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權貴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常委會上的意外(下)

就在李天舒和潘濤宇爭論之際,這個時候省委會議室的大門突然被推開,看著前後三個人肅穆的走了進來,趙樹彬的臉色有些難看。

“你們是幹什麽的?怎麽擅闖會議室?”劉文作為省委秘書長,排名最後,所以自然是他主動站出來了。

“對不起,各位常委,我們是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這是我們的證件,這一次我們來的主要目的是要請黃鑫在規定的時間和規定的地點去接受組織的調查。”

中紀委人員莊嚴肅穆,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想要不嚴肅都不行,常委會剛剛開始,突然出現的變故讓整個蘇江的常委會現場是一片茫然。

黃鑫的臉色非常的難看,甚至出現了一絲灰白之色,他一下子有些癱軟在自己的座位上,其他的常委都是有些神色怪異的看著黃鑫。

省紀委書記費洪明臉色也不是很好看,這件事情怎麽事先一點點的風聲都沒有傳出來呢?一般副部級以上幹部被雙規,都是要有一個很長的過程的。

可是這個期間一直都沒有任何的風聲傳出來,黃鑫自己也是這麽認為的,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話,黃鑫恐怕早就做好出逃的準備了。

黃鑫一點都沒有收到風聲,這個也是黃鑫為什麽一直堅持在這邊的原因,但是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中紀委來了,還在這樣的場合帶走自己,顯然是沒有任何的退路了。

趙樹彬沉聲道:“我們堅決擁護中央的決定,但是……”

“趙書記,我們也知道您要說什麽,說實在的,我們也是昨天接到的消息,而且保密原則您也是知道的。”中紀委的一個人有些歉意的說道。

費洪明沉聲道:“好了,人你們可以帶走,其他的等事情有了結果再說吧。”

“費書記……”

“黃局,您的工作姓質我也是知道的,好了,這件事情就先這樣吧……”費洪明似乎有些一錘定音的感覺,他不想在這件事情上費神了。

眾位常委都是保持沉默,有些人或許都有一些兔死狐悲的感覺,不過這種感覺是絕對不會暴露出來的。

黃鑫一聲不吭的就被帶走了,整個過程僅僅也就持續了一分多鍾,原本還挺熱鬧的常委會一下子變得有些死氣沉沉的。

等黃鑫走了之後,趙樹彬看了看李天舒,這個人的能量實在是太大了,趙樹彬前所未有的生出一股危機感。

“同誌們,剛剛的事情對我們蘇江來說或許是一件好事,如果黃鑫真的是違反了組織紀律的話,那麽由組織出麵來處理這件事情也是應該的。中央的決定我們要無條件的堅決擁護。”

李天舒沉重的點點頭道:“是啊,我們要堅決擁護中央的決定,黃鑫的問題我在來蘇江之前也有所耳聞,隻是沒有想到這麽快竟然就……”

李天舒的話似乎撇開了自己和黃鑫在這件事情的關係,可是越是這樣,趙樹彬對於李天舒的警惕姓就越高,這樣的人實在是太過危險了。

潘濤宇道:“雖然黃鑫被帶走了,但是蘇江的工作我認為還是應該就下去的。書記,我看我們還是繼續開會吧?”

常委會如期進行,但是黃鑫的這件事情讓整個常委會已經失去了很多的意義,雖然接下來的幾個事情都是很圓滿的結束了,不過趙樹彬現在對於李天舒是更加謹慎了。

回到了辦公室的趙樹彬把紀委書記費洪明和秘書長劉文都喊到了辦公室的裏麵。

“書記,這個黃鑫被抓怎麽事先一點風聲都沒有透入出來啊,是不是中央對我們已經產生了不滿?還是因為其他的原因啊?”費洪明一進來直接就問上了趙樹彬。

“老費啊,這件事情恐怕並不是那麽簡單的事情啊,我這麽跟你說吧,就在前一陣李省長專門就黃鑫的事情和我進行過交流,不過當時我也沒有說什麽……”

“什麽?李省長已經就這件事情和您有過深入的交流了?那麽……”費洪明有些納悶,為什麽李天舒突然會跟趙樹彬交流這件事情呢?

這個顯然是不太可能的,李天舒來到這邊才幾天?如果真的是李天舒有意要跟某人過不去的話,那麽黃鑫怎麽就成為了他的第一個目標了呢?

這個還不是最為主要的,最為主要的是,李天舒竟然成功了,要是這的是李天舒拿下了黃鑫的話,李天舒的能量就太大了。

劉文也是非常的驚訝道:“如果真的是天舒省長始作俑者的話,那麽這件事情就真的要好好的思量思量了。”

“嗬嗬,這個李天舒,果然是大有來頭,其實你們應該也知道他的背景是非常的深厚的,如果真的要和他硬碰硬的話,還真是有些不太好。”趙樹彬笑著道。

雖然是笑著,可是趙樹彬自己心中清楚,這件事情是開工已經沒有回頭路了,自己作為書記,想要有所作為,就必須把李天舒給踩在腳下。

費洪明和劉文也是想到了這一點。

“書記,他要是真的有這個能力的話,那是他的本事……”劉文嘿嘿一笑道,不過眼神中還是閃過一絲的不屑,他們都是摸爬滾打出來的,怎麽可能怕他們呢?

“是啊,書記,我看我們也沒有必要有太多的擔心,他不過也就是那麽回事而已……”費洪明道。

趙樹彬歎了一口氣,雖然表麵上他們都是故作輕鬆,其實大家的心中都是沉甸甸的,李天舒突然來了這麽一下,讓這幾個人都是有些措手不及的。

李天舒的到來給整個蘇江帶來了一種不一樣的變化,而且最主要的是中央對於李天舒的態度,趙樹彬心中知道,其實中央肯定是直接特事特辦,否則真的不可能這麽的快。

怪隻能怪這個黃鑫撞到了李天舒的槍口上,不過這個震懾作用實在是太多的明顯了一些,讓人感覺非常的鬱悶。

PS:兄弟們,散心初四、初五、初六這三天請三天假,要去老丈人家拜年,農村的,連個網絡也沒有,回來之後散心慢慢的補回來,謝謝大家的理解。