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權力

第9章 天行健,地勢坤

第九章 天行健,地勢坤

淩晨一點多到的南州,卻不想,衛香秀就在南州酒店的大堂等著他呢。

本來,從南坡出發前隻是打電話叫衛香秀給訂了房間,怎麽也沒想到,衛香秀會在這裏候到半夜。

車是杜小虎和陸錚輪流開的,但明顯,杜小虎更加疲倦,衛香秀說去吃夜宵時,杜小虎打著哈欠讚同,陸錚笑著說:“有你香秀姐保護我就夠了,你這個警衛員,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杜小虎這才拿了鑰匙回房。

滇南旅遊業剛剛起步,便是省城南州,也沒什麽夜生活,與烏山不可同日而語,僥幸的是,南州現今唯一的夜生活便是燒烤夜市,從南州城西的新華電影院到新華街、新建設電影院到龍門街、紅旗電影院至新南州電影院祥雲街等等小街小巷都擺起夜市燒烤,數不勝數,不勝枚舉,特別是有電影院的地方,隨處可見各種燒烤攤。而且很多都是從黃昏開張通宵燒烤至天明,可謂“夜市流出燒烤味,滿城盡是燒烤攤。”

坐上衛香秀的車,在南州大街小巷穿行,很快便尋到了一處集貿市場前的夜市,這裏人聲沸騰,到處都是猜拳的酒客。

比起烏山的物價,南州燒烤也便宜許多,兩毛錢十個烤豆腐,三毛錢一個烤豬蹄,一塊錢一碗狗肉,四五位客人一桌的燒烤,十元錢便可搞掂。

“你不困啊?”陸錚隻要了幾塊烤芋頭,淺淺的吃著,一邊關切的看衛香秀。

“不困。”衛香秀笑了笑,穿著時尚雪白製服套裙的她越發顯得精致性感

“那吃完東西咱倆去看電影吧,今天我也不睡了,電影有夜場吧?”陸錚覺得,自己應該多陪陪衛香秀了,從認識衛香秀,除了在一起吃飯,自己好像沒有盡到男朋友的責任,戀愛中,一起看場電影對於衛香秀,好像都是奢望。

衛香秀美眸閃過一絲驚喜,可旋即便又犯愁:“周末的話好幾個電影院有通宵電影,今天就不知道了,找找看吧。”

陸錚和衛香秀的運氣還不錯,他們找的第二家影院人民影院就有夜場,影院前賣瓜子和小吃的小販正收拾三輪車準備收攤。

衛香秀將車停在影院前,兩人剛剛下車,就跑過來三四個髒兮兮的小孩,伸著手,說著聽不大懂的方言,哀求討錢。

衛香秀摸出錢包,每人給他們找了張紙幣,有五角的,有一元的,也有兩元的,小孩們都歡天喜地的道謝,然後,見到有胳膊上套著紅箍的治安員走過來,小孩們轟一聲就散了。

陸錚笑道:“司法係統的,心這麽軟怎麽行?這裏小孩,十個有九個是小偷吧?”

衛香秀輕輕搖頭,說:“我也不是什麽上等人,我們家小東和強頭,不也偷過東西嗎?隻是,我遇到了你,他們沒這些好運氣。”

陸錚默然,輕輕握了握她的手。

回到衛香秀家裏的時候是淩晨四點多,電影不怎麽好看,見陸錚開始打哈欠,衛香秀便提議回家休息,陸錚自求之不得,現在通宵放的國產片,看著實在是一種煎熬。

最近國產電影最火的莫過於童素素和管婕聯袂出演的空城,文藝包裝的商業片,講述人性的同時又有諜戰片的驚險,叫好又叫座,這可是極為不容易了。

童素素現今紅得發紫,各種影後獎項拿了無數,製片方選擇管婕出演空城的女二號,自然是童素素施加了影響,為自己的好朋友拉一拉人氣,何況多年好友,再聚影壇,也是炒作的亮點。

一些娛樂氛圍比較發達的城市,各種小報為此炒作了足足兩個月,博足了各種眼球,比如烏山的星周刊,狗仔隊跟蹤兩位明星進出南方商場,拍到了一係列私家照,引起粉絲的哄搶。

內地,也漸漸有了真正意義上靠商業巨星帶動的娛樂產業鏈。

隻是這些,現在離陸錚都很遙遠,陸錚,也早就和她們失去了聯係。

所以,當洗漱過,在衛香秀家裏茶幾上,看到彩頁雜誌中童素素的大幅海報時,陸錚不禁一陣錯愕,旋即才想起,衛香秀,是童素素的忠實擁躉。

“現在想叫你幫我拿她的簽名可是沒辦法了,人家是國際巨星了,你呢,是偏遠山區的寨官。”衛香秀擦拭著濕漉漉的頭發從洗漱間出來,見到陸錚正翻看雜誌裏童素素的專訪,便抿嘴一笑。

雪白真絲的睡袍,空蕩蕩的罩著衛香秀性感胴體,精致的蕾絲花邊襯出白皙的雙腿,修長挺拔,玲瓏的曲線完完全全的勾勒了出來。

看著衛香秀水汪汪比桃花還要媚的眼眸,看著她紗質睡袍中若隱若現的曼妙胴體,陸錚不禁心裏一熱。

隻是,一晃和衛香秀,也有兩年沒有親密接觸了,心理上,總感覺有個坎,尤其是,就在幾個月前,自己又有了卡洛琳。

誰知道衛香秀走到陸錚身邊,用雪白小腳輕輕踢了陸錚小腿一下,“大老爺,好久沒伺候你了,還得我求你啊?什麽時候都端著架子”

看著她雪白小腳輕輕探進自己睡袍,陸錚此時,又哪裏還能忍耐得住?

第二天上午同張榮沅會麵時陸錚很有些精神煥發、神采奕奕的感覺,便是張榮沅都感覺到陸錚心情很好,笑著問:“是不是有什麽好消息?”

陸錚隻是微笑不語。

想想昨夜一直到天明的癲狂,陸錚心裏又有些熱。

久別勝新婚,昨晚自己幾乎被這個迷人的小妖精吸於了骨髓,眼前,又浮現出昨晚的畫麵,臥室軟軟的大**,自己肩頭架起衛香秀纖細誘人的雪白長腿,看著肩膀一邊一隻的雪白小腳怯生生勾起,好像要承受不可承受之重時,自己隻覺得下身火熱的要漲掉,重新進入她身體時,那一瞬的滿足和享受,簡直無以言表。

衛香秀,也知道自己昨晚一直用這種姿勢是想欣賞她被征服的畫麵吧,尤其是,床頭牆壁上,掛著一幅她穿著警官製服英姿颯爽的生活照,所以,她才會小聲嘀咕了一聲“不許這樣流氓”又順手關了燈,卻更是點燃了自己十倍的欲火。

而她,實則也加倍的滿足自己,甚至,穿上了那身雪白套裝跪在**,任由自己抓著她的衣襟從後撞擊她無比銷魂的翹臀,到最後,她上身癱軟在**雪白小手緊緊抓著床單的欲仙欲死模樣,更令人瘋狂。

衛香秀,實在是男人喜歡的極品,所謂**是**、床下是貴婦就是這般了吧?

隻是,其他人,永遠也不會知道而已,因為在同事下屬眼中,現在的衛香秀,應該是那種不苟言笑特別嚴肅認真的領導吧。

陸錚又想起了一個小時前,衛香秀抱著想起床的自己,在自己耳邊輕聲呢喃:“我,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我這輩子都做最聽你話的小情人,好不好?

想著,陸錚心裏又不禁泛起一絲溫馨。

茶幾對麵的張榮沅,翻看著陸錚帶來的材料,連連點頭,說:“好,我會向部領導匯報,不過錚子,成不成的,咱們都要聽上麵的政策。

陸錚笑道:“我知道。”在陸錚準備的材料裏,除了餘文蘭提到的低息貸款,還有為果邦地區架設程控電話線路和加大供電量的一些具體想法。

果邦地區雖然有電話,但還停留在搖把子時代,供電上接入了南坡電網,陸錚則希望提供一種專線供電方式。

不管果邦未來的路在何方,先解決其通訊和電力問題,才能再談其它。

張榮沅琢磨著說:“都不是什麽大問題,果邦、佤邦這些自治武裝,不管咱們政策怎麽變,我覺得,最起碼,要能令他們站穩腳跟,將來,咱們同緬甸軍政府關係好也好,壞也罷,這都是很有用的談判籌碼。”

陸錚微微頷首,國際政治,實則沒太多人情好講,主要,還是要以自己的國家利益為重。當然,中國的外交,總還有一種儒家風格,多少,還是有道義上的負擔,所以,才有老朋友這種稱謂。

比如緬共,雖然已經被曆史車輪碾壓的粉碎,甚至在極左路線下槍殺過中國知青,但緬共的領導層,還是在中國獲得了庇護地,享受國內於部待遇,多在滇南於休所頤養天年。

“錚子,我給你指的這條路也不知道是不是指錯了。”張榮沅放下材料,深深歎了口氣,自是想起陸錚的現狀,這和當初陸錚要在滇南複出時的想法隻怕截然不同,在北京,自己還一再勸陸錚跟自己來滇南於。

陸錚笑道:“沒什麽不好,我現在最起碼有工作做,說心裏話吧,我覺得,現在挺好,我也可以靜下心,好好想想我自己的問題。”

張榮沅深深看了陸錚一眼,說:“錚子,不管你怎麽想的吧,我會找機會幫你爭取的,如果組織關係都不能解決,僅僅叫你和老緬們打交道,太埋沒你了。”

陸錚笑道:“粟沅大哥,我說的是真心話,這半年來,我感觸很多啊,現在的情況,真沒什麽打緊的。”

張榮沅看著陸錚,隱隱的感覺到,陸錚,和以前,好像真的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