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權力

第30章 成年禮物

第三十章 成年禮物

雖然陸錚沒有明說,但曹顯澤很清楚陸錚將這份舉報材料交到他手上的用意,而且從材料裏提供的內容看,如果說在北門市陸錚沒有強力內應那幾乎不可能,舉報的內容牽涉到縣區政府一把手,那麽很可能也涉及到北門市市委領導中的權力傾軋。

曹顯澤心裏快速的盤算著利弊得失,眼角餘光,瞥到陸錚自斟自飲香茗的淡然,曹顯澤知道,他在等自己的態度。

一頁頁翻看著手裏的材料,曹顯澤心思並不在上麵,琢磨的是陸錚這個人,毫無疑問,像陸錚這樣的人,意誌堅定,行事果敢,被人稱為小鋼鐵公司,褒也好,貶也好,都說明了他的份量,從他的經曆來看,真的印證了一些紅色子弟自小受的教育,不怕殺頭,不怕抄家,說是茅坑裏的石頭又臭又硬也好,說是錚錚鐵骨也罷,陸錚,真的有種卓然不群的氣度。

這樣的一個人,如果成了氣候,必然非同小可,當然,更多的可能是再次折戟沉沙,在漫漫仕途路中,陸錚的性格注定了他走的會無比艱辛。

而現在,共事兩個多月,他有事情求到了自己,現在等的,是自己的一句話。

曹顯澤目光閃爍不定,終於,放下了手上材料,沉著臉道:“這個王福平,真是膽大妄為我會跟曲書記通通氣,馬上組織室裏力量調查他。”一個下麵地市的處級於部而已,為了他得罪陸錚不值得,就算牽涉到北門市委的人事鬥爭,那也無關緊要。不管下麵情況多麽複雜,省紀委介入調查,王福平的靠山也隻能認為王福平倒黴,便是有什麽利益糾葛,自也會丟卒保車,便是摸不到大魚,從個人來講,說不定還能結交到地方上的實力派,倒真是有益無害。怎麽算,放陸錚個人情也是利大於弊。

聽了曹顯澤的話,陸錚微微頷首,舉起茶杯,對曹顯澤示意。

散席後,陸錚喝的有點高,便在雲頂大酒店直接開了房間,又叫虎子挨個送大夥回家,本來給雷永勝也開了房間,但雷永勝一定要回農招西區,陸錚便也不勉強。

第二天早上,陸錚上了虎子來接他的車,拿起呼機消除靜音,這才看到,有好幾條信息呼自己,多是白素娥的留言。

陸錚這才想起,是自己叫白素娥過來的,眼看再過半個月就是白素娥的生日,而且是十八歲的生日,黃毛丫頭眼看就成人了,這個生日自然也很有紀念意義,自己早就訂了生日禮物,怕自己到時候給忘了,所以叫她這個周六也就是昨天來拿,可是,自己卻給忘了。

看到白素娥怯怯的一條條留言,“叔叔,我在家裏等你呢。”“叔叔,我睡了啊,太困了,你回來就叫醒我吧。”一條條看著,陸錚心裏微覺歉疚,自己對小娥,好像太不上心了。

可是,等陸錚回到家,卻不由哭笑不得,卻見餐廳裏,白素娥正吃早餐呢,早餐挺豐盛,又是煎蛋又是橙汁的,吃好喝好,倒真把她自己照顧的挺好。

她戴著耳機聽lkna朗伲,所以,自己開門進屋的聲音她都沒聽到,想來沒想到自己回來的這麽早,哼著小曲,穿著可愛小花襪的玲瓏小腳並攏擱在另一張椅子上,隨著音樂,秀美絕倫的小腳還動呀動的,很是得意的樣子。

“你就長點心吧。”陸錚無奈的嘟囔了一句。

陸錚說什麽白素娥自然沒聽到,見到陸錚乍然進屋,白素娥嚇得小臉都變了色,慌慌張張起身,“當”一聲,隨身聽摔在地上,磁帶飛了出來,顯見摔得不輕。

陸錚也懶得理她,揮揮手:“你吃你的。”徑自走到客廳沙發前坐下,拿起電話撥號,還有別人呼了自己,就是原本北鬥星集團的中層於部,在滇南和自己共事的,後來留在果邦王鄧三昆身邊的方向東,不知道為什麽呼自己,自要回個話。

那邊白素娥匆匆忙忙的胡亂吃了幾口,便忙把碟碗收拾起來,又怯怯的來到陸錚身邊。

陸錚掛了電話,看她模樣,倒有些不忍心,問道:“禮物看了嗎?就餐桌上那個小盒子,本來昨天都拿出來了,想你晚上來就給你,可臨時收到份材料,跟人去吃飯,時間拖太久就沒回來。”

白素娥怯怯的說:“我沒看,沒敢動。”說著話,卻好像咽了口唾液,媚媚的雙眼也迸發出熾熱和興奮。

陸錚就知道她撒謊了,本來也是,那小盒子是禮品盒包裝,卡片上又寫了是送給白素娥的成年禮物,以她的性子,哪會不打開偷偷看?

“好了,去拿出來看看吧,就是給你的。”陸錚也懶得說破她,揮了揮手

有人說,任何女人也抵擋不了珠寶的誘惑,當然,這並不是貶低女人,並不是說女人都是物質主義者,而是說,鑽石寶石,天生的美感便是令女人瘋狂的元素,女人,才懂得欣賞珠寶之美,男人通常就感受不到。

而這話在白素娥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當白素娥拆開禮品盒,那拚命壓抑的尖叫聲,就好像叫春的貓,令陸錚一陣毛骨悚然。

便是提前看了禮物,但當真正擁有時,還是令她不自禁的興奮難以自抑。

“什麽動靜你?”陸錚茶都喝不下去了,順手放茶幾上。

白素娥卻興奮的抓著那條亮晶晶流光異彩好似朵朵蘭花串成的手鏈跑過來,“叔叔,我現在可以戴上嗎?”

陸錚無奈的點點頭,但卻也不得不承認,這條漂亮的手鏈戴在小妮子雪白皓腕上,映的她塗著可愛粉紅指甲的小手越發精致迷人。

白素娥翻來覆去愛不釋手的摸著這條手鏈,說:“還是,還是卡地亞呢。

陸錚笑笑,說:“你倒識貨。”現今卡地亞珠寶還未進入大陸開店,但白素娥的職業,應該會接觸到介紹奢侈品的報刊雜誌,眼界自然非比尋常,尤其是,白素娥從小喜歡的,便是戒指手鏈這些東西,還記得小時候她為了幾個塑料戒指被她老媽打的哭鼻子,想起往事,陸錚不禁莞爾,心裏也升起一絲暖意

白素娥捧著精美的蘭花手鏈,看著蘭花花瓣中迷人無比流彩閃耀的藍寶石,說:“叔叔,這條手鏈鑲了十二個鑽?我好像看雜誌說,卡地亞的手鐲全鑽是十顆,這條蘭花係列的手鏈也是最多十顆鑽,要好幾萬塊錢一條呢。”

陸錚點點頭,“嗯,這條手鏈訂製的,鑽也是特別選的寶石。”這條手鏈用了三萬多美元,不過僅僅是為小霜訂製生日禮物的衍生品而已,本來便是給小霜訂製禮物,隻是順便幫白素娥訂了條手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