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醫

第600 風雲突變(下)

第六零零 風雲突變(下)

蕭喻對夏仁成如此淡定很不適應,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想想自從老董事長過世以後,麵對他們,他哪次有過這樣的底氣?剛才發生了什麽事?早上昏迷後,怎麽過了一個小時後就完全恢複了,甚至從他臉上都看不出什麽異常,這一個小時裏又發生了什麽?

盡管在來開會之前,他已經做好了安排,但仍然感到心緒不寧,看了看正一頁頁翻著文件的夏仁成,又從安靜坐在一邊的周惠,以及戴著墨鏡的趙陽身上掃過,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後放下茶杯,緩緩地道:“董事長,你召我們來開會,不是就讓我們幹坐著吧?另外,這是咱們夏氏集團最高級別的董事局會議,在沒通知我們之前,就帶著別的公司來參加會議,這又是什麽道理?”

夏仁成將麵前的文件整理好,然後看著他道:“稍安勿躁,一會兒我自然會向大家解釋!”

蕭喻心中咯噔一下,忽然想到,難道夏仁成發現了什麽,現在一直不開始會議,是想把他拖在這裏,他在外麵好做什麽?

如果隻是夏仁成自己的話,他並不擔心,但現在周惠坐在了這裏,會不會是周家插手了呢?

想到這裏,他心中不安又加重了一分,但夏仁成這樣說,他一時也沒有辦法,就微點了下頭,冷著臉道:“希望夏董事長一會兒能給我們老哥幾個一個合理的解釋!”

夏仁成平靜地道:“一定會的!”

看著夏仁成的表現,蕭喻臉上怒色一顯,又深呼吸了一下將怒火壓下,然後眯著眼道:“好,仁成你是我們看著長大的,相信不會做什麽無聊的事!”

夏仁成翻文件的動作稍一停。然後又繼續往下翻去。

又坐了一會兒,蕭喻自然是不願意在這裏幹耗著,就推開椅子道:“我回去安排下工作,順便去趟洗手間——年紀大了,不比你們年輕人,可以坐很長時間。希望在我回來後,咱們的董事會能夠正式開始!”

夏仁成抬頭看著他,笑道:“都是一家人,有什麽工作當麵安排就可以。如果去洗手間,這裏也有!”

蕭喻神色一厲,怒聲道:“咱們這是董事會,難道一點小事就要當著大家的麵安排?”

曾經,這些跟著父親創下夏氏集團這份基業的老人們。他都非常尊敬,而他們的反對聲和不滿聲也讓他很是困擾,為了團結這些人,他費盡了心血,也不斷地忍讓,到了後麵,在麵對他們的不滿和反對時。他甚至有些畏懼!

但是,現在他感到自己心裏是如此地平靜,腦海裏閃過往昔自己種種作為,忽然有些好笑。而耳中則聽到自己從容不迫的聲音道:“沒什麽的,你和在座諸位都是我的前輩,很多東西都值得我學習,你完全可以在這裏將比較急的工作安排下去。反正離正式開會還有些時間!”

其他三位董事從蕭喻、夏仁成身上看過去,鄭全和楊渝生還想張口勸一下。但看到坐在夏仁成身邊的周惠和趙陽又都移開了目光,喝水的喝水,或者閉目沉思,而窗外此時烏雲如重兵壓境般移了過來!

蕭喻臉上表情數變,原想甩袖而出,最終卻又坐了回去。

外麵仿佛進入了黑夜,完全黑了下來,陳助理過去拉上了窗簾,將燈打開,屋內屋外就像是成了兩個世界似的。

會議室一片靜默。

蕭喻看了看表,時間已經快接近十一點了,按剛才說的,十點半召開會議,他想著是不是“提醒”夏仁成一下,但覺得這樣也沒什麽意義,說下去也不過是無謂的口水仗……

趙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在這安靜的會議室裏,突然響聲的手機鈴聲幾乎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正在沉思著的蕭喻,他放在桌上的手一抖,差點把茶杯給碰掉!

他一拍桌子,憤怒地瞪著趙陽,道:“這是會議室!你……”

話說一半,他的手機也響了起來,後麵的話自然說不下去了,他緊皺眉頭拿起手機先看了眼,見是蕭鳴逸打來的,像是剛才指責趙陽的是別人似的,他晃了下手機,笑道:“鳴逸打來的電話,失陪一下,我先接他的電話……”

接兒子的電話總不能不讓接吧?但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卻看到電話給掛掉了!

趙陽卻是正常地通了話,也隻是回複了很簡單的“嗯”、“好”、“知道了”幾個字,外人不知道這通電話是什麽意思,但夏仁成和周惠看向他,見他點頭後,臉上就都露出了喜色!

蕭喻在微一失神後,看到三人的表情,心無端地一沉!

“我去打個電話……他應該知道我正在開會的,難道有什麽重要的事嗎?”

他自然知道剛才是安排他去“處理”事情的,現在這個莫名其妙的電話是什麽意思?但是不管怎麽樣,他都要打回去確認一下!

夏仁成將文件收好,笑道:“在這打吧……”

蕭喻怒道:“我連打電話的自由都沒有了嗎?夏大哥臨走的時候,他是怎麽跟你說的?是讓你這樣對我們的嗎?”

夏仁成微一頷首,淡淡地道:“蕭叔不要生氣,對您和諸位前輩,我自然是尊敬的,但讓您在這裏打,是怕浪費時間,萬一打不通了呢?”

蕭喻心中一顫,但又怒哼一聲,冷著臉大步往外走去。

陳助理上前伸手擋住他的去路,微笑道:“蕭董事,您……”

蕭喻怒極反笑,道:“哈哈,我蕭喻在這家公司幹了半輩子,打個電話還要別人允許?!我倒要看看,我要走,誰敢攔著我!”

說著話,他就往前衝去,陳助理連忙叫著讓他冷靜,一邊看向夏仁成和另外三位董事,但也隻能向後退著。

周萍見事情竟然發生到了這一步,趕忙叫他,他也不理,隻是狀極悲憤地吼道:“我為這個公司奉獻了半輩子,現在這樣對我!好,好!我走,我走行了吧!你就這樣對我們吧……”

鄭全和楊渝生看了夏仁成一眼,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也推開椅子追了過去,叫道:“蕭大哥,等等我們,我們跟你一塊兒走!”

周萍起身去攔他們,卻差點被推倒,隻是叫道:“仁成,你快攔住你蕭叔他們啊!蕭大哥,咱們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夏仁成眉心一跳,他怎麽也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樣的場麵!他絕不相信以他們三人的心機和修養,會做出這種潑婦一般的舉動!

但是,他們偏偏就做了?

這是要幹什麽?耍無賴嗎?隻是,三個加一起都超過兩百歲的人,越是這樣拉下臉麵不要,他卻是越沒有辦法!

他強自穩住心情,轉過頭看向趙陽和周惠,問道:“現在怎麽辦?”

現在如果拿出蕭喻和武原司私下秘密接觸的證據,自然能夠說明問題,但是,這個視頻現在在方克遠手裏,而且,要想發揮更大的作用,現在還不是使用這個證據的最佳時機——這個視頻使用恰當,完全可以成為破解局麵的利器!

趙陽淡然地搖了搖頭,道:“沒關係,我來!”

這次夏仁成帶他倆來參加夏氏集團的董事會,一方麵是他給的某種承諾,另一方麵,也是借他和周惠的勢,這時候出現了這種局麵,作為盟友,他自然要幫著解決!

眼下的局麵,其實就是為老不尊的老人在撒潑,對付這樣的人,千萬不能和他們吵,要一舉震住他們才行!

對趙陽來說,做到這一點不要太容易——鎮魂曲可以應對比這還要複雜的局麵!

他緩緩地站了起來,但落在對著他的周萍三人眼裏,感覺卻像是一座高大山峰拔地而起!

鄭全和楊渝生行動一滯,然後防備地扶住沙發,下意識地問道:“你,你要幹什麽?”

趙陽不理這兩人,而他倆咽了口吐沫,站在原地,生怕激怒了他,卻也不敢有任何舉動。

蕭喻還在怒視著陳助理,吼道:“你讓還是不讓?我要走,你敢攔著嗎?你還要不要在這裏幹了?”

在場麵安靜下來後,他的聲音聽在眾人耳中,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就讓人感到其中透著一股色厲內荏的味道!

趙陽也不去看他,淡淡地道:“走?你還走得了嗎?”

蕭喻還要再吼,卻發覺身體裏的力氣似乎被抽去了似的,也再也凝聚不起該有氣勢,他咬了咬牙,又轉過頭瞪著趙陽的背影道:“你是誰?我們公司內部的事務,還用你插手?”

他說這話時,中間呼吸亂了兩次,話也就說得毫無氣勢,也沒底氣。

趙陽卻不再說話,安靜地坐了下來。

這時夏仁成開口道:“大家都坐下吧,我有重要的事要宣布!”

周萍見蕭喻、楊渝生和鄭全三人抹不開麵,站在那裏不動,就一個個把他們拉了回去。

等眾人坐好,夏仁成還是沒有急著說什麽,但這時卻沒有人再說什麽了。

沒過多久,會議室的門被人敲響,陳助理過去開門。

門一開,外麵突然響起一聲驚雷,蕭喻心中一顫,抬頭看去,就看到方克遠帶著兩名警察就出現在在了門口。

方克遠和夏仁成打了個招呼,就帶人站在了蕭喻麵前。

他原本是想說這是夏仁成陷害、打擊報複,但說出口的話卻是:“我要先見我的律師……”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