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醫

第637 順與不順(上)

第六三七 順與不順(上)

初八開完會,次日,晨君帶著黃灃立即馬不停蹄地去了百草坊所在的營海市。

百草坊的老總顧建庭原來正準備出差,馬上都要登機了,一聽說陽婷公司來人,立即從市裏趕了回來。

不怪他如此重視,實在是有了陽婷與夏氏集團合作的成功先例,能成為陽婷的合作夥伴,意思著什麽,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何況,就算沒有夏氏集團的先例,以陽婷現在的品牌影響力,成為她的合作夥伴,對自己公司的業績和品牌也肯定會是一次巨大的提升!

而且,陽婷的合作條件真的算不上苛刻,不過是對新配方的所有權、部分股權、品控監察權,這些都讓人挑不出毛病來!

另外,風油精作為以薄荷腦為主的製取物,百草坊對於薄荷的使用也積累了很多經驗,而薄荷不僅是一味常見的中藥材,同樣也是各種洗護用品的重要原料,而這兩樣也都是陽婷擅長的,與陽婷合作,自然會大大擴展公司的業務範圍。

還有重要一點,與陽婷合作後,百草坊自然也可以供貨給陽婷,也就是說,銷路幾乎不用愁了!

這種好事,顧建庭能不同意嗎?

所以,陽婷與百草坊股份有限公司的合作談判進行的很順利,幾乎沒費什麽周折就談了下來。

陽婷的第一個動作首戰告捷,而鐵市年前在南園區停下的門店也在北山區順利開始裝修,至於陽婷的三廠,西坪鄉專門委派了一個副鄉長與他們聯絡。自是要保證順利開工……

對趙陽來說,家裏一切安好。公司各項工作有序進行,生活幾乎滑順得像是綢緞一般——除了醫術。

從年前到年後。《生死簿》下冊接下的來的內容已經作為攔路虎攔了他四個多月了!

以前領會不到下冊的內容,他自己也知道是因為沒有掌握中冊後半段所致,但現在他已經將下冊開篇的內容掌握得滾瓜爛熟了啊!

就像某個生僻的漢字,一筆一劃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但就是不會讀,不知道其含義,或者就像某個程序,明知道裏麵是什麽東西,但就是不知道打開的方式!

雖然說有的是時間。但老是卡著也難免讓人鬱悶啊!

聽著堂屋裏多多和孫振香他們的笑聲,趙陽不用看也知道又是在教他走路,他也幾乎能馬上想到多多怎樣從地鋪上爬起來,晃悠悠地走上兩步,接著又站不穩坐下,然後他就咧著嘴笑,大人也跟著笑……

他把書放回到鐵盒子裏,想著算了,現在他明顯是遇到了瓶頸。越是想解開可能反而越是解不開,不如出去走走,與其他中醫交流,說不定觸類旁通。福至心靈地明白過來,正好,馮老邀請他們去聽他的“傳/法大會”。現在去也可以帶著晨曦而不用耽誤她正常上學。

想到這裏,他就跟馮長豐打了個電話。問馮老最近有沒有時間,他們什麽時候安排人去看望馮老。

馮長豐笑道:“看你們的時間就行。我父親最近也都沒有什麽事。”

其實,他自然知道馮老的意思,其他人都好說,主要還是趙陽得過去。

趙陽笑道:“這樣的話,我現在就開始通知他們,看看這幾天就過去,你看怎麽樣?”

馮長豐馬上答應下來,道:“好。這樣,我在這邊安排,國內就麻煩你通知一下他們,咱們隨時聯係,組織好就一起過來,你看怎麽樣?”

趙陽能說什麽,當時就答應馮老組織這次去悉尼的事宜,現在馮長豐又不在國內,他自然不能不管。

不過,他剛消息傳出來,立馬就有大批的人打電話找他了,一看這架勢,他就又把這件事托付給了鄭旭輝……

過了兩天,鄭旭輝拿著兩張寫滿名字的a4紙找到趙陽,苦笑道:“趙陽,你坑苦我了!”

趙陽接過名單掃了一眼,問道:“怎麽了?不就是接個電話嗎?”

鄭旭輝歎氣道:“我又不是你……我這小身板可承受不住啊!”

與馮長豐商量過後,這次赴悉尼的人數暫時定在了三十六人,但是,對於馮老的“傳/法大會”有多少人想去?

如果趙陽管這事的話,有些人說話可就得掂量著來,但鄭旭輝的話,作為華夏中醫界去年新起的明星,他的醫術逐漸被大家認可,但身份擺在那裏呢,很多人可是都能作他的師叔、師伯的,又是聽馮老這位堪稱華夏中醫界“活化石”的中醫國手講授畢生經驗,就算他們自己不能來,讓自己的後輩弟子去也是極好的,跟他說話還能客氣得了?

這兩天他接電話不僅接的耳根子疼,腦漿子也不舒服!

趙陽大體看了眼名單,到底有著深厚的家學淵源,鄭旭輝雖然叫苦,但擬的名單卻很有章法:上麵既有孫正方、鄭黎這樣壓得住場的帶隊人員,也有各醫派醫術功底比較深厚的年輕一代。

這樣的話,既是對馮老的尊重,又不至於浪費這次難得的學習機會。

鄭旭輝抱起讓孫振香領著走過來的多多,放在腿上,誇道:“這胖小子,真沉!”

孫振香給咧著嘴笑的多多擦了擦嘴,笑道:“放他下來吧,別弄髒你的褲子!”

鄭旭輝張著嘴去咬多多的小手,笑道:“你家地這麽幹淨,一點也不髒。”

孫振香看著咯咯笑著的多多道:“他就是喜歡人,誰來都讓人家抱。”

趙陽看了一眼多多,然後開口道:“這個名單……”

鄭旭輝馬上轉過頭道:“趙陽,你可別害我啊!這七十人已經是我頂了巨大壓力擋了很多人了,到底讓誰去,還是你跟馮師兄定吧!”

趙陽一笑,擺手道:“不用這麽激動,我是想問一下,如果抽出一百人,會不會影響各地給病人看病?當然,手上有急需治療的病人是一定不能讓他去的!”

鄭旭輝一聽,馬上驚喜地道:“真的?真要是一百人那就太好了!”

趙陽點了點頭。前麵定下三十六個人,主要是怕大家忙不過來,現在看大家這麽熱情,那何不辦得大一點,搞成一次盛會呢?

鄭旭輝一臉興奮,道:“太好了!別說一百人,就是再來一百人也有人,你知道我這兩天接了多少電話嗎?很多人都打到我爹還有孫老他們那裏去了!”

趙陽一笑,然後又強調道:“有急需治療的病人,包括正接的或者已經接手的,這樣的人必須不能算在裏麵。如果,誰要放下病人去的,出了醫療事故的,病人家屬和醫院怎麽處理我們不管,但中醫聯盟會做除名的處分,這一點我會和馮老說的。”

鄭旭輝一凜,他自然知道,現在中醫聯盟各個醫派有個共識,那就是趙陽雖然不在聯盟裏,但他說的話基本上就相當於聯盟的決定,他既然這樣說了,真要出事,肯定就會是這個處罰!

而中醫聯盟發展到現在,早就成了中醫的一塊大的招牌,誰又願意離開呢?何況是被開除出去!不客氣的話,這幾乎是斷醫術生涯的處罰,或者說,至少也會讓對方聲名受到致命的打擊!

但他很快也意識到,趙陽這樣做也是絕對有道理的:馮老傳授自己的經驗是好心,而眾多名醫前去聽講也是一件好事,但真要是因為這件事而出了醫療事故,那可就把好事變壞事了,不僅辜負了馮老的好心,外界又怎麽看華夏的中醫們呢?

枉顧人命?

想到這裏,鄭旭輝身體一陣戰栗,馬上點頭道:“對,這是應該的!”

趙陽笑了笑,給他續上水,又把名單遞給他,道:“聯係人的工作還是要麻煩你了!”

前麵的人都是他聯係的,現在聯係的工作由他繼續來做自然是責無旁代,鄭旭輝就點頭答應下來,但接名單的時候,卻感到手上沉甸甸的。

趙陽也不囉索,當場給馮長豐打過電話去。

原本說好三十六個人的,現在猛增了近兩倍,馮長豐自然不能馬上答應下來,隻是說讓他等一會兒,我下去好好合計合計。

過了一會兒,趙陽的電話響了,卻是馮老打來的。

馮老問道:“隻是跟大家聊聊中醫和我的一些心得體會,這麽多人來,大家都很忙,太興師動眾了啊!”

趙陽自然能聽出馮老的心情其實不錯,就笑道:“沒辦法,我把您要講授醫術的消息一傳出去,我這電話都快被打爆了,隻好再加些名額了!”

鄭旭輝在旁邊撇嘴,到底是誰的電話被打爆的?是我的才對吧?

不過,他對馮老答應讓更多的人前去也是十分高興,這樣一來,一是不用因為名額的事而費口舌,傷腦筋,另外,一百名頂尖中醫的聚會想想就讓人興奮!

趙陽又將不讓手裏有病人,或者正在接著急重危症的病人的醫生前去的限製講了,讓馮老更為安心。

掛了電話,鄭旭輝又對趙陽說起,傷寒派的張桂虎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說要不要派人來的話。對此,趙陽也沒什麽好說的,反正話已經通知到了,這次重要的聚會他們來還是不來,就看他們自己的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