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道特種兵

289 楚顏出事了

289 楚顏出事了

得知劉文龍戰死的消息,韓雨沉默了半天,他雖然被天狼社的人狙殺過,可說實話,他並沒有恨過劉天龍這兒個人。

現在聽到他隻是為了不要讓自己誤會他和倭國人是一起的,是漢奸,便去和倭國人玩命,韓雨更是覺得心中沉甸甸的。

他的這兒種舉動,或者在有些人的眼裏是幼稚的,是愚蠢的。可韓雨卻知道,Z國,之所以屹立數千年的風雨而不倒,這兒個民族,之所以永遠都有底氣,麵對這兒個世界,其實靠的就是這兒些愚蠢的人,幼稚的人!

他們以前或許是販夫走卒,或許是地痞流氓,可當他們拿氣了刀,拿出了命,跟那些想要藐視這兒個國家,這兒個民族的人去玩命的時候,他們便有了一個統一的稱呼!

Z國爺們!

正是這兒些爺們,用生命鑄就了這兒個國家的鋼鐵脊梁!正是這些爺們,用信念守護了這個國家的尊嚴!

“將他火化,骨灰好好收藏!”韓雨靜靜的吩咐了一句,便掛了電話。

“兄弟,咱們雖然沒見過麵,可你,既然臨走的時候還想著我,那便是瞧的起我!”韓雨拿過一個酒瓶,放在自己麵前,隨手取過兩個杯子,邊倒酒邊道:“你放心吧,你的遺願我一定會幫你實現。我會將你葬在富士山頂,看我血洗DJ!”

韓雨的目光中閃爍著淩厲的殺機,他端起自己麵前的酒杯一飲而盡,然後將對麵的酒杯潑灑在地:“杯酒心意,一路走好!”

這兒種祭奠是一種心靈上的,是一個男人對另一個男人的敬意,如果不是世事弄人,他們或許會成為朋友,成為兄弟。可如今,卻隻能歎一聲,造化無常。

韓雨心情有些沉重的來到窗前,明顯西垂的陽光透過窗子照了進來,帶著幽幽的寒意。

倭國的雅庫紮四大組織中,除了最為神秘的天照盟之外,其餘的三大幫派全都已經獻身了。看起來,倭國已經開始試探著朝Z國擴張他們的幫派勢力了。

在如今這兒個國家不能輕言戰爭的年代,幫派之間的爭鬥無疑已經成為了一種新的較量方式!經濟掠奪,文化侵略,能源戰爭,情報刺探,甚至還有新的形勢下的鴉片戰爭……

黑道上的結盟,合作,甚至是投靠,與漢奸何異?

劉文龍顯然是看見了這兒一點,生怕自己背上什麽罵名,才會在中了對方的奸計之後,慨然赴死,以此來證明自己清白的。

他,或許稱不上什麽英雄,卻當得起爺們這兒兩個字!

他正抽著煙,想著心事,電話忽然響了:“喂,老大,你讓我查的那個小子,已經有消息了。”

韓雨神情微微一動:“哦?快說!”

“他叫血難,我讓人摸查了竹葉幫,狂風幫,楚興社,以及黃泉會中所有可能符合情況的人,最終發現了一個人的情況跟他最為吻合……”

……

“楚楚,你是不是生病了,我看你這兒一天的表情都不太好,還是不要逛了,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吃點東西,你跟我回家看看去吧!”大街上,楚顏對著臉色依然有些蒼白,看上去精神恍惚的楚楚道。

楚楚強笑一笑,搖頭道:“不用了,顏兒姐,我想去那邊買身衣服,你陪我去看看吧!”

楚顏望了她一眼,她雖然有些粗枝大葉的粗線條,可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出楚楚有些不對。不過,她既然不說,楚顏當然也不好多問。

她點頭道:“好,那我給你參謀參謀!”

國貿商城,算是天水市最為頂級的一個購物廣場,裏麵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頂級男女服裝,各種化妝品,鞋子,甚至包括襪子,腰帶這兒一類的東西也不缺。

一見到楚顏和楚楚兩人走了進來,值班經理便急忙迎了上來,熱情而熟練的道:“楚小姐,您來了?二樓有剛上的幾款LV的女式手包,您用不用上去看一下?”

“不用了!”楚顏向後退了一步,把習慣性的又躲在了她身後的楚楚推了出來,笑嗬嗬的道:“我今天是來陪我妹妹看看的,有什麽東西你就使勁朝她推薦吧!隻要你能讓她高興起來,我給你們老板說一聲,讓他給你發獎金!”

那個值班經理的眼睛頓時一亮,她目光挪到楚楚的身上,笑道:“楚楚小姐明媚動人,氣質優雅,適合她的東西可實在是太多了。您這兒是來照顧我來了!”

說著話,她還不忘了在前麵引路。對於她來說,楚顏也好,楚楚也好,誰隻要抬抬手,都夠她吃半年的。對於這兒兩位財神爺,那她自然不敢怠慢,更何況楚顏已經許下了好處?

值班經理陪著小心陪著笑將她們兩位引到了二樓,什麽LV的手包,香奈爾的冬裝,羅斯特的眼鏡,總之,全都是世界頂級的牌子。

楚楚倒也不客氣,敞開了的試穿,楚顏在旁邊看著,時不時的還幫她參謀幾句。等見到楚楚的臉上終於露出笑容之後,她才大是鬆了一口氣。

購物,果然是女人排解心底鬱悶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啊!

外麵,寒風中,幾名楚家的護衛就靠在外麵,有兩個甚至分別上了一樓和二樓,楚顏自然也發現了她們,她眉頭一皺,走到來到二樓的那人身邊:“行了,我就是在這兒買點衣服?能有什麽事兒?你們先回去吧!”

“對不起小姐,九叔吩咐了,讓我們必須時刻呆在您周圍!”那護衛急忙站了起來,壓低聲音恭敬的道。

楚顏回頭看了一眼,這兒樣賣奢侈品的地方,自然不會人頭湧動。楚楚進去試衣服去了,隻有那個值班經理和幾個櫃台的負責人站在那。她皺眉道:“那你們到下麵去等著吧,不要跟的太緊了,楚楚心情不好,我可不希望她看見你們!”

那保鏢見到她有些不耐煩,也不敢再說什麽,隻好答應一聲走了下去。

楚顏這兒才重新走了回去,她雖然不知道楚楚為什麽不高興,可也知道,楚楚對於自己和她的身份差距還是很敏感的。尤其是她們兩個走在一起的時候,那一聲楚小姐,永遠都是屬於她的。

楚顏有好幾次看見過她眼中閃過的一種自怨自艾的神情,所以她便一直很注意,不讓自己在楚楚的心中特殊起來。

她朋友很少,而楚楚,則是她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姐妹,她不想她們兩個之間漸漸疏遠,然後變的陌生起來。

楚楚從試衣間裏走了出來,楚顏笑著上前幾步,自詡端詳道:“嗯,我覺得這兒一身搭配起來非常不錯,楚楚,你今天可真漂亮!走,我帶你去買雙高跟的冬靴!”

“小姐……”

“叫我小顏姐,以後都這兒麽叫,在公司就叫我楚總,在外麵隻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便叫我小顏姐!”楚顏拉著她的手,不容分說的將她帶到了一個賣鞋子的專櫃那兒,將她按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這兒是菲拉格慕的鞋子,當年瑪麗蓮夢露就鍾愛這兒個牌子的鞋子,今天,你也選一雙!”

“小,小顏姐,我,我還是不要選鞋子了……”

“不行,女孩子哪兒有不喜歡穿高跟鞋的?今天,你必須聽我的,選一雙……”

楚楚不喜歡穿高跟鞋,是因為她比楚顏要高上一些。即便是穿著平底鞋,也跟穿了高跟鞋的楚顏差不多高。

為了顧忌楚顏的形象,在她麵前,楚楚從來都沒穿過高跟鞋。顯然,楚顏想要她今天破個例!

楚楚看著低頭在哪兒裏給她選鞋的楚顏,目光中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

選完了鞋子,兩個人又找了個地方吃飯,倒是苦了那些負責保護她們的人。眼瞅著天色已黃昏,老爺吩咐了讓小姐天黑之前必須回去的,可小姐此時興致正濃,他們哪兒敢上前勸阻?

“等半個小時,小姐吃完了飯,立即請她回家!”護衛的一個小隊長低聲做了決定!

說著話,一輛平白無奇的黑色捷達,從他們身邊駛了過去……

楚家莊院。

“老爺子,事情都已經準備好了。”楚九低聲道。

老爺子點了點頭,他似乎頗為喜歡獨釣寒江雪的那個韻味,這兒大冷的天正坐在人工湖便垂釣。影子則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靜靜的站立在一棵樹影下,一動不動。

“等他們動手吧。”楚老爺子眯著眼道。

楚九點了點頭,老爺子問了一句:“黑衣那邊打過招呼了吧?”

“打過了,我已經秘密的調集了兩千人手,隻要他們一過來,立即從後麵衝擊他們!”楚九眼中閃過一抹厲芒道。

“其實,不缺吃不缺喝,安安穩穩富富貴貴的過完這兒一輩子挺好的,可是他怎麽就不知道滿足呢?上位有什麽好?當老大有什麽好?腥風血雨的不說,每天早晨第一件事情都是摸著自己的脖子慶幸,腦袋還在!這兒樣擔驚受怕的日子,為社麽他非要削尖了腦袋往這兒深潭裏鑽呢?”楚老爺子歎了口氣,握著魚竿的手已經微微有些發抖。

“人總是將未來想象的太過美好。如果李世民當年當過皇帝,或許他就不會發動玄武門政變,活著,未必就比死者更幸福。可這兒個道理,隻有死過的人才明白。”

“有的人不踩一腳狗屎,他永遠都不知道自己哪兒一步是臭的!”楚九輕聲寬慰道。

“可有的時候,不是踩狗屎那麽簡單,而是一腳滑進了糞坑,萬劫不複啊!”楚老爺子眯著眼睛望著遠處,輕聲道:“這兒一次我怕是要對不起老王了!”

“老王一生剛正,不會怪您的!”楚九說著自己也不相信的話,對於那個王振宇,放他一命倒不是什麽難事,可問題是,他有那個幡然悔悟的覺悟嗎?隻怕沒有。

“對了,顏兒呢?”楚老爺子突然問了一句。

楚九道:“我有安排了幾個人跟在她的身邊,她應該快回來了。”

正說著,他的臉色突然一變。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望著楚老爺子道:“老爺子,顏兒,顏兒那邊出事了!”

第二更了,打著滾的喊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