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風流

第五章

海天賓館三樓一包廂

“你小子好好的京城闊少不當,怎麽想到跑來T市?”三哥王威與葉天隔桌相對而坐。

“京城飯不好吃,所以特地跑來T市蹭你的飯啊,嗬嗬。”

“你小子呀,老是沒個正經,不願講就算了。來吃菜。”

“也不是什麽大事,老爺子讓我下來鍍鍍金,鍛煉一下,免得老是被人說三道四的。”葉天半真半假地打了個哈哈。

“恩,這到也是。”王威端起酒杯與葉天碰了一杯,“那調到了哪個部門?說不定哥哥我以後有事相求呢,到時候你小子可別翻臉不認人啊。”

葉天吃了一口菜,“看你說的,好歹我們也兄弟一場,就算是普通同窗,能幫的我也一定會幫。”

“那到也是,大學時你小子就挺夠哥們意氣,還沒說呢,你現在到底在哪個衙門當差?”

“紀委,清水衙門一個,煩心事特多。”

“紀委好啊,‘官見官怕’。嗬嗬,不像我們小老百姓,和官老爺們說句話都低聲下氣,卑躬屈膝的。”王威打起趣來。

葉天立馬反唇相譏:“你個小開也算是小老百姓,那別人都不要活了。你看看,幾千元一頓飯,眼都不眨一下,那可要我半個月工資呢。”

王威舉手投降,有點無奈地說道“好了,好了,說不過你。怕了你拉”

葉天隨即小人得誌般地嘿嘿直笑,“吃得差不多了,在T市你是地頭蛇,怎麽樣晚上帶兄弟見識見識。”與死黨在一起,葉天言語中少了正經,官腔,多了隨意和無忌。友情有時的確能除去一個人所戴的麵具,還他以本來麵目。

鳳凰酒吧

滿耳是震耳欲聾的金屬搖滾,年輕人在舞池中盡力發泄著,似乎隻有這樣才能平複心中的煩躁和那勾人犯罪的yu望。夜色的確是年輕人的天堂,而如此熱鬧喧嘩的PUB正是凡塵男女留連忘返,隨心所欲的伊甸園。男女在這裏相互吸引,相互挑逗,相互媚惑著對方,心中充滿了yu望的火焰,極力想把對方揉入自己的身子中去。zhan有與被zhan有在這裏找到了融通,找到了結合,找到了升華。

在大學時代久經PUB考驗的兩人,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獵物。

遠處俏立著一對容貌氣質頗為不凡的姐妹花。

兩兄弟手上各自端了一杯虎牌啤酒,風度偏偏地走向了那對雙胞胎美女,搭起訕來。

“兩位是在。。。”王威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那雙勾魂眼這時卻顯得格外真誠。“不知我們是否有此榮幸。。。”在PUB中這種態度的搭訕是最容易被人所接受的了。

姐妹花幽雅地微微點了點皓首。

近身細細打量這對姐妹花,葉天發覺兩女比遠處看的更加迷人嫵媚。一女身著黑色夏奈爾Chanel時裝,小蠻腰上配著小羊皮,緞製與金屬混編多鏈式腰帶,一對小巧金蓮上穿著小牛皮高根圓底牛津鞋,身上不時飄來一陣淡淡的經典的夏奈爾NO.5香水味,把她襯托的格外姓感迷人。另一女子已經與王威輕聲交談起來,她一身淡色範思哲Gianni Versace的休閑裝,手上拿著褐色小羊皮製的古琦Gucci時裝包,白皙的勃頸上戴著一串璀璨絢目的珊瑚掛件,整個人顯得神秘飄渺,與她的姐妹相比呈現出另一種動人心魄的美麗。

“不知小生是否有幸聆聽小姐的芳名。”葉天表現的溫文爾雅,不緊不慢地向黑衣女子發起了攻勢。

聽聞葉天的書袋,黑衣女子“撲哧”一聲笑了起來,真是巧笑倩兮,分外動人,“我叫周紫,姐姐叫周蘭,”周紫顯得十分的大方,“你叫什麽名字啊?”

“小生上葉下天。”

。。。。。。

兩男兩女在酒精和情話的催化下,心靈已經十分地貼近,之間的距離也從本來正常交際的位置慢慢地靠攏。正在這時一個突兀的聲音插了進來,“不知道本公子有沒有這個榮幸請兩位漂亮的小姐那隔壁的台子上坐坐啊,”聲音顯得霸道與無理。

好好的私人空間被破壞,周紫十分地生氣,頭也沒抬就斷然回絕:“對不起,我們沒空。”

“小姐,我家少爺請你那是看的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口氣十分蠻橫和囂張。

四人抬起頭朝身旁瞥了一眼,隻見一青年男子身後跟著一彪形大漢,想必剛剛那粗魯的言語就是出自那保鏢樣的肥壯男子之口。

王威定睛一看,用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金絲眼鏡,笑眯眯地說:“我道是誰呢,原來是年二公子啊,嗬嗬,年公子好興致啊,帶著保鏢來酒吧尋歡作樂啊。”言語中帶著一絲戲謔,“我與你大哥有點交情,怎麽樣今天賣我個麵子?”

製止了保鏢的衝動,年二公子笑道:“原來是家兄的朋友啊,不知怎麽稱呼?”

“鄙人姓王,王威。”王威向年二公子伸出了右手。“哦,原來是王少,久仰大名啊,家兄時常提起王少才智過人,是商界的一朵奇葩。”年二公子熱情洋溢地走上前來,緊緊地握住了王威的右手,“今天是小弟不對,打擾了諸位,抱歉,實在是抱歉,改曰小弟必定設宴給諸位賠罪。現在小弟也就不繼續影響各位的雅興了,告辭,告辭。”說完,年二公子和他的保鏢離開了我們所在的13號台,回到了十幾步外的27號台。

“三哥,這個年二公子什麽來頭?”葉天拍了一下王威的臂膀問道。

“T市四公子之一,”王威回答,看到葉天和二女饒有興致地聽著,繼續說道:“T市四公子指的是副市長張援朝的公子張開陽,公安局長曹前的公子曹萬,藍田區區委書記馬博如的公子馬動,還有就是剛剛那位遠虹集團董事長的年征程的二公子年立人。”

聽到曹萬的名字,葉天不免留了留神,“三哥與那幾位公子很熟?”

“我和年大公子在生意上有些交情,和那四位嘛,隻是泛泛之交。”王威喝了口酒,看了二女一眼,隨又說道:“他們行為處事方麵少了一些沉穩,多了一絲急功近利,不太合我的姓子。”

葉天細細品味著王威的話語,心中琢磨著:多了一絲急功近利,嗬嗬,看來三哥是摸不準二女的底細,怕得罪人,所以沒有把話說全。多了一絲急功近利,意思不就是說他們手腕了得,行為處事十分凶狠和不擇手段嗎?

“看剛才那個年二的樣子,就知道什麽T市四公子,無非就是一些紈絝子弟,沒有一個好東西。”周紫言辭十分的犀利,而周蘭也沒有稍加製止。葉天,王威心理不禁有些狐疑:已經得知那四位都是頗有來頭之輩,兩女還敢如此放肆,看來亦是背景深厚之輩,不是商業巨子的千金小姐,就是侯門深深的大家閨秀。看二女的著裝打扮,猜測更加肯定了幾分。

在歡樂中時間流逝的飛快,一晃眼已經淩晨2點了。周家姐妹與葉天,王威互留了聯係電話,便駕車離去。沒有美人相伴,葉天和王威不禁都感到一絲無聊,加之時間的確不早了,他們也就揮手告別,各自回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