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醫

第670 好兆頭

野醫 第六七零 好兆頭

三個小時的分娩,晨君和李慧的孩子終於來到了世間,七斤二兩,哭聲嘹亮,很健康的一個千金。

看著在趙陽手裏的小生命,晨君幾乎連呼吸都忘了——盡管無數次想像過她來到這個世界的情形,但真的出現在他的麵前,才發現所有的語言都不足以形容此時的心情!

趙陽用柔軟的布將這個還閉著眼睛的孩子包好,微笑著對晨君道:“別光站那看了,過來抱抱你閨女吧!”

作為一名醫生,每次見到病人在自己手裏一天天好起來,其實是很欣慰和高興的事,但是卻沒有一件會比親自迎接一個新生命的到來讓他心情如此愉悅,雖然接生的過程並不是他喜歡的。

而讓一個父親親自把孩子抱到她娘親的身邊,也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可是,晨君好像無意識地答應了一聲,一動,腿一軟,吧唧一下就跪倒在了地上!

屋裏晨梅、程藍鶯、孫振香包括躺在**快要脫力的李慧都善意地笑了起來,李慧伸手摸了摸他的胳膊,可實在沒力氣扶他,小聲地說了他一句:“看你那點出息……”

隻是說完這句話,她自己都感到莫名的感動,為從她身上掉下來的小生命,為晨君整個過程就沒有停下來的大汗,再想想那幾年艱難的時光,現在,她也當母親了!

無數次想過當母親的感覺,尤其是懷上她之後,此時看著晨君像是捧著世上最珍貴的珍寶的她放在她的身邊,剛才生下她時那份母親才有的驕傲,現在全化成了最溫柔的愛!

晨君傻笑著看著那小小的人兒躺在她身邊,怎麽看怎麽喜歡。然後又記起什麽,馬上往外走去,道:“對了,我看藥熬好了沒!”

屋裏還有一堆要收拾的事,不過有幾個女人在,趙陽也不必留下了,他也一起跟了出去,晨渡江已經準備好了熱水,道:“你快洗手。坐下喝口茶。”

雖然剛才隻抱出來讓他看了一眼,但晨渡江還是有無數的有關孫女的話問趙陽,但說著說著,聽到屋裏的笑聲他又會突然停下來。

等送藥進去,晨君也出來說話。問趙陽道:“李慧她也算順利啊!”

趙陽一笑,隻要孩子安全生出來,都可以算是順利,而且李慧分娩的時間的確也算不上長。

晨君喜滋滋地灌下一杯茶,忽然又想到什麽,高興地道:“嘿,我閨女真是太懂事了。她過滿月正好跟咱們公司季度會議錯開來!”

然後他就一邊聽著屋裏的動靜,一邊跟趙陽說起過去一年的事,道:“我閨女絕對是我命裏的福星,你想啊。真的,自從你嫂子懷上她之後,我做什麽事,那真是事事順利。做啥啥成!一年時間裏,我連病都沒生過……還有。懷上她之後,我跟你嫂子一年多了,連架都沒吵過一次……”

晨渡江笑罵道:“行了,你做事順利,那還不是陽婷的生意好?你自己身體好,也是因為趙陽的緣故……至於說李慧懷孕後吵架,你敢吵試試?你媽能饒得了你?”

晨君嗬嗬一笑,聽到屋裏晨梅叫他去做什麽,他馬上站了起來,像是接到聖旨一樣滿麵榮光地小跑過去。

這時候他抽空發出去的幾條報喜的短信也開始有了回應,就聽得他回孟學輝的電話,道:“孟總啊,我閨女在咱們公司季度會議召開之前出生,絕對是好兆頭啊……”

他的肉麻勁李慧都聽不下去了,對晨梅道:“你看你哥,都樂得沒形了!”

晨梅看著喝下藥後臉色好看許多的李慧,笑道:“一樣,趙陽當時也是,看什麽好事就說多多帶來的,這照顧著小的還要哄著大的,我也煩他,不過,誰叫人家是孩子的爹呢?忍著吧!”

李慧抿嘴一笑,聽到趴在她懷裏沒有吸到奶的女兒哭了,就又對晨梅道:“一會兒要還是沒奶,你先喂她吃一頓吧!”

晨梅看了一眼,笑道:“你願意啊?放心吧,一會兒奶就下來了。你也不要怕餓著她,兩三個小時不吃沒事兒!”

兩人說著體己的話,外麵客廳裏晨渡江三人喝茶聊著天,廚房裏孫振香和程藍鶯則忙活著,不一會兒蔥薑爆鍋的香氣飄了出來。

李慧自然是專門熬的粥喝,晨梅也被叫出去吃飯,這自然是一頓喜慶的飯,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

就是吃飯,晨君也不能坐住,總是找個由頭就一遍遍地往屋裏跑,然後就帶來有關女兒的信息:不再皺巴巴的,水靈了,有奶喝了,睡著了,睡著的模樣可愛了……

窗外天漸漸黑了,夏日的天空,群星閃爍,涼爽的風就像從無盡的星空吹下來的一樣,那麽的愜意。

隨著時間推移,天地變亮,滿天星光又漸漸隱去,就又是新的一天。

時間就這樣輪換,轉眼陽婷新的一年的第一次季度會議暨合作會議就臨近了。

金港,夏家。

吃過早飯,稍事休息,夏仁成站起身,伸開手臂穿上妻子薑穎遞過來的襯衫,向樓上看了一眼,道:“你上去看看,這麽久了英豪怎麽還沒下來?”

薑穎笑道:“女孩子,打扮總要花點時間的。”

夏仁成微微搖了搖頭,想說什麽卻又停了下來。

自從趙陽他們離開後,他就拿出一部分精力培養夏英豪,讓他參加到公司的管理中來,在他的設想裏,作為公司的接班人,未來公司的掌舵者,特別重視外貌打扮其實是沒必要的,當然,他年紀還不算大,倒也不用特別著急,一點點的培養她這方麵的素質吧!

過了一會兒,夏英豪穿戴整齊從樓上走下來,與半年前相比,她身上的柔弱的氣質變淡,也多了一分開朗。卻是顯得成熟不少。

夏仁成向她一點頭,道:“走吧。給趙陽和晨君家孩子的禮物都帶好了吧?”

夏英豪打開包看了一下,都是玉飾和檀木串,就問道:“DADDY,送這些東西會不會太便宜了?”

夏仁成聽她說完向她點了點頭,卻是不放過教育女兒的機會,耐心地解釋道:“咱們華夏是禮儀之邦,送禮也是一門學問,並不是越貴越好。要看對象,要看彼此的關係,比如咱們和趙陽以及晨君之間,我們既是合作夥伴,又是朋友。所以,送禮首重心意!其實,你想想,趙陽一兒一女,晨君剛得一女,他們三個,最大的也才隻有五歲多點。送太貴重的他們也用不上,像這些玉啊,檀木啊,本來就很養人。我又專門請大師開過光,這樣送他們正合適!”

夏英豪認真地道:“是,DADDY,我知道了!”

夏仁成一笑。道:“我們走吧。”

兩人坐上車向機場趕去,在機場又一次被媒體記者給堵住——自從過年以來。不知道為什麽,夏氏的負麵新聞突然多了起來,造成了公司的股價出現了幾次波動。

最近金港的媒體一直想采訪夏仁成,卻是因為陽婷在國內的動作,不知為什麽被有些人解讀成與夏氏的蜜月期過了,開始有了分歧,於是,最近半個月,夏氏在股市上又出現了下降的趨勢。

這次夏仁成被堵住,首先被問道的就是夏氏在股市上的下跌,一個女記者問道:“夏先生您好,請問夏氏昨日股價又下降了一個百分點,有傳言說是夏氏與陽婷的合作出現了問題,請問有沒有這回事?”

夏仁成沉著冷靜地道:“謝謝大家的關心。我們和陽婷的合作一直很好,並沒有任何問題!”

那名女記者馬上又問道:“夏先生,從去年與夏氏推出了夏新洗麵奶後,你們兩家就沒有了新的動作,現在陽婷正在國內緊鑼密鼓地選擇新的合作夥伴,另外,有人就此事向陽婷詢問,他們並沒有做出回應,請問您對此有什麽看法?”

夏仁成一笑,道:“夏氏集團成立了近五十年,推出的新的成功的產品也不過二十個,現在我們和陽婷合作推出了夏新洗麵奶,市場反應大家也看到了,這是一款十分成功的產品!我們還要在短時間推出另一款產品嗎?當然,新品肯定會有的,但大家要明白,一款好的、成功的產品是需要花時間來研製的,所以,請耐心一點!”

聽他一說,馬上就有人問道:“您的意思是新產品正在研發當中嗎?請問新產品是哪一方麵的?大概什麽時間能跟我們見麵?”

夏英豪崇拜地看著父親,他隻用短短幾句話就將大家的注意力引到一邊了!

夏仁成笑道:“這是商業秘密,現在還不能說,到時候大家就知道了。”

但記者哪裏會放過他,又從各個方麵狂轟亂炸,想要知道更多有關新產品的消息,而夏仁成都擋了回去。

這時,又有一個很有名的記者在夏仁成說完而大家還沒發問的時候開口道:“夏先生,您一直顧左右而言他,是不是遮掩夏氏與陽婷合作出現問題的事實呢?另外,您和您的女兒去大陸,是不是想辦法彌合兩家的關係呢?”

這種煞風景的話很有冷場效果,尤其最後一句話還有著大家心知肚明的潛在含義,大家一時間都安靜下來。

夏仁成自然知道公司的很多負麵新聞都是出自他手,但仍然微笑道:“和這位記者朋友說的恰恰相反,我們夏氏與陽婷的合作一直很順利,夏新產品也通過陽婷的渠道暢銷全國,而且,對於澳洲這個陽婷新增加的市場,我們也獲準和陽婷一起進入的!”

他說出這個消息,頓時驚掉了一地眼鏡:大家都還在懷疑夏氏和陽婷合作出現問題的時候,兩家的合作反而更進一步了!

夏仁成看了眾人一眼,又微笑道:“另外,我帶著我的女兒去大陸,是參加由陽婷發起的所有合作夥伴參加的發展會議!”

說完,他向很多正在迅速傳輸消息的記者們一點頭,道:“抱歉,飛機要起飛了,我們得登機了!”

夏仁成和女兒上飛機沒多久,夏氏的股價突然直線上升,不到中午就到了漲停板。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