眼睛所吸引,幸福地吸了一口氣,柔聲問道:“昨天睡得好嗎?”

晨曦點著頭,兩隻小辮就揚了起來。

趙陽抱著她進了屋,放她下來準備穿衣服,晨曦就爬到他們的**,熟練地將鞋蹬掉,然後躺進了晨梅的懷裏——如果不是和他們一起睡,早上她就特別喜歡做這件事,用她的話說是:“**有爸爸和媽媽的味道。”

孫振香進廚房拿了玉米麵、鹹菜以及洗好一把小香菜,對裏屋喊道:“我先回家做飯,你們也別回家太晚了。”

她等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才聽到趙陽應了一聲“知道了”,就小聲地說了一句:“就知道粘孩子……”

不過她也沒有再說什麽,直接就向果園外走去,而聽到動靜,小黑又從屋東頭竄了出來,陪著她回去。

現在小黑傷勢已好,或許天天訓練的緣故,越發高大威猛,而不管家裏誰要單獨出去,它都會跟著,像是一個保鏢似的。

秦停洲、孟凡龍加上孟學輝也趕來,十幾口子人,就直接用了那張大桌子才剛剛坐下。

因為人多,用大號的鋼精鍋煮的玉米麵加幹豆角、豆子、花生仁和南瓜塊的糊糊就滿滿一鍋,好在小鹹菜種類多,還放了兩筐粗麵的餑餑、餅子,才顯得桌上不太空。

小鹹菜精致,餑餑、餅子也都是新下來的麵做的,火侯剛好,吃到嘴裏就能嚐到原滋原味!

尤其是那鍋糊糊,端到麵前,入眼是桔紅的南瓜塊,聞到的也是它的甜香和玉米麵特有的清香,而喊到嘴裏,鹽味恰到好處,再嚼著有嚼頭的花生仁和棉軟的豆子,每人兩碗還都意猶未盡!

對秦停洲來說,這種場麵或許隻有在過年時才會出現,平時的話他就會覺得不適。但是,說來也奇怪,今天的他卻隻感到怡然舒適,卻是沒有一點不適應。

他們吃完早餐,元月和曹佳就分別被送走了。曹、元兩家平時對她們管理其實是比較講規矩的,給她們創造的環境自然要好過一般人,但該嚴的時候一定會嚴!這次是趙陽的拜師儀式,才會允許她們曠半天課,下午卻是必須回去的。

等到九點左右,張德洋陪著各醫派的名醫們也來了。

張德洋今天的心情異常激動,一方麵固然是接下來中醫聯盟的選址問題,另一方麵則是能夠再次在秦孟兩人麵前露臉——以兩人的地位,尤其是秦老,就是一省大員也不是說想見就能見的,他一個正處就更不用說了!而如果沒有選址的緣由,他也不好沒經允許就再來看他們。

其實,按照原來的計劃,今天最主要的是由趙陽陪著他們遊覽下玉龍山,不過,捎帶著選址也不耽誤什麽事。

不過,在要出發前出了點意外情況:

鄭旭輝和孟學輝兩個人站在院子裏聊天,看到小紅在陽光下抖摟著翅膀,在地上磨嘴,雄赳赳氣昂昂的走過,明顯遠超一般公雞的高大強壯,就忍不住吞了一口水,道:“這雞要燉了,肯定美味又大補啊!”

孟學輝一聽,一激靈,趕緊向旁邊移開了兩步,不等他提醒,鄭旭輝因為看到他的動作還有些疑惑著的時候,小紅就衝了上來!

如果不是晨梅發現及時,將小紅攆開,鄭旭輝不僅腿上挨了一下子,臉上還少得挨一爪子!

上山的隊伍也就減員一人。

因為秦停洲和孟凡龍也要去,趙陽就選好爬的地方去,從玉龍瀑布上去後,向東就基本上以一條與底下平等的線走了。

爬山的話,登高一般就和望遠聯係在一起,是一種意境,而實際上,單講風景的話,低緩的地方或許會更好:樹木更加茂密,也會有水流積聚,也自然會有在這個季節還帶著青色的水草。

尤其是,在場的以中老年為主,體力消耗不大,才能更好的欣賞風景!

越過一處山包,向下的斜坡就是一片板樹林,秦停洲拍著樹身歎道:“四五月份的時候,這裏就會開滿槐花了吧?有沒有養蜜的?”

趙陽笑了笑,向東一指,道:“在那邊有一片更大的槐樹林,養蜂的一般會去那裏。當然了,蜜蜂放出去,它們肯定能找到這裏……咱們往下走,然後向前繞過去路好走……下麵有一處水窪地,裏麵有很多草魚、泥鰍,可能還有龜……西邊那塊還長了兩大片荷花,今年夏天我來看的時候,有好幾株是並蒂蓮……”

秦佩玉四處看去,遠處水庫一片碧波,身邊是整處的樹林,向下看去則是安靜的農家,不由歎道:“真美啊!”

鄭黎站在一處大石頭上向下望著,然後指著下麵,問道:“下麵還是龍窩村的地嗎?”

既然要選址,商百軍也跟了過來,聽到發問,他打眼一看,道:“你說的是臥牛石下麵,就是那個水庫東北邊那塊吧?還是我們村的!水庫以東和盤山下麵都是我們村的地……”

趙陽向鄭黎所指的方向看去,正好在水庫的東北角,要是選在那個地方的話,與龍窩村小學就差不多處在對稱的位置。

和小學不同的是,那個地方的位置類似於在山坡下,而小學則是在半月坡上麵,兩者在位置上就有著一陰一陽的味道!

其實想想是很有道理的:小學是孩子們學習成長的地方,位置正需要“陽”的升發之氣,而中醫聯盟的總部,平時可能作研究的比較多,自然需要“陰”的沉靜一麵。

張德洋向那個地方看了一眼,問道:“是不是看中了那個地方?先記下來,等一會兒我們一起過去看看!”

秦停洲擺了擺手,道:“你們忙正事要緊,這裏讓趙陽陪著我就行!”

張德洋盡管想留在根前,但知道秦老對自己家人都是工作當先,也隻好先帶著各醫派的人去下麵看看,隻是在臨走時他又著重吩咐趙陽道:“一定要注意首長的安全!”

趙陽自然應了下來。其實,別說這個小山村裏不可能有“歹人”,就是有,在他們上山前就有一批人先進來了,還有施詩等人保護著,身邊還有五個人跟隨著,也早被清出去了!

至於身體突**況,有他在,也不會有什麽問題!

張德洋這才和各醫派的人順著山路向下走去。

孟學輝雖然想陪著他爺爺和秦老一起,但中醫聯盟的建設是他應下來的事,不跟著去看看也說不過去,而且,和秦老一樣的脾氣,孟凡龍也不喜歡因私情而耽誤正事。

周惠作為設計一方,也得跟過去看看。況且,她多聽聽各醫派的意見,也可以做到心中有數。

但她沒有急著走,而是對趙陽道:“玉龍山風景很美,今天沒有盡興,你這當主人的,有時間要帶著我好好轉轉哦!”

趙陽稍一遲疑,周惠也不等他回答,就笑道:“那就說定了啊!”

說完她就向秦老等人一欠身,向趙陽一揮手,然後轉身向張德洋等人追了過去。

我說什麽了?

趙陽無奈,但看到她瀟灑地往下走去,後背挺拔,那股利索勁卻是別有一番味道——

這裏這麽多人,還都是長輩,其實他隻看了一眼而已,然後就對秦老道:“咱們去下麵還是看那邊的槐樹林?”

秦老將擦汗的毛巾搭在肩上,扶著登山棍道:“去那邊吧。”卻是想幾個人簡單地走走,不願意吵吵鬧鬧的。

不說他們繼續順著山路往另一邊走去,卻說張德洋一行走到鄭黎所指的地方一看,各醫派的人果真都很滿意——事實上,因為易醫派醫易結合,在選址這方麵,鄭黎看好的地方,大家知道就不會錯到哪裏去!

況且,這個地方確實很好!此處場地開闊,所處的位置在當地所說的臥牛石的“腿”邊,前麵一大片空地,再前麵還有一片新開出來的種上了桃樹的果園,最前麵自然是水庫了,而後邊則有一道從石縫裏流出來的水積成的水池,水池邊上是一叢野竹,幾乎不用怎麽修飾,這方小天地裏就有一股意境在裏麵!

張德洋見大家品頭論足,都很滿意,這一下就看中了,對他來說也因為感到順利而高興!

同時,想到他上任以來就有的建設規劃——“北方”發展工業,“南方”發展旅遊,兩點盤活全縣經濟的想法,“北方”的城南工業園已經蓬勃發展,現在“南方”的旅遊也將要起步,他就感到一股豪邁之氣!

這時,他的手機響起,他看到又是那個號碼,眉頭一皺,直接拒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