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醫

第672 尊重是相互的

第六七二 尊重是相互的

上車之後,劉潛看到張德洋麵沉似水,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麽,但不管怎麽說,縣委書記被拒之門外的事實是改變不了的,作為秘書,這讓他也感到心中鬱積了一團火!

然後,他又想到,如果這件事兒被有心人利用,可能會很快就在縣裏傳開,甚至傳到市裏——想到這裏他怵然一驚,這兩個後果,如果是前者,頂多對張德洋的威望產生不利的影響,雖然不好,但要是後者的話,會不會有其他更嚴重的後果呢?

趙陽,以他和秦老以及秦家的關係,他的一舉一動都很容易讓別人產生一些聯想啊!

他小心地呼出一口氣,也不敢從後視鏡裏去看張德洋,想了想,他對司機道:“老王,你先回去,我上次去陽婷製藥廠,有東西忘在裏麵了,正好現在去取了!”

說完話他屏細聽著,後麵沒有動靜,而老王向後視鏡裏看了一眼,就說道:“我送你過去嗎?”

劉潛鬆了一口氣,又感到一陣莫名的振奮,這是一次危機,做好危機攻關的話,也會是一次機會啊!他忙道:“不用,離藥廠還近,我幾步就到了!”

有他在場,不管怎麽說,總還能稍稍彌補一下,另外,也可以知道現場的狀況不是?

看著劉潛下車,張德洋臉上仍然沒有任何表情,他萬萬沒想到,他親自上門的情況下,趙陽竟然還是將他拒之門外——當然,想想他以前做的事情,不管是前省長,還是已故的冷老,他不也說不答應就不答應了?隻是一直以來,趙陽對這邊都是持支持態度。他忽略了這一點,但以後恐怕就不會有了,從這次他隻請孔縣長就能說明這一點……

製藥廠內,此時大家坐在公司的食堂裏,就是員工餐桌,但在座的所有人無不神情激奮,很多人都慶幸這次來對了,不然,被動的等待,還不知道要等到哪天去呢!而落後一天。不僅僅是真金白銀的損失,還有可能被遠遠甩在後麵啊!

孔縣長麵對濟濟一堂的企業代表們,感受著他們的喜悅,他也心情異常舒暢,道:“大家能來齊水做客。我知道大家是衝著我們縣最明亮最耀眼的明星陽婷來的,但一樣也是我們縣最受歡迎的客人!”

隻是一個公司的季度會議。竟然能請到縣長親來。對陽婷來說或許並不算什麽,但對其他地方的企業來說,卻是又看到了陽婷的影響力,聽孔縣長講話,自然是給以熱烈的掌聲!

孔縣長滿麵紅光地又道:“我代表縣委、縣政府,對大家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

又是一陣熱烈的掌聲。

踏著掌聲進來的劉潛對他不提張書記很是不滿。想著等孔縣長講完話,看到他過來,總要提一提他吧?到時他一定要明確隻有張德洋才能代表縣委,孔縣長他畢竟還隻是副書記!

可是。孔縣長像是沒有看到他似的,爽朗一笑,接著說道:“大家對於企業發展有什麽想法,有什麽計劃,一會兒你們和趙董、孟總、周總、譚總還有我們晨總,找他們談,當然,要是對我們縣感興趣,那就找我談,我表示熱忱歡迎!現在我們開吃——別小看廠裏的食堂,說實話啊,平時上班,我都想來這裏打秋風的!”

對於一個熱情而風趣的縣長,眾人自是大生好感,於是,都對他報以善意的微笑。

劉潛一見大急,怎麽著,他到這時來,作為張德洋的秘書,那就是代表張來的啊!還不讓他說話了?

見狀,他咳嗽一聲,笑道:“大家……”

他這句話剛開個頭,趙陽向他看了一眼,他就感到提起的那口氣突然間消失,後麵的話也就無力從口中說出來了!

他也不敢去看趙陽,在王會的引導下坐到了招商局同事那一桌。

孔縣長今天心情特別的好,隻要需要他發言,他都會很有氣魄地表示支持——現在他才發現,趙陽的支持竟然讓他這樣的有底氣!

說起來,因為張德洋身上還兼著齊沅市副市長和市委委員,這樣的光環,讓作為縣長的他的影響力真的被壓縮到很小,而一個不能發出自己聲音的縣長,會讓上級怎麽看?又怎麽會有前途?甚至有可能出現,齊水縣發展迅速,而他卻在退步的情形!

現在,尤其是今天,趙陽隻請了他,這讓他終於鬆了一口氣——其實想想,張德洋能有今天,趙陽可是起了非常關鍵的作用啊!

……

下午接著開會,為了對後來的這四十多家企業有個直觀的了解,趙陽也留了下來——他不看數據,隻看人,看數據他不太在行,可看人他絕對稱得上是大師級的!

等到他回到家,已經是下午的六點多了,與他同來的還有孟學輝。

一進家門,看到桌上放著的一大盤子油炸香棒芽,那股誘人的香味兒,孟學輝上前抓起兩根就往嘴裏塞!

孫振香打了他一下,嗔道:“洗手,這麽大人了,吃飯還不知道洗手了?”

晨曦就晃著腦袋附和道:“羞!羞!”

多多見姐姐開口,也發聲助陣,隻是發出來的聲音卻是:“噓!噓!”

晨梅上前從趙陽懷裏接過來,好笑道:“好了,好了,別噓噓了,尿到你爸爸身上就不好了!”

趙陽探頭又在多多臉上親了一口,晨曦見狀也叫著要親,再在她臉上親一下,他才過去洗手洗臉。

等坐到桌上,晨梅遞給他一雙筷子,問道:“聽說今天開會很熱鬧?”

趙陽點頭道:“後麵又來了四十多家企業,先見個麵,大家談了談。”

晨梅嗯了一聲,掰了一塊兒饅頭讓多多啃著,又道:“是嗎?就這些?”

趙陽夾起一塊兒帶骨頭的雞肉,咬下肉來喂到多多嘴裏,道:“是啊,開了一天的會,不就是這些嗎?”

晨梅夾了一塊兒炸香椿芽放在晨曦碗裏,笑道:“是嗎?我怎麽聽說你還把張書記的車給擋在廠子外麵了?”

趙陽盯著他最近特別愛吃的魚頭伸手夾去,道:“厲害!娘子不出門,便知天下事!”

晨梅看了孫振香一眼,然後放下筷子,道:“你嚴肅點!你說說,為什麽這麽做?這麽做對你又有什麽好處?你見誰家辦公司的會得罪政府裏的人,何況還是縣委書記?”

孟學輝一邊對著一塊兒骨頭大嚼,一邊說道:“沒事兒,咱又不求著他……”

晨梅一瞪他,他馬上收住話頭,拿筷子捅骨髓吃。

孫振香拿了一張紙遞給他,又道:“是啊,咱們兩家不是挺好的嗎?你幹嗎這麽做?”

趙丙星則道:“你在外麵做什麽事我不懂,但是,就算是普通人,你也得尊重人家啊!”

趙陽給趙丙星倒上酒,笑道:“尊重啊,那也是相互的!”

晨梅倒是想到是因為什麽事了,但還是說道:“站的角度不同,立場就不同,再說也不是什麽大事兒,你也別老是揪著不放,凡事退一步也不是壞事!”

趙陽嗯了一聲,咬開魚頭,找出裏麵那兩塊滑肉,喂晨曦一塊,多多一塊,他則繼續漱魚骨頭吃。

見他這麽不放心上,晨梅吃了口晨曦遞到她嘴邊的香棒芽,給多多擦了擦嘴巴,又道:“我也不是說要教你什麽,但你做事圓滑點,講究點方法,不好嗎?有什麽事,坐下來談,總比弄得對立,鬧得生分了好!”

趙陽吐掉魚骨頭,道:“你想想,一直以來,我是不是一直想好好相處,再差也是互不幹涉,但他們又是怎麽做事的?得寸進尺啊!還是那句話,尊重,是相互的!”

晨梅夾了一隻雞腿塞到他嘴裏,嗔道:“好了,嘴跟女人一樣能說,還一套一套的,跟你說這些,是想讓你以後做事兒別都這樣,你想想,就算再強大,也擋不住到處是對豎敵啊……行了,別光喂多多了,你吃點肉吧,忙活了一天,這隻雞腿就當是獎勵你了!”

孟學輝笑道:“嫂子,我也忙活一天了!”

晨梅指了指他麵前,笑道:“你看你那堆骨頭——你還是吃點菜吧!”

一家人坐在一起,說話總還是自由隨意,就是說不讓張德洋進門的事,也都是跟拉家常似的,說完這些,話題就在白天的會、澳洲市場以及各家裏的瑣事間來回晃蕩了。

吃過飯,陪著孩子玩鬧了一會兒,畢竟忙了一天,又喝了點酒,孟學輝就想睡覺了。

趙陽送他上樓,然後問道:“冷勳最近什麽情況了?”

好長時間不見趙陽過問有關冷勳的事,乍一聽到這個名字,孟學輝那點睡意就不見了,或許是現在大家的生活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的緣故吧,有時他真不想趙陽再惦記這件事,以免帶來不可預知的後果!

但是,既然趙陽問了,他也就把那點心思放下,因為,就算作為防備也很有必要,於是,他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然後罵了一句,對趙陽道:“這小子不知道走了誰的關係,讓緯度集團拿了一個大單,好像混得挺好,要高升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