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風流

第八十七章(下)

S省T市,周蘭周紫住處。

周蘭對剛從香港飛回來的妹妹通報了這樣一個消息:“葉天在年後就會調到U市當市委書記。”

周紫眨了眨一對美眸,疑惑地問:“U市?在哪裏?T市旁邊?”

周蘭沒有立即回答,而是直直地瞅了妹妹一會兒。微微地歎了一口氣:“看來他是沒有和你說過。”語氣中夾雜著一種說不清的味道。

周紫的臉色稍稍變了變:“年前他去了一個多月Y縣,而後就是年關,我回香港處理了一點船廠的事務。哦。我和他根本就沒什麽時間見麵。”似乎是在向姐姐解釋,似乎又是在說服自己。

“哼。”周蘭冷哼了一聲:“沒時間?我們可是合作夥伴啊!嗬!這種大事情,他不管怎麽說都應該和我們打一個招呼。可他倒好,一聲也不響,分紅到是沒少拿!”

“姐,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天哥入股的事情是爺爺他老人家主動提出的。而且天哥也不算吃白食,公司不是憑他的關係拿到了兩塊地?而且關於T市土地即將大幅度升值的內幕,天哥也沒瞞我們。”周紫主動為葉天叫屈。

“說是說了,可我們得到消息的時間比王威整整晚了兩個星期。”周蘭想了一會兒,還是給妹妹交了一個底:“得到消息後,我以香港周氏的名義又吃進了兩塊土地,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兩個星期讓我的購地成本足足增加了7%!這其中還不包括一些暗箱艸作的費用。”

周紫吃驚地看著姐姐。

“爺爺說過,周氏在大陸的一切投資由我全權負責,而香港以及海外那塊歸你管。所以我事先也就沒有和你打招呼。”說到這點,周蘭內心中很是有些不滿。與大陸相比,香港以及海外的業務更貼近周氏運做的核心。有時候,周蘭會在心中抱怨爺爺的不公平。

周紫聽了沒有支聲,隻是沉默以對。

雖然知道妹妹心中不是太好受,可周蘭覺得有些事情應該是時候講一講了。“你和葉天也已經處了有一段曰子了。雖然從表麵上來看你們之間的感情還算不錯。可我作為一個旁觀者卻一目了然,他並沒有怎麽把你放在心上。”

周紫剛想反駁,周蘭卻搶先打斷:“你先聽我說,看看我說的有沒有道理。”

周紫抿抿嘴,表情不是很情願,不過也沒有再做聲。

“知道我是從哪裏得知葉天要調職的消息的?”

還會有哪兒,王威那裏唄。周紫心道。

“王威那裏。就是昨天——初四,我給王威去了一個電話,讓他過來陪陪我。他本來推脫說有事,我埋怨了幾句,他到也投降了。他到我這裏後,我和他喝了很多酒。”看見妹妹對著自己眨眼,周蘭又羞又氣:“你在想什麽呢?!我在和你說正經事!我和他都喝得有七分醉意的時候,我問他‘你和葉天兩人的前景如何。’他搖了搖頭,讓我勸你,不要把心完全放在葉天的身上。後來,我又繼續套他的話,他一不小心把‘葉天要調職的消息’給漏了出來。”

“從這兩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你在葉天心中的地位要遠遠低於王威。你或許會說,王威是葉天的好朋友,好兄弟,你和他的感情與他和王威的感情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那我就再告訴你一件事情,我派人調查過葉天,就在他去Y縣的時候,調查結果應該會讓你大吃一驚,他在T市有一個女人,名字叫楚玉,今年20歲,是T大的學生,相貌不錯,身材不錯,氣質也不錯。他們之間據說已經進入到了最後一步。從T大那個女生的同學那裏得來的消息——葉天很喜歡,很寶貝那個叫楚玉的女生。”周蘭凝視著妹妹,等待她的反應。可出乎她意料的,也是她妹妹的反應。

周紫同樣凝視著周蘭:“你調查葉天的事情,爺爺知道嗎?”語速很平穩,情緒上也沒有很大的起伏。

周蘭搖了搖頭:“不知道,我還沒告訴爺爺。”

“那你這就是在瞎胡鬧!”周紫的表情很嚴肅:“葉天他是什麽身份?!你派人去調查他,你就不怕被他發覺?”

“我找的人很可靠,而且相當專業,絕對不會出問題的。”周蘭反駁。

“哼。先不說葉天周圍是否也有專業人士的存在,就說萬一這件事情被葉天發覺,我們不僅失去了一個很有勢力的夥伴,甚至可能將多出一個難以應對的敵人。”周紫意味深長地說道:“沒有人喜歡別人調查自己的隱私!這是大忌中的大忌!”

看著正在“教訓自己”的妹妹,周蘭突然有一種錯覺“自己才是真正的妹妹!”她心中不由感慨:“不僅是她小看了妹妹,或許就是爺爺也小看了妹妹。妹妹隻是一直躲在自己的身後,沒有現身。”

“這種風險是我們不能承受的。”周紫繼續說道:“周氏在大陸的投資雖然是姐姐你管的,但我也知道一二。雖然到目前為止,周氏的產業重心還在香港和海外,但是重心內移的趨勢已經越來越明顯。不僅是我們周氏,在香港很多其他的名門望族都已逐漸把營業重心和社交重心內移。”微微停頓了一下,周紫看了看姐姐,發覺她正在洗耳恭聽,又說道:“我們和葉天以及王威的合作,與我們整個周氏,甚至隻是與周氏大陸投資這一部分相比,都隻能算是九牛一毛。和葉天的合作,我們應該更多考慮到政治上的影響,人脈上的影響,而不應該僅僅局限在經濟利益方麵。當然經濟利益最好能夠兼顧,但絕對不能過於執著,不然會因小失大。姐姐你說給葉天的分紅多了,我卻認為恰恰相反,給得實在是太少了。不過這其中也有王威的意思在內,所以我也不能太明顯地發表自己的意見。姐姐你說你新買的地,成本比‘原先’高7%。但我想問問你,你這個‘原先’是什麽?這個‘原先’是基於我們和葉天是合作夥伴的基礎上的。這個7%真的很多嗎?多到姐姐你不可承受?目光應該放得更遠一些,這7%真的微不足道!隻要我們和葉天繼續保持著親密的關係,那不要說兩塊地的7%,就算是整個周氏總資產的7%,我們要賺到,也將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東海隻是我們在大陸發展的橋頭堡,周氏不會因為一個東海集團的存在,而發生什麽翻天覆地的變化。要在意的是將來,當我們和葉天完全成為自己人時,整個周氏在大陸的發展。”

周紫微微歎了口氣:“要說到葉天花心,我聽到後也的確挺難過。葉天,他作為一個男人而言,真的很有魅力。我是深深地被他吸引。可他這種身份的男人,身邊有幾個紅粉,並不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香港的那些公子哥,他們身邊的女人難道還少了?電影明星,模特,甚至是別人的老婆,未婚妻,他們也都通通收入懷中。想穿了,這又有什麽好不平的,如果真的要怪,那也隻能怪現在怎麽還是父係社會!”

“我和葉天之間的關係,確切地說還隻停留在好朋友這個階段,連真正意義上的情人都算不上!和葉天的交往,我也很猶豫,可葉天本身的魅力,以及他對我們周氏將來的影響,都加重了他在我心目中的分量。周家現在也就爺爺和我們兩姐妹相依為命,其他的親戚根本就指望不上。就錢而言,我們是夠用了,可我們從小的生活就注定了我們不會甘於平凡,不然隻要呆在家裏,或多多流連上流的社交舞會,專心致誌地調金龜婿就可以了。何必要大老遠地跑到這麽個窮鄉僻壤!和葉天的交往,我心中或許是真的帶有一些功利色彩。”

周蘭呆呆地看著妹妹,說不出一句話來,妹妹今天的表現真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其實好好想想,周蘭也覺得有些坦然,畢竟妹妹和她經曆的是一樣的人生——在同一所學校求學,接觸的是同一個社會圈子,妹妹有這樣那樣的想法並不為怪。隻是從前“內向”的妹妹隻把想法死死地藏在心裏,從而造成了自己和爺爺對妹妹“單純”的誤解。上流社會本就是一個大染缸,又哪裏有出淤泥而不染可言!

“那你和葉天?”周蘭小心翼翼地問道。

“姐姐,你認為你和王威有沒有將來?”周紫反問。

周蘭沒有說話,其實答案大家心裏都很清楚。

“姐姐,一開始在酒吧見到他們的時候,你對天哥有沒有意思?”

“沒有,你想到哪兒去了。”周蘭連忙否認。

周紫若有所思地看著周蘭。

半響才道:“姐姐,天哥的事情,我們就讓它順其自然吧。妻子?情人?好友?不論是哪樣,都比反目為仇的好。我們作為女人,在很多事情上都隻能裝糊塗,精明並不是一件好事,特別是讓人覺察到的精明。”

“你認為王威和天哥貼心嗎?”周紫問了一個不太相關的問題。

“還行吧。”周蘭咬了咬嘴唇,看著妹妹:“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麽?”

周紫搖頭:“具體也說不清楚。但感覺上,他們之間並不是那麽親密無間。王威似乎就和我們一樣,極力地想要依附上葉天,而葉天呢,他對王威的友情究竟在一個什麽樣的程度,這很難說。”

周蘭咀嚼著妹妹的話。妹妹的這番話,話外音實在是太多太多。看來自己是有必要重新考慮一下和王威之間的關係了。本來是自己傳教,妹妹受教的,現在倒好,完全變了一個樣。周蘭苦笑。

<a href=http://www.cmfu.com>起點中文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