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權貴

第五百零一章 教育問題(八千字,求花)

陸豪和郭浩兩個人大晚上的就是聯係車子去了,這一次他們也不一定非要豪車,不過必須要湊齊一些比較多一些的那種檔次也不低的車,比如李天舒說的奧迪。

當然最前麵的那一輛車必須是豪車,這個是毋庸置疑的。李天舒他們集團規模如此的大,自然也不愁有沒有好車了。

成親之前李天舒是不打算聯係魏涵的,反正一切到時候再說就行了,到了那邊有什麽規矩就用什麽規矩,李天舒已經做好了一切應對的可能姓。

胡翠華夫婦帶著胡佳佳第二天和陳明一起就來到了李天舒這邊,他們特地挑了時間相對適中的適合,也就是十點左右。那會已經吃完早飯,距離午飯還有一些距離的時候。

陳明的車由於昨天來過,現在有了臨時通行證,他們的車通過西山的時候也是非常的迅速的。李天舒就是讓他們今天早上過來的,昨天晚上李天舒睡覺比較的遲。

不過長期養成的習慣,讓李天舒還是早早的就起來了,在院子裏和自己的大哥、大嫂還有小侄子一起玩玩,李天舒的心情還是比較的放鬆的。

胡翠華他們來的時候,李天舒和李天雲兩個人起身走了過去,雖然是下屬,但是既然是邀請的客人,那你就必須不能擺譜,否則人家過年也那麽的不自在了。

李天舒笑著道:“佳佳過來,讓叔叔抱抱……”,胡佳佳一蹦一跳的就走了過去,然後道:“叔叔你們家的房子好大丫!”

胡佳佳的樣子有些可愛,就連秦伴月看著都有些欣喜道:“這個小女孩子好好看啊,嗬嗬!”

方靜笑著道:“還是你們家小公子好看,您瞧他這個神氣勁……”

小家夥想要說些什麽,但是依依呀呀的還是沒有開口說話呢,現在想要下地走路,不過太冷了,不能讓他太頑皮,一會容易流汗感冒呢。

方靜拍拍手想抱抱李天雲的兒子,一旁的胡翠華咳嗽一聲,李天舒笑著道:“老胡啊,你咳嗽啥啊?嫂子想抱就讓抱抱嘛,你這人真是……”

胡翠華的臉色一紅,實際上他就是不敢讓方靜抱小孩子,要知道多一樣事情就多一份危險,沒有事情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李天舒倒是覺得沒有什麽,當然了他也理解胡翠華的心理,畢竟在自己家裏他還是比較的有壓力的。

李天雲也是笑著道:“看大姐就有經驗的人,總比我們這些毛手毛腳的大老爺們好多了吧?”

方靜聽著李天舒和李天雲這麽說也是自然的抱著小家夥然後在懷裏麵玩耍,看見陌生人,小家夥倒也不認生,很快就哈哈樂了起來。

秦伴月有些無奈的說道:“這小子不知道以後咋辦呢,一點都不認生,我估摸著以後隨便給塊糖就能夠讓他跟別人跑了。”

李天雲笑著道:“我們家兒子會這麽沒有追求麽?天舒啊,這件事情就靠你了啊,我們家那小子以後可得靠他二叔啊。”

李天舒有些鬱悶道:“我說大哥,你兒子靠我幹啥?我跟你說啊,到時候兩家合一家養吧,省的到時候靠你靠我的,以後我看還是靠大哥的比較多。”

秦伴月嘿嘿一笑道:“你們兩個就不要在這推卸責任了,有什麽好推卸的,反正最後他們也餓不死,要誰養啊?”

李天雲嗬嗬一笑道:“天舒,讓幾位到家裏去坐啊,咱們站在外麵怪冷的。今天咱們可是除夕夜啊,我去外麵買點花炮回來,給幾個小家夥放放!”

李天舒問道:“老三去哪裏了?這小子現在差不多上初中了吧?現在回來都不見人影了……”

李天雲笑著道:“這小子現在我也不知道幹啥了,以前還賴著我們呢,最近聽說好像談戀愛了……”

“撲哧……”李天舒噴口一笑道:“這小子才多點大啊?六年級還是初一啊?竟然談戀愛了?三叔知道不知道啊?”

李天雲嗬嗬一笑道:“你知道為啥看不見這小子了吧?被三叔關禁閉呢。這麽小就知道談戀愛,真是人才啊。”

李天舒道:“都除夕了,小孩子不懂事,咱們也不能跟著起哄啊,等下把老三放出來跟他們這幫小子一起玩玩……”

秦伴月嗬嗬一笑道:“這小子現在要平等,不屑與小孩子玩,說自己已經成熟了,是大人了,真是鬱悶人呢。”

李天雲歎了一口氣道:“這個也是無奈啊,三叔在西北那邊,三嬸也跟著照顧三叔。這小子就沒有人管了,爺爺也不能整天管著他吧?要不是三叔調查一下,還不知道……”

秦伴月嗬嗬一笑道:“就別說調查了,據說今天人家老師要過來家訪呢……”

李天舒一愣道:“啥玩意?咋除夕夜還家訪?這個老師可夠敬業的啊!”

李天雲道:“你不知道天羽這小子有多淘氣,他們班上的人幾乎就沒有不被他欺負過的。打架、逃課那已經是家常便飯了,人家學校都要開除他了。”

李天舒皺眉道:“這小子以前不是很乖的麽?怎麽現在變成了這麽回事了?”,說起來李天舒對於李天雨倒是沒有什麽最大的概念。

畢竟當時走的時候李天雨也不過才幾歲而已,誰能夠知道以後變成什麽樣子呢?可是現在沒有想到竟然人不大變得如此的紈絝不堪,真是讓人鬱悶。

李天舒道:“我說人家老師怎麽大年三十都要家訪,感情這小子這麽的欠揍啊。那啥,我們過去看看……”

胡翠華等人有些尷尬,畢竟這種可謂是家醜了,所謂家醜不可外揚。自己待在這邊有些不自然的。

李天舒卻沒有這種壓力,笑著道:“那個嫂子,你陪著他們一起玩玩聊聊,我得把老三好好的教育一番,這小子在不教育的話以後就不成器了。”

李天雨今年十三歲,初一。是李宏近的兒子,李宏近疏於管教,最後變成了現在這樣,不過現在他的年紀還小,雖然做出了一些出格的事情但是還是可以教育的。

李天雨坐在那邊有些鬱悶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道:“大哥、二哥,你們終於是過來啦?我都等你們好長時間了。”

李天雲道:“老三,你說你才多點大?啊?就做這麽多壞事,以後還得了?三叔管著你,那是為你好!”

李天雨道:“大哥,現在不都提倡自由戀愛麽?再者說了,我就是喜歡人家,反正我爸他們也不管我,我自己管自己還不行?”

李天舒摸了摸李天雨的頭道:“天雨啊,你在班級裏麵經常欺負同學是不是?”

李天雨不屑道:“二哥,我跟你說,那幫人就是欠收拾,有幾個家裏有兩個臭錢老跟我擺譜,我氣不過就揍了他們!”

李天舒笑著道:“那你的那個小對象是哪裏人啊?你怎麽跟她認識的啊?”

李天雨道:“二哥,你不知道,她可漂亮了,是我們整個初中部長的最好看的女的了。我喜歡她又沒有錯了……”

李天舒一愣道:“額,你隻是喜歡她?還沒有和人家談戀愛啊?”,一旁的李天雲也是有些納悶的看著李天雨。

李天雨道:“要是這麽好追的話,我還用整天的寫情書啊,買東西給人家去追人家麽?”

李天舒翻了翻白眼道:“我說大哥,搞了半天是單相思啊,真是,你們也不問清楚狀況就亂關天雨啊!”

李天雲鬱悶道:“就算是單相思又怎麽了?這小子真的是讓人頭疼的,天雨我告訴你,一會你們老師要過來家訪,你到時候主動的承認承認錯誤!”

李天雨搖搖頭道:“我們班主任真是煩死了,什麽都是我的錯,就跟我得罪了他一樣。現在竟然還要到我們家裏來告狀……”

李天舒道:“好了天雨,不管怎麽樣二哥都是支持你的,不過今天呢,你要在你爸和你們老師麵前表現一下,表現好了,二哥送你禮物。”

李天雨哈哈一樂道:“二哥,真的假的啊?我想要一款自行車很久了呢。”

李天雲有些鬱悶道:“我說天舒,你不能這麽慣著他,要是在慣下去可就真的不誠仁了。”

李天舒搖搖頭道:“就算不誠仁我們也有能力養活他,其實小弟隻不過是因為貪玩而已,你沒有發現他還是小麽?我們不能用我們三十歲左右的思維去影響他。”

李天雲鬱悶道:“你說的我也知道,隻是知道歸知道我覺得吧,天雨還是要好好的教育教育的。”

李天舒道:“為什麽天雨這麽長時間了,家裏人都不知道呢?這是單方麵的原因麽?有些時候老師一忍再忍的後果就是耽誤了孩子最佳的教育機會,他們沒有責任麽?”

李天雲聽著貌似很有道理的樣子,但是怎麽感覺這麽古怪呢?李天雨很是認同的說道:“二哥說的對,反正老師就是那樣的,沒意思,二哥,你是不是答應給我買東西了?”

李天舒笑著道:“隻要你以後聽二哥的話,什麽東西二哥都給你買,二哥說話你總會相信的吧?”

李天雨點點頭道:“我相信啊,二哥對我最好了。嘿嘿,以後隻要二哥一聲吩咐,小弟我赴湯蹈火……”

“得得得……哪裏學來的毛病?”李天雲有些鬱悶的看著自己的這個小弟看上去似乎自己的小弟實在是太過的叛逆了一點啊,讓人有些感覺非常的鬱悶。

李天舒笑而不語,因為這個也算是李天舒的一個教育方法,那就是先跟他打成一片,隻有讓人家對你有認同感,才能夠教育好下一代。

如果一個小孩子連大人的話聽都不聽,你舉得他會很認真的去思考你說話的哲理,或者他會很認真的去聽你讓他做的事情?

有些人說不鼓勵獎勵刺激法,李天舒倒是不這麽認為,每個人生存在這個世界上都是有目的的活著,他們會為了達到一個目標而不斷的努力。

就跟小時候自己說相當科學家一樣,相當科學家就是需要一個努力的過程。就跟你想要一輛自行車是一樣的道理,你隻有達到了標準才能夠擁有。

當然了,將理想和現實混為一談聽上去的確是有些庸俗,不過庸俗卻不低俗,李天舒覺得自己的方法隻要用對了人那就是一個好方法。

李天雨被勸說了一會之後就出來玩了,這一次雖然是三叔關了他,其實也是因為三叔不知道情況非常的生氣。

李天雨現在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有爺爺在背後撐腰誰會害怕自己的爸爸呢?隔代慣的毛病幾乎每一個老人都有,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無論是做什麽事情都沒有辦法。

再加上李宏近壓根也沒有什麽時間照顧自己的兒子,他的內心也是非常的愧疚的。

李天雨出來之後,李宏近也出來了,看著自己的兒子出來了,李宏近沉聲道:“臭小子給我滾進屋子裏麵去!”

“憑什麽?我又沒有做錯什麽……”李天雨一口咬定自己做的事情都是對的,不過一旁的李天舒道:“三叔,三叔,你別跟天雨說話也這麽爆粗口啊,對小孩子不好!”

李宏近恨恨道:“這小子真是有些讓人恨鐵不成鋼啊,你看看都這麽大了,還這麽的不學好。看看人家的孩子,都是滿分啥的,這小子一門都不及格……”

李宏近因為是軍人,說話本來就直腸子,現在說出來感覺是那麽的鬱悶,李天舒道:“學習不好,並不代表天雨不聰明,至少我們疏於管教而已……”

李宏近點點頭道:“這小子也是沒有一直跟在我們身邊,對於這一點我這個做老子的是有責任的,要不是因為這樣,我非打斷他的腿不可!”

李天舒問道:“天雨,你有沒有什麽特別想要的東西啊?要是有的話,二哥給你買!不過你得答應二哥,以後好好的學習……”

李天雨看著李天舒道:“那你得給我買個拉風的摩托……我們有同學都開著摩托好帥的。”

李天舒笑著道:“沒有問題,隻要你什麽時候能夠門門都及格,二哥就給你買咋樣?”

李天雨不屑的說道:“門門都及格檔次也太低了,我這幾次基本上都是交的白卷,其實這試卷特簡單,我都不想做!”

李宏近氣的哆嗦道:“你瞧瞧這小子這皺行……這大尾巴狼裝的,我都不好意思說這個是我兒子了。真是……”

李天舒倒是看得出李天雨好像還真是有那麽的一絲自信,李天舒試探道:“反正你二哥我說道做到,到時候就要看你的了,不過你二哥我也不是那麽好糊弄的。”

李天雨道:“二哥,我又不會糊弄你,反正到時候你看我成績就行了。但是我也有個條件,是不是我門門都及格了,你們就讓幹喜歡幹的事情了?”

李天舒搖搖頭道:“要是你考上班級前三名的話,那麽到下一次你考試之前都是自由的,我們也不管你!”

李天雨有些苦悶道:“班級前三有些難度啊!”,一旁的李宏近道:“我也在這表個態,要是你真是能夠班級前三名的話,我隨便你玩,隻要不出格就行!”

李天雨一聽道:“老爸,這個可是你自己說的啊,隻要我成績好,其他的你們就不管我是吧?”

李天舒道:“談戀愛什麽的我們可以不管,但是要是幹一些違法的行當的話,到時候不用別人去,我們自己就大義滅親了。”

李天雨道:“二哥,你就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們不要老拿以前的眼光看人好不好啊,隻要你們以後不管我了,我肯定滿足你們的條件。”

李天雨其實無論幹什麽就是兩點,那就是博得女孩子芳心和有足夠的錢擺譜。其實這個是男人的普遍心理,李天舒把握的很好。

有時候強硬的方法行不通的時候,你隻有采取曲線救國的方式了,如果曲線救國的方式還行不通的話,到時候你就必須要找很多其他的方式去代替了。

李天雨的班主任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原本這一次李天雨的班主任是興師問罪的,可是自從李宏近的車子去接李天雨的班主任的時候,這個班主任徐老師就有些鬱悶了。

“同誌,李天雨的爸爸是做什麽的啊?”在車上,徐老師實在是有些緊張,看著這個車子很氣派,但是卻也不知道怎麽回事。

這一次過去接徐老師的是李宏近的生活秘書,反正徐老師遲早是需要知道李宏近的身份的,生活秘書也沒有避諱道:“您問首長吧?首長是西北軍區的司令員!”

徐老師可不是那種什麽都不懂的,尤其是他們哪敢學校,可謂是權貴雲集的場所,裏麵很多人都是不敢得罪的。

平時的李天雨穿著十分的樸素,這個也沒有辦法,誰讓李天雨的老爹是軍人呢?平時都是按照軍人的標準去嚴格的執行的。

不過李天雨的零花錢是卡的很死的,所以李天雨給人的印象就是沒錢,然後還愛充大頭,這樣的孩子讓老師覺得很虛榮。

現在這個徐老師終於知道,人家李天雨不是虛榮,而是人家的家庭背景就是如此的渾厚,怪不得人家對那些人有些不屑一顧呢。

原本徐老師是想要好好的教育一番李天雨的父親的,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你還讓她怎麽教育呢?

一個西北軍區的司令員那是多大的官啊,人家動動嘴皮子,自己還不得哪裏來回哪裏去啊?所以徐老師現在反而是有些忐忑了。

生活秘書笑著道:“徐老師您好,我們首長特地讓我帶您過來,主要是因為天雨這個孩子有些頑劣!”

徐老師有些尷尬的說道:“不太頑劣,還可以還可以!”,生活秘書有些想笑,不過卻一本正經道:“我們首長吩咐了,徐老師您就不需要擔心了。”

徐老師進入西山別墅區的時候,心中抑製不住的那種砰砰直跳的心理,她也不知道這個是什麽地方,反正感覺非常的大氣,卻非常的森嚴。

李老此刻也回來了,今天他特地去請南巡首長,當然是關於李天舒婚禮的事情,李老和南巡首長之間的交流已經是越來越少了。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的年紀越來越大了,很多時候他們的交流隻限於電話了,因為他們的身體已經不允許他們在做出什麽太多的事情了。

不過這一次去李老的收獲是頗豐的,南巡首長答應初三的宴會出席十分鍾,其實就算出席一秒鍾也是一樣的,隻要南巡首長去了,和沒去就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李老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不怎麽樣了,現在自己的重孫子也有了,自己第二個孫子也要結婚了,他這一生幾乎是沒有什麽遺憾了。

如果說還有什麽遺憾的話,那就是看不到自己的三個孫子都結婚了,不過有一句話說的好,人心不足蛇吞象。李老絕對不是那樣的人,現在能夠看到自己的一個重孫子,他很開心了。

李老的車剛停下,後麵就停下來了一輛車。

生活秘書看到是李老下車,立馬立正敬禮道:“首長好!”

李老一個手拄著拐杖,一個手顫巍巍的問道:“怎麽回事?”,李老認識這個人是自己三兒子的秘書。

生活秘書道:“首長,這個是李天雨少爺的班主任,是司令員讓我請過來的。”

李老朝著徐老師點點頭道:“你好啊,老師,天雨這孩子沒少讓你*心吧……”

徐老師傻站在那邊,已經沒有任何的動作可以做了,徐老師看到李老的那一霎那她知道了李天雨的身份是如此的大,如此的深。

徐老師後悔了,自己怎麽能夠說這樣的人的壞話呢?這個李天雨也真是的,你真是那些名門之後咋就那麽低調呢?衣服也穿個好點嘛!

李天雨倒不是不想穿好衣服,但是全家在小時候都是那樣的,必須要有艱苦樸素的作風,這個一點是沒有辦法改變的。

徐老師看著李老,李老可是中央大員,那是了不得的人物,一般人都應該看到過李老的影像資料的,徐老師這種老看新聞聯播的人顯然也是知道的。

徐老師有些哆嗦,不過還是深呼吸了一口氣道:“李老您好,我是李天雨的班主任,我姓徐!”

李老笑著道:“徐老師你好啊,走走走,咱們進屋談,天雨這孩子沒少讓你*心吧?”

今天正好李老的心情是非常的好的,在加上老師這一份職業可是任何人都比較的尊重的。眼前是自己孫子的老師,李老必然是態度很客氣的。

徐老師現在真是受寵若驚,沒有想到竟然和如此人物並肩而行,就算是部級大員恐怕都享受不到這個待遇,現在卻讓徐老師享受到了。

徐老師和李老客氣了一番,李老也就被馬葉給命令回去休息了,不過李老還是堅持要呆一會,主要的原因是要跟自己的孫子李天舒見見麵。

進入了客廳內,李老在眾人的簇擁下,坐了下來。李天雨看到自己的爺爺笑著道:“爺爺好!”

李老笑著點點頭道:“天雨啊,你們徐老師過來了,你也不好好的招待一下嗎?”

李宏近有些無奈的說道:“父親,這個小子在學校幹的好事,我剛關了他的禁閉!要不是人家徐老師跟我說的話,我還不知道這小子竟然這麽的調皮……”

徐老師一急道:“不……不是這樣的,我也有不當之處,其實天雨這孩子還是挺聰明的,就是不肯靜下心來學習,要是能夠潛心的學習的話,將來肯定有……”

說到這裏,徐老師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恐怕這個李天雨就算是不學習的話,恐怕將來的出息也不見得小,這個就是人家李天雨的底氣啊。

徐老師是有些勢力,不過在京城這邊你不勢力也不行,因為任何人在社會上總是有自己的身份的,更何況這裏是京城。

小孩子之間的矛盾實際上很簡單,就是爭口氣,或者說不喜歡輸給別人,但是他們的競爭卻是他們背後大人的競爭。

要是李天雨就是那種貧民家的孩子的話,今天徐老師絕對是那種語重心長、頤指氣使的感覺。但是當她知道李天雨的背景之後,立馬就弱了很多。

甚至已經放棄了本來的初衷,還為李天雨說起了好話。

一旁的李天舒道:“爺爺,天雨我也說過他了,反正他下次要考不進班級前三的話,以後這曰子也是難熬的。徐老師,天雨這孩子現在玩心比較的重一些,希望你能夠多擔待一些!”

徐老師連忙道:“一定,一定,我一定盡力而為。”,不過現在徐老師真的是呆著都難受,畢竟這一夥人除了李天雨恐怕都是名門權貴了。

一旁的胡翠華看著徐老師的樣子,心中想著是不是之前自己就跟這位老師差不多,不過徐老師看著胡翠華一直緊盯著自己,也是對著胡翠華歉然的一笑。

胡翠華知道,這個徐老師恐怕把自己也當成了李天舒一類的人,胡翠華的內心還是有一股被人尊重的自豪感的。

很多時候人往往就是這樣,呆在一個比較牛叉的人旁邊,仿佛感覺自己就很牛叉一樣,這樣的感覺是非常的不錯的,不過這種感覺來得快去的也快。

徐老師呆了幾分鍾之後,顯然也知道這一次過來是一次錯誤的決定,或者說沒有對錯的決定。以前恐怕還要說說李天雨或者什麽的呢。

從此以後徐老師恐怕連說說李天雨的勇氣都沒有了,以前什麽事情做錯了,徐老師看其他人家中有些勢力就不管對錯都歸結到李天雨的身上。

以後呢?恐怕不管是誰,李天雨都變成了有理的一方了,這一次家訪好像是對李天雨有用,實際上如果不是李天舒用一些東西誘惑李天雨的話,恐怕李天舒早就墮落了。

李天舒也是從這個時期過來的,徐老師看到自己家中的背景還不是直接就崩潰了?不是每個人都是那種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的人!

在這樣的情況下,李天舒覺得如果一味的靠著老師教育並不一定能夠讓天雨成才。天雨是自己的弟弟,反正最後讓天雨首先要誠仁。

不過李天舒絲毫不擔心李天雨不誠仁,他們還有終極必殺器,那就是要使李天雨一直不誠仁的話,就把他送入部隊去鍛煉,到時候來個六親不認……

李天舒的主意很多,反正他不覺得一味的靠著老師就能夠成功,畢竟李天雨這小子現在長大了,也知道家裏有實力了,心中肯定更加的不像輸給別人了。

李天雨這小子的事情隻不過是一個插曲,這小子表麵上看成熟,實際上就是到了一個愛顯擺,愛裝的年紀。

沒有多大一會功夫的時候,李天雨就在胡佳佳的麵前開始顯擺自己會的一些東西,小孩子的心姓讓他們感覺到了那份童真和快樂。雖然李天雨一直很鄙視胡佳佳,因為他覺得胡佳佳很笨。

但是卻一直和胡佳佳玩,還時不時的顯擺一下自己的能力,李天舒也隻能笑而不語,這小子這麽小就不安分,長大了又應該如何呢?

等到生活秘書將徐老師送走之後,李天舒笑著道:“爺爺,今天這個年恐怕是咱們一大家子最全的一個年了吧?嗬嗬”

李老也是歡快的笑了笑道:“是啊,今年不但人全了,還多了幾個新人呢。這位小胡是你的秘書吧?很不錯……”

李老能夠對胡翠華發出這樣一個評價足夠胡翠華自豪半天了,實際上李老也不過是讓胡翠華能夠更加堅定的站在李天舒的身邊,這個是一種禦下的手段而已。

李老又不是神仙,光看胡翠華不說話就能夠一眼看穿別人?顯然誰也沒有這樣的超能力,胡翠華經過昨天的調整,隻能說今天的狀態還不錯。

李天舒看著胡翠華的樣子也是點點頭道:“胡翠華同誌的工作能力還可以,我打算重點培養一下,不過我聽到風聲……”

李老笑著道:“這件事情還正是我要和你說的事情……”

PS:鮮花雙倍期,求朵花,感謝各位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