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權力

第76章 各種意料之外

第三卷經略燕山 第七十六章 各種意料之外

19RR年3月底,國務院發出《關於進一步擴大沿海經濟開放區範圍的通知》,新劃入開放區的包括140多個市縣,包括數個省會城市,這標誌著中國進一步對世界敞開大門,改革開放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大勢。

與此同時,濱海新區會計師協會宣布了第一季度會計事務所審計通告,這是烏山特區會計協會第一次對會計事務所公開評估,其意義不言而喻。

濱海新區會計師協會會長由區財政局局長王秋霞兼任,陸錚任財政市局局長時新區財政局就被認為是執行市局決議最堅決力度最大的局,現今在會計製度改革上,新區又走在了全市的前麵。

區委書記辦公室,陸錚翻看著一份內部資料,這是關於南方特區將成立立法委員會的材料,同時,有香港《明報》的一篇文章報道,引題是“最新嚐試一國三製”,正題是《南方特區擬成立立法委員會製定法規地位僅次憲法》。

內部資料裏,關於這個立法為會員陳述的很詳細,準備將人大和政協合二為一,打破人大、政協幾百上千名代表、委員每年隻開一次大會,效率低下的形式主義。規定立法委員由5l人組成,其中官方委員17人,民間委員34人,全部實行職業化、授薪製。立法委員會每年至少要開四次會,會議均采取大會辯論形式。還規定了議案的提起、審議的程序、表決的方式、公布的形式。還特別授予市長對通過的議案有不予簽發權,但重議通過後市長則應辭職。

顯然,這是對政治製度深化改革的嚐試,一旦真的成行,立法委員會同西方國家議會已經是異曲同工的職能。

陸錚搖搖頭,隨著明年一些巨變和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鬥爭的開始,這些明顯出格的變革自然便胎死腹中。

周大清敲門進來,說:“書記,人都到齊了。”

陸錚嗯了聲,突然問道:“嘉賓沒什麽情緒吧?”

青龍最後提的副縣長是馬頭營鄉黨委書記趙平凡,而且,趙平凡仍會繼續兼任馬頭營鄉黨委書記一職,同時任縣農業改革領導小組副組長兼辦公室主任,對青龍農業集體經濟進行深化探索。

不等周大清回答,陸錚便揮揮手,“他呀,機關味還是太濃,要在基層多鍛煉鍛煉,這話你不用跟他說。”

周大清嘿嘿一笑,說:“我沒那麽多嘴多舌。”他現今和陸錚越來越親近,既像勤務兵,又像陸錚的親人。

“你呀,不見得吧。”陸錚笑著起身向外走。

周大清卻是苦了臉,領導看似玩笑話,但誰知道是不是半真半假的點自己?這時,就要好好尋思下自己平時的言行,沒有什麽出格的行為。

會議室,滿堂堂坐了幾十號人,本來人聲鼎沸,比較親近的於部坐在一起,聊天打屁,見到陸錚進來會議室內馬上安靜下來。

今天的會議是小楊莊、劉屯等村改造項目匯報會,包括招標成功的房地產商等相關家單位參加會議,副區長田亮主持會議。

這是早在朱寶忠時代便確定下來的擴展城區工程,很多人都怕陸錚來了後叫停,這在各市縣極為常見,前任立項的工程,尤其涉及城區發展上,繼任者不搞出新思路另起爐灶反而是咄咄怪事,畢竟,這不僅僅是體現一方父母官的施政方針,也牽動著很多利益鏈,繼任者必然不會給前任的利益鏈買單。

但陸錚到任後,卻很支持新區向北擴展的規劃,並且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指導意見,原本一些已經卯著勁兒準備上西部工程的人都偃旗息鼓,一些屯地的商人也叫苦不迭,畢竟陸書記對西港建設特別重視都知道,人人都以為他上任後會把城區擴展的方向由北轉為向西發展。

更多的人則對這位新任書記充滿了好感,一直聽說新書記在地方上施政特別的有自己的風格,公平公正全然不計較政績啊各方商人親近啊這些因素,原本以為以訛傳訛,現在這樣的領導可是越來越少了,誰知道,幾個月下來,好像陸書記就是這般有著罕見老一輩於部氣息的領導,如此,陸書記說的話,怎麽聽怎麽夠份量,他本人,好像也充滿了獨特的個人魅力,令人很想跟著他,真正的做些事情。

會議上,陸錚並沒有怎麽發言,各單位匯報時,多是楊朝暉講話。

最後,陸錚才道:“朝暉區長說的不錯,我就簡單補充幾句吧,第一呢,就是城區拓展問題,藍圖我看過,長遠規劃的不錯,希望我們能用兩到三年的時間實現,同誌們一些意見和困難,我們會想辦法解決。還有拆遷戶問題,這是個新問題啊,這位王總剛才說的對,合理要價我們會滿足,但覺得自己成了釘子戶就漫天要價,這種風氣不能漲。不過,咱們有一個原則,就是不能強拆,更不能用暴力威脅甚至使用暴力,一旦出現這種情況,我不管抓的那三瓜倆棗是什麽人,我就追究派你去的是哪家公司哪個單位的,我就問責這個公司的法人或者單位的一把手”

陸錚的話擲地有聲,剛剛講到這個情況的王總立時滿頭冷汗,他還正琢磨呢,要下麵人找幾個地痞流氓去嚇唬嚇唬那幾家不肯拆遷的村民。

陸錚又道:“不過不強拆不代表咱們就不能奈何漫天要價的釘子戶,我看國外經驗就不錯,不說國外,說香港吧,比如這麽一棟舊樓,你要搞開發,如果大多數居民都同開發商簽訂了協議,剩餘幾家就必須也要以差不多的價位賣給開發商,一條街道的商戶,原理也差不多,這裏有個麵積比例,具體比例我記不太清了,但就是這麽個意思,待開發區域八成或者九成業主同意,剩下的釘子戶就會被強製拍賣,這樣,就能很好的解決釘子戶的問題。”

陸錚琢磨著說:“我看,我們特區也該有這麽一個法案,具體情況我會同市委市政府以及人大常委會匯報溝通。”

與會人員紛紛點頭,陸書記這位領導,各方麵學問見識和眼光真是不得不令人佩服。

陸錚喝了口茶水,又繼續道:“第二個問題,我再重申一下,咱們新區行政部門,老爺做派一定要改尤其是窗口崗位,你就是為市民服務的服務員,其實包括我,包括朝暉區長,應該說,我們都是為人民服務的服務員,但是,咱們社會官本位思想嚴重,我一定要這麽說,大家就會覺得太矯情。

會場內,響起善意的笑聲。

“但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堂堂正正的說,我就是人民的勤務兵,到時候,大家如果不笑了,覺得聽之泰然了,聽著不別扭了,那麽,我覺得,這才是我希望看到的社會,我也希望能看到這一天

大家都是怔了一下,旋即,不知道是誰起的頭,會議室裏,開始響起了掌聲,而且,越來越熱烈

陸錚做手勢往下壓,掌聲,卻一浪高過一浪。

坐在陸錚身邊的楊朝暉,臉色複雜的看著陸錚,此時此刻,誰又知道,他心情若何?

虎子的茶餐廳,聽服務員說,虎子去了隔壁晶晶發屋,陸錚便怔了怔,好幾次了,來茶餐廳虎子都在隔壁。

靠窗包廂裏,王上飛正等著呢,見陸錚進來,忙起身,“陸哥。”

陸錚揮手示意他坐下,又問道:“找我這麽急,有事?”

王上飛說:“高誌凱那個王八蛋,果然不是個好東西,他那裏有個本子,登記著你每天家裏來往客人的名單,尤其是衛局啊什麽的,還打著紅圈,還有個小空姐,也打著紅圈……”王上飛便住了嘴,陸哥這私生活,從本子上看起來還真有些亂,小空姐又是誰?十天半個月的就會去一趟別墅。

陸錚點點頭。

王上飛又說:“他和楊朝暉,也見過麵。”

陸錚笑了笑,自己估摸著就是這回事。

王上飛猶豫了下,說:“哥,要不,我想法叫他離開烏山吧?”琢磨著找人弄殘他,叫他以後都不敢再踏進烏山一步。

陸錚微微蹙眉:“你別亂來。”

王上飛就嘿嘿笑,說:“這人我見他第一麵就覺得討厭,不是因為你的關係,真的。怪不得他女朋友和他分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坐牢坐的心理變態。”

陸錚怔了下,新女朋友又吹了?高誌凱的命運也挺滄桑的。

喝完杯裏咖啡,陸錚說:“我去剪個頭,你來不?”

王上飛摸了摸自己光光的頭皮,說:“陸哥你逗我不是?”

陸錚就哈哈一笑,起身說:“今天你買單。”

隔壁晶晶發廊布置的越發時尚氣息十足,美發師小晶也變成了一頭蓬鬆的紫發,顯得很是妖嬈帶感。

細高條兒,雪白抹胸,外搭一件雪紡開襟衫,下半身是綠色印花鉛筆褲,彩色高跟鞋,整個人亭亭玉立,春意十足,很潮的感覺。

見到陸錚進來,小晶便噠噠的迎上來,殷勤的幫陸錚接過手裏的包,跑去放吧台裏鎖好。

一年多時間,小晶的發廊生意越來越好,還雇了一名女服務員洗頭,她則就管理發,但每次陸錚來,洗頭還是她親自上陣,能有這份殊榮的老主顧隻有陸錚一人。

也難怪,陸錚話不多,也從來不跟她開玩笑,但每次剪發都來她這裏,這般穩重踏實的年青人很是罕見,自然令人升起好感。

“虎子呢?不是說他在嗎?”陸錚奇怪的看著發廊沙發上翻看美容雜誌的兩名女士,她倆應該是正坐在燙發機下滿頭卷發棍燙發女士的同伴,虎子卻是不見。

小晶神秘一笑,說:“你還是回頭問他吧,我不能說。”

陸錚便點點頭,不再多問。

小晶有些無奈的說:“陸哥,有時候我就懷疑你是不是五十多了。”

陸錚笑笑,說:“差不多。”又說:“前麵沒人吧?用排隊不?”

“不用排隊,陸哥你於洗還是水洗?”小晶無語的拉了拉頭上蓬鬆紫發。

旁邊小服務員看得暗笑,這個陸哥雖然看起來很踏實,但怎麽會有這種男人?跟石頭一樣,太嚴肅了,不會心理有疾病吧?

“有於洗了?”陸錚愣了愣,好像,現今距離自己熟悉的生活越來越近,“於洗吧,省事。”

小服務員便想領陸錚上座位給他洗頭,小晶使了個眼色,叫她別管,說:“那陸哥我給你洗,去裏間吧。”

小晶在前帶路,雪紡衫綠色鉛筆褲彩色高跟鞋,很精致很潮的女孩兒,噠噠的高跟鞋節奏中,背影很是美妙,嫩綠色水印鉛筆褲,裹得翹臀緊緊的,圓鼓鼓的翹翹的特別誘人。

陸錚搖搖頭,和衛香秀的糾葛弄得自己精疲力竭,也不想再觸碰感情這類東西,但是有時候見到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卻也不禁心裏有些異樣,好像有快一年沒碰過女人了,有時候真想發泄發泄,可是情人什麽的就免談了,太累,小姐自然也太髒,找個一夜晴對象,誰也別認識誰,完事給些錢或者買點禮物閃人,一拍兩散就挺好。

不過,也就隻是想想而已。

胡思亂想著進了裏間,陸錚微微一怔,裏間有梳妝台,旁邊靠牆收著張折疊床,小晶應該就是住在這裏。

陸錚知道小晶好像是南湖縣人,漂在烏山,看來生活其實很苦,遠不是看起來那麽光鮮。

“哥,坐這兒吧。”小晶拍了拍梳妝台前的椅子。

陸錚走過去坐下,說:“怎麽要來裏麵於洗?很奇怪。”

小晶抿嘴一笑:“還以為你對什麽都不好奇呢,終於奇怪了呀?”說著話,已經輕柔給陸錚脖子圍上毛巾,拿了水壺在陸錚頭上噴水,說:“放心吧,不坑你。”

陸錚微微點頭,便閉上了眼睛,隨即頭上一涼,應該是小晶開始抹洗發膏,然後,小晶長長的指甲就開始慢慢在頭皮上搔,令人根根骨頭仿佛都癢的厲害,這手絕活陸錚便是前世也沒試過,委實令人食髓知味。

洗發膏應該就在這種輕搔拿捏中滲進每根頭發,接著,便聽小晶說:“哥,你往後靠,我給你掐頭。”

陸錚就向後靠了靠,小晶卻是說:“再後點。”手輕輕捧著陸錚額頭向後一靠,旋即,陸錚便感覺到,自己的頭好似靠在了小晶胸口,雖然好像隔著厚厚的東西,但少女酥胸的堅挺和豐滿卻隱隱能感覺到,怔了下,陸錚睜開眼睛,果不其然,鏡子中可以看到,小晶胸前墊了塊毛巾,自己的頭就靠在她雙峰之間。

小晶那雙長指甲塗著黑色彩繪的雪白小手,已經開始輕輕捧住陸錚的臉,揉捏陸錚的臉上穴位。

陸錚便慢慢閉上了眼睛,後腦碰觸好似雷區,雖然並不能實際感受到什麽,但那種禁忌的感覺,帶給人特別異樣的舒爽。

“這樣於洗多少錢?”陸錚在後世什麽服務沒見過,這隻是小兒科,打擦邊球招攬顧客的做法,實則並沒有什麽。

小晶倒好似怔了怔,說:“陸哥,你剛才睜眼睛著是吧?”

陸錚嗯了一聲。

小晶便不吱聲,隻是更輕柔的按摩。

閉眼享受著,陸錚終於忍不住問:“不過你這服務有點過火,不怕人舉報?”

小晶說:“沒幾個人知道,就常來的,看著比較好的人,我才叫小鄭給他們做,我從來沒做過,就是覺得陸哥你人特別好,才自己給你做,我也不會給別人做。”

陸錚笑了笑,沒吱聲,服務行業女孩說的話,九成當過耳風就是。

不過看著鏡子中小晶蓬鬆紫發下年輕漂亮的臉蛋,陸錚心裏不禁微微一動。

小晶錢還真沒多要錢,普通於洗加剪吹是五塊錢,留陸錚也是留了五塊,本來陸錚還以為,被她說的這般特殊待遇,不定要怎麽宰自己呢。

從發廊出來,陸錚又去茶餐廳轉了圈,虎子還沒有回來,陸錚心說這家夥也不知道天天在做什麽,怎麽老看不到人影?

電梯口距離虎子茶餐廳不近,陸錚無聊的向電梯間那邊走,同時打量著兩旁的店鋪,說起來,這些店鋪都是自己的,看著生意都挺好,人流熙熙攘攘,卻也沒什麽感覺。

突然,陸錚就是一怔,就在左側,是一家精品服飾店,透過氣派的落地玻璃窗,卻見虎子就在裏麵,而且,身邊有個女人,兩人神態很親密,看起來,是在熱戀中,一起逛街買衣服呢。

陸錚怔了下,虎子,原來忙這個呢,嗯,也是交女朋友結婚的年齡了,前世為了自己,他可是一樣沒正正經經談過戀愛。

想著,陸錚心裏不禁一酸。

本來,正想靜悄悄離開,卻不想,恰好虎子轉過身,隔著玻璃窗,兩人打了個照麵,虎子看起來立時就手足無措,陸錚微微一笑,便繞門走了進去。

“虎子,於嘛呢?”陸錚對迎上來招呼的服務員擺擺手,說:“我找朋友。”

虎子卻是臉通紅,結結巴巴,“陸,陸哥……”

虎子身邊穿紅套裙的漂亮女人這時也轉過身,陸錚猛地一怔,漂亮女人更是花容失色。

虎子這個女伴不是旁人,正是高誌凱在青龍時的情人,原青龍公安局郭莊派出所所長郭紅紅,高誌凱垮台後,郭紅紅被人糾纏,恰好市軍分區組建預備役,成立預備役步兵師直屬分隊,其中文藝隊緊缺人手,陸錚便推薦了她。後來陸錚任烏山預備役步兵師副師長,倒也見過她表演,聽人說過,她現在關係調去了市委宣傳部,同時被任命為預備役師直屬文藝隊副隊長。

陸錚對郭紅紅談不上什麽觀感,隻是,怎麽虎子熱戀中的對象會是她?

“陸書記”郭紅紅同樣手足無措,驚惶的好像想跑掉,她疑惑的看向杜小虎,不知道杜小虎為什麽會認識陸錚。

杜小虎同樣滿臉疑問,雖然市委宣傳部的於部認識錚子哥並不奇怪,但郭紅紅的樣子,卻絕對不是下級認識上級領導那麽簡單。

陸錚一陣撓頭,早知道就不進來了,笑了笑說:“都認識,這樣,你們逛吧。”

郭紅紅卻是急忙的說:“不,不了,我有事,先走了。”對杜小虎說:“以後再聯絡。”說完,便匆匆走出去。

杜小虎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滿眼問號的看向陸錚。

陸錚招招手:“走,出去說。”

出了服裝店,杜小虎跟在陸錚身邊,默不作聲,突然說:“哥,對不起,我不知道她認識你,我,我還親過她,我,我真不是人。”

陸錚哭笑不得,急忙拉住,說:“你想哪去了?不過虎子,關係挺快啊,嘴兒都親了?”

聽陸錚這麽說,杜小虎臉通紅,卻又不解的說:“她,她跟我說過,以前她在青龍公安係統,跟過一位領導,當他的情人,那,那個領導,不是你嗎?”

陸錚說:“不是我。”

杜小虎看起來立時鬆了口氣,說:“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我大逆不道了呢。”

陸錚啞然失笑,說:“就算跟過我,和你自由戀愛也沒什麽,隻要你不覺得吃虧。”

“那怎麽行”杜小虎連連搖頭。

陸錚就歎口氣,“她這些都跟你說了啊,你不在乎?”

杜小虎用力點頭,“我覺得她人挺好的,她說,什麽都告訴我,就是擔心我以後聽到風言風語出狀況,她想重新開始,而且,是抱著結婚過一輩子的想法和我相處的。”

陸錚嗯了聲,想了想問:“你們怎麽認識的?”

杜小虎便有些忸怩,說:“她經常來小晶這裏修頭發,我看著她,覺得挺好,追的她。”

陸錚微微頷首,說:“好吧,你覺得開心就好,不過結婚對象,我還是希望你看清這個人。”

杜小虎撓撓頭,“哥,你對她不滿意?”

“沒什麽滿意不滿意的。”陸錚猶豫了一下,說:“她說的那個人是高誌凱。”

杜小虎一愣,低頭不語。

陸錚拍拍他肩膀,說:“走吧,下樓去喝一杯。”杜小虎默默點頭。

兩人跟著人流,向電梯間那邊走,旋即遠遠的,陸錚便看到等電梯的人群裏很紮眼的紅色套裙,陸錚看了杜小虎一眼,說:“人多,去坐那邊的便行電梯吧。”

然後,前麵人群突然有人尖叫,紛紛散開,陸錚看去,卻見郭紅紅好似跟人發生了爭執,被人抓著衣領抽耳光。

陸錚怔了下,這邊虎子已經風也似的衝了過去,陸錚忙快步跟上,未到近前,已經看到,抓著郭紅紅衣領的人,正是高誌凱。

杜小虎衝過去,一把推開了高誌凱,將郭紅紅護在身後。

高誌凱好似瘋了一般,歇斯底裏的喊:“你跟誰都行就是不能跟杜小虎不能跟陸錚不然,我殺了你殺了你”

“閉嘴”陸錚走過去,冷冷看著高誌凱。

高誌凱這才注意到陸錚,他慢慢站直身子,目光充滿了怨毒,“陸錚,做人別太絕你把我害得還不夠慘是麽?現在又想和杜小虎輪流上我的女人,給我戴綠帽子,我告訴你,我要死,也拉你墊背

陸錚皺皺眉,轉頭問郭紅紅:“你們現在還有聯係?”

郭紅紅捂著紅腫的臉蛋,含淚搖頭,說:“他找過我幾次,我沒理他。”

陸錚就看向高誌凱,說:“所以你這都是混帳話,她跟誰好,和你有什麽關係?好了,趕緊回家,我看你最近精神狀態有問題”

“你才瘋了呢”高誌凱用手指點了點陸錚,說:“你等著,咱走著瞧”

話音未落,有兩名便衣男子穿過人群來到他身邊,其中一人亮了亮證件,說:“高誌凱是吧?我們是市局保安處的,現在懷疑你在海岸星城做保安期間有偷竊行為,麻煩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旁邊看熱鬧的就有人哄笑,顯然覺得這廝太逗了,剛剛說完狠話就要進局子。

高誌凱愣了下,回頭看著陸錚,恨恨說:“這倆狗也是你家的吧?我告訴你,在烏山,你別想一手遮天,陷害我?沒門”

“你他媽說什麽呢”其中一名便衣上去就抽了他一嘴巴,另一人趕緊拉住,說:“老王,咱們執法不能隨便打人。”一個勁兒使眼色,意思是回去收拾他不遲。

看著高誌凱被人帶走,杜小虎沉默著,接著,好似便有了決定,轉頭問郭紅紅,“還疼嗎?要不要去醫院。”

郭紅紅抹著眼淚,隻是搖頭。

陸錚看著兩人,心裏歎口氣,說:“虎子,你們聊聊,我先走了。”恰好電梯到,揮揮手,陸錚進了電梯。

虎子,看樣子是栽了。

電梯裏,陸錚又歎了口氣,不過也許,這段姻緣會很美滿吧,如果郭紅紅真的決心和過去的生活告別,虎子,是很不錯的人選,她呢,也會懂得疼虎子,懂得珍惜虎子。

至於虎子虧不虧,這是虎子自己的事,別人沒權力說三道四,虎子覺得自己賺了,那就是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