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獨鍾之白蒙蒙

113 來得快去得也快

113來得快,去得也快

“走吧,出門再說。當著另一個喜歡我的男人的麵,好看還是好聽?特別是五六七現在還被你綁縛著一動不能動的情況下。”

“是啊麗麗。快點兒走吧!我可是早就忍不住了!我們找一家好點兒的賓館,洗得幹幹淨淨的,然後……”

“幹麽?”

“幹事啊!”

“幹什麽事?”

“壞事啊!”

“男人為什麽要幹壞事呢?”

“沒聽說過嗎?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男人要是不幹壞事,怎麽能是女人喜愛的男人呢?”

“好了好了王凱樂,別貧了,走吧!”

剛剛出了門,馬麗麗就對王凱樂:“樂哥,親愛的樂哥,妹的情哥哥,你能答應我一個要求嗎?”王凱樂笑道:“說吧,別把甜滋滋的話說得太多啊!你要是說得太多了,我就知道,對我來說,沒有好事。隻要我能答應的我會答應的;若不能答應,你就是一句甜言蜜語連著一句甜言蜜語,我也不能答應!”

“妹妹希望哥哥能答應……你能把屬於我的錢先轉給我嗎?樂哥,隻要你能先轉給我,你說讓我幹什麽我就幹什麽?前麵不遠就有自動櫃員機,我們去那兒,行嗎?”

“麗麗,你不相信我,不是錯,是對;可我呢?怎麽又能相信你呢?不相信你,對我來說,也不是錯,是對!這是這個年代最流行的‘通病’式慣例。你說是不是麗麗?”

“也是也不是。人與人之間要是都不相信了,都設著防,那還有什麽意思呢?”

“別說廢話了,走吧!”

“到哪兒去?”

“賓館。怎麽了麗麗?你想打退堂鼓了?你是知道我王凱樂的性格的,我要是想做的事,不能做,別說該給你的錢,一分也沒有,就是你的人身安全問題,我也不能保障!”

“王凱樂,你真敢對我下手嗎?”

“說什麽呢?我怎麽敢對你下手呢?絕對不敢對你下手!我幹麽要對你下手呢你長這麽漂亮?但是,我可以對你下狠手!下手有什麽意思?要下就下狠手。明白我的意思了嗎?今天我受的罪你可是親眼目睹的,雖說主要是五六七的事,你呢?能脫得了幹係嗎?我是看你長得好看,十分性感,才想著和你親熱的。不然,你想再從我手裏拿到一塊錢,也沒門兒了啊!”

“你強迫我,有意思嗎?”

“沒有意思,一點兒意思也沒有!但是,你我說過的話,一起許下的願,要是不實踐,不是更沒有意思了嗎?”

黃光遙對王涵韻說:“我能從關著我的房裏出來,並且是從地下室裏出來,當然有你的功勞。不過,我是有戀人的,而且,正在熱戀中。在這種情況下,我怎麽能和你在一起呢?你要是真想對我好,那就和我保持聯係。我不會虧待你的。”王涵韻失望地說:“我的一腔熱情,被你這幾句話,撲滅了!我很失望!”

“你要適應失望。我們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會有失望的事情不斷地發生。有的人一天能有好多次失望。全是坦途的事,幾個人有?退一步說,就是有,也是鳳毛麟角,極其稀有!”

“道理我懂,可我就是不甘心!好不容易碰到一個我看好的男人,卻對我並不看好,你說,我心裏是什麽滋味?”

“這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你看好的男人就能夠屬於你嗎?我看好的女人呢?就一定屬於我嗎?每個人都在爭取,時時刻刻都在爭取!”

“我也爭取,好嗎?”

“我有什麽權利阻止你爭取?”

“那行。我到你的公司裏去幹,你沒有意見吧?”

“當然不會有意見。我說過的,隻要你願意幹,好好地幹,我就給你那樣的薪水,畢竟,我們有過患難之交。”

“好,很好!聽著黃光遙,從下一秒開始,我就開始爭取了。爭取什麽呢?具體來說,爭取讓你樂意和我那樣!”

“哪樣?實話告訴你王涵韻,隻要你胡來,不是真心對我,我就會對你采取措施!”

“采取什麽措施?”

“你可以想想,反正不是好事。”

“黃光遙,我,我難受!”

“心裏難受?”

“不是。肚子疼!”

“真的?”

“這能騙你嗎?快點兒送我去醫院!”

“啊!”

“快點!”說著,王涵韻已經倒在地上,臉色變得慘白,昏迷過去了。

黃光遙剛剛以為王涵韻是逗他的,看到她躺倒了,沾了一身的灰塵,麵色確實變了,這才相信,她不是說著玩兒的。他嚇得出了一頭大汗,急忙把她抱起來,攔住了一輛出租車……

白蒙蒙說過之後,水泉源卻沒動,一點兒也沒動。他笑著對她說:“蒙蒙,我要是進了洗漱間刷牙,你會怎麽做?”白蒙蒙說:“我能做什麽?等著你刷好牙,我接著刷牙唄!我不能要求你講衛生,我自己不講吧?”

“你真沒有別的想法?”

“當然有了。”

“能說給我聽聽嗎?”

“可以啊!”

“說吧。”

“你真想聽?”

“當然。”

“我說了之後你可不要生氣?”

“不生氣。在美女麵前生氣,掉價!”

“那好,我說了……我在想另外一個男人,他對我可好了!我們正熱戀著呢?”

“錢麗芳對我說過,這個男人叫黃光遙,是個長相出眾的美男子!”

“你聽說過,但你沒見過。”

“大從錢麗芳給我述說黃光遙時的情形看,他應該是很多很多有夢的女人心裏最合適的男人,白馬王子式的男人!”

“對。一點兒也不假!這時候,他正在等著我呢!可我呢?卻困在了你這兒……水泉源,你不怪我這樣說吧?”

“怎麽會呢?我羨慕那個叫黃光遙的男人,愛他的女人如此漂亮,如此多情!”

“你能讓我給黃光遙打個電話或發個信息嗎?”

“不能。”

“為什麽?”

王凱樂與馬麗麗,眼看著就成一對仇敵了。馬麗麗非要讓王凱樂先給屬於她的錢,王凱樂非要讓她和他到賓館裏瀟灑過後再說下一步。在大街上的人行道上,聲音雖然都不大,但臉色卻越來越難看。說著說著,兩個人都瞪起眼睛來了。後來,王凱樂說:“你要是固執的話,我就走了!”馬麗麗說:“跑得了和尚,還能跑得了宙嗎?我知道你是黃光遙最好的朋友。我還知道,黃光遙可是正義感很強的男人,他喜歡我,你是知道的,你早就知道!要不是我覺得自己配不上他,早就去找他了!我樂意做他的女人,哪怕什麽名分都沒有。而你,要往後靠靠了!你把屬於我的錢給我,咱們兩清,從此以後,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把屬於我的錢弄走了,我就去找黃光遙!”

“找他幹麽?”

“讓他評理!反正我就這樣了,我也不奢望他能和我怎麽樣了,但是,那麽多錢,數十萬呢!我怎麽能不要?怎麽能眼睜睜地看著它都進了你的腰包?”

“馬麗麗,你真想要錢?”

“廢話!”

“好吧,我給你,好了吧?我們到賓館裏,我怎麽就不能把錢給你呢?用那裏的電腦,網上銀行,你來操作。先給你轉好錢,然後我們再……”

“王凱樂,我們就到那邊不遠的自動櫃員機去轉,不到賓館裏去。我沒有心思!”

白蒙蒙見水泉源不想讓她給黃光遙聯係,隻好說:“你去刷牙吧。”水泉源說:“蒙蒙,我是個不好的男人,讓你受委屈了。我的意思是說,你有戀人,我還這樣強求你,實在是對不起!”

“在這樣的時候,說這樣的話,有用嗎?你要是真覺得對不起我,就讓我走。”

“不行。當然不行,我費盡了力,投入了錢,怎麽能讓你走呢?”

“哎,水泉源,你說對我費盡了力,還算是真的,你說對我投入了錢,可不是真的!”

“怎麽不是真的?”

“我收到你的錢了嗎?”

“我說過不給你錢了嗎?”

黃光遙抱著王涵韻不顧危險兩步跨到馬路上攔住正開過來的出租車的時候,速度不算多快也不是多慢的出租車裏,坐著兩個乘客。出租車司機一看這陣勢,立刻狠踩刹車。慣性加上路滑,車子停在了離黃光遙隻有半米不到的地方。抱著王涵韻的黃光遙,卻站在那兒一動不動。不知道他是想逼停車子不願動還是驚呆了一時動不了了。

下了車的司機,大聲地狠狠地對黃光遙說:“想死啊!你抱著一個,車裏有三個,出了人命怎麽辦?啊!”

車裏出來一男一女,看起來像一對戀人。女人瞧了瞧黃光遙抱著的王涵韻,對司機說:“師傅,算了,看來他也是沒辦法了,不顧命地攔車。這是車錢,請您快點兒送他倆去醫院吧!”司機隻好對黃光遙說,“上車!”

到了醫院的急救室,黃光遙和醫生護士一番忙碌,拍片,注射,打點滴。王涵韻終於醒了過來。兩個小時之後,醫生對黃光遙說,你女朋友沒事了,急性腸梗阻,主要是神經性的,緊張所致。病來得快,去得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