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權貴

第六百七十七章 透入身份

“李書記對於這件事有把握?”鄭國均顯然沒有想到這樣一個需要很多部委批複的國家級項目,在李天舒這邊竟然有那麽絕對的把握,這個顯然不是一般人能夠說的出來的。

李天舒笑著道:“把握還是有一些的,畢竟我父親在發改委任職過,雖然現在不在發改委了,但是影響力還是有一些的。”

鄭國均的臉色立刻有些肅然的說道:“李書記,您的父親在發改委任職過?不知道您的父親是……”,鄭國均其實也是有對未知事物的一種好奇心,畢竟現在他的心裏麵沒有底氣。

李天舒沒有正麵回答鄭國均的話,而是問道:“老鄭啊,你現在是不是心理很不痛快?錢明博搶了你的位置是吧?”

鄭國均立馬道:“書記,要說沒有這個想法還真是不太可能,我鄭國均的能力我不用自己多少,我個人覺得我能夠勝任這一份工作,能夠配合好書記建設好江城。”

李天舒嗬嗬一笑道:“老鄭,你的能力我也是知道的,上一次跟你談話,我覺得你對很多東西的理解已經上升了一個很高的層次了。在看看你家小錚,個人覺得你在家庭教育方麵的成功,也能夠說明一些問題,一個對自己家人都能夠嚴格要求的官員,是我最為欣賞的官員,小錚不僅要用,而且要重用。”

鄭錚聽得臉色漲紅,顯然是激動造成的,站起來道:“李書記,請您放心,我鄭錚絕對不會給書記您丟人的。我爸是我爸,我是我,我一定用自己的能力證明自己。”

鄭國均的老婆燒完茶之後來到這邊,她現在也知道,眼麽前這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大的人,是自己老公的頂頭上司。

現在聽說李書記要重用自己的兒子,心中也是非常的高興,於是道:“謝謝書記對我們家小錚的關心,這個孩子還是比較的乖巧的。”

鄭國均道:“行了,自己家裏人當著書記的麵誇獎自己家裏人,也不嫌害臊,書記自會有判斷的。”

李天舒道:“嗬嗬,一個母親對於自己兒子的關心和愛護,我是可以感受得到的,隻要小錚真的能夠勝任這個高新技術園區,五年之內我保證他正處級。”

李天舒這個話,顯然就是給鄭國均吃定心丸了,五年之內正處級,在鄭國均看來,自己的兒子屆時才三十二歲,要是三十二歲能夠擔任正處級幹部的話,前途可以說是一片光明。

鄭錚有些血脈噴張的感覺,從來沒有像今天如此的激動過,一個是李書記認可了自己,一個是自己能夠幹自己喜歡的事情,還有一個就是可以升官。

進入體製之中,誰不想快速的升官呢?對於自己的能力鄭錚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高新技術園區很有可能就是自己進入體製之後的催化劑。

鄭國均心中的吃驚已經不亞於自己的兒子了,如果說之前鄭國均還有一些不滿意的話,現在的鄭國均已經沒有任何的怨言了,自己的兒子如果真的能夠在五年之內這樣的話,他也無憾了。

鄭國均並沒有什麽太多的表示道:“書記,謝謝你!”,這一句完全是發自肺腑的,沒有什麽事情能夠比看到自己的兒子進步更加的有用的了。

李天舒道:“剛才你問我我父親在發改委擔任過什麽職務,嗬嗬,之前我父親是在發改委擔任主任的職務,後來調入華共川西擔任省委書記,現在是……”

鄭國均沒有等到李天舒說完就道:“書記,您的父親是山城市委李書記?”,要是之前沒有這麽大把握的話,現在完全是能夠肯定了,畢竟山城市委書記姓李,就是之前的川西省委書記。

李天舒嗬嗬一笑道:“沒有想到老鄭還認識我的父親……”,其實李天舒這個話有些半開玩笑的成分在裏麵了,自然是鄭國均認識李宏運,而李宏運不認識鄭國均了。

鄭國均老臉一紅道:“嗬嗬,書記,你取笑我了,我哪裏夠資格認識您的父親啊……”,鄭國均說的不錯,李宏運可是中央政治局委員,真正的黨和國家領導人。

李天舒笑著道:“哪裏有什麽資格不資格的,有空我帶你認識一下我的父親,其實我父親這個人還是很好客的。”

李天舒這個話讓鄭國均徹底的敞開了心扉,鄭國均道:“書記,其實之前我一直舉棋不定,主要的原因就是錢明博市長的事情,就如您所說的,省委楊書記都已經拍板的事情,竟然被錢明博給橫插一腳,這個人的背景到底是如何的強大啊啊……”

李天舒道:“嗬嗬,錢明博我認識他大概有二十多年了,錢明博的父親錢學峰你應該有所耳聞吧?”

鄭國均驚訝道:“書記,您說的是中紀委錢副書記?”,鄭國均內心有些驚濤駭浪,要知道這些可都是隻會出現在新聞聯播中的人物啊,沒有想到現在竟然一一的都要呈現在自己的眼前。

李天舒說話顯然就沒有鄭國均那麽多的表情了,笑著道:“嗯,中紀委的錢副書記,所以老鄭你這一次敗在他的手中其實也是無可厚非的,這件事情我事先並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話,恐怕他的這個位置肯定是成型不了的……”

李天舒說的話也沒有什麽誇張的成分在裏麵,要知道,李天舒要是真的不同意的話,李家的能力讓錢明博失去江城市市長這個位置,不說輕而易舉,但是辦到也是很輕鬆的。

要知道中組部部長張明浩就是李家一係的人,這個位置的重要姓已經是不言而喻了,隻不過在這一次的交易之中張明浩並沒有過多的幹預,畢竟都是培養機製中的人。

張明浩之所以沒有幹預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李天舒在江城市,難不誠仁家要塞進來一個對手,你們還有什麽選擇姓麽?其實李天舒也知道這一點,張明浩並不好過多的幹預。

這個時候說給鄭國均聽的意思也很明顯,不是自己不肯出麵,而是沒有想到這一點,說起來李天舒也算是安撫一下鄭國均的內心。

鄭國均這個時候底氣越發的足了起來了,之前覺得李天舒跟自己說的話有些不找邊際,現在卻不這麽想了,原來李書記的背後有這麽一尊大佛在那邊撐著呢。

山城市市委書記啊,聽說下一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有力爭奪者,當然了,很多都是民間的說法,不過民間的說法最後往往都是非常的真實的。

鄭國均此刻已經是清醒的不能在清醒了,不過鄭國均也想到了一點,李書記為什麽好好的在這個時候跟他說這些呢?要知道,李書記絕對不是無的放矢的。

鄭國均在思考著李天舒到底為什麽要跟他說這個,很快鄭國均就想明白了一點,不管李書記的背景如何的強大,在江城他總是要有人支持的,李書記選擇了自己。

鄭國均道:“書記,隻要能夠把江城建設好了,我老鄭這輩子也就沒有什麽遺憾了,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江城人,雖然現在沒有當上這個市長有些遺憾,但是我盡量用我的實際行動彌補我的遺憾,以後書記要是有什麽直接吩咐,江城發展好了,我相信我未來的前途定然也不會差到哪裏去的。”

鄭國均之前想的是,李天舒說自己的未來不一定就非要在江城,隻要你有了政績,隨便調入什麽地方擔任一個地級市的一把手都是可以的,但是鄭國均想著哪裏來的那麽容易呢?

現在如果真的能夠靠上這一艘大船的話,在鄭國均看來未必是沒有這個可能姓的,要知道李宏運可是山城市的市委書記,光憑借著這一點就要甩開很多人好幾條街的。

李天舒笑著道:“老鄭您能夠有這個想法,我就心滿意足了,也不枉我今天到你這邊來一趟。不過今天我到你這邊來,還是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說一下的……”

鄭國均笑著道:“書記,您有什麽話就盡管說吧,我老鄭這個人你還不知道麽?有什麽話說什麽話的人……”,事實上鄭國均卻不是這樣的人,有什麽心事都放在心裏。

主要是也沒有一個人能夠和鄭國均敞開心扉的談一談,即便是孫玉河,他在政治鬥爭中的覺悟其實也是一般的,隻不過孫玉河跟著鄭國均而已。

李天舒麵容一整道:“其實是這樣的,紀委蔣書記覺得跟著錢市長應該是非常的有前途的……”,李天舒的話讓鄭國均聽的心中一驚,蔣金山這就叛變了?

在鄭國均看來,即便是自己叛變,蔣金山應該也不會叛變的,畢竟如果沒有李天舒的話,那麽他現在應該還是不會受到重用的,如果沒有李書記的支持,紀委恐怕還是別人的天下。

李天舒上來幾天之內就掃清了障礙,蔣金山才能夠獨攬大權,而更為重要的是李天舒對於蔣金山的器重,反監局局長就很能夠說明問題。

在這個時候蔣金山竟然會背後捅一刀?而且捅一刀捅的是李書記啊,這個蔣金山的膽子真是夠肥的,這種小人……

這個時候的鄭國均已經完全的站在了李天舒的角度來考慮這個問題了,沒有想到竟然是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怪不得剛才一瞬間李書記的表情有些憤怒。

雖然李天舒保持的很好,鄭國均這種老江湖還是看出了李天舒心中的不喜,鄭國均自然也理解李天舒,這種事情發生在任何人的身上都是不高興的,鄭國均亦是如此。

鄭國均對著自己的妻兒道:“你們先去屋子裏麵休息休息,我跟李書記還有一些事情要談談……”

鄭錚其實聽著有些迷糊,不過他也能夠聽懂一些,但是即便是聽懂了又如何?他也沒有這個能力解決,自己的父親其實並不是要讓他們離開,目的就是讓他們不要瞎說。

鄭錚道:“父親,剛才有些犯困了,我先去屋子裏麵躺一會,待會書記走的時候,您可一定要通知我送送書記啊!”

李天舒嗬嗬一笑道:“這個小子覺悟還是挺高的嘛,嗬嗬,到時候你就是不送,我看我也要喊你一下了……”

眾人皆是一笑,待兩個人走了之後,鄭國均的麵色也是有些陰沉道:“書記,您打算這件事情怎麽做?”

李天舒道:“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卻也是無可挽回的事情,我今天來到這裏的目的想必你也應該知道了,到時候常委會上如果真的被反戈一擊,你們也要有心理準備才是!”

鄭國均點點頭道:“書記,這一點請您放心,這件事情我會和玉河說一下的,沒有想到,真是沒有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個老蔣也太不是個東西了吧?”

李天舒搖搖頭道:“人各有誌,而且你應該知道,錢明博的父親是中紀委的副書記吧?”

鄭國均理順了一下思路道:“書記的意思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蔣金山的老領導秦榮國是錢副書記的人?所以才有了現在這樣的事情?我相信老蔣應該是被動的吧?”

李天舒道:“我其實也相信蔣金山同誌並不是真心實意的,但是不管主動還是被動,你要知道,常委會上他已經不可能站在我們這一邊了,如果站在我們這一邊,那麽隻能說明錢明博所圖甚大……所以有些事情並不是隻能夠從表麵看問題,到時候隻能以不變應萬變了。”

鄭國均道:“那咱們的兩個國家級項目到底讓不讓錢明博參與呢?”

李天舒道:“參與,肯定是要讓他參與的,不過既然要讓他參與就要他付出一些代價,他的背後不是沒有能力的,既然有能力就要把他的能力給發揮出來,否則他的能力豈不是都白費了麽?你覺得是不是這樣啊?嗬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