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醫

第518 瞎眼

野醫 第三卷 第五一八 瞎眼

光著腿實落落地跪下去,雖然說是高檔的木地板,但聽聲音都知道是多麽地重,那也是相當痛的啊!

這時,劉總要去扶他,餘明嶸雖然有些不解,但還是攔住了他,搖頭道:“不要打擾大師施法!”

但是,查洪跪倒在地上後,還沒有完,像是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似的,又用雙手撐在了地上。

這仍然沒有結束。

查洪四肢著地仍然像是背負了極重的重物,身體依舊被慢慢壓了下去,他奮力想撐起身體來,手臂費勁地伸直,接著又吧唧趴倒在了地上!

餘明嶸眼睛迅速在劉元琴臉上掃了一眼,試探地問道:“上師,你怎麽樣了?可還好?”

劉元琴也問道:“上師這是怎麽了?”

此時查洪趴在地上呼呼喘著粗氣,餘明嶸先穩了下心神,並借機一臉肅穆地回答她的話道:“上師將夫人身上所中邪術轉移到自己身上,此時正在化解。”

劉元琴看得怵然而驚,忙又問道:“上師不會有什麽危險吧?”

餘明嶸見查洪像是耗盡了全身力氣似的,竟然一直沒能起來——如果要是表演的話,好像不至於如此啊!所以,他也有些擔心,但還是篤定地道:“不會有事的。”

劉元琴鬆了一口氣,她能感覺出自己前後非常明顯的變化,對查洪給陳青龍治病的期望也就非常的高,自然是非常期望查洪不會有什麽意外,最好是輕易地將所謂的邪術給破掉!

一屋子人都在注視著像隻四腳蜥蜴般趴在地上的查洪,等了兩三分鍾,隻見他喘氣,卻仍不見起來。

劉總就對餘明嶸道:“餘護法。你看……”

餘明嶸一伸手,嚴肅地道:“請劉總不要說話,我和上師先溝通一下。”

說完他用泰語問查洪道:“出什麽事了?”

查洪聲音非常疲倦地道:“扶我起來。”

餘明嶸按下心中的焦急,轉頭對劉元琴道:“夫人,上師為了解除邪術,已經耗盡了法力,現在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休息,恢複法力!”

劉元琴忙道:“我這裏就很安靜,不如讓上師就在客房休息吧!”

餘明嶸淡定地道:“好。”

說完他看向劉總。道:“麻煩劉總幫我扶上師起來!”

劉元琴又對陳青龍道:“青龍,你帶上師去客房!”

餘明嶸手一搭在查洪身上就不由奇怪起來,從他的反應來看,手依然能正常動作,也和平常一樣有力。一點也不像是筋疲力盡的樣子,為什麽自己就站不起來呢?

回到客房,將查洪放在**,等陳青龍兩人出去後,他就用泰語問道:“剛才是怎麽回事?”

查洪皺了下眉頭,又靠在牆上,道:“這次……不同。”

他從小跟著他的師父學一種叫“素可洛迦靈骨”的巫術。對於平常人所不熟知的陰靈邪氣卻是很熟悉,他能感覺到它們的存在,也知道它們的特性,不同的陰靈邪氣間也有著各種差異。不過,總的來說,無形無質是它們共同的特點,而既然無形無質。它們本身是沒有重量的。

但這次從劉元琴身上轉來的“陰靈”卻是完全不同,竟然帶著沉重的壓力!就像一個人原本去接棉花。卻不想接過來的是一包鐵塊,在一瞬間,他幾乎感到心髒都被壓得要爆了!

餘明嶸馬上焦急地道:“是不是沒法給她兒子治了?”

查洪想了一下,道:“也不是沒有辦法,不過,要等我完全恢複過來才行!”

餘明嶸鬆了一口氣,隻有能治就好!

查洪一連休息了三天,就在劉元琴等得心急如焚的時候,他告訴她可以給陳青龍施法了。

劉元琴的身體仍舊有各種問題,但這三天她卻是能正常地睡眠,無疑更進一步確認了“上師”的手段不同凡響,自然更期待他給陳青龍施法了!

這時餘明嶸又說道:“夫人,上師說貴公子所中邪法更為嚴重,所以,他需要您的幫助!”

劉元琴請餘明嶸坐下,道:“餘護法,上師都有什麽要求?盡管說,我肯定能辦到!”

餘明嶸點了點頭,卻沒有立即說話。

劉元琴馬上反應過來,從包裏掏出支票本,隨手寫了個六位數在上麵,然後遞到他麵前,微笑道:“餘護法和上師千裏迢迢趕來,一路辛苦,這點辛苦費還衣笑納,事後自然還會有重謝!”

餘明嶸微微笑道:“夫人太客氣。另外,上師還有些秘藥方子,事後也可以為夫人配製一些!”

劉元琴眼睛一亮,但也沒有問都有些什麽“秘藥”,反正人在這兒,到時候做出來自然就知道了!他笑道:“好,好!現在請餘護法告訴我,我們都需要做什麽吧!”

餘明嶸伸出一根手指,道:“需要一個人,一個身體健康的男人。”

劉元琴奇怪地道:“身體健康的男人?這……給陳青龍驅邪還用男人嗎?”

餘明嶸微笑道:“夫人,請不要誤會。之所以讓您找一個健康的男人來,是上師需要一個人幫著分擔陳公子身上的邪氣!”

劉明琴點了點頭,又問道:“什麽時候用?”

餘明嶸道:“最好是在今天的午時。”

……

從嶽不知道劉元琴這次叫他來是幹什麽,但既然是老板夫人發話,他自然得來了。

同樣不知道什麽原因讓他去接人的周明,卻是滿懷興奮,這說明劉元琴可能又會用到他,或者說是給他一個機會!

所以,接到電話後,他趕緊洗刷,找了一套正式而合體的衣服換上,隻是原本合身的衣服,此時穿在身上卻顯得空蕩蕩的了——三四個月的時間裏。他瘦了整整一圈。

到了政府門口接上從嶽後,周明慢慢將車開到了觀音山的那座別墅裏。

一下車,見到周明的模樣,劉元琴皺眉道:“你怎麽瘦成這個樣子了?”

周明心生感動,道:“多謝夫人關心,可能是飲食睡眠上出了點問題吧。”

劉元琴嘴角扯了扯,想說什麽卻又停下,揮手道:“一起進來吧。”

此時在客廳中間拾掇出了一塊空地,鋪了張半舊的草席。草席上此時正坐著一個短衣打扮的矮瘦之人,身前放著一隻灰暗色的骷髏頭,正是查洪,而在他身邊,草席頭上。則放著幾樣貢品,貢著一隻暗紅色的青麵獠牙的木刻象,燃著一爐也是暗紅色的香。

等他們進來,劉元琴按了下開關,窗簾自動關上,雖是正午,但屋裏一下就變得暗了起來。

她指了指查洪身邊。道:“小叢,你坐那兒吧。”

見此情景,從嶽心裏有些發怵,就笑著問道:“這個。今天是讓我來是?”

劉元琴沒有理他,而是問餘明嶸道:“餘護法,請你問一問上師,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餘明嶸看了查洪一眼。見他閉著眼一動不動,就說道:“可以開始了。”

叢嶽一時站在那裏沒有動。劉總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找你來是協助上師施法,給我表弟……”

說著他抬下巴向坐過去的陳青龍一指,又笑道:“這次治好了我表弟的病,還能少得了你的好處?”

叢嶽遲疑地走了過去,然後在陳青龍麵前坐了下來,對他一笑,卻是沒換來任何回應。

餘明嶸笑著走了過去,先對陳青龍道:“陳公子,請將手放在法器上。”

陳青龍見過劉元琴當時的作法,聞言就將手放在骷髏頭上。

餘明嶸又對從嶽道:“你把手放在法器的眼部……把手指伸進去。”

叢嶽看著骷髏頭上兩隻黑洞洞的眼窩,像是有什麽不可知的東西在裏麵似的,讓他一時心裏發虛,尤其手剛碰觸到骨骼,被陰森的涼意給激了一下,就又閃電般地把手縮了一縮。

劉元琴冷聲道:“快點,不要磨蹭!”

叢嶽心中一凜,趕緊把手伸了進去,然後又在心裏笑自己,除了顯得髒兮兮的外,有什麽可怕的,就當是陪她們玩一次“遊戲”罷了!

此時查洪睜開眼睛,伸手在陳青龍和叢嶽的手上按了按,回頭對著木刻象拜了四拜,然後從脖子上取下獸牙項鏈放在了兩人手上——與三天前相比,這串項鏈顏色更重了些,其中有三顆牙骨上還出現了很明顯的裂紋。

叢嶽看了眼手上項鏈,一時間也沒分辨出是什麽動物的牙齒,就聽到耳邊響起查洪含混不清的聲音——這種聲音就像是一個人說話舌頭和上顎分不開,還沾連,又夾雜著鼻音、喉音還有胸腔的共鳴,總之,聽到後就會讓人心生煩惡之感!

他皺眉強忍著聽了幾句,就感到心髒像是掉進了爛泥裏,跳動都很費力!而且,這些古怪的發音一個個的往他耳朵裏鑽,他想不聽都不行!

漸漸地,他感到頭開始痛起來,並且眼前也變得模糊起來!

這時,他感到手接觸獸牙的部位像是猛地被燙了一下似的,讓他忍不住叫了一聲,想縮回手來,卻發現手像是給固定在上麵似的,動也動不了!

然後,他發現那不是發燙,而是極度地冰冷!

他掙紮著縮手,一抬頭就看陳青龍麵色猙獰,像是鬼一樣!

接著,他就真的看到“鬼”了!

就在陳青龍的背後,開始浮現出一個個的人影,並且開始向他飄了過來!

他先看到一個“女鬼”,赤身裸/體,胸口紮著一把匕首;後麵跟著的應該也是一個“女”的,或者稱為一堆血肉更好,因為實在看不出人形了!

再後麵一個胸前雙/乳已經不在,隻留下兩個恐怖的傷口……+

還有男的,有一個頭骨缺了半邊,有一個又腿之間光禿禿的,有血一直流著……

這些人影飄到他跟前,繼續接近,像是從他身體裏穿了過去,然後他就感到身體的最深處有寒意襲來,接著就有各種難言的痛苦在身體裏爆炸開來!

他忽然慘叫著用手捂著臉倒在了地上!

劉元琴示意周明去扶他。

周明哆哆嗦嗦地拉起叢嶽,發現他的手有些濕,拉開他的手,就發現有紅色和黑色的**從他的眼窩裏流了出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