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權貴

第五百二十六章 貸款一個億

張晨碩得到了李天舒的暗示之後,他知道這個時候站在彭雲剛身邊是極為不明智的一個選擇,誰知道省委乃至中央對這件事情怎麽看?

他們的級別已經達到了這一步,很多事情都是必須要考慮的事情。省委那邊的情況張晨碩是知道的,新來的書記和省長之間的矛盾必然是存在的。

而聽說李天舒已經靠上了省委書記,隻不過現在省委書記王彬的勢力比較的弱。王彬和李天舒的情況看上去也是差不多的,他們都是在等待著一個機會。

現在看上去好像真是一個機會,弄不好彭雲剛省委常委的位置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挪窩了。一旦確認這幫人是騙子的話,到時候彭雲剛的老臉往什麽地方放呢?

顯然是沒有任何地方放的,李天舒的舉動對於其他人來說是沒有任何的必要的,但是對於彭雲剛那就必須是有必要的。

這個涉及到西青市一二把手之間的鬥爭,張晨碩隻能選擇到底應該跟著誰才能夠得到最大的利益。現在的情況已經不言而喻了,李天舒向他伸出了橄欖枝。

而且最讓張晨碩欽佩的是,李天舒並沒有一下子就接受自己的邀請,他不知道這個是李天舒考驗他,還是別的什麽目的。總而言之,這件事情對於張晨碩還是有利好的e他可以更加從容的看清楚形勢在做出判斷,甚至一度張晨碩想著是不是李天舒就是為了讓他看清楚形勢之後在做出選擇呢?不過想想不太可能,沒有一個人有如此的把握吧?

李天舒倒也沒有這麽想,不過李天舒想要站穩腳跟根本就不是靠的這個,他靠的是青河省通往中原省的公路,這個才是他立足的根本,同樣也是王彬立足的根本。

這一次姚進年的事情不過是偶然事件,但是往往一些偶然事件對於別人的幫助都是巨大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任何人都必須要做出最快的判斷。

李天舒的選擇已經告訴了張晨碩,他想要弄一下彭雲剛,但是卻不能讓彭雲剛感覺到太狠,班子太不團結省委到時候怎麽想?

到時候恐怕被人群起而攻之都是有可能的,李天舒也不知道張晨碩這個人到底可信不可信,如果到時候他說是李天舒告訴他這個消息,然後他提前布局的。

這個到時候省委恐怕就會把責任有一半推到自己的身上了,為什麽發現了情況不及時的告訴省委?為什麽要看彭雲剛的笑話?

為了自己的一點私利就將組織的嚴肅姓拋之腦後?到時候恐怕反擊的人會越來越多,到時候局麵就無法控製了。李天舒不想在這件事情上冒險。

現在李天舒做的就是滴水不漏了,到時候就算是任何人都挑不出什麽道理來,而且李天舒任何時候都沒有肯定的說這夥人是騙子,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難不成僅僅一個懷疑就勞師動眾的?所以這一切都可以理解成為李天舒現在正在布局,但是針對的對象不是彭雲剛而是姚進年,或者說是裝姚進年的騙子。

張晨碩走出李天舒的房間的時候,心中有些感慨,李天舒給他的感覺是看的很透,似乎就是一個大男孩一般的感覺。但是接觸的越多,他越覺得越是這樣的人往往越不好相處。

有些人善於陰謀詭計,但是有些人善於很直接的來陽謀。李天舒這個算是玩陰謀詭計麽?顯然和陰謀詭計都搭不上邊,他這個最多算是個陽謀,就算是大白於天下又如何?

人家完全是站得住腳跟的,張晨碩原本一些想要透入給上層的想法也沒有了,這件事情要麽不玩,要玩就要玩個大的,堅定了信心的張晨碩很快的就擺正了自己的位置。

這一切看似風平浪靜,彭雲剛這幾天也算是意氣風發了,在省委書記麵前也露了一把臉,反正這個政績他是打算獨吞的,或者說是自己一係的人獨吞的。

市委副書記何清明作為彭雲剛的鐵杆嫡係,實際上他的想法也是很簡單的,隻要支持了彭雲剛,到時候自己的位置還能夠跑得掉麽?

畢竟何清明知道,彭雲剛不僅僅是市委書記還是省委常委,這兩個頭銜表示了他絕對能夠掌控西青市的局麵,李天舒那半大的孩子會是彭雲剛的對手?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導致了他們現在非常的利索,做任何事情都沒有任何的顧忌。這一次的投資團彭雲剛是有政績,但是他何清明就沒有麽?

組織部長趙雲和也是這個想法,作為彭係的兩大人物之一,這一次的政績就被他們三個人瓜分了,彭係還有其他人是不錯,但是這一次的政績分的太多就不明顯了。

彭係當中宣傳部長陸戰、副市長李明濤、城中區區委書記朱克洋已經市委秘書長張朝陽,他們幾個人都是想要分一杯羹,不過彭雲剛卻隻給他們一個組員的頭銜。

這個頭銜就沒有副組長那麽的讓人心動了,可以說這一次的事情成了以後,最主要的沾光的三個人就是彭雲剛、何清明和趙雲和。

彭雲剛的辦公室中,何清明和趙雲和三個人說話充滿了歡聲笑語,仿佛一切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不過除了他們三個人之外還有一個人就是姚進年。

彭雲剛笑著道:“姚總,你說的那個方案我仔細的考慮了一下,這個裏麵是不是有點不妥啊?”

姚進年冷著臉道:“彭書記,其實你也知道青河省的情況,我們在這邊投資承擔的風險有多大你們也不是不知道,你們總是要給我們看到點甜頭吧?”

何清明一旁打著圓場道:“嗬嗬,彭書記說的不錯,姚總說的也對,書記我有一個提議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彭雲剛笑著道:“老何,你有什麽主意你就快點說吧,為了這個事情我也是*心了很長時間了。你也知道那個李天舒回來了,我恐怕我們在不做出點成績都要被人笑話了。”

一旁的趙雲和笑著道:“彭書記,那個李市長我看也就是花架子,這麽長時間來,除了請假我還真沒有看到他有什麽特別的地方。”

彭雲剛道:“老趙,話可不能這麽說,人家畢竟是家裏出了事情,請個假也是有必要的嘛。咱們對待同誌怎麽能夠這麽說話呢?能力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夠體現出來的嘛!”

趙雲和嗬嗬一笑道:“書記說的是,現在我們就是做點成績讓他看看咱們西青市不是沒有能人的,書記您就是我們西青市的第一大能人。”

姚進年仿佛有些不耐煩,麵上的表情做的很是到位,一旁的何清明道:“書記,我是這麽想的,咱們一下子貸款一億元有些多了,農行那邊是不太好貸款的。不過我們可以從其他不同的銀

行貸款嘛,國有幾大銀行,一家兩千五百萬,到時候我們政斧做擔保還怕什麽啊?”

彭雲剛眼睛一亮道:“老何,你還別說,你這個方法倒是可行。”

一旁的姚進年道:“我也覺得何副書記的方法是不錯的,這個項目的上馬是經過我們多方麵的論證的。我們的投資部長的態度你也看到了,他是一個很小心的人。隻要他點透了,最終董事

會才能夠通過這一項決議,所以我們貸款並不是不還,隻不過是一個融資的手段而已。做金融這一行的人就清楚了,融資是企業生存和發展的最基本的條件之一!”

何清明笑著道:“姚總說的這個我也學過一些,融資的確是企業發展的重要手段之一。如果不是因為我懂一些這個的話,我還真是不好給你們貸款呢!”

何清明隻不過是聽說過一回而已,不過這個時候他想要在彭雲剛的跟前賣弄一下自己的才學而已。現在有機會賣弄了,他當時是要賣弄一下了。

趙雲和笑著道:“何書記博學多才是出了名的,嗬嗬!”

趙雲和不輕不重的一句話,讓何清明有些鬱悶,在彭雲剛這邊說這個話,他趙雲和是什麽意思?表麵上是誇獎自己的,實際上有挑撥的嫌疑。

果然看到彭雲剛的眉頭一些微微一皺,何清明立馬道:“我這個三腳貓的功夫就算了,要不是書記把關我都不好意思說出來丟人了。”

彭雲剛笑著道:“老何你就不要謙虛了,我看這個方法是不錯的,這樣吧老何,你這方麵也不錯,你直接和幾大銀行的人溝通一下,實在不行就我們政斧擔保。姚總這邊咱們可不能拖。”

很多時候被人騙是為什麽?那就是因為你急需某一樣東西,彭雲剛現在急於的在李天舒麵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這個時候他當然是要好好的表現一下了。

李天舒倒是無所謂,反正這個時候無論是誰都是一樣的。但是彭雲剛一係就不一樣了,他們正好趕在李天舒立下軍令張的時候給他當頭一棒,隻要這件事情成功了的話,可以預見的是,彭

雲剛一係在西青市可以說是高枕無憂了。

幾個億的資金對於彭雲剛來說,可以說這輩子還沒有見到過這麽大的投資,不過對於李天舒來說不過是稀鬆平常的事情。

兩個人站的高度不一樣,取決了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也是不一樣的,彭雲剛是想要給李天舒一些打擊,殊不知打擊的不是李天舒而是自己。

姚進年道:“這件事情就拜托何書記了,隻要你們的資金一到位,我就能夠向我們的家族交差了,到時候家族才會看到西青市政斧的誠意,我們的四個億的資金也會一步到位的。”

姚進年很會察言觀色,他已經發現了彭雲剛急於求成的心理,實際上姚進年隻不過是粵東的一個混江湖的人。

後來進入遊艇俱樂部工作了一段時間,接觸的人也越來越多,聽說的事情也越來越多。有一次無意中聽到一幫人談起騙人的事情,他才有了這個意思。

當時提到騙人的時候,就是說某個省建公安大樓,最後被一個騙子騙走了五千萬,五千萬啊,對於這個假姚進年來說那就是天文數字了。

姚進年平時也是有一幫狐朋狗友的,他們幾個一合計,隻要幹成一票之後的話他們就發達了。實際上來到西青市之前,他們已經在某個省份幹了一票了。

不過那一次幹的一票數額不是很大,一共就八百萬,但是這個來錢這麽快,原本準備收手的那些人現在又不收手了,他們要繼續的幹下去。

這個就是欲望帶給他們的刺激,有這麽好的門路他們能夠不利用麽?而且最讓這個假姚進年感覺好笑的是,那個被騙了八百萬的省份竟然沒有敢把這件事情宣揚出去。

他們現在就越來越摸清這幫人的底細了,他們想要急於求成,所以他們就會條件放的越來越低,而且出了事第一時間就是被騙的人自己擦屁股,省去了他們好多的事情。

這個也是姚進年為什麽膽子越來越大的原因,他有膽子大的理由,現在他知道,隻要自己能夠堅持下去的話到時候肯定的,西青市政斧絕對不敢把這件事情宣揚出去。

要知道一個政斧被騙這麽多錢是什麽概念?這些當官的為了自己的官帽子,他們怎麽可能自己去揭自己的短呢?、隻不過這個假姚進年不知道,在西青市竟然有人能夠認識香港的姚進年,要是知道的話,無論如何恐怕他都不會在這邊行騙的。

騙到了政斧或許不敢怎麽樣,但是如果沒有騙到之前就被發現的話,命運也是可以注定的,這幫人現在已經被利益衝昏了頭腦。

如果他們一直都是小打小鬧的話,恐怕還真是能夠混很長時間呢,畢竟幾百萬對於一個政斧的官員來說,這種損失在他們看來並不是很大。

畢竟改革都是摸著石頭過河,他們中間即便是有些失誤也是可以原諒的。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他們的胃口越來越大。

要知道一個億的資金,那可不是開玩笑的,就算是西青市他們的財政收入也不過如此,而且說實在的還沒有這麽多。

這樣的條件下誰會承擔這樣的責任?難不成讓這些貸款的銀行來承擔這人?他們恐怕也沒有任何人敢承擔這個重大的失誤,畢竟這件事情是非常的大的。

到時候要是組織上怪罪下來的話,他們一個也承擔不了這個責任。所以現在如果真的是西青市市政斧擔保的話,這件事情是非常的困難的。

何清明得到了命令之後,晃晃悠悠的就到了李天舒那邊,政斧擔保這件事情必須是要李天舒親自點頭的,他是政斧的一把手。

雖然何清明不想和李天舒打交道,說起來就是不想看李天舒的臉色。何清明對於李天舒的態度這麽差是可以預見的。

當時胡友林走了之後,何清明原本以為這個市長的位置應該就是自己的了。可是沒有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被這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小子給劫道了。

後來一打聽這個人還真是挺有名的,當年因為國有企業改革的事情鬧的沸沸揚揚的,何清明覺得李天舒能夠上任完全是因為狗屎運迎合了中央的政策。

何清明來到了李天舒的辦公室看著潘建斌問道:“小潘啊,李市長在不在裏麵啊?”

潘建斌一看是何清明立馬道:“何副書記好,市長正在裏麵批閱文件呢,說這半個小時誰也不能打擾。”

潘建斌對於何清明也不是很待見的,主要原因並非他自己的原因,現在他也知道何清明不是和李天舒一係的,這樣的情況下不幫自己的老板幫誰呢?

既然是幫自己的老板,那必須就是幫的徹底一些的,潘建斌不惜得罪何清明。

果然何清明冷笑一聲道:“李市長真是公務繁忙啊,我還是自己找他吧,你呆在這邊吧!”

潘建斌有些無奈,畢竟何清明是市委副書記,他是得罪不起的。潘建斌看著何清明不敲門直接推開門進去了,潘建斌一個箭步衝到了前麵道:“李市長,何書記他……”

李天舒抬頭看了看何清明笑著道:“何副書記,你怎麽有空到我這邊來了?嗬嗬,建斌啊,去泡杯茶!”

何清明笑著道:“我沒事就不能到李市長你的地盤晃悠一圈了啊?嗬嗬,我今天過來可是給大市長你匯報工作的……”

李天舒笑著道:“我是何副書記,你這個是活生生的打我的臉啊,嗬嗬,有什麽事情直接電話聯係一下不就行了?”

何清明坐下道:“我也是沒有辦法啊,被彭書記拉過來做苦力了,是這樣的……”,何清明就把之前在辦公室裏麵商量的方法給李天舒說了一下。

李天舒道:“政斧擔保?這個有些不妥當吧?他們是投資商,沒有投錢就讓我們銀行貸款有些不太符合規矩吧?”

何清明道:“李市長啊,咱們要想穩住這些大投資商,如果不能夠舍得投入一些,你以為人家都是傻子麽?這件事情彭書記交代過了,讓政斧必須要配合一下!”

李天舒道:“必須要配合一下?這個恐怕不妥吧,這件事情我看還是需要小心謹慎一些,如果萬一這幫人是……”

何清明冷聲道:“李市長,我看你是疑心病太重了一些吧?這幫人怎麽可能是騙子呢?人家開的豪車,出手那麽的大方,你覺得是一幫人能夠弄得來的麽?”

李天舒心中暗道:“騙子要是都那麽的寒酸,人家還騙你個啥啊?真是個呆貨!”,不過李天舒也知道,何清明心中應該也是認為誰敢欺騙政斧呢?

李天舒道:“這件事情必須要有彭書記的簽字,否則的話我是絕對不可能出這個擔保的,這個牽扯到的東西很多,我必須要對西青市政斧負責任。”

何清明冷笑連連,嘿嘿低笑一聲道:“李市長,你是不是看彭書記拉來了這麽大的投資心中有些不舒服啊?不過你也要辯證的看問題嘛,李市長在常委會上親自承諾了,要在自己走的時候

西青市的經濟至少翻五翻的,這個可不是一個很低的目標啊!現在彭書記可是積極的為李市長你減輕壓力啊……”

李天舒道:“我自己做出的承諾,我會對我的承諾負責,也是對組織負責。但是這件事情恕我無能為力了,如果非要這麽做的話,那必須要有彭書記的簽字,否則我是不可能貸款的。”

李天舒的原則和底線就是這樣,現在他之所以不說這件事情,也是因為彭雲剛在這件事情上太過獨斷專行,他為的是什麽?不就是政績麽?不就是想要打擊一下自己麽?

李天舒不是心胸狹窄之人,但是對於針對自己的人他也是從來的不客氣的,這件事情他知道從頭到尾都是彭雲剛在*作著。

這個時候李天舒問也不問就直接在貸款上麵簽字做擔保,到時候出了問題恐怕他和彭雲剛的姓質是一樣的。所以這件事情必須要有彭雲剛出具的證明才行。

李天舒是想要打擊一下彭雲剛的,別到時候沒有打擊到彭雲剛倒是把自己先打擊到了這個就不行了。

何清明氣呼呼的走了,和李天舒談了半天,李天舒愣是沒有鬆口,這個時候的何清明自然去了彭雲剛那邊火上澆油一番了。

彭雲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氣的摔了杯子道:“*裸的嫉妒啊,他李天舒的覺悟到什麽地方去了?難不成就隻有紅眼病了嗎?我堂堂市委的一把手,讓他簽個字就有這麽困難?”

何清明道:“書記,他的態度實在是太過的囂張了,我都說了這個是彭書記親自點過頭的,他竟然認為我在騙他。而且他還懷疑……”

彭雲剛看了看何清明道:“姚總是自己人,你說的這麽吞吞吐吐的幹什麽啊?”

何清明道:“他竟然懷疑姚總是騙子,我真是不知道這個人腦子裏麵竟想些什麽事情,反正他就是不同意……”

姚進年的臉色一變,不過很快的就裝作一副很是生氣的樣子,這個時候他的內心其實也是非常的鬱悶的,原本以為市委書記說話了這件事情基本上就成功了。

八個人有了這麽多錢的話,很快的就能夠出國瀟灑很長一段時間了,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有人懷疑到了他們了,他們現在的手續證件都是齊全的。

其實這個假的姚進年的證件還真是真的,是偷的姚進年的,彭雲剛為什麽發這麽大的火?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親自派人去核對過這個香港的護照。

最後得出的結論是這個護照是真的,絕對是真的。彭雲剛的底氣來自哪裏?就是來自這裏,其實這個也是姚進年有意為之。

這個證件就是偷的,偷的誰的?就是偷的姚進年的,姚進年還真是一時半會沒有掛失,像他們這種人最多就是在去辦一個護照而已,掛失都懶得掛。

反正這些人的背景關係是非常的強硬的,一個通行證而已,分分鍾就能夠辦好的事情。

姚進年冷然道:“既然你們政斧這麽的沒有誠意,我看青河省也不會我們投資的主要方向了,這些錢放在任何一個城市我看都是受歡迎的吧?”

彭雲剛立馬拉著姚進年笑著道:“姚總,你看你說的,這件事情是我有責任,不過請你放心,這件事情很快就能夠得到解決的。我肯定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複,您看怎麽樣?”

姚進年道:“我希望盡快的,如果你們這邊不行的話,我們還真是要從其他地方去投資的。這個項目雖然我們看了很長時間,但是我看最後的結果應該是遺憾的吧。”

彭雲剛道:“不遺憾,絕對不會遺憾的。姚總請你放心,西青市還是我說了算,不就是一個簽字麽?我就不相信我一個市委書記的簽字還抵不上一個市長的簽字?”

彭雲剛這一次真的是生氣了,可以說他搬出自己的名頭之後在李天舒這邊就是吃癟了。而且是在外人麵前丟人,這個是彭雲剛絕對不能夠容忍的事情。

彭宇剛當著麵打電話給四大銀行的行長,這些行長雖然不受彭雲剛的直接指揮,但是他們也知道在西青,他們就得看著彭雲剛的臉色行事。

所以他們也是不敢怠慢的就回來了,農行的行長沈建春笑著道:“彭書記,不知道你打電話給我到底是什麽事情?電話裏麵怎麽那麽著急啊?我急忙就趕過來了。”

其他的三個銀行的行長也是一臉茫然的看著彭雲剛,市裏麵要求貸款的事情其實這幾個行長都是知道的。不過一個億的無抵押貸款實在是太過的龐大。

他們壓根就沒有這個權力啊,既然沒有這個權力的話,他們還不如重新的找準定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