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道特種兵

362章 不速之客

362章 不速之客

“嗬嗬,袁局長果然爽快!”韓雨微微眯著兩眼,抽著煙道:“那我也就有話直說了,袁局也知道現在我遮天跟東海幫之間的關係,如今,東海幫的人連連出手,暗算與我,我勢必會進行反擊的,到時候,我希望袁局能夠站在我這兒邊!”

“好,沒問題!”袁飛一口答應了下來。

韓雨毫不驚訝的望著他,等著他提條件。果然,袁飛開口道:“不過,你要將我剛才寫的那些東西都還給我!”

“嗬嗬,這個隻怕我要說聲抱歉了!不是我信不過袁局長,隻是我知道袁局長是一個講交情,講信用,講道義的人,您和東海幫的孫白毛是老交情了,而且現在從實力上看,東海幫似乎也比我遮天要略強一籌!”

“我實在沒什麽理由能夠讓袁局長放棄多年的老交情,來為我搖旗呐喊!所以,也隻能先小人後君子了,這東西暫且放在我的手裏,隻要東海幫還滅不了我遮天,我便保證這東西絕對不會落在別人的手裏!這一點我可以用我黑衣的名義向袁局長保證,您盡管可以放心!”

“黑衣,你別盡撿好聽的說,卻把事兒做絕了!你拿著這麽個東西,不是攥著我的小命嗎?你用這種威脅的方法來對付我,我實話告訴你,我就算站在你這邊,也絕不會全心全意的幫你的!”袁飛見到韓雨不給他資料,索性直接道。

“袁局是一個有自我判斷的人,外人自然無法幹預影響!”韓雨淡淡的道:“不過我還是得提醒您一句,那個孫白毛可絕非是個良善之人,倘若他是知道您有把柄落在我的手裏的話,我隻擔心他會一時間想不開,再把您給……”

“行了,我的事情,黑衣老大就不用操心了!”袁飛被他擠兌的哼哼直喘粗氣,過了好一會兒才沙啞著聲音道:“那個和尚現在不在我的手裏,他被那個墨雨心接走了,現在,我也沒有辦法放他出來!”

“墨雨心?我當然會去找她,隻是當墨小姐給您打電話的時候,還希望袁局長高抬貴手,給和尚他一條生路!”韓雨笑嗬嗬的道。

“行了,你也不用給我戴高帽子了,隻要你別給我捅了出去,我便要感謝你的手下留情了!時候不早了,黑衣老大如果沒什麽事兒的話,還是早點回吧!”袁飛見事情已經不會再有轉機了,索性下了逐客令,眼中閃爍著冰冷的仇恨之色,他也沒有掩飾。他知道韓雨是個聰明人,他便是裝的一點仇恨也沒有,人家也不會相信。反不如像現在這樣,有什麽便表現出什麽。

“好,袁局長您也早點休息!哦對了,那個小姑娘被我送到遮天去了,她這個年紀,可以找個安穩點的工作,袁局長就當給我個薄麵,別難為她了!”韓雨絲毫不以為意的笑笑,他既然敢跟對方來這手,自然也就不怕他的秋後算賬。

他站起了身,擺手道:“袁局留步,別送了!”說完,揚長而去!

袁飛等他走了之後,這才氣的將手裏的東西狠狠的朝桌子上一拍,又將桌子給掀翻了,狠狠的踢了兩腳沙發罵道:“王八蛋,黑衣,你個王八蛋。天底下哪兒有你這麽損的人?竟然給老子玩陰的,好啊,來啊,我倒要看看咱們誰能笑到最後,誰能!”

他發泄似得嘶吼著,卻因為扯動了嘴角的傷口,忙用手捂住,也不知道是疼的還是感覺到了委屈,或者是觸動了哪兒個管眼淚的神經,那淚水竟然止不住的朝下流!

他一邊捂著嘴兒一邊含糊不清的道:“死鐵手,明明不是龍組的人還他媽的這麽狂,踢一腳還這麽狠,你他媽的找老子過癮呢,嗚嗚,老子,老子是局長,我明天就把你拉出去槍斃了,狠狠的槍斃你一次,一百次,一萬次……”

袁飛一邊咒罵,一邊四處找傷藥膏。可這兒裏就是他金屋藏嬌的地方,凡士林,中央一套之類的玩意倒是搗騰出來不少,什麽電動的***,按摩球,電動的咳咳,反正那亂七八糟的東西吧,全都他是弄的,足有一大堆,卻就是沒找到治療外傷的藥!

他來這裏本就是尋歡作樂來的,哪兒裏想到還要準備著受傷?這是來玩女人,又不是玩命!他不會儲存那些藥品,被他包養的那個丫頭,自然也就更不會了!

“媽的,什麽東西,敢陰我,早晚我都要讓你將那些東西吐出來!”袁飛去冰箱裏弄了一袋子冰水,然後貼在臉上,哼哼唧唧的出了門,天馬上就要亮了,他得趕緊找地方去看看,要不,明天人家一看,公安局長叫揍了個鼻青臉腫,那這笑話可就鬧大了!

“老大,那個袁飛出了門,去外麵找了一個小診所,將臉上的淤青治完了之後便又重新回了別墅,哪兒裏都沒去!”一名遮天的小弟走了進來,恭敬的匯報道。

韓雨點點頭,擺手讓他下去之後,才靠在沙發上,拿出他丟給袁飛看的證件,輕輕的轉了兩圈。馬文泉見了禁不住笑道:“老大,你當時就把這個給他了?就不怕他看出什麽破綻來啊?”

“什麽破綻?那個袁飛不過是個小小的公安局長,難道他還真的見過這個公章不成?再說,你小子的手藝真的挺不錯的,用個蘿卜便刻的跟我心裏想的一模一樣!”韓雨嘿嘿一笑。

“如果袁飛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氣的吐血?”馬文泉嘴角一勾,笑著道。

“他不是已經吐血了嗎?”

兩人對視一眼,哈哈大笑。此時天已經快亮了,韓雨擺手道:“估計今晚袁局長是睡不著了,咱不能跟他一樣,咱們得去睡會。”

馬文泉點點頭,掌握了袁飛的小辮子之後,除非他真的不想幹了,不然,他便隻有跟他們合作這一條路可走!

“老大,你腿上的傷沒事兒了吧?”馬文泉低聲關切的道。

“嗬嗬,沒事兒了,自己捅哪兒舍得真用力氣?不過就是傷到了皮毛而已,沒觸及筋骨,有雪兒給我包紮後,基本上已經不礙事了。當然,跟人玩命是不行的,所以若是有動手的事情,可就要交給你了!”韓雨笑道。

馬文泉也笑了一下:“樂意至極!”

上了樓,韓雨拿過手機剛想放下,忽然發現上麵有條信息。一看是楚顏晚上的時候發過來的,問問他事情處理的什麽樣了。

韓雨回了個已經處理完了,望了一眼外麵,此時都已經黎明了,知道這丫頭肯定還沒有起來。便將設置了一個八點定時發送,然後將手機丟到床頭,睡了。

這一覺,韓雨睡的很實,直到太陽老高的時候才爬了起來。等他下去洗了把臉,馬文泉已經在下麵等著他了。

“老大,你可醒了,我正想是不是上去叫你呢!”馬文泉一見了他,便有些慶幸的吐了口氣。

“怎麽了?”韓雨瞄了他一眼,邊朝洗刷間走去。

“田耀陽來了!”馬文泉低聲道。

“嗯?”韓雨頓了一下,挑眉道:“他來幹什麽?”

“不知道!”馬文泉低聲道:“我將他安排在了辦公室。”

田耀陽就是袁飛的下屬,市局的二把手!

“你先過去陪他聊會,我總該洗刷一下再去見他吧?”韓雨有些無語的一攤手,雖然讓對方等待顯得有些不夠禮貌,可總好過他蓬頭垢麵的去見人強!

快速的洗刷一通,韓雨收拾利索之後,才朝著辦公室走去。一進去,便看見一個笑眯眯的中年人正坐在馬文泉的對麵。他穿著一身西服正裝,眉角間滿是和藹,可略一揚眉時,卻又給人一種頗具威嚴的感覺。

他身材並不高,而是顯得略有些矮胖,臉上的肌肉都微微有些鬆弛。看年紀在四十歲左右,腦袋頂上的毛已經稀疏可見,不過卻打理的十分油光!

看上去,他和普通的官員沒什麽兩樣。隻是,一雙不大的眼睛頗為親切,無論是笑還是說話的時候,都給人一種真誠的感覺!

韓雨進去的時候,他正抽著煙,滿臉笑容的跟馬文泉聊天,聽到響聲,他回過頭來,看見韓雨的時候微微有些失神,不過很快就站了起來,顯然此時具有非常強大的自我控製能力。雖然外表沒什麽出奇的地方。

“嗬嗬,想不到堂堂的黑衣老大,竟然如此年輕,果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啊!”田耀陽笑嗬嗬的伸出了他的大手,向韓雨表達著他的善意。

韓雨伸手和他的手握在一起,輕歎道:“都是些虛名罷了,我早就聽鐵手他們幾個說,一直都受到田局長的照顧,本來應該親自登門拜謝的,隻是,前些時候,受了點小傷,累的田局長親自前來不說,竟然還睡過了頭,慢待之處,還望田局長千萬不要怪罪!”

“嗬嗬,黑衣老大客氣了!我哪兒是什麽局長?是副的,是副的!”田耀陽拍拍他的手道。

“您請坐!”韓雨伸手示意他坐下,然後才道:“要我看這整個WF市的公安局中,就田局長年富力強,幹練有為,早晚有一天,您這稱謂中的副字都是要去掉的!”

“若是果真有那麽一天,那我怕是托了黑衣老大的鴻福啊!”田耀陽笑嗬嗬的吸了口煙,若有所指的道。

“您可千萬別這麽說,有道是在家靠父母,除外憑朋友。我們兄弟不過是出來討口飯吃,日後要田局費心的時候還很多,如果田局能夠高走一步的話,我們當然也會與有榮焉!”韓雨也是心領神會,笑眯眯的回了一句。

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