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權貴

第三百二十章 熱情的衙門們

安監總局的李科長這麽晚過來真的是有什麽事情麽?還是今天他真的能夠幫上王強什麽忙?

其實不然,這一次他選擇這個時間點過來,就是因為這個時間點是剛吃過飯的時間點。這個時候他給王強過來報告好消息,王強焉能沒有什麽表示呢?

因為這個李科長其實不過是安監總局事故調查司下麵某個小科室的副科級幹部而已。在國家部委這個副科級幹部可謂是多如牛毛一般。

一個副科級幹部基本上看到誰也不敢囂張。因為這個裏麵即便是一個科員,指不定背後就站著一尊大人物呢。

沒有油水怎麽辦?沒有油水創造油水也要拿啊。

這個就是李科長的至理名言,讓李科長感到興奮的是,有一塊大肥肉即將要蹦躂到自己的嘴中。這個他焉能不開心呢?

其實所謂的幫忙,李科長也是有心想要幫忙,畢竟這樣拿錢拿的舒服的多了。可是自己一個副科級的小嘍囉,在京城說句話那是泡泡都翻不起來一個。

這個時候那些國企的大老總們會叼你麽?顯然是不會的,不但不會更是不可能給你好處的。

李科長三十多奔四十而去了。這輩子有個什麽好的出息看來也是不太可能了。

畢竟這個時候在這裏還停留在副科級的崗位上能夠有什麽前途?看看人家比自己小的現在正處級的幹部都有了,這個時候自己還有什麽雄心壯誌和人家比呢?年齡就是最大的對手。

今天李科長的確是請人吃飯的,不過是想要活動活動看看自己能不能升上去的。

如果真的是幫王強的話,怎麽可能花那麽大力氣在京城飯店吃飯呢?不過顯然王強相信了李科長的話。在這樣的情況下,王強決計不會放棄任何的一個機會的。

所謂疾病亂投醫,在這個時候就是如此。王強現在內心中需要有一個人幫忙,而此時李科長就出現了。

這個時候答應幫忙了,那麽還不是一拍即合?隻不過王強怎麽也想不通,這樣一個在位的幹部竟然也要騙人。當然了李科長覺得自己這個是在利用職權而已。

他哪裏有個什麽職權?隻不過看到人家都好吃好喝好拿的,自己卻啥也沒有,李科長自己的內心不覺得憋屈麽?

出來的時候是很光鮮,比如說人家一介紹是國家安監總局某司的科長。這還了得,京官大三級又不是一天說的。但是京官再大也得有用不是?

從一開始人們的尊敬到現在避之不及,這個過程隻因為什麽?隻因為自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副科級幹部,手中沒有實權。

李科長知道,要是自己是科長有簽字權,有蓋章權的話那麽自己還需要那樣麽?可惜那個權力都在科長和處長那裏。有自己什麽事情呢?

分管的領導們誰不把人事權和財政權把持的好好的?既然是這樣的話,下麵那幫人想要有什麽動作都不太可能。

中央部委不同於地方幹部。要是在地方一個副科級幹部雖然不大,但是也是不小的。至少一個副鄉長什麽的沒有什麽問題。或者縣局的副局長什麽的。

曰子過得至少也瀟灑一些。但是中央部委就不談是科長了,處長都不如下麵的一個科長滋潤。

別看京官大三級,但是地方官員雖然求他們居多,不過卻不如地方來的實在。所以警官們都是非常的想要下放下去的。

李科長覺得把自己外放做個鎮長或者鎮委書記什麽的也好啊。現在呆在這邊簡直就是難受的要命,不過總有新人不知道這個其中的竅門的。

所以還是有人上當的,這不現在這個王強就是送上門的麽?而且這幫人即便是被騙了還不敢得罪李科長。

人家李科長不管大小好歹也是個官啊,王明遠一家有什麽背景?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背景。

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背景的怎麽敢造次呢?而且李科長每次行騙也不多,就幾萬塊錢。當然了,肯定是在人家能夠承受的範圍之內,讓人家覺得無所謂,不要緊。

這樣人們才不會和李科長過不去。也隻有這樣,李科長才能夠保存完整。最多得罪了人,將錢還給別人啵。其實這錢也不多,隻要不是得罪那種特別狠辣的人也沒事。

而且李科長做事情已經是萬分的小心了,而且能夠找他辦事的人,一般能夠有多大的背景?現在就看這個王強上不上道子了。

如果王強是個會辦事的人的話,怎麽著也拿點錢給自己在活動活動,自己在說個模棱兩可的話,到時候……

李科長可謂是駕輕就熟一般,李科長看著鄭和大街226號,笑了笑按起了門鈴……

門開了之後,看見的是王強一臉的笑容,王強早已經在門口等了,就等著有人來敲門呢。

“李科長,哈哈,歡迎歡迎啊!”王強伸手和李科長握在一起,李科長輕輕的握了握之後也就順勢抽了回來,顯然在這個時候李科長知道,自己一定要淡定要從容才能夠有用。

果然王強看著李科長風輕雲淡的樣子,心中是佩服不已,王強笑著道:“李科長,我爸媽正在裏麵等您呢,他們在那忙活著給您泡茶什麽的,也不知道李科長今天要來,要不然……”

李科長揮揮手道:“進去再說!”,其實李科長也知道,這幫人越是熱情自己越是好騙。就怕是這幫人對自己幫忙無動於衷,這種事情他也是遇到過的。

進入了客廳,王明遠夫婦兩個熱情的招呼著李科長,王明遠笑著道:“李科長大駕光臨,讓我們王家蓬蓽生輝啊!”

李科長淡然一笑道:“王老板客氣了,我和王強也算是兄弟。幫點忙也是應該的嘛,嗬嗬!”

王明遠道:“嗬嗬,小強這孩子,我一直都不怎麽放心,現在有李科長這樣的人帶著我也就安心了很多了。李科,這麽大晚上還要您為了我們家的事情親自趕過來一趟……”

王明遠刻意的把話題代入了其中,李科長自然知道王明遠的意思,笑著道:“今天我在京城飯店請了京城電廠的副廠長吃飯,現在他主要負責的就是采購這一塊。正好我就想到了你們家的事情,所以我就順嘴提一提,人家說隻要價格合適是可以考慮的嘛!”

王明宇一聽心中大定道:“嗬嗬,李科長真是交遊廣闊啊,不過我王家的煤炭在整個京城的價格也是中等偏下的。不過質量確實中等偏上的。所以姓價比是非常的高的。”

李科長心道:“這個老東西,老子又不懂,廢話還真是挺多的。”,不過李科長笑著道:“嗯,我知道啊,你們的情況我都聽王強說了,我在幫你們活動活動,應該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

王明遠精於世故,一聽李科長如此說話,就知道什麽意思,於是朝著自己的老婆劉樺使了個眼色然後道:“李科長盡心盡力的幫忙,我們也實在是不太好意思。這樣吧,今天這頓飯錢我們掏了。那個劉樺啊,你去取點錢過來。”

劉樺其實早就準備好了,不過還是裝模作樣的說道:“老王啊,我們家煤炭都壓在倉庫呢,現在家裏哪裏有什麽錢啊?整個家裏加起來也就兩萬塊錢左右。”

王明遠一愣,然後道:“不是上回還有五萬多的嘛?怎麽現在就剩下這麽點了?”

王強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爸,上個月不是我拿去用了麽,你忘記了麽?”

王明遠哦一聲道:“這樣吧,李科長,這點錢你先拿過去,最近我的手上資金也是有些緊張。如果事情辦下來我定然有重謝!”

李科長暗罵一聲晦氣,兩萬塊錢雖然不少,但是這一次李科長的目標可不是兩萬啊,他的目標直接就是五萬塊的標準。而且是至少的,沒有想到居然這夥人這麽沒有誠意啊。

李科長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王老板,這錢我怎麽能要呢?哦,對了,我還有個事情。我就先走了……”,李科長其實也想拿這個錢,但是為了以後更好的拿錢,隻能先忍著了。

王明遠的眉頭一皺,這個兩萬塊錢其實也不少了。但是李科長卻有些人心不足的樣子,而且這樣一個貪婪的人怎麽辦才好呢?王明遠為什麽這麽保守?還就是怕這些人給錢不辦事麽?這樣的事情他王明遠見識的還少麽?兩萬塊真的不少了。

看見李科長要走,王明遠也是無奈,這個時候在拿出錢來,顯然是不可能的了。畢竟剛才的話說的有些滿了,而且真心想要辦事的人,會因為一開始錢給少了就生氣麽?而且兩萬塊實在是不少了,這年頭錢還是比較的之前的吧?

不過李科長的樣子讓人非常的鬱悶,甚至是生氣。為什麽會有這樣的人存在呢?李科長剛要走的時候,門口要響起了敲門聲,王強納悶了,今天晚上這是要幹啥?開群英會麽?

王強一開門,就看見五個青年男子站在門外,這幾個人也不客氣,其中一個人味道:“這個是那個什麽王明遠的家麽?”,青年的語氣極為的高傲,到時讓王強氣勢一弱。

王強有些鬱悶的道:“幾位這麽晚有什麽事情麽?要是真有什麽事情的話明天再說吧?我父親已經休息了!”,王強本身還準備大吵大鬧的,現在被人家氣勢給壓的弱了半頭。

“不行不行,咱們幾個好容易摸過來的,找王明遠有點事情,你是誰啊?”文正和本身就是在軍區長大,和郭浩說話自然是低聲,但是和一般人說話絕對是那種高高在上的。

“我是王明遠的兒子,你們幾個不會是來鬧事的啊?我可告訴你,我爸正在接待領導,你們這樣是不是過分了?”王強戒備的看著幾個人。

“噗嗤……,你小子還真是不老實啊,你是王玲玲的哥哥吧?剛才還說你父親睡覺了,現在又說你父親在接待領導,我說哥們,你真不老實啊!”文正和笑著道,他也是不太敢得罪王家人啊,畢竟王玲玲現在可是李天舒的幹妹妹啊。

文正和的態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讓王強倒是有些不太適應了。這個時候王明遠正好送李科長出門,此刻的李科長一臉的鐵青,看來這個王家並不是很上道啊。

正是因為這樣,王強的心理也不怎麽好受,畢竟人是他請過來的。現在沒有什麽說法,或者說交代,讓王強也是頗為的鬱悶,可是又有什麽辦法呢?

王強知道父親擔心什麽,畢竟這件事情雖然看上去很美好,但是人心叵測,你能夠知道別人內心裏麵到底是怎麽想的麽?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麽到時候真的就無所適從了。

王明遠看著門口的幾個人,衣著光鮮,心中一突突,難不成是來鬧事的?王強看著父親過來連忙道:“李科長,爸爸,這幾個不知道來幹啥的,說是找你的?好像還認識妹妹……”

郭浩看著王明遠出來道:“王老板是吧?我們幾個找你有點事情,現在不知道方便不方便?要是實在不方便的話,我們明天再來好了。”,郭浩也不知道李天舒對於這個王家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態度,不過現在郭浩的態度反正是非常的好。

王明遠疑惑道:“幾位找王某人有什麽事情?那個,李科長,今天的事情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我王明遠也不是小氣之人,這樣吧,後天,後天李科長在到寒舍坐坐?”

不過李科長此刻已經沒有任何的心思跟王明遠說話了,因為他看到了趙鵬。趙鵬為人還算是比較的低調,但是卻去過安監總局好幾回。作為副局長的兒子,可謂是手眼通天的人物,這樣的人物誰不想巴結巴結?

李科長也是看過趙鵬的,此刻看著趙鵬在這邊心中怎麽能夠不驚呢?王明遠難不成認識趙局長的兒子?要是這樣的話,那點煤炭還愁銷售不出去?這不是寒磣人呢麽?可是如果認識趙公子的話,那麽為什麽不利用這層關係呢?

李科長連忙道:“王老板你這是說的什麽話,我李某人辦事你還不放心,你要再提錢的話我可就跟你翻臉啦?”,李科長此刻的大義凜然倒是嚇了王明遠一跳。

不過很快王明遠就知道了怎麽回事,李科長轉過身堆著一臉的笑容,哪裏還有剛才的那種鐵青色的臉龐?李科長笑著道:“趙公子,您好!”

趙鵬皺皺眉,沒有想到在這邊竟然還有人能夠認識自己,顯然是他沒有想到的。趙鵬道:“你是哪位?”,趙鵬的自然也沒有那麽多的客氣,這個難不成就是所謂的領導?好像有那麽點點的印象,但是當真是沒有辦法想的起來了。

李科長立馬道:“趙公子,我是小李啊,安監總局事故調查司的小李,李明啊!”

趙鵬好像記得有這麽個人,卻一時半會也想不起來,不過趙鵬還是道:“哦,原來是你啊!你怎麽在這邊呢?”,趙鵬壓根也沒有想的起來,要說安監總局的人很多,人家一時半會怎麽知道到底是誰呢?

李科長堆笑道:“王老板的兒子跟我是朋友,正好王老板那邊有點事情要幫忙,我就順便看看能不能幫忙,沒有想到在這邊遇到趙公子您,真是榮幸啊!”

趙鵬心道:“這個小子既然認識王明遠,那就省去了很多的功夫了。”,於是趙鵬道:“嗯,既然你認識王老板的話,那麽就好辦了。郭少,文哥,我看就跟這個李科長進去看一看?”

李科長心中那個開心啊,趙鵬的老子正好就是分管事故調查司的,要是給自己提一提還不跟玩一樣,要是今晚能夠搭上趙鵬這條線的話,別說五萬,就算是五十萬不要也值得了。

別看副科長和科長隻有一線之隔,實際上手中的權力那就是有著雲泥之別的。

王明遠不明就以,真的不知道為什麽突然有那麽多的人出現。不過看著李科長的樣子,這幫人的來頭可是不小啊,現在主動登門難不成是看上自己手中的貨了?除此之外還真的沒有任何的東西值得他們追求的了。不過王明遠音樂覺得事情又不是那麽的簡單。

王明遠自然不敢開罪這些人,立馬又重新將李科長和這波人給引入了進來。王明遠進入客廳之後,顯得有些無奈,不過一旁的李科長說什麽也不敢坐下。直接就當起了服務員,這幾個年輕人倒是覺得這個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反正他們都很淡定,覺得很應該一般。

李科長?科長在他們的眼裏壓根就不算什麽,郭浩道:“王老板,你有個女兒叫做王玲玲是吧?”,郭浩的問話是非常的直接,讓王明遠有些不知所措。

王明遠道:“不錯,小女正在晉西上大學,不知道幾位是?”

郭浩擺擺手道:“你現在不需要知道我們是誰,不過你收拾收拾,過兩天跟我們去一趟晉西。我相信你女兒應該跟你說過了吧?”

王明遠震驚道:“你們……你們是……”,王明遠愣了半天愣是不知道說啥。不過心中卻知道了,這個可能是女兒所說的那個大哥在京城的朋友了。

郭浩點點頭道:“我們是誰也知道也就當做不知道,這一次我們二哥讓我們過來就是跟你說一說合作的事情。當然了,我們現在還沒有個頭緒呢,不過咱們到時候一塊去晉西就知道了。既然玲玲已經是我二哥的幹妹妹了,那就是我郭浩的幹妹妹,以後在京城有任何的事情,你們都可以打電話給我,我替你們擺平,要是我擺不平的話……”

一旁的趙鵬笑著道:“要是郭少都擺不平的話,那就是天大的事情了。我估摸著應該不存在這樣的事情吧?郭少,咱們這些便宜哥哥也不是白當的吧?”

郭浩臉色微微一紅,這小子哪壺不開提哪壺啊,不過郭浩笑著道:“王叔,我聽說你最近遇到了一些困難,這樣吧,你直接讓趙鵬幫你把這件事情處理了。京城的生意就不要做了。王強是玲玲的大哥,整天這麽混下去也沒有什麽意思,就讓王強跟著我們吧……”

郭浩雖然說話好像是商量的客氣,卻是有些不容置疑的味道在裏麵。王明遠有些哭笑不得,現在他還不知道這幫人到底是幹什麽的。

趙鵬道:“郭少交代的事情我肯定是照辦不誤的。那個王叔,你那邊還有多少存貨?我直接打個電話差不多就能夠安排了……”

王明遠也不知道到底應該不應該說,此刻一旁的李科長急忙使眼色讓王明遠說,這個時候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人家趙公子肯幫你,那這點小事還用愁呢?

王明遠道:“謝謝幾位的好意,雖然我還不知道幾位的身份,料想幾位也是大有來頭的。這麽點小事就麻煩各位,我心中也是過意不去啊。”,其實王明遠是被這幫人的熱情給嚇到了,所謂無事獻殷勤非殲即盜。這是自己好像也沒有什麽讓他們得到的吧?

趙鵬道:“哎,王老板看來是不信任我趙某人啊,那我就當著你的麵打個電話吧。”

趙鵬也不理會眾人的目標,從兜裏麵掏出一個小本子直接找了一個號碼撥打了過去,過了大約二十秒鍾的時間,免提裏麵想起了一個不耐煩的聲音道:“誰啊?”

“你是京城電廠的胡君榮廠長麽?我是趙鵬啊!”趙鵬的聲音卻是字正腔圓。

“哪個趙鵬?真是……咦,趙公子,那個,啊哈哈,看看我這腦子,要說人老就不中用了呢,趙公子怎麽有空給老胡打電話的?”胡君榮一開始不知道趙鵬是誰,不過想了一下立刻想起來了。趙局長的兒子啊,哎,這腦子真是不中用了。

“胡廠長,真不好意思,這麽晚還打擾你休息啊。不過我這邊有個朋友的事情比較的著急,要不然我也就不麻煩你了……”趙鵬的話還沒有說完,胡君榮就嚷嚷道:“趙公子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不管什麽事情隻要我老胡能辦到的,一句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