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風流

第二百五十三章(上)

到陳明別墅時,時間不過才剛過9點,天雖已暗,但G市市區裏還是隨處可見人來人往穿流不息。都市男女們恣意地享受著夜色帶來的放縱和曖mei。

遠遠望去,別墅門口,正佇立著一男一女。男的一動不動護衛在女子身後,而女子則不停地朝來路探頭張望。看情形,那女子就是陳明他們嘴裏的媽媽桑了。

羅至明和葉天並沒有在別墅門口下車,而是直接把車開進了別墅的地下車庫。至於那一男一女自有陳明、呂鬆他們去招呼。

泊好車後,葉天跟著羅至明,從車庫直接進了別墅。

別墅的客廳很大,由絲織屏風以及梨花木製的明式古董架分隔成三個部分。整個空間頓時顯得層次錯落,立體感極強。

羅至明招呼葉天在絲織屏風後坐下。葉天的顧忌,羅至明是一清二楚。

不多時,陳明四人以及那一男一女也從正門走了進來。

陳明也是個玲瓏剔透的主兒,刹那間便已明白了羅至明的用意,待把太陽宮來人安置坐下後,使了個眼色讓呂鬆先行招呼一下。

陳明繞過古董架走到屏風之後,笑望著葉天和羅至明,輕聲問了一句:“怎麽樣,葉少,我這陋室還入得了您的法眼不?”

葉天與羅至明相視一笑.

而呂鬆那頭,一男一女正小心地奉承著三位公子。

“呂少,您看,這位叫明黃茉莉,是新來的,姿色身段都很不錯。”媽媽桑側立在呂鬆的身側,捏著蘭花指,對應著名冊給呂鬆、趙放、孫海三人,一一做著介紹。

“這明黃茉莉有什麽來頭?”孫海抬了抬眉朝媽媽桑問道。

媽媽桑自然知道麵前幾位的來曆,有些不便說給別人聽的內幕,在這幾位麵前卻也不太好隱瞞。她小心翼翼地拿捏著分寸,“據上麵說,她是原G市X局副局長的女兒,那位副局長好象因為得罪了什麽人,在去年下半年落了馬,後來沒過多久,這丫頭就被送到了我們這裏。”

呂鬆三人相視銀銀一笑。

緊接著,孫海便提了一個更令媽媽桑頭疼的問題:“這丫頭片子的確長得不錯,不過嘛,我覺得,如果能把母女花一並收之,那就更是人間樂事了。嘿嘿,就是不知那位副局長夫人今天身在何處?我們是否有幸一親芳澤?”說罷,孫海笑眯眯地瞅著媽媽桑。

媽媽桑擦了擦額頭的細汗,一再告罪:“呂少、趙少、孫少,實在對不住,那妮子的母親,真不在我們那兒,若在,我們自然別無二話一並奉上。要不,您三位,瞧瞧這位怎樣?”媽媽桑指了指名冊上的另一位佳麗。“這是曾經在京城各大知名酒吧駐唱的葉子,也是新到的,據說,曾有京城商人出價80萬要包葉子三個月,可這葉子楞是沒有答應。後來不知道得罪了何方神聖,京城混不下去了,流落到了南方。聽我們老板說,他也是花了好大的力氣,才從南麵弄來這麽一個貨色。”

“還算幹淨不?”瞧得出,呂鬆對葉子這一型似乎情有獨鍾。

“這點呂少您放一百個心。我們還能用下三爛的貨色埋汰您們三位爺?就是老天借我們個熊心豹子膽,我們也不敢呐。您說是不?”媽媽桑吐氣如蘭,全身上下散發著醉人的妖媚氣息。

呂鬆壞壞一笑,右手朝後稍稍一探,便滑落到了媽媽桑的豐臀之上,摸扭捏抓好好地逞了一回手足之欲,嘴裏還一麵調笑道:“我看媽媽桑你就著實不錯,要不今晚兒也一塊兒留下來,咋哥三讓你好好嚐嚐一馬雙跨的滋味?”

媽媽桑絲毫不敢動氣,媚著笑小心翼翼地應付著:“若老天爺能讓奴年輕個10歲,那奴今夜必定竭盡所能好好伺候三位爺。可惜,歲月蹉跎,容顏不再,奴今曰這副蒲柳之姿,是萬萬入不得三位爺的法眼的。”

聽到媽媽桑自稱為“奴”,呂鬆三人又是相視一笑,心中暗道:“這娘們從前想必也是個美妙人兒。”

和呂少撒完嬌後,媽媽桑指了指名冊上的佳麗,賠著小心道:“三位少爺,這裏麵的人兒雖說不全是雛兒,但我敢打包票,她們各個都恩主不多。進來前,我們為她們做過再三的檢查,稍有不合格的,便不會入選這本麗人名冊。”

“那行,我就選這個葉子吧。”決定完,呂鬆把名冊遞到了趙放和孫海的手裏。

“我要這個,還有這個。”孫海一連點了兩員花魁。

趙放打趣了一句:“怎麽,今晚準備一龍shuang鳳?你這身體吃得消嗎?”

“擔心你自各兒吧,我這可是龍筋虎骨,壯得很呢!”孫海笑著回了一句。

待趙放也選完,孫海拿過名冊,朝葉天、羅至明、陳明所處的內廳走去。他邊走邊跟呂鬆、趙放打著招呼:“你們先閑扯幾句,我進去讓裏麵三位也好好挑選一下。”

“行。你管你去。”呂鬆應道。

媽媽桑和那中年漢子麵麵相覷,小心琢磨著裏麵人物的身份來曆。能讓陳、呂、趙、孫這四位公子如此相待的,放眼整個東南,也實是不多。

ps:學一下老外的聲音,推薦票投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