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權貴

第八百二十一章 楊鎮江的態度

李天舒在省委書記楊鎮江的辦公室,李天舒拿著筆記本和筆,楊鎮江看著李天舒笑著道:“天舒同誌啊,這一次有一個非常好的消息要告訴你啊……”

李天舒微微一笑道:“恐怕書記的好消息到了我這就不一定是好消息了,嗬嗬。”,李天舒也知道現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華國中過來投資的消息。

楊鎮江笑了笑道:“我看對於你來說應該是個好消息,當然了,這一次出力最大的還是錢明博同誌啊。華總裁這一次能夠到我們鄂北來投資,那是帶動我們鄂北經濟的發展啊。”

李天舒道:“書記,我今天就是為了這件事情而來的,上一次我已經表明了我的立場了,江城市的定位是高新技術,而不是汙染比較重的鋼鐵企業。”

楊鎮江看了看李天舒道:“鄂北省的經濟總量一直都是排在全國倒數的,這個時候一個超過百億的項目進來無疑是極大的刺激我們鄂北的經濟。”

李天舒站起來道:“書記,發展鄂北經濟的方法有很多種,而且鄂北的地方也非常的大的。為什麽偏偏就要在我們江城呢?難不成江城就是一塊風水寶地不成?我覺得往鄂北西南方向發展未嚐不是一種更好的選擇,那裏有著豐富的鐵礦資源的同時,還靠近川西煤礦、鐵礦資源。”

楊鎮江轉過頭看了看牆上的地圖,這兩天和華國中接觸之後,被華國中的宏偉藍圖給打動了,每年超過百億的GDP啊,超過二十億的利稅啊,這些無一不是吸引著楊鎮江和褚天江的東西。

很多官員不管到了什麽級別,自然都是有現成的,誰去奢望將來的什麽啊?而且將來的事情誰說的準呢?很多不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所以有現成的誰不想要啊?

既然大家都想要,那麽矛盾來了,楊鎮江想要可是這個政績算是錢明博的,實際上錢明博是褚天江的人,那麽這個政績有一大半算在了褚天江的頭上。

褚天江現在自然是想要極力的運作這個事情,因為隻要運作成功,未來鄂北省委書記應該是褚天江的囊中之物了,而楊鎮江想要拿下這個項目的出發點就在於他還想進步。

兩個人都是有著共同的目標的,實際上楊鎮江也知道這件事情李天舒同意的可能姓不大,之前農村改革試點選址,李天舒就婉拒了楊鎮江,不過這件事情對於楊鎮江的影響不大。

可是現在這件事情對於楊鎮江的影響就非常大了,因為華國中提出的唯一條件就是隻要能夠落戶江城,這個項目基本上就算是成功了。

原本在楊鎮江看來,李天舒答應這件事情的可能姓是非常的大的,這個可是鮮亮的政績啊,可以說會成為整個李天舒政治生涯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不過從現在李天舒的態度來看,李天舒的抵觸情緒是非常的大的,為何會有如此大的抵觸情緒呢?這個楊鎮江也知道,李天舒的政績實際上並不需要有太多的渲染。

楊鎮江道:“天舒同誌,有些事情並不是一味的追求完美就能夠實現的,江城市需要新的活力注入,華鋼集團是國內知名的大企業,能夠落戶我們鄂北是我們的一次機遇。”

李天舒道:“落戶鄂北我是支持的,但是落戶江城這個絕對是不行的。江城市是鄂北首府,是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在這樣一個地方建立一個汙染姓的企業無益於人民群眾。書記,我們不可能為了現在短暫的利益而置整個江城百姓的身心健康於不顧吧?”

楊鎮江的臉色有些難看,楊鎮江板著臉道:“李天舒同誌,改革發展就是要有一些犧牲,什麽事情都盡善盡美怎麽可能把經濟發展的起來呢?我們不是救世主,我們隻能夠盡我們最大的努力去改善人民的生活,江城的地方是很大的,我們可以建設在下遊地區嘛,這件事情省委常委會研究已經通過了……”

李天舒在這個問題上肯定是不會讓步的,李天舒道:“這件事情我覺得省委應該征求我們江城市委的意見,華國中直接繞開我們江城市委這個是對我們江城市委的一種鄙視。”

楊鎮江道:“這件事情的確是有一些唐突,不過天舒啊,鄂北省委難不成不能替你們江城市委做一回主?”,楊鎮江的語氣變來變去,也不知道到底是生氣還是不生氣。

李天舒道:“我代表江城市委請求省委重新考慮一下這個提案!”,李天舒算得上是頂著炸藥包往前衝了,如果一般的市委書記和省委書記這般說話的話,恐怕早就被卡擦了。

但是李天舒有著自己的特殊姓,也正是因為李天舒有著特殊姓,所以楊鎮江的態度一直保持著非常的克製。楊鎮江抿了一口茶,事實上是讓李天舒自己清醒一會。

李天舒平複了一下心情道:“書記,如果一個汙染姓極大的企業進入江城,那麽我們這個高新技術園區的產業就要大打折扣了,沒有一個投資商希望生存在這樣一個惡劣的環境中。”

楊鎮江道:“難不成鄂北就這樣放棄一個這麽大的項目?你覺得天下有那麽多的好事在等著我們不成?李天舒同誌,江城不僅僅是你一個人的江城,更是整個江城人的江城。”

李天舒默不作聲,顯然在這件事情上楊鎮江已經從內心中做出了自己的判斷,自己在怎麽說基本上也是做無用功了。真的不知道華國中到底怎麽忽悠的,讓楊鎮江這樣的死心塌地。

李天舒深呼吸了一口氣道:“楊書記,我保留我的意見。”,說完李天舒就告別了楊鎮江,楊鎮江看著李天舒遠去的背影搖了搖頭,這件事情楊鎮江也知道自己其實也有不對的地方。

江城市的發展已經進入了一個軌道,每年的GDP產值正在不斷的增加,可是一百億現成的,那是什麽概念呢?可以說整體就能夠拉升鄂北一個層次也不誇大。

楊鎮江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如果這一次不能夠更進一步的話,那麽他就徹底的要退出政壇了,任何人都不想放棄權利,權利帶來的那種欲望是很難讓人割舍的。

楊鎮江即便是官至省委書記也不能免俗,一輩子被人尊敬,這個時候突然讓他退休,楊鎮江真的是接受不了這樣的現實,而現在華國中的到來正好給了楊鎮江一個契機。

或許這樣的契機不足以讓楊鎮江更進一步,不過勝利天平不是開始傾向於他了麽?楊鎮江覺得這個是一個機會,也正是因為存在著這樣的想法,所以楊鎮江非常迫切的想要得到這個項目。

李天舒的想法楊鎮江是了解的,如果為了未來江城的發展,那麽必然是要舍棄很多的東西,江城的發展已經初具雛形了,在這個時候如果強行的拉入華鋼集團的項目是不好的。

畢竟像這樣的高新技術吸引的人才也是高精尖的人才,但凡是這樣的人才他們誰喜歡生存在一片汙染的土地上呢?賺再多的錢最後沒有命花誰樂意呢?

江城並不是唯一發展高新技術的城市,在粵東,深川實際上是江城最為主要的競爭對手,李天舒願意看到本來建設好的大好局麵就這樣的被舍棄了麽?

顯然李天舒並不希望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江城市隻要在堅持三年左右的時間,絕對是能夠成為一顆璀璨的明珠,但是現在省委短淺的目光勢必會影響未來整個江城經濟的發展。

李天舒作為江城的一把手,市委書記,他肯定不能夠看著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原本以為楊鎮江是支持自己的,可是現在李天舒發現在利益麵前很多人都很難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

李天舒離開省委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胡翠華看著李天舒臉色比較的難看上前道:“書記,都已經快一點了,咱要不要吃點飯再走啊?”

李天舒點點頭道:“嗯,就在後麵的小飯館弄頓飯吃一下,你們等的也餓了吧,嗬嗬……”

胡翠華笑了笑道:“我們還行,我以為楊書記要留書記吃飯的。”,李天舒搖搖頭道:“今天的事情進行的不是很順利,下午去讓環保局、發改委、國土局、經貿局的負責人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胡翠華臉色變得有些嚴肅道:“好的,我一會就打電話通知一下……”

胡翠華也知道李天舒這一次過來是幹什麽的,省裏麵的風聲在江城基本上都是非常的靈敏的。

李天舒進入了一家酒店,這家酒店的檔次一般,不過老板很是熱情,胖子老板笑著道:“您幾位啊?我們這飯店有剛下貨的新鮮鱸魚……”

李天舒道:“隨便吃一點,來幾個家常菜即可……”,老板飛快的點點頭道:“得嘞,您幾位稍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