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權貴

第四百九十七章 臨時起意(一更,求花)

李天舒交代完了恒梁市的有關工作,慰問了國家級經濟開發區的一線員工,一係列的政治秀之後他開始了起航返回京城。

在返回京城之前,李天舒終於是和黃芸芸見了一麵,說起來這一階段李天舒和黃芸芸之間的關係仿佛一下子變得有些隔閡。

在李天舒來到黃芸芸的辦公室之後,原本一直在悶頭工作的黃芸芸看到了李天舒竟然一下子眼淚刷刷的留了下來,她的眼中充滿了委屈,似乎還有一絲倔強。

李天舒並沒有什麽言語,關上門之後反鎖了一下,然後將黃芸芸靜靜的擁入懷中,黃芸芸隻是默默的留著眼淚。

過了好一會,李天舒撫摸著黃芸芸的秀發道:“芸芸,我要結婚了!”

黃芸芸隻是哭,然後拚命的點頭,仿佛這一刻整個世界都拋棄了她,李天舒看著黃芸芸的樣子,心中不忍,更加用力的抱緊了黃芸芸。

過了大約十分鍾之後,黃芸芸似乎從那種宣泄的情緒中走了出來,對著李天舒道:“天舒哥,我知道,我什麽都知道,我隻是期盼著你能夠對我說出來。”

李天舒的眼眶有些紅潤的說道:“我隻是不知道怎麽和你說,我怕你傷心,我怕你流淚,我怕你想不開……”

黃芸芸搖搖頭道:“不會的,不會的,我從跟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有今天,但是這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也不需要這樣表麵的東西!”

李天舒當然知道,每一個女人都希望有這樣一個時刻,每一個女人一生夢寐以求的時刻並不多,這個恰好就是當中的一個。

李天舒覺得自己很混蛋,從來沒有一刻能夠讓李天舒如此心碎,李天舒承認自己不是個好男人,可是他卻知道現在的他已經無法拋棄黃芸芸了。

一個男人隻能夠愛一個女人麽?或許吧,但是李天舒知道這一生他已經愛上了兩個女人,一個是魏涵,一個是黃芸芸。

魏涵真的是這一生自己的所愛麽?或許上一世的記憶占據了很多的吧,但是這一生動情的人確實有兩個,其中一個就有黃芸芸,黃芸芸不知道,但是李天舒知道。

兩個人四目相對,此時任何的言語都無法表達出兩個人的心境,黃芸芸就這麽呆呆的看著李天舒,她的心中多麽的希望這一刻能夠凝固?

可惜時間不等人,李天舒和黃芸芸並沒有說多少話,但是黃芸芸的心結已經打開了,如果李天舒這一次一走了之的話,恐怕黃芸芸也會永遠的離她而去。

有些事情必須是要做的,而且要做的好,女人並不在乎你什麽,有些時候在乎的是你的勇氣,有些時候在乎的是你的真誠,不一而足!

但是不管是什麽,既然黃芸芸已經接受了這個現實,為什麽你李天舒就不能和黃芸芸說呢?這樣豈不是更加的傷害黃芸芸嗎?

李天舒現在想想,他都覺得自己是一個混蛋,他考慮的好像是黃芸芸,實際上還不是因為自己的鴕鳥心態?再者說,李天舒結婚這麽大的事情,華盛集團知道的人恐怕也有一些。

有些事情可以瞞下去,但是有些事情卻永遠的也瞞不下去,李天舒輕吻了一下黃芸芸,黃芸芸似乎很享受這一刻的寧靜。

李天舒捧著黃芸芸的下顎道:“芸芸,真的很對不起!”

黃芸芸用手指封住了李天舒的嘴唇道:“天舒哥,你能夠過來,並且能夠告訴我這件事情,我已經滿足了,真的很滿足了。”

黃芸芸這些天一直糾結的是什麽?就是李天舒為什麽不能夠將這件事情坦誠的告訴自己呢?如果他能夠坦誠的告訴自己的話,那麽或許自己真的不是那麽的傷心。

從這件事情上,黃芸芸首先想到的是李天舒將自己放在一個什麽樣的位置上?到底有沒有為自己考慮過呢?

患得患失的心態,讓黃芸芸真的無法麵對自己,她也想要逃避,但是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她總是會想起這樣的事情,這種事情不是你想要逃避就能夠逃避得了的。

也不是你想要不去想,它就不會浮現在你的腦海中的,這個是什麽?這個是一種無法控製的感情,也是一種被動的思念。

如果黃芸芸真的能夠泰然處之而不去想這樣的事情的話,恐怕李天舒都認為黃芸芸不愛自己了,這些都是相互的,愛情中的男女某一件事情都能夠讓對方產生一種歧義。

李天舒注定不能夠在黃芸芸的辦公室呆很久,畢竟黃芸芸是有名的大美女,而李天舒也是個大帥哥。兩個人之間都沒有結婚,很容易就產生緋聞的。

李天舒作為黨政幹部,他必然是要注意這些的,而黃芸芸自然也是要注意的,雖然他們愛死了對方,但是表麵上他們還必須要做到隻是一個合作者的關係。

李天舒這一次是什麽借口?就是慰問一下華盛集團在恒梁市的領導,黃芸芸是這個地區的最高領導,也是華盛集團的代表,李天舒於情於理都是需要過來的。

所以李天舒的到來也沒有引起足夠人的懷疑,畢竟他們之間接觸的東西是非常的多。

李天舒畢竟是要成親的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黃芸芸的眼神有些依依不舍,但是沒有任何的辦法,事情已經這樣了,再多的感慨都是無言。

李天舒懷著複雜的心情帶著陳明和胡翠華前往了京城,畢竟這兩個人是自己最為親密的兩個人,其實原本李天舒還是打算帶吳天他們一起同去的。

隻不過這一次結婚重量級的人物太多,知道的人太多也不是什麽好事,即便是自己的兄弟,有些時候君子之交淡如水,如果牽扯到太多的關係的話,到時候友誼也變得越來越不純了。

這個不是李天舒想要看到的結果,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李天舒隻能是帶著自己的秘書和司機前去了,畢竟李天舒的心情不是很好,所以開車也不合適。

李天舒上車之後道:“去京城!”,一旁的陳明和胡翠華以為李天舒是要下鄉或者幹什麽呢,沒有想到書記直接要回京城了。

胡翠華輕聲問道:“書記,去京城?”,胡翠華原本以為這一次過年能夠和自己的老婆孩子一起過,可是沒有想到出現這樣的情況。

倒是陳明非常的淡定,現在自己的母親身體是非常的好,在省裏麵得到了救治,說起來還欠著李天舒一個老大的人情了。

陳明的心思也簡單,那就是努力給李天舒工作,爭取早曰還上李天舒這錢,隻不過李天舒卻始終沒有提及此事,領導為自己這樣,很少有下屬覺得這個是應該的。

雖然李天舒說這個是為了更好的讓陳明工作,實際上陳明也知道,換一個司機是多麽簡單的事情。更何況是給市委書記開車呢?

李天舒呀了一聲道:“對了,老陳,你先開車去老胡家去一趟,讓他回家看看老婆孩子,這個春節我帶著你們一起去京城過。”

胡翠華笑著道:“嗬嗬,書記您早點說啊,算了,我就不去看他們娘倆了。到時候電話裏麵跟他們說一下就行了。”

李天舒道:“這個是我考慮不周到,嗬嗬,正好我也有一段時間沒有去看佳佳了,老陳去新區那邊的商業街一趟!”

胡翠華急忙道:“書記您這是幹什麽啊,哪裏有您給他們……”

李天舒笑著道:“我又不是單純的買給你們一家的,你們這一年來的辛苦工作我這個做領導的自然也是看在眼裏的。好了,就不要多說了。”

其實這一次李天舒真的單純的買給胡翠華一家的,陳明的老媽身體也不好,自己的兒子不在家裏過年,李天舒覺得還是要表一下心意的。

到了商業街,李天舒買了一身小孩子穿的衣服,這個肯定是給胡翠華的了。陳明家沒有小孩呢,然後又買了很多的過年用品什麽的,幾乎是滿滿一車。

看的胡翠華有些鬱悶,畢竟讓領導花錢買這麽多東西顯然是非常的不合適的,可是現在領導都這麽說了,你還能夠有什麽辦法呢?太客氣那就是當外人了。

有時候領導怎麽想的你也不知道,在不知道的情況下,隻能看領導的心情了。

現在胡翠華已經換了一套比較大的房子,這個是市委市政斧新分配的房子,其他人都可以沒有,但是胡翠華絕對不會沒有的。

一套一百平米的房子,說大不大,但是說小也不小了。陳明這一次沒有分到房子,實際上他也沒有奢望能夠分到房子。

現在他母親的病情已經好轉很多了,還有比這個讓他開心的事情麽?不過因為沒有房子,經濟條件不是很好,所以陳明三十多歲的人了,還沒有結婚呢。

“叔叔來了,爸爸回來了,媽媽……”胡佳佳小臉朝著裏麵喊著,不過已經撲向了李天舒的懷抱裏,因為每次李天舒過來都能夠給她帶好東西。

李天舒雙手張開抱著胡佳佳道:“小佳佳,最近有沒有很乖啊?嗬嗬”,胡佳佳點點頭道:“叔叔,我這一次考試年級第二名呢!”

李天舒哈哈一笑道:“是嗎?我們家佳佳就是聰明呢!”

胡翠華的老婆看到李天舒來了,慌忙道:“李書記您怎麽來了?翠華,怎麽書記來了您也不提前打個電話啊?還沒有吃飯吧?我給你們準備準備。”

李天舒笑著道:“嫂子,這一次還真是不太好意思,我想借翠華用一段時間……”

胡翠華的老婆問道:“書記,他是您的秘書,您隨便使喚,這個還要跟我打招呼麽?嗬嗬,我這點覺悟還是有的。”

李天舒哈哈一笑道:“其實也沒有什麽,不過我臨時起意想帶著嫂子和佳佳一起到京城過個年怎麽樣?”

胡翠華一愣道:“書記,咱們去辦事,帶著他們多不合適啊!”,這個胡翠華倒是沒有胡說,因為雖然是過年,想來李天舒帶著他們肯定是有事的。

李天舒笑著道:“佳佳,想不想跟叔叔一起去京城玩玩啊?”

胡佳佳道:“京城是不是[***]啊?我要去我要去……”

李天舒笑著道:“京城可不止有[***]還有長城、頤和園、故宮、天壇,好多好多好玩的地方呢……”

胡翠華的老婆方靜其實也是想要去京城玩玩,畢竟她長這麽大除了到焦市上過學之外,還真沒有去過外地呢,看著自己的男人天南海北的走著,甚至連國外都去過了。

方靜說不想去那真的是太假了,不過她更加的害怕因為自己的一時貪念,讓自己的老公處於兩難的境地,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做任何的事情都是需要考慮清楚的。

方靜有些猶豫的說道:“書記,我們下次有機會再去吧……”

李天舒笑著道:“也沒有什麽事情要辦的,我說老胡,我可是真心實意啊,既然車子裏麵也坐得下,咱們就一起去玩一趟。你知道我這一次去京城幹什麽啊?”

胡翠華搖搖頭道:“書記,您突然要去京城,我們也不知道您到底是要幹什麽啊,嗬嗬!我還納悶呢……”

一旁的陳明也是點點頭,顯然他的情況比胡翠華也好不到什麽地方去,反正他們都是沒有任何的準備的。

李天舒笑著道:“也怪我沒有提前通知你們,實際上我是不想通知任何人的,這一次我回家是為了結婚的。”

“啥?”就連悶葫蘆陳明也是發出了驚歎的嗓音,顯然這個不是他能夠想象得到的。畢竟李天舒的未婚妻他們聽都沒有聽說過。

李天舒道:“不用這麽大動靜,其實就是回去和我的未婚妻成親,我們定親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這一次正好有時間回去結婚!”

胡翠華等人的臉上充滿了笑容……

PS:求朵花,二更稍後,今天依舊八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