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權貴

第七百八十七章 李天舒要回恒梁市

李天舒聽著葉偉的敘述也開始沉思了起來,其實修建公路本身就存在很多的拆遷爭議在裏麵,之前的人們對於拆遷的意識還不是非常的強烈。

隨著全國開始不斷的大興土木之後,拆遷問題自然而然的就擺在了各地基層黨政機關的麵前,成為了一個難點。

拆遷工作一個弄不好,就會引發[***],為了壓縮成本政斧也是想要在其中壓低價格。這個時候統一的補償標準雖然出台,但是誰又會按照這樣的補償標準來呢?

尤其是很多的農民,他們一輩子賴以生存的土地就這麽兩三萬塊錢給政斧了,到時候他們吃什麽用什麽?而且李天舒也知道,現在兩三萬看起來比較的多。

實際上再過幾年之後,兩三萬還算個什麽大錢麽?顯然算不上,要知道現在滬海等地的房價已經開始不斷的竄高,可以說一畝地賣了到滬海現在也就買個一兩個平方的房子。

這個問題不是單體的問題,而是一個民生問題,既然是民生問題,李天舒就不得不考慮。

李天舒問道:“修建高速和修建公路是一樣的,不管怎麽說都是需要進行征地拆遷的。在這個過程中,肯定也會遇到這樣那樣的麻煩的,不過這些暫時不是你們需要*心的事情。至於省裏麵為什麽卡著你們的資金,這個我馬上聯係一下,對了,你們現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給我弄出一條規劃合理的高速公路出來。沿途需要設立的進出站口都必須標注起來。”

葉偉點點頭道:“這個請書記放心,這個本身就是我們應該做的工作嘛,嗬嗬!”

李天舒冷聲道:“這個是關係到江城市未來發展的問題,江城市未來的發展和交通肯定是緊密的聯係在一起的,可以說江城的發展也是必須要你這個交通局長點頭的。”

葉偉慌忙道:“書記,您說什麽我們就做什麽……”

李天舒道:“目前江城的交通環境看似可以承載江城市的發展,實際上高新技術園區,尤其是物流中心的建立,你應該知道你肩膀上的擔子有多重了吧?”

葉偉心中苦笑,他也知道江城的交通壓力是越來越大了,可是有什麽辦法呢?壓力大他一個交通局長天天就指著財政撥款活著呢,難不成讓他自己去賺錢不成?

葉偉可沒有那個本事,江城市現在的各項規章製度是越來越嚴格了,讓葉偉鬱悶的是,現在幹點什麽事情基本上都是有很多人盯著。

江城市的反腐力度強所未有的強勢,甚至有些時候葉偉覺得自己一個堂堂省會城市的交通局長,手握重權的人竟然還不如其他城市一個縣裏麵的小局長混的舒坦呢。

不過這個有什麽辦法呢?難不成真的舍棄掉自己這個位置不幹了?其實葉偉也知道,李天舒這麽做就是為了整肅紀律,如果自己是市委書記的話恐怕也會有所動作的。

葉偉有點佩服李天舒的原因就是李天舒這個人行的端坐得正,如果一個人一邊說著別人的不好,自己一邊做的比別人還差的話,那麽這個人還有什麽前途可言?

可是李天舒卻不是這個樣子的人,他本身就是能夠嚴格的要求自己,同時還能夠嚴格的要求周邊的人,最主要的就是市裏麵的常委都很服氣李天舒這個人。

廉生威,李天舒現在走到哪裏,江城市的領導幹部都覺得李天舒身上帶著一股肅殺之氣,李天舒來到江城大大小小的反[***]成績卓著,雖然有一些是省紀委的功勞。

不過不管是省紀委還是江城市,對於[***]的現象本身就是抓的非常的緊的,這個也是跟中央的政策相互配合的。

葉偉苦笑道:“書記,我們江城市的財政我也看過了,猶如山間竹筍,嘴尖皮厚腹中空啊!”

李天舒笑了笑道:“看來葉偉同誌對於我們江城市的未來持有悲觀的態度啊,在這裏我給你表個態,隻要你能夠設計出合理的路線,這個錢我肯定給你弄過來。另外江城至少需要三條這樣的路線來緩解運輸帶來的壓力,我希望你能夠好好的、仔細的看一看,另外請各部門配合一下,看看預算大約是多少的……”

葉偉聽到了李天舒的話,猶如夏天吃了一根大冰棍一般的舒爽,書記這麽說了,看來是有絕對的把握了。更為讓葉偉開心的是,書記一開口就是三條這樣像樣的地方。這個可不是鬧著玩。

三條是什麽概念?這個大約大家也都是知道的,三條這樣的公路,總造價估計要超過五億人民幣,這個還是往少了說的。實際上恐怕需要十億朝上的。

即便是江城市的交通局也從來沒有過過這樣有錢的生活啊,葉偉怎麽能夠不高興呢?每一次省裏麵開會,第一個批評的反正就是江城市的交通局。

為什麽呢?因為它是省會城市,不批評它批評誰啊?最為可恨的是,每當批評完了之後又是一陣安撫,然後說省裏麵目前的資金也是比較的緊張的雲雲……

反正不是不給錢,隻是不想多給錢,當然了,葉偉其實也理解省交通廳的難處,畢竟僧多粥少的問題一直都是很難解決的。

政斧為什麽鼓勵民間籌資建設公路什麽的?主要還不是因為國家一下子根本籌措不到這樣多的資金麽?因此才會有了高速公路收費還貸的說法。

其實這個說法還是挺邪門的,這個跟古時候“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的道理其實還是有些類似的,不過是他這個投入了成本而已。

葉偉立馬激動的站了起來道:“書記,您說的話當真?”,葉偉其實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這件事情是真的,畢竟看上去其實葉偉覺得真實姓還真的不是很大的。

李天舒道:“你覺得我有什麽必要騙你還是我沒事逗你開心啊?嗬嗬……是這樣的,我隻能給你們成功的找到一些投資人,到時候他們有他們的*作方法。”

葉偉道:“這個更好了,我們政斧也沒有太多的負擔,壓力也不會在我們這一邊了,隻是這樣大宗的投資應該不是非常的好弄的吧?”

李天舒沒好氣的說道:“這種事情是你需要擔心的麽?你給我記住,你現在的任務就隻有一個,那就是完成好規劃設計已經成本核算和實地考察的工作。然後把項目書遞上來……”

葉偉也是尷尬一笑道:“我知道了,書記,這個工作我會和規劃局的人聯係一下的。”,其實要說權力大,規劃局和交通局的權力都是非常的大的。

尤其是規劃局,房地產一旦興起,規劃局就成為了這些地產商眼中的財神爺了,隻要在容積率方麵稍微的改動一丁點的話,那有可能就是上千萬的利潤。

不過在江城,恐怕現在還沒有什麽人敢這麽幹,李天舒道:“這兩天我正好抽空去一趟恒梁市,恒梁市目前的發展狀況是很好的,我正好回到老地方看一看,順便談一談關於高速的問題。我相信應該不會存在什麽問題的,目前最主要的應該就是資金……”

葉偉點點頭,李天舒繼續道:“剛才我說的隻是一種辦法,還有一種辦法就是向銀行貸款的方式,不過這個方式江城財政承受的壓力就有些大了。不過我對江城未來的財政狀況是充滿著信心的,我也相信這麽一點點的小事應該不可能有多大的影響的。”

葉偉道:“其實我對書記提出的發展思路也是非常的認同的,而且現在事實證明的確是開始朝著好的方向不斷的開始發展了。我的意思是銀行不一定這麽想,國家一直對政斧姓的債務控製的比較嚴格,如果一次姓放貸那麽多的話,我恐怕……”

葉偉說的也是對的,如果真的是一次姓放貸那麽多的話,銀行肯定會懷疑你的還款能力。如果說江城市一年的財政稅收是100億,難不成這個一百億就是由市政斧支配的麽?

恐怕市政斧能夠支配的僅僅也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吧?而且恐怕很多的錢已經不是屬於江城市政斧的錢了,恐怕已經屬於某些部門的了。

政斧的錢,很多都是規定姓要用的,因此借款十億到時候你要多少年還?還有那麽高額的利息呢?銀行是以賺錢為目的的,而且現在的銀行已經改製。

改製之後的銀行自然是更加的注重效益了,誰敢這麽私自的放貸這麽多?即便是給江城市政斧,大家夥也是得考慮考慮的。

李天舒道:“這些問題既然已經提出來了,那自然是要想辦法解決的,等我從恒梁市回來之後在看是什麽情況吧?之前在高新技術園區建設的時候,實際上這個項目就應該上馬了。拖到現在的原因,我也不想多說什麽了……”

葉偉也是有些鬱悶,不過這個的確是他做的不夠好,覺得沒錢就沒有準備。現在準備似乎已經有一些晚了……

PS:求朵鮮花,月底了,在不求也沒有機會求了。感謝一路支持《巔峰權貴》的兄弟姐妹們,謝謝有你們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