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派

第二一五章 舒曼的婚禮

奧國,這是一個全球土地麵積第七大的國家。麵積八百萬平方公裏,人口兩億兩千多萬。奧國國土遼闊,物產豐富,是亞洲經濟最發達的國家,更也是全球排名前四的農產品出口國。

奧國有五洲,分別是維亞州、南士州、昆蘭州、澳洲、尼亞州。

奧國東部維亞州是蔥鬱的平頂山巒,南部南士州是連綿的高原,西部昆蘭州是崎嶇的多石地帶和浩瀚的沙漠,北部尼亞州是被漫長的海岸線環繞,中部澳洲則是翠綠的平原。

自古以來,奧國一直是一個移民國家,其文化多元,隻有五分之一的本土居民,其他五分之四來自世界各國。同時奧國也是一個體育強國,是全世界體育項目最全麵,每年都舉辦體育盛世的常年舉辦國。

奧國首都為‘舒曼’,舒曼是奧國最大的城市,位於奧國中北部,他有著一千多萬人口,是世界著名的港口城市之一,也是最適宜人類居住的城市之一。

同樣,作為世界最著名的移民國家,奧國的娛樂產業也是極為發達的,其影視娛樂人才不下於米國、華國等幾個娛樂大國,每年向世界電影行業產出數以千計的大片,其影響力之大,令人動容。

離開了秋農鎮後,葉知秋和蕭娉婷兩人就抱著葉寒和葉冰來到了舒曼,並住進了臨近海邊的獨棟別墅。

這讓兩個小家夥興奮不已,一聲聲爸爸叫的葉知秋有些暈頭轉向起來。小丫頭葉冰更是黏著葉知秋不放,生怕葉知秋跑了一樣。葉寒卻是非常讀力,喜歡一個人玩耍,並不是很黏人。

兩個小家夥今年過年也才四歲,正是快樂玩鬧的時候。而葉知秋選擇奧國最大的原因卻是這裏移民極為容易,雖然他並不想移民,但是蕭娉婷和兩個孩子卻要有個好的歸宿,於是葉知秋高價委托專業人士四處奔走,在短短半個月時間就完成了移民的事。

同時也將兩個小家夥送入了附近一家幼兒園內上學,至此葉知秋算是鬆了很大一口氣。

然而,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還等著葉知秋去做。

二十多天的相處,兩人的感情迅速升溫,雖說上學時兩人也沒有多麽親熱,最多也隻是拉拉手而已,眼下一眨眼間一切都變了,都不禁感歎命運之神奇。

期間兩人並未同房,一是蕭娉婷臉嫩,不敢提起。二是葉知秋想要在兩人正式結過婚後,再考慮這方麵的事。一切也都在葉知秋的安排中。

隻是蕭娉婷為了葉知秋的未來,卻是數次拒絕,不想因為自己的關係就讓葉知秋負責一輩子,這對葉知秋來說是殘忍的。

屋內,兩個小家夥快樂的玩耍著,嘰嘰喳喳的聲音到處都是,將許多玩具丟的到處都是。這卻是葉知秋寵慣的結果,蕭娉婷雖然有意見,但也知道葉知秋為了拉近與兩個孩子的距離,所以才任由兩個孩子如此。

屋外,麵對著大海,兩人並肩而立。

“我已經安排好了,就在明天,在附近的教堂。”葉知秋柔聲道。

蕭娉婷心中被甜蜜灌滿,他如今也才二十五歲,正是最美麗的年齡,雖然意外讓她成為了媽媽,但天生麗質的她卻因此成熟穩重了不少。以往雖然美麗,但卻缺少氣質,如今美麗和內在底蘊產生質變,就有了一種比之美麗更為稀罕的東西,氣質。

在紅葉娛樂所有女明星中,也唯有秦闌一人具備這神秘的東西。當然氣質並不神秘,但要想有氣質,卻不是說有就能有的。

每個人的氣質都有不同,秦闌在音樂上的造詣極深,擁有氣質這是肯定的。至於其他女藝人,雖然美麗,但並沒有經過打磨和沉澱,思想上和心靈上有著許多浮躁和不肯定因素,想要沉澱起來,最後達成質變,這需要時間來做考驗。

生活能將人磨練,能使人覺悟,當然這是對智者而言。若非智者,也隻是愚來愚去,隻知苦幹蠻幹,不知苦中作樂,去提升內心的境界。

其實說白了,就是某種東西到了極致,開始凸顯與外在,就形成了這種東西,當然這並非刻意能為。

見蕭娉婷依舊在猶豫,葉知秋心裏卻也知道她的想法。

開導道:“你有沒有想過,寒寒和冰冰能沒有爸爸嗎,我知道你為我擔心,但是你再仔細想想,如果外人知道我是這樣一種無情無義,不負責任的人,那麽天下之大,我又能到那裏去安身。”

“為了這一個家,以及我們所有人,這一條路必須要走。”葉知秋心情有些沉重,這是眼下最好的方法了,他原本並不想說出,怕蕭娉婷誤會自己和她結婚是因為顧慮自己的未來。

事實上並非如此,這二十來天他也想明白了,就是全世界知道了又如何,我自去走我的路,管別人怎麽去說。

“但是如果外界知道你結婚了,會對你有很大的影響,你現在的聲名這樣大,對外沒有絲毫汙點,如果這件事被捅出去的話,對你的影響可以無法估量……”

直到此刻,蕭娉婷擔心的都不是自己,而是葉知秋,這很讓葉知秋感動。

“眼下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到時再說吧。”葉知秋苦笑,卻是首都牽過了蕭娉婷的手,將其拉入懷中。

蕭娉婷臉一紅,本想反抗,但最後還是默默的認了,心中也再度被甜蜜所充滿。

晚上,葉知秋教育著兩個小家夥。

“明天是爸爸妹妹的重要曰子,你們兩個要做乖孩子……”

賴在葉知秋懷裏的冰冰好奇的問道:“爸爸,冰冰也要做新娘子……”

“你就是小伴娘,幫媽媽牽裙子。”葉知秋還真是有種講不清的感覺。

“哦……”

第二天,教堂。

十幾個八九歲的孩子,身穿這潔白的衣服,在唱著讚歌。

除了這些孩子和神父之外,在這莊嚴肅穆的教堂內,也隻有葉知秋一家子了。

在肅穆的音樂中,兩人手牽著受走上地毯,蕭娉婷一身潔白的婚紗美麗到了極點。兩個小家夥也是一人一身小西裝和小白紗,煞有其事的跟在後麵,似乎也被這莊嚴的氣氛所感染到了。

原本正規的婚禮儀式並非如此,但兩人協商後,為了不讓外界知道,所以選擇了隱秘。裏麵除了一些八九歲的小孩和牧師外,就再無他人。

我‘葉知秋’請你‘蕭娉婷’做我的妻子,我生命中的伴侶和我唯一的愛人。

我將珍惜我們的友誼,愛你,不論是現在,將來,還是永遠。

我會信任你,尊敬你,我將和你一起歡笑,一起哭泣。

我會忠誠的愛著你,無論未來是好的還是壞的,是艱難的還是安樂的,我都會陪你一起度過。

……在莊嚴的宣誓下,葉知秋的心思想到了許多,有前世有今生,有秦闌、有慕小魚,這些念頭紛紛出現,又紛紛消逝,當念頭歸一,回到眼前時,葉知秋知道,與他度過這一生的將是蕭娉婷,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秦闌雙目濕潤,手微微顫抖著,以顫抖的聲音開始宣誓起來。

我‘蕭娉婷’,請你‘葉知秋’做我的丈夫,我生命中的伴侶和我唯一的愛人。

我將珍惜我們的友誼,愛你,不論是現在,將來,還是永遠。

我會信任你,尊敬你,我將和你一起歡笑,一起哭泣。

我會忠誠的愛著你……婚禮是人一生中最難忘的時刻,也是蕭娉婷無數次期待過的,沒想到在此時此刻實現了,兩人目光深深凝視,仿佛時間進入永恒。

當兩人交換戒指,簽署婚書之後,蕭娉婷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

當天,兩人終於真正的走到了一起。

葉知秋兩世為人,心中感歎之餘,卻也真正融入了這個世界,這個家庭,以及這裏的一切。

淩晨,隨著門無聲的打開,隻穿著小內褲的冰冰光著腳跑了進來,在看到大**摟抱這一起的爸爸媽媽後,冰冰哼了一聲,然後硬是擠入了兩人中間,然後呼呼的睡了起來。

和媽媽睡了好幾年的冰冰,還真是很難一下試映一個人睡覺,所以才會有了這樣的舉動。

清晨,葉知秋睜開眼睛後,見中間多了個人,心裏不禁覺得好笑,暗道昨晚怎麽沒有關門,讓冰冰這小家夥跑進來了。

蕭娉婷其實早就醒了,但卻一直在裝睡,昨晚的事讓她很害羞,眼下中間多了個冰冰,卻是正好。

葉知秋正準備起身,冰冰就先一步醒了,然後坐起身來氣呼呼的道:“媽媽不要我了,爸爸也不要我了,我不要一個人睡。”

葉知秋覺得好笑,過去二十多天都是冰冰和蕭娉婷睡,而昨晚卻是葉知秋將冰冰給抱到小屋去睡了,沒想到冰冰什麽時候回來的他們兩人都不知道,看來以後要更加注意了。

早飯過後,兩個孩子去了幼兒園,兩人也開始談論起了未來。

“我回國後你就準備開辦影視工作室,如果那裏有需要,就告訴我,我希望你未來能成為世界知名的大導演。”葉知秋道。

蕭娉婷依偎在葉知秋懷裏,不舍道:“我會努力去做的,隻是不知道什麽時候你才能回來這個家……葉知秋叉開這個無法改變的話題道:“那兩個劇本你看了嗎,覺得怎麽樣。”

蕭娉婷頓時來了精神。

“很好,真是太精彩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