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權力

第13章 你丫真是校長

第二卷有鳳西來 第十三章你丫真是校長

梅小芳有些局促的坐在一旁,她本來是不想來的,但朱大英強拉硬拽,又哄她跟她說了一番與領導搞好關係的訣竅,軟磨硬泡下,梅小芳隻好屈服。

三個大男人喝酒,朱大英又跟男人沒區別,這不,大咧咧講起了一些婦女為了逃避結紮使花招的小段子,一些話真是不堪入耳,梅小芳臊的臉通紅,直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陸錚突然問道:“梅老師,聽說你還代課呢?”

梅小芳一怔,輕輕點了點頭。

本來正講半黃不黃小段子的朱大英訕訕住了嘴,聽得嘿嘿笑的張明生和賀校長也忙正襟危坐。

張明生心裏一凜,陸處雖然在基層幹過,但顯然不是基層幹部的作風,不喜歡酒桌上用葷笑話活躍氣氛。

賀校長那邊卻嗬嗬笑道:“小梅,快敬陸處一杯酒。陸處,同市局領導都熟,你那點小事,就是一句話。”

賀校長嘴裏的“市局”自然是指市教育局,賀校長所言非虛,陸錚跟黃老這些日子,市教育局的衙門門檻都快被他踩破了,同教育局的領導,倒是混了個臉熟。

賀校長叫朱大英把梅小芳喊來,便是投陸錚所好,因為在轎車上,陸錚問了幾句梅小芳的情況,賀校長琢磨著,便以為陸錚對梅小芳留了心,叫來陪陪酒想來沒有壞處。

聽賀校長叫自己給陸錚敬酒,梅小芳愣了下,說:“我,我不會喝。”

賀校長微微皺眉:“你這丫頭怎麽這麽不懂事?誰也不是天生會喝酒的。”

朱大英則倒了滿滿一杯白酒遞給梅小芳,笑嗬嗬說:“就是,賀校長說的對,誰也不是生下來就會喝酒的,這酒啊,一閉眼就下去了,我第一次喝酒,也是這麽過來的。”

“我,我真不會!”梅小芳急的眼淚都有點打轉,杯裏透明**,陣陣酒氣衝入鼻端,令人作嘔。梅小芳甚至能想象,自己隻要沾一沾嘴唇,怕就要吐了。

看著梅小芳泫淚欲滴我見猶憐的模樣,賀校長心裏就是一動,這朵小花,還真清純啊。

賀校長喝的不少,酒意上頭,很有些利令智昏,就笑道:“小梅啊,我幫你。”伸手去端過梅小芳麵前的酒,咕咚一口,就下去了一大半,就剩了個酒底兒,給放了回去,笑道:“這不就行了,這叫福根兒,你敬敬陸處吧!”

張明生就笑,心說這老東西,叫人吃你口水,還不好說什麽。

梅小芳臉通紅,隻是一個勁兒搖頭。

看她嬌俏模樣,賀校長春心微微蕩溢,微笑道:“快啊,聽話,別叫陸處等著。”這話,帶著酒意,有著說不出的曖昧。

梅小芳這麽單純的人都覺得不妥了,突然站起身,說:“我,我走了。”

賀校長怔了下,皺起了眉頭:“你說你這丫頭,怎麽這麽強?你呀,課講的不好,人也不行,我看,你也別幹了,卷鋪蓋回家!”

張明生見事情越來越糟,隻能出麵打圓場,咳嗽一聲,道:“小梅啊,坐下,不能喝酒就吃幾口菜,一會兒,我要瓶飲料去,你敬敬陸處。”又笑著對陸錚道:“陸處,你別見怪,鄉下人,見識少。”

賀校長卻有點喝高了,尤其是剛剛同市裏陸處指點江山,頭腦十分亢奮,他是青坨子片區的總校長,不歸張明生管,加之上了酒勁兒,哼了一聲說:“喝什麽飲料?梅小芳,要麽,你現在陪陸處幹一杯,要麽,你明天給我走人!”

張明生臉微微一沉,但賀校長把陸錚搬出來了,他也不好再說什麽。

梅小芳眼眶淚水打著轉,一邊是尊嚴,一邊是嗷嗷待哺的弟弟妹妹以及等自己工資的癱瘓在床的老娘親。一時難以取舍,委決不下。

陸錚這時笑著拍了拍賀校長肩膀,說:“老賀,你們考察教師隊伍的素質就是比喝酒啊?”

賀校長自覺剛剛和陸錚聊得挺投機,那都不是外人了,打著酒嗝,笑嗬嗬道:“這,這也是一方麵。”

陸錚微微點頭,說:“我明白了,老賀啊,我也給你倆選擇吧,第一,就是明天你自己遞辭職信;第二,我回市裏後,叫上麵發文叫你滾蛋!”

賀校長還笑嗬嗬的,“陸處是想抬舉我啊……”最後啊,卻是驚訝的加了重音,隨即滿臉驚愕的看向陸錚。

朱大英和梅小芳也都吃驚的看著陸錚。

便是張明生,雖然早聽過陸錚的傳聞,卻也沒想到這廝真是翻臉無情,剛剛還和老賀稱兄道弟,轉眼一點麵子不留的就這麽撕破臉。

陸錚冷哼一聲:“我是想抬舉你,真搞不清楚,你到底是校長還是色棍,就你,能為人師表?什麽東西?!”指了指門口:“馬上給我滾蛋!”

賀校長老臉漲成了豬腰子,酒也醒了大半,期期艾艾道:“陸處……,你,你怎麽能這麽說話……”

陸錚皺眉道:“你滾不滾?想我動手是吧?”

張明生嚇了一跳,趕緊起身,拽起賀校長,給他拽出了雅間,在外麵,好似兩人在說什麽。

朱大英和梅小芳都被眼前的變故驚呆了,直到幾分鍾後張明生回轉,兩人還沒回過神。

“陸處,老賀喝高了,您別往心裏去。”張明生陪著笑,趕緊解釋打圓場。他一直就在等著看老賀笑話,可等老賀真的出了笑話,張明生也有些傻眼,這位陸處,真如傳言一般,是位活祖宗,萬萬得罪不得。

陸錚點點頭,說:“張書記,我剛剛不是開玩笑,您幫我傳個話吧,我看他不主動辭職的話,會麻煩的很。”

張明生後背就微微有些發涼,他明白陸錚的意思,如果老賀不辭職,怕陸錚不會善罷甘休,定會在市裏鼓搗他,片區總校長?在市局如果被人盯上,那就是螞蟻一般,等上麵開始調查,那可就不定查出什麽事兒來,可不就麻煩的很麽?

張明生就對朱大英使個眼色,“大英,你和小梅去外麵要個炒菜,墊墊肚子,完了送小梅回家,我和陸處再喝點。”

朱大英此時哪還敢說什麽,現在,她才知道,市裏來的陸處,果然就是市裏來的,太厲害了,老賀被罵的跟孫子似的,都不敢回嘴,或許下麵的幹部在人家眼裏,本就是跟孫子差不多吧?幹著最累的活,挨著最多的罵,拿著最少的錢。

梅小芳更是怔怔看了陸錚好一會兒,才被朱大英拉了出去。

等兩人走後,陸錚就微微一笑,說:“咱喝咱的。”

張明生點點頭,心下稍安,甚至,有些受寵若驚。

……

安一鳴等人看來還要逗留幾天,第二天,陸錚跟黃老通了電話後,便趕回了烏山。然後,又同另一個農村調研組去郊區蹲了幾天。

這日,大概是下午兩點日頭偏西時陸錚回到了顧委,隨即,就被叫來了黃老的辦公室。

程明遠副主任,也在黃老辦公室坐著聊天呢。

“小陸,你回來的正好。”黃老笑著對陸錚招招手,說:“有個事兒,得你去跟跟,就是規範文化市場的事兒,具體你跟明遠同誌談。”

陸錚不明所以,隻能點頭。

黃老又笑道:”小陸啊,明遠同誌很看好你,別辜負他期望啊。”

程主任卻是笑著說:“黃老忍痛割愛,肯把愛將借給我,那才是高風亮節呢。”

黃老擺擺手:“都是委裏的事兒,什麽你的我的。”

程主任笑著說是。

黃老又對陸錚道:“你去吧,具體的工作明遠跟你說。”

陸錚也隻能點頭答應。

出了黃老辦公室,程主任便跟陸錚解釋,原來市顧委對文化市場的關注得到了市委的重視,市委已經下文,令相關部門規範文化市場秩序。

現在由市文化局剛剛成立的文化市場管理科牽頭,公安、工商等部門執法人員協同,掃黃打非,規範文化市場。

市委同時希望市顧委能派員監督、指導這場聲勢浩大的行動,為其提供寶貴意見、指導方向、查缺補漏。

市顧委幾位主任碰了頭,又征詢了黃老的意見,決定由陸錚為首,從委辦抽幾名年青人參與這次行動。

而提名陸錚的,便是程明遠主任。

程主任很是囑咐了幾句陸錚,最後更微笑著說:“小陸,好好幹,我看好你。”

……

晚上,沒想到小區來了兩個不速之客。

黃子軒,懷裏摟著花枝招展的小麗,陸錚開車到了樓下時,卻見他倆正在門洞口等著呢,一輛拉風的豐田皇冠就停在一旁,吸引了小區無數眼球。

看到陸錚下車,黃子軒就笑嘿嘿走過來,親熱的想搭陸錚的肩膀,“錚子,越來越帥了!”

陸錚將他的手撥開,說:“有事?上樓說。”

黃子軒就翹起了大拇指,“國家幹部,了不起,錚子老弟,你也知道,要沒事,我還真不想往你跟前湊合,不怕被你咬啊?!”

嘮嘮叨叨的,跟著陸錚上樓。

其實陸錚知道,別看黃子軒在自己麵前總是這副痞子德行,實則這廝的生意做的大著呢,從烏山到省城,很多行業他都有涉足,在烏山,更是生意場上不折不扣的小霸王,資產雖然肯定比不上大姐,但在烏山這等發達的經濟特區,不算外鄉人,怕也是數得著的本地富豪。

在外人麵前,想來,他是黃總,是高高在上操人生死的大人物。

跟自己這個模樣,是因為自己見過他在黃老麵前倒黴的樣子,然後便前倨後恭的偽裝出一副親熱嘴臉想弄死自己,隻是沒想到,反被自己拿住了。

如果反之,現在是自己被他拿下,那麽他在自己麵前,可不知道是多麽的冷酷無情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